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 霸道和自信

  沧澜山上,溃天站在远处看着云依和那一群人对峙,脸上表情bo澜不禁。
  “大人,他们要动手,我们真的不出手吗?要是少主怪罪下来………”一旁的年轻人有些忧虑地问道。
  这几个月的相处,这些人也是看在眼里,自然能够看出云依和萧翎之间的关系不寻常,或许只有当事的两人还一无所察吧。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年轻人才会如此一问。
  其他人能够看出来,阅历丰富的凌天没有道理看不出来,对于两人的关系,他更是心知肚明。
  虽然,云依平日老是看他不顺眼会和他耍些小xing子数落他。
  但活了一大把东纪的凌天又怎么会和一个小丫头计较,别看凌天xing格十分严谨古板,但对于云依直率和天真的xing格,内心深处也是十分喜欢。
  所以,对于自家少主和云依的相处,他也没有从中阻拦,即便知晓云依是至尊神殿的人,一样是保持着沉默。
  再说,以他家少主的地位,也配得上至尊神殿的小公主。
  只是,凌天毕竟是无极仙宫的非法,负责整个无极仙宫的安危,所以自然要考虑两个势力之间的平衡。
  此刻他们只是外人,如若毫无道理的插手这件事情,不管事后如何,只怕对于双方都没好处,严重一点还会引起两大势力的火拼,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此,凌天自然不敢贸然出手。
  “这件事,我们管不了,也不能管,安心在这看着吧,我相信那小丫头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的。”凌天心中叹了口气,脸上依旧一副bo澜不惊地说道。
  “列阵!动手!”云河见身后几人已经准备好遂冷声喝道。
  云依也是同一时间运起斗气,一股丝毫不弱的气势自她体内迸发而出强劲的玄气灌入软件之中。
  手臂一抖,一道凛冽的气劲自剑体飞泻而出,直逼眼前的云河。
  云河虽然之前一直以着低姿态面对云依,但后者却是十分清楚,这云河虽然年轻也就痴长他几岁,但是最为大长老的关门弟子,修为早已达到了天玄中期,虽然比起姆依可能还要差上几分,但此刻他有着风云灵心阵的配合,云依想要打败他,并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做到的。
  因此,云依也不敢大意一上来便施展出全力。
  双方大战一触即发,就在这个当口,一阵浑厚的笑声传遍整个山头。
  笑声响起不久,一阵破风声便是紧随而来,旋即一道身影从天际之边浮现,几个眨眼后,便是闪现在了山峰之上。
  人影浮现,一名青年随即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随着黑袍青年的出现山峰之上的气氛顿时有着细微的变化,那些站在凌天身后的一众人影,也是将目光投注在了那背影之上,在这一刻,本就安静的氛围更是变得鸦雀无声,一种异样的压迫笼罩在山峰之上,乃至于连森林中那细微的“师师,…摩擦声也是在此刻彻底消散。
  望着那含笑的黑袍青年,云河心中暗自凛然,脸庞上的笑意收敛了些许,虽然这个年轻人年龄要比他小上许多,但是从刚才那阵笑声以及这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气息,使得云河的神经微微紧绷了起来。
  他能够在云依面前谈笑风生,可在这个一脸微笑的青年面前却是不得不打起所有的精神,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此人是谁好强的气势,只是往那一站,便犹如一堵无法翻越的高墙一般。”云河心中暗付。
  虽然萧翎没有可以表现,但云河依旧感受到一股压力。
  这种感觉,彷佛只要在自家师傅和殿主身上感受到。
  难道……这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玄巅峰?
