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两人的差距

  看到萧翎毫不给面子的朝他走来,云河脸上也是没了先前的从容不迫,脸se微微沉了下来,冷冷地盯着萧翎,道:“凌霄,莫要以为你是无极仙宫的少宫主,我便不敢对你出手。”
  “想带走云依,尽管动手便是,何须多言?”萧翎淡淡地说道。
  语气虽然平淡,但听在云河心里却是说不出的讥讽。
  那原本有些俊秀的脸庞顿时yin沉得可怕。
  “既然如此,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常闻无极仙宫的少宫主乃是当数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今日就让我云河来会会你,看看是否名符其实。”云河冷笑一声,继而当先朝着萧翎直掠而来。
  云河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眨眼便已经出现在萧翎面前了。
  一抬手,一股沛然玄气迎面扑向萧翎。
  弈河不愧是至尊神殿的弟子,只是一招,天玄强者的力量顿时展lu无遗,如若此刻面对着云河的是一般人,只怕早已被他这又快又急的一招震得动弹不得。
  可惜的是,云河对上的是萧翎。
  即便是以往,萧翎面对如此强横的云河亦是不惧,更何况如今他的境界早已不能同日而语。
  虽然萧翎自己也不清楚他如今的境界到了什么地步,表面上看他的修为已经停留在天玄中期,但是萧翎心中隐隐有种感觉,怕是以他目前的实力,即便对上了天玄巅峰的强者,他也有还手之力。
  而眼前的云河不过只有天玄初期,萧翎又有何惧之?
  云河看到萧翎仍旧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脸se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心头不由冷笑。
  “看来这无极仙宫也不过如此,不过是一招,就被吓傻了,真是个废物。”
  近了!越来越近了!
  此刻,云河心中亦是升起一股ji动之se,倘若他能够在这将这名满大陆的无极仙宫少宫主打倒于此,那么日后他的名字便会代替眼前的凌霄响彻大陆。
  这对于云河来说有着莫大的youhuo。
  带着如此强烈的意念,云河猛地一声怒吼,拳头夹杂着强劲的气旋,瞬间将周围的空气撕裂开来。
  猛烈的劲气自拳头上迸发而出,如同猛虎咆哮一般砸向萧翎。
  而萧翎却依旧没有闪避,云河眼中掠过一丝欣喜,下一刻,拳头穿膛而过。
  云河心中猛地一惊,自己明明已经打中萧翎,为何拳头会如同打在空气一般。
  就在云河疑huo和惊异之际,原本站在云河面前的萧翎,整个身体突然扭曲模糊起来。
  “残影?”
  云河心头一动,大惊地喊道。
  “你在看哪里?”
  闻言,云河猛地一回头,发现不知何时萧翎已经出现在他身后不到五步的距离。
  云河顿时一阵冷汗直流,刚刚还在暗自窃喜的他,此刻看向萧翎的目光却如同是在看着鬼怪一般,充满着惊恐。
  他什么时候在那的?云河心中升起一团问号。
  要知道,萧翎竟然能够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他身后五步的距离,刚才如若萧翎对他出手,即便不死重伤也是免不了。
  “不可能!就算他的修为高出一等,也不可能如此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背后,这怎么可能?”云河眼中充满震惊与不敢置信的神se。
  虽然惊讶于萧翎那神鬼莫测的速度,但云河不愧是至尊神殿的杰出弟子,本能的向后退了好几步,试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不过,萧翎并没打算如此轻易让云河逃离,嘴角微微一阵冷笑,也不见任何征兆,一道犹如利剑一般的玄气凭空出现。
  萧翎双眸闪过一道精芒,那犹如利剑一般的玄气,便划破空气,径直朝着云河直掠而去。
  云河心中大骇,使出浑身玄气,急急忙忙向一旁躲去。
  云河的动作极为敏捷,但也只能堪堪避开这道凌厉的玄气。
  而那凌厉的玄气几乎是贴着云河的头皮,呼啸而过,砸在身后一处岩石之上,发出震天般的巨响,而那被击中的岩石,瞬间化成漫天粉末。
  虽然避开了萧翎这一次突袭,但是云河还是感受到头皮一阵火辣辣的感觉,随即似是有着一股热流缓缓从额头流下,浸入他的眼睛。
  视线一片殷红,云河条件反射般的往额头上一抹,一入眼便是一阵触目惊心的红se。
  “流血了?我竟然流血了?”云河呆若木鸡地喃喃自语着。
  也难怪云河会如此反应,不知多少年了,云河便未曾受过伤,这固然和他遇到的敌人很少的缘故有关,但他本身的修为也是不容小觑。
  原本以着他天玄初期的境界,想要伤到他的人寥寥无几,也正是因为如此,云河便养成了—副自傲的杰度。
