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片刻温馨

  “什么?你说你的玄气消失了?…,
  聚缘阁后的院子之中,云依站在萧翎面前,满脸吃惊地望着萧翎,一根纤细好看的手指,指着萧翎,一脸惊讶地说道。
  彷佛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那好看的秀眸睁得滚圆,一脸震惊和不解之se。
  “喂!你干么那么ji动,我只是说暂时无法使用,又不是一辈子都不能解决的问题。”萧翎一脸无所谓地靠在身后的靠椅上,一手抓着正懒洋洋靠在他怀里的小秋,不断地拨弄着它那光洁的小羽毛。
  偶尔弄得小秋不耐烦之时,小家伙便会不满地发出几声抗议声,当然,结果定然是被萧翎无情地“镇压”下来。
  小黑看着自己的老大被主人欺负,牟中则是幸灾乐祸,但表面上却是不敢表lu出来,而卷着身体,懒洋洋地趴在一旁的树荫下闭目休息起来。
  对于小黑来说,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至少比起在焚天谷里,每日都要被那万恶的老妖婆折磨来得舒服多了。
  至此,小黑对于当初被强迫和萧翎签下独角黑龙皇一族最高的血契,也是没有了任何埋怨。
  赵婉儿和赵旭两姐弟则是做在一旁,身为姐姐的赵婉儿十分温柔地照顾着赵旭,而美眸则是时不时在云依和萧翎身上来回扫视着。
  在听得萧翎说起自己的身体情况之后,赵婉儿亦是有些担忧,不过看到萧翎一脸淡然的表情,心情也就逐渐平息了起来。
  云依见萧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则是没有赵婉儿那般容易平复,略微思索一下,继而问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替我疗伤,才导致你无法使用玄气?”“也不全是,帮你治疗只不过是一个契机,就算没有你,这件事迟早也会发生,只不过现在提前了而已。”萧翎笑着解释道。
  他可不想让这心思单纯的丫头因为他的事情而过度的自责,所以便解释了起来。
  再则,他所说的也是事实,他所修炼的方法与众不同,甚至称得上独一无二,每一次的变化都是萧翎无法意料的。
  这一点只能靠他自己去改变和解决。
  虽然萧翎这番话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但云依打心里却依旧认为萧翎之所以这样和她脱不了关系。
  想了想,云依咬着牙说道:“那你想到解决的办法了没有?”“办法是有,只是想要做到十分困难。”萧翎摇了摇头说道。
  “是什么?你说出来,大家一起帮你想想。”云依催促地鼎道。
  一旁的赵婉儿闻言,亦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对啊!萧翎1你就说出来,人多力量大,大家一起想,或许能想出解决的办法也说不定。”“这点你们帮不了我,你们都应该知道,我所修炼的乃是八脉之力,在这世上是独一无二的,而如今我所遇到的问题便是我体内八脉之力并没有达到一个平衡点。”“这和修炼有什么关系?”云依皱着眉头问道。
  “对于你们来说,只能修炼八脉中的一脉,所以只需专注的修炼那一脉的心法便能不断提高,根本无需担心其他问题。但是我所修炼的八脉之力却是不同。”顿了下,萧翎沉吟了一会方才说道:“说简单点,也就是说我体内的玄气如同分别放在八个天秤之上的水桶,而连接这八个水桶则是只有一个支点,想要让这八个水桶都保持不变,那么八个水桶里的水必须一样,否则一旦其中一个水桶有了倾斜,那么这个支点就会倾斜。”“还是听不懂。
  ”云依mi茫地说道。
  虽然云依天赋异禀,但修炼所修炼的八脉之力实在闻所未闻,或许换做是那云千山在此,也不一定能够听明白萧翎所说的话。
  萧翎见状,只好说道:“那更干脆点的说,就是我修炼的八脉之力,体内便有着八种脉系的玄气能量,而我以前可以任意调动其中一种脉系能量为我所用,但因为一些变故,使得这八种力量相互融合同化,如今想要运用这些力量,必须要那种脉系的玄气能量的溶度相等。”“这好像很复杂。”
  “确实,而我至今只修炼过六种脉系的心法,原本我以为这已经足够,并不想分心修炼其他脉系,毕竟术业有专攻,杂而不精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但眼下这个情况,怕是不能这样下去。”萧翎无奈地说道。
  “那你另外两种未曾修炼的脉系是什么?”云依心中一动,继而问道。