  不!不可能,就算是一般的天玄巅峰强者,也不可能有这样压迫xing的气势,这种东西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云河却是知晓。
  能够毫无征兆的在气势上压过他的,除非是像至尊殿主,或者是他的师傅那般大神通的存在方才能够做到。
  但眼前的青年才几岁,比他还要小上不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怎么可能拥有这般强劲的实力。
  云河心中一片震惊,震惊得甚至都忘了一旁的云依。
  此时,在场之中能够不受萧翎影响,怕也就凌天了,当然,虽然如此,但他也注意到萧翎身上那细微的变化,目光不由在萧翎身上打量了几眼。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做这些的时候,压下心中的惊喜和疑huo,凌天上前两步,恭敬地道:“少主,你没事吧?,
  萧翎笑着点了点头,旋即笑道:“放心,我的修为已经恢复了,这里的事情凌统也跟我说了。”闻得萧翎实力恢复,凌天微喜,以他的眼光,自然是能够看萧翎身上的气质变化,如今的这个少主,更是令得他有种看不透的感觉,这种感觉,凌天除了在少数几名强者身上感受到过,便只有眼前的萧翎了。
  萧翎没有和凌天多话,而是打了个招呼后便朝云依的所在方向望去。
  后者见萧翎突然出现,脸上闪过一丝欣喜,随即很快便收敛起来。
  看着云依的模样,应该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这也是在萧翎的印象之中。
  继而,萧翎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的云河,后者此刻已经从先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同样毫不示弱地盯着萧翎。
  尤其是在刚才凌天对萧翎的称呼被他听见之后,云河已经明白了眼前来人是谁了。
  “原来是无极仙宫的少字主凌霄,只是不知凌公子这是何意?”云河淡淡地质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来告诉你,云依你不能带走。
  ”萧翎脸se不变,语气淡漠地说道。
  云依也是第一次见到萧翎如此霸道的话语,心中竟然没有任何因为萧翎擅自替她做决定而感到恼怒,反而内心闪过一丝甜mi。
  云河闻言,则是脸se一变,继而双目微冷地盯着萧翎,冷声说道:“凌公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干涉我们至尊神殿的事情?”
  “至尊神殿的事情我不想管,也管不到,但是云依是我的朋友,既然她不愿意跟你们回去,那么我自然会替她阻止你们。”萧翎语气不变地说道。
  云河脸seyin沉,沉声道:“凌公子别忘了自己的身份,难道你就不怕至尊神殿和无极仙宫之间产生什么矛盾,那样对于两家可没有任何好处。”萧翎闻言,不由微微一笑,目光凌厉地盯着云河。
  瞧得萧翎的目光,虽然未曾说话,但云河还是感到自己的心跳略微加快了一点,面对着凌天他们能够随意而说,可在前者面前,他却总是感觉到一种难以言明的压迫,这种压迫,令得他颇有点不安。
  强迫驱散心中的不安,云河见萧翎如此执意要拦下他们,索xing也就不再废话,直言说道:“凌霄,莫要欺人太甚,别人或许会怕了你,但我至尊神殿可不怕,如若今日你执意要阻挡我们,那么这件事至尊神殿是不会轻易妄记的。”“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说这些废话有何用?”萧翎面lu讥笑地说道。
  “好!好!好!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可别怪我事先没有告诉你。”云河显然是被萧翎不屑的态度和嘲讽的语气彻底ji怒,不由怒声喝道“所有人准备,随后一同出手!”云河话音刚落,一直按兵不动的凌天第一时间闪身出现在了萧翎身旁,目光凛冽地盯着云河一行人,继而低声说道:“少主,你真的决定要出手拦下这件事情?”
  “又有何不可?”萧翎申请从容地说道“这件事情和你们没关系,天叔还是先退下去吧,虽然我无极仙宫不怕他们至尊神殿,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把双方的关系弄得太僵,此事就由我一人来解决。”凌天闻言,脸se虽然未变,但眼中那一缕惊讶却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那怎么可以,我此行的目的可是保护少主,虽然以着少主的修为自然不用害怕那个云河,但是他们来的十几人中,算上云河的话一共有七名天玄强者,少主又是刚刚复原,我怎么能让你冒险。”凌天皱着眉头,低声说道。
  萧翎闻言,则是笑了笑,遂伸手拍了拍凌天的肩膀,一脸从容自信地说道:“天叔放心,我可不是那种自大的白痴,我既然这样决定,那就是有着万分的把握。”
  “可是”凌天犹豫了下,想要说些什么。
  可萧翎却是不给他机会,摆了摆手,他果断地说道:“好了,此事便如此解决,不要试图劝我。”
  凌天仔细地看着萧翎,后者则是一脸自信地看着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凌天方才无奈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少主自己小心,如若一会情况不对,我会第一时间出手。”
  “放心吧,天叔在一边看着便是。”萧翎微微一笑说道。
  遂,萧翎抬脚,一步一步地朝着云河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