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灵魂之力的暴走

  赵婉儿有些担心地站在萧翎房门之外,就在先前,她看到萧翎风风火火地赶回自己的房间,甚至都来不及和她打一声招呼,这让赵婉儿察觉到事态的严重。
  而此时,先前仍旧虚弱无力的云依,却是一脸精神的站在赵婉儿身旁。
  “云依妹妹,萧翎他怎么了?”
  云依摇了摇头,同样不解地说道:“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萧翎在为我治疗,结果当我醒来之时,便听他说要闭关,之后便是你看到的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不清楚,不过应该是他在替我治疗之时,有了什么感悟,虽然那时我处于昏mi状态,但是我依稀察觉到有些不同,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云依双眸有些mi茫地说道。
  此时,房中的萧翎苦笑了一声,脑中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随即被他抛之脑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旋即手印暗结,仅仅几个呼吸间,便是毫无阻碍的进入了修炼状态。
  “该死,意外的接触到了那丫头的记忆,竟然让我的灵hun之力出现暴乱的现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无暇理会,萧翎飞快地进入修炼状态,体内的情势便是出现在其心神注视下,望着那些在经脉之中如洪水般胡乱奔腾的玄气,萧翎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在如今这具身体经过多次的淬炼,不然的话,这种程度的玄气暴动,至少也舍令得他再次享受一次深入骨髓的痛楚。
  将杂念缓缓抛出脑中,萧翎心神开始顺理着体内暴动的玄气,而在其雄浑灵hun力量的帮助下,这些胡乱奔涌的玄气并未消耗多少时间便是被其全部赶至几条主道经脉之中,沿着循环路线迅运转而在这循环运转之中,一种犹如存在于灵hun之中的奇妙感觉,也是缓缓涌现萧翎心头。
  就在萧翎心神沉侵在那般奇妙的感觉之中时,外界的院子内,周围的天地能量也是疯狂的涌动了起来旋即急旋转,最后在萧翎头顶半空形成一个下小上大的漩涡风暴。
  而随着如此庞大的能量聚集,萧翎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院子之中能量的浓郁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没想这才刚刚开始,便是引起如此之大的反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吸一口气,萧翎心神一动仙灵之气突然毫无预兆的涌现而出,将其身体尽数包裹,仙灵之气出现之后,便是在萧翎指挥下,缓缓蠕动,最后将萧翎身体各处包裹起来,形成保护状态。
  院子之中,能量呼啸五彩的斑驳能量带互相缭绕,绚丽的se彩将小院印照得格外美丽,而在那无数能量光带的尽头,则是那盘膝而坐的萧翎。
  老疯子也是被这异象所吸引过来,看着萧翎房中的变化,不禁有些诧异地问道:“那小子在做什么?”一旁的赵婉儿满脸忧心地回答道:“我也不清楚,不过萧翎说他在闭关也不知有没有危险。”老疯子闻言,目光紧紧盯着那四溢的能量风暴,亦是没有任何底,遂只好安慰道:“那小子异于常人,经常搞出些出人意料的举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的萧翎,灵hun之力早已淬炼得比天玄巅峰的强者还要强上几分,因此如今的他,只是需要那足够的能量而已一旦能量完全凝聚,那么晋升天玄巅峰,也便是水到渠成之事!