  看到云依的表情,萧翎依然知道她的想法,遂笑着说道:“你猜的没错,其中一条便是地脉心法,众所周知,地脉心法当世唯有至尊神殿拥有,在这之前我虽然有着凌霄的身份,查阅过一些至尊神殿的心法,但那些不过是一些武技招式,真正的核心我并未见过。
  “那另外一种呢?”赵婉儿美眸若有所思地看了云依一眼,随即关心地问道。
  “另外一种则是通脉心法,这也是除了天脉和地脉之外,大陆上最为神秘的一脉了,虽然通脉心法没有天脉和地脉一系来得强大,甚至可以算得上十分弱小,但也因此使得我至今未遇到过一名通脉武者,更别说通脉心法了。”萧翎淡淡地说道。
  萧翎说话的同时,云依却是低着头自顾自地想着什么。
  看到云依地模样,萧翎则是笑着说道:“丫头,你不用多想,我知道你的为难,我也没有打算让你教我地脉心法,毕竟只有地脉心法还远远无法解决我眼下的问题。而且……”
  似是想到什么,萧翎脸se透出一抹古怪,随即便闭口不言。
  云依见状,好奇地问道:“而且什么?”“没什么……”萧翎摇了摇头说道。
  他又怎么会告诉云依,昨天在替她治疗地时候,因为灵hun之力的触碰,而意外地窥探到云依内心深处的记忆。
  而也云依对萧翎毫无保留的信任,使得云依从小到大所以记忆都一一被萧翎所探查过。
  或许就连云依已径忘却的一些事情,萧翎都知道得比她多。
  萧翎其实也不想,但当时的情况却是不受他所控制。
  而更严重的是,看到后面,萧翎方才发现这个有些小刁蛮,修为又强大的小丫头竟然对他隐隐有着一丝爱慕之意。
  这一点发现才是令得萧翎最为尴尬和意外的事情。
  因此,他刚刚不小心差点说出来之时,便及时醒悟,继而闭口不言。
  如若这件事让云依这丫头知晓,依着她那脾气,怕是会生生将他拆了,别忘了,他现在可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普通人”
  因此,无论云依如何纠缠,萧翎始终口风紧闭,根本不会透lu半点。
  但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云依心中更为好奇,不断地纠缠着萧翎,大有你不说,我就不放过你的架势。
  直弄得萧翎一阵头疼,但因为得知了云依的心意,萧翎心里无论如何却也提不起一丝生气的意味。
  反而对于云依有着一种爱怜地情愫在心底悄悄蔓延着。
  而原本赖在萧翎怀中睡觉的小秋,亦是被两人吵得不耐烦,最后实在忍不住跳了起来,对着两人“依依呀呀”不满地抗议着。
  只是,小秋人言轻微,还没等他反抗完,就被萧翎一巴掌拍在脑袋上,继而将它凌空丢给了一旁的赵婉儿。
  小秋十分委屈地叫了再声,继而钻进赵婉儿的怀里寻求着安慰。
  赵婉儿好笑地看着两个如同小孩般玩闹的家伙,亦是摇了摇头,不去阻止。
  她和萧翎已经发生过最亲密的接触,彷佛比起以前更加能够理解萧翎的心思。
  之所以萧翎如此陪着云依打闹,不过是为了转移云依地注意力,使她不再为了自己的事情感到内疚而已。
  就在小院一片温馨之时,正在外面忙碌的周子铭一脸急切地走了进来。
  如今的周子铭已经被赵婉儿培养成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而聚缘阁的事物也基本都是由周子铭来负责,除非是有重大的事情才需要赵婉儿亲自出面解决。
  而周子铭也没辜负赵婉儿的期望,在前者悉心的管理之下,至今聚缘阁也没发生过什么大事,并且以着令所有人不可思议地速度急剧扩张的。
  当然,这些日子以来明轩商会那暗中的小动作,确实也是给聚缘阁带来了不小的困恼,但这一切在萧翎回来之后,便得到了解决。
  尤其是经历了上次三大世家一事,那明轩商会彷佛销声匿迹一般,这些日子都没有任何举动。
  此时,看到周子铭急冲冲地走了进来,萧翎第一反应便是明轩商会。
  遂一手抓住云依的玉手,将她往身上一带,后者整个身躯意外地跌入他的怀中,萧翎却是没有发现这一点,而是急忙问道:“怎么了?难道是明轩商会又有什么动作了?,…
  “不不是,是有一群人将聚缘阁包围起来了,并且把我们的客人都赶走了。”周子铭有些苦恼地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萧翎问道。
  周子铭则要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那些人各个气息不凡,我问他们要做什么,他们却只是说要找一个叫凌霄的人,但是我们这里哪里有叫凌霄的。”
  听到周子铭的话,赵婉儿和云依的目光不由一同投向了萧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