第两百七十八章 暴怒中的反扑

  正文]
  ------------
  一声清啸,龙吟不知何时依然出现在萧翎手中。
  手掌猛然紧握枪柄,萧翎豁然转身,旋即在众人的目光的注视下,直直的对着云河飞掠了过去。
  “无知,这是在自投罗网!”望着萧翎的举动,气势大涨的云河冷笑着说道。
  没有理会云河的目光,萧翎双手紧握枪柄,缓缓举起,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玄气,在此刻,犹如那沸腾的开水一般,猛然波动了起来,而随着其体内玄气的涌动,那漆黑的枪身之上,突兀的变得火红了起来,犹如那烧红的烙铁一般。
  随着龙吟的变色,萧翎的脸庞,也是瞬间涌上了红潮,体内八脉之中的八种能量皆是转动起来,虽然转动速度极快,但彼此之间却有保持着一份平衡。
  萧翎心中微微一i小,轻微颤抖间,旋即释放出一股极为庞大的玄气能量,然后顺着经脉,完全灌注进入了龙吟的枪身之中。
  “云河师兄,小心!”望着萧翎那忽然变得火红地龙吟,天空上那一直为云河输送能量的六名黑衣弟子急忙提醒着喝道。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尝尝我这的拳头吧!让我好好教训你一番,将你的自大彻底粉碎。”云河脸色狰狞,语气无比狂傲地说道。
  他的确有着狂傲的资本,这风云灵心阵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
  最为阵眼的云河,必须承受着六人同时输送过来的庞大能量。
  这股能量有着风云灵心阵的加持,因此显得异常的庞大。
  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多的力量,只怕不到一半的过程就会因承受不住而爆体而亡。
  但云河不仅承受住了,还使之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暴涨了足足一个大的境界。
  此刻,从他的气息上来判断,云河至少已经达到了天玄中期的境界。
  和云依先前使用的秘术不同,虽然两者同样是用来提升境界的,但云依只是单纯的提升力量罢了。
  而眼前的风云灵心阵却是连同着境界一起提升。
  此刻云河除了脸颊因为先前承受太过庞大的力量而变得有些扭曲之外,无论是力量还是气势,均已经达到了天玄中期的最强者状态。
  在云河眼里,萧翎的修为最多也只是停留在天玄中期。
  面对这样的萧翎,云河又岂会畏惧。
  此刻萧翎在他眼里,无疑只是个死人而已。
  是的,这一刻云河确实对萧翎起了杀心,因为这名多年来,萧翎是第一个让云河产生无法生出抵抗念头的同龄人。
  这一刻,云河有些嫉妒了,因为嫉妒,所以他要将萧翎彻底抹杀,即便萧翎此刻的身份是无极仙宫的少宫主,他也在所不惜。
  在萧翎对着云河飞掠过来之时,他便是有所察觉,他只是随手在身后招出了一块半尺厚的岩壁,他认为,以萧翎地实力,这块石壁,足以抵挡他的猛烈攻击。
  望着那块并不算太过厚实的石壁,萧翎嘴角却是浮现一抹冷笑,体内玄气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尺身之中,而随着玄气灌注,其上的温度,也是越来越炽热,最后甚至导致周身的空气,都是变得有些虚幻了起来。
  这一刻,云河脸色猛然一变,豁然直起身来,望着萧翎手中那释放出一股强烈红芒的龙吟,眼瞳骤然一缩。
  枪身之上所能够蕴含的能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
  “云河,试试这个!”
  冰冷的望着那脸庞终于浮现一抹慌张的云河,萧翎嘴角一裂,手中龙吟,宛如一轮西落夕阳一般,轰然砸下!
  “雷云千转!”
  顷刻间,那道石壁,瞬间爆裂!
  在下方众人震撼目光注视中,龙吟带起紫色的雷网,狠狠的砸在了云河脑袋之上!
  这一刻,全场安静无声。
  沧澜山上,云依此刻,也是满脸错愕与震惊,她没想到,萧翎竟然还能够施展出这般强猛攻击,这般看来先前与她的比试中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红润小嘴微微张着,半晌后,云依有些颓丧的低下了头,萧翎的这记强力攻势,她自认是接不下!
  “这臭家伙什么时候,修为又增长了那么多!太可恶了!”
  她低声喃喃了一声,俏脸略微有些不满,不过不知为何,和以往相比,此刻的云依心中却是忍不住多了一股欣喜。
  是在为了萧翎的实力增长感到欣喜吗?云依自己也说不清楚。
  天空之上,一道宛如夕阳西斜的紫红光线,猛然浮现,霎那间,紫红的光芒,驱逐了广场上的日光,炽热的紫电,让得众人为之一颤。
  紫红光线,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轰然砸在那措手不及的云河头顶之上,犹如闷雷般的闷响,在天空之上响彻而起。
  “嘭!