  在他眼里,年轻一辈中,除了云依之外,根本没有人配做他的对手。
  即便是凌云双杰之一的凌霄,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世人好事,刻意夸大而已。
  可直到此刻,云河方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眼前之人,修为之恐怖,根本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他那引以为傲的力量,在这人面前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这种感觉,就像他是一名三岁孩童,面对他的敌人则是一个成年人一般。
  这种无力的感觉,让自尊心极其高傲的云河几乎窒息,昏阙。
  一瞬间,云河内心升起一团怒火,脸se也是变得有些狰狞。
  可尽管如此,他仍旧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升起。
  萧翎看到云河的模样,知晓这个家伙已经被他彻底打败了,虽然他只出了一招,但是那强大的力量,已经让云河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
  继续战平去,亦不过是徒劳而已。
  当然,萧翎虽然对于眼前的云河有着几分厌恶,但是他毕竟也是至尊神殿的弟子,为了不让云依为难,萧翎自然不会下狠手。
  正当萧翎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之时,突然一声饱含不甘和愤怒的吼声,出自云河了。中。
  “所以人听令,布风云灵心阵!”
  云河在沉寂了片刻之后,突然癫狂似的大吼起来。
  萧翎见云河竟还想负隅顽抗,嘴角lu出一抹冷笑,也不阻止他。
  想要摧毁一个人的信心,那就要在他最强的时候,以着雷霆之势将其完败。
  如此,便能彻底打击一个人的自信,心智稍微不坚定者,也许从此便会一蹶不振,再无翻身之日。
  萧翎原本没有打算过多为难云河的,但后者竟然如此不死心,那也就怪不得他了。
  望着云河的有些狰狞的模样,不远处的几名黑衣弟子微微一怔,对视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淡青se的玄气从体内缭绕而出,轻风突兀的在周身浮现,将衣袍吹得缓缓飘dang。
  借助着轻风的驮负,其中六人竟然是徐徐升空而去,旋即极为默契的分散开来,对着萧翎包围而去。
  在六名黑衣弟子升空之时,萧翎便是有所察觉,心中一动,当下也是不敢托大,略微谨慎的与这六人保持着安全距离,虽然这六人没有太过强横的实力,不过看他们那雄浑地气息,至少也是说明了他们亦是天玄强者,非是万不得已,萧翎可不愿直接正面与他们交手。
  望着那后退的萧翎,六名弟子倒并未着急,依然是缓缓升空,六人成六角之状,隐隐有着将萧翎封锁中央的趋势。
  身体缓缓悬浮半空,萧翎目光紧紧的望着四面的黑衣弟子,对这些家伙的站位,他也是极为留心,这些人所谓的风云灵心阵,萧翎是从未见过,自然不敢大意。
  因此,一瞧得他们站位有些诡异,便是赶紧闪动身形,从下方,离开了四人的包围圈。
  微眯着眸子瞟了一眼云河,萧翎发现此刻云河身上的气息时候有些不正常。
  刚刚和云河交手之时,萧翎,明明没有感觉到如此强大的气势。
  为何之时一瞬之间便提升到如此强大的地步?
  萧翎心中起疑,随即目光缓缓扫过半空中的六人,心中亦是多了一丝明悟。
  这六人身上的力量似乎正在不断减弱,而空气中有着数到诡异的气流,其中似是夹杂着许多庞大的能量,此刻这些气流正以着飞快的速度流向云河。
  “这是什么阵法?倒是有些神奇。”萧翎在半空中喃喃自语着道。
  不过,他却是没有出手阻拦,因为他十分好奇,这个风云灵心阵到底是如何的强大。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功夫,云河身上突然爆出一团直冲云霄般的气息。
  伴随着云河的一声怒吼,头顶上的云层竟是被他这浑身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所搅得不得安宁。
  一声声雷鸣响彻,整个沧澜山似是被一股压抑的气氛所笼罩着。
  原来如此,依靠阵法,将其他六人的精气转嫁到一个人身上,使之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修为提升到一定层次。
  这风云灵心阵果真神奇无比。
  萧翎心中一动,继而眼中带着几分兴奋的神采,目光一眨不眨地紧紧注视这云河。
  这一刻,在萧翎眼里,云河总算算得上是个不错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