  紫红光线狠狠砸在云河脑门,凶悍无匹的劲气顷刻间爆发开来,剧烈的疼痛在这一刻,从云河脑中蔓延而出,犹如即将撕裂脑袋一般。
  “啊!”
  高空之上,云河双臂抱着血流不止的脑袋,嘴中发出凄厉的哀嚎之声,身体也是犹如那失去双翼的鸟儿一般,对着地面之上直直坠落而去。
  身体急速下降着,在即将距离地面尚还有十几米距离时,云河身子猛地一震,竟是生生的将身体稳了下来,灰白色强光自其体内暴涌而出,霎时间,强光带着暴怒的情绪,以一种无可抵挡的压迫之势,瞬间便是将那道紫红光线压了过去,并且将之强行击散。
  天玄中期强者的含怒反击,岂是一般?
  紫红光线缓缓消散,那自云河体内爆发的灰白强光也是迅速收敛入体,强光消退,其中的云河,也是再度出现在所有视线注视之中。
  然而,当下方的视线在瞧见云河此时的形象之后,沧澜山之上,瞬间变得犹如死一般寂静,再过得半会,一道道吸着凉气地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半空之上,云河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双手紧紧地抱着脑袋,殷红地鲜血从指间渗透而出,滴滴答答地落下,几乎将脸庞染成血色。
  双手缓缓离开脑袋,顿时,一道半寸厚许地深痕,从左额角之处,一直蔓延到了右耳朵之旁。
  深深的伤痕中,赫然能够看见森森白骨。这般恐怖的伤势,若是先前云河再反应得慢点,恐怕脑袋将会被萧翎这一击给削飞了去!
  本来以萧翎地实力,根本不可能将云河弄出这般恐怖伤势,可是后者实在是太过轻敌。
  若是先前他能够提早在头顶上覆盖上能量膜层,萧翎地这一击,最多只能让得他伤势严重点而已,而类似现在这种差点致命地伤势,是很难能出现的。
  手掌缓缓颤抖着,云河胸口不断地起伏着,忍着剧痛抬起头来,那张俊秀的面庞,在此刻变得极为狰狞,双眼怨毒地盯着天空上地萧翎,那模样,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般。
  “好!好!好!今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咬牙切齿地冷笑着,脑袋上传来地剧烈疼痛让得云河有些眩晕。
  然而与这点疼痛相比,精神上的暴怒,却是差点让得云河失去理智。
  萧翎淡漠的瞥着那满头鲜血地云河,心中略感可惜,这一击竟然只是让得他受了一些比较严重的伤势,原本萧翎还以为能直接一尺解决这家伙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因为刚刚融合体内的数种能量,萧翎对于全新的力量的掌握还不是十分熟悉,所以刚才那一击自然出现了偏颇。
  不过,这样一来,也正好给予萧翎熟悉的空间。
  此刻的云河对于萧翎来说,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靶子了。
  天空上,那从云河体内散发而出的森然狰狞气息,即使是下方的其他至尊神殿的弟子们也是有些察觉,当下面面相觑着,不敢发出丝毫声音,以免触暴云河这枚正处于临爆点的炸弹。
  “少主这手可真是够狠的啊!”不远处,一名无极仙宫的弟子笑着说道。
  能够如此打击至尊神殿,自然是这些无极仙宫的弟子愿意看到的。
  “去死吧!”
  随着云河喝声落下,手中印结同时结动,而随着他的手印的动作,那弥漫天空的滔天云雾,也是猛然波动了起来,云海中央位置,云气能量急速凝聚,片刻之后,居然是在云河面前凝固成了一枚足有一丈左右的白色能量螺旋球体。
  “喝!”
  缓缓升起右掌,遥遥操控着白色螺旋球,云河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袖袍猛的一挥,那螺旋球,便是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对着天空上的萧翎,暴射了出去。
  白色螺旋球的速度极为恐怖,螺旋球所过之处,几乎是出现了一条丈许长的真空地带,在这里,就算是空气,都被那股强大能量压迫成了一片虚无。
  “少主,小心!”在这霎那,凌天便是有所察觉,所以一见到能量球对着萧翎射去,便是急忙喝道,那能量球所蕴含的能量,就连凌天这个天玄巅峰的强者都有些心悸。
  “晚了!凭他的速度,躲不开的!哈哈!”云河狂笑道,袖袍猛然挥动,螺旋球闪烁般的到达那脸萧翎面前,携带着恐怖劲气,狠狠砸去。
  “嘭!”
  咋眼见,犹如雷鸣般的巨响,也是在此刻随之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