  而因为他所修炼的乃是八脉,所以修炼时,体内玄气行走的路线却是更加的复杂多变。
  不过,萧翎却是知晓,这一次灵hun之力的突然暴走并不是要进阶天玄巅峰,具体是什么他只是隐隐有些猜想,但是如若无法控制这灵hun,
  之力的暴走,那么接下来等待他的下场只有能量反噬,爆体而亡一途。
  而为今之计,那便是利用庞大的天地灵气,用于控制住那暴走的灵hun之力,只是这样一来,吸取过多的天地灵气,本身便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情。
  可是,如今时间紧迫,萧翎也是没有其他办法,唯有赌上一次了。
  双手置于xiong前,体内玄气被萧翎用意念控制着,慢慢游走于全身。
  进入天玄之后,体内的经络明显已经拓展得更加广阔,所能容纳的玄气较之先前,也是成几何状态的增长。
  玄气越是高级,修炼起来自然越是困难,而出现的问题也是越发的危险,所以进入天玄之后的修炼,则必须全神贯注,容不得一丝马虎。
  心神凝定,顿时,那满溢体内的玄气,骤然间涌动了起来,一股股玄气,犹如受到了某种牵引一般,急速的对着体内的去旋涌去。
  随着那庞大玄气在漩涡中飞快浓缩,它们的体积却是变得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变成一团精纯浓稠的能量。
  注视着那团精纯的能量,萧翎心中轻轻呢喃了一声,心神一动。
  顿时,澎湃能量,夹杂着那犹如飞瀑砸下般的巨响,轰然冲进了周遭的经络之中。
  娄!
  在能量涌进那新形成的八脉循弱系统之时,轰鸣之声几乎是犹如在萧翎脑中响彻一般,霎那间,一股撕裂经脉的阵痛席卷而至。
  汹涌的能量,源源不断的灌注经络之内,只见那经络在受到这精纯能量的侵袭之后,也是逐渐增大。
  随着经络的增长,萧翎能够清楚的察觉到,自己的灵hun之力,正在急速增长着。
  时间如水,总在不经意间,悄悄的从指缝溜过。
  依旧是那所萧翎的小屋,阳光洒进,斑点四布。
  萧翎双目垂闭,双手结印,呼吸间,恍若天成。
  萧翎这种状态已经维持了三天三夜,屋顶上那团能量风暴却是没有彻底散去,而这也引来了慕岩城内许多人的关注。
  当然,这一切萧翎都是不得而知,在萧翎那极为流畅的呼吸间,一丝丝掺杂着点点青se的气流,缓缓的从周围的能量风暴里渗发而出,最后顺着萧翎的呼吸,灌进了其体内。
  呼吸缓缓平稳,萧翎开始贪婪的吸取着外界能量。
  随着三天的时间,萧翎已经将那暴乱的hun灵之力彻底镇压下去,此刻灵hun之力已经再次为他所控。
  屋子之中,青se灵气微微bodang,异彩闪烁,一丝丝温和的能量气流,从风暴之中散发而出,争先恐后的钻进萧翎的体内。<g板,也只是若隐若现,远远看去,颇为奇异。
  在萧翎这般无止境的索取之下,风暴中的青se灵气的颜se,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着。
  因为能量大量涌入的缘故,萧翎的脸se略微有些潮红,而且隐隐的有着淡青光芒透娄面出。
  操纵着灵hun之力吸取周围灵气的萧翎,无疑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磁铁,疯狂的将周围空间中的灵气在被其迅速吸扯。
  伴随着青se气流的急速涌出,风暴之中,青se液体的颜se越来越淡,终于,在某一刻,青se风暴,再次变成了一盆透明无se的普通漩涡。
  而随着这一变化,漩涡失去了青se能量的支持,也是随即消散在天空之中。
  没有了风暴能量支持,萧翎脸庞上的淡青se也是缓缓黯淡了下来,现在的他,只能从周身空气中,吸取微薄的灵气来维持身体运转之用。
  但是体内依靠吸入庞大灵气来平复灵hun之力的暴动,虽然后后者已经平复下来,但是接下来的大量灵气,却也是无法被完全平息下来。
  正当萧翎为此困恼之时,就在这一刻,青se灵气消失的霎那,萧翎xiong口处的冰玄灵玉突光芒微闪,一道淡篮颜se的柔和光芒,随即投入萧翎身体之中,顿时,萧翎体内的玄气开始疯狂的运转起来,有了冰玄灵玉的支持,萧翎精神为之一振,在心中庆幸当初从那司马南手中骗到这一宝物之后,双手保持着印结的同时,心神控制着呼吸,疯狂的吸收着那扑面而来的浓郁能量。
  毫无止境的索取在持续了足足半个小时后,终于开始逐渐缓了下来,而此时,冰玄灵玉上面的光芒已经又变淡了几分。
  当最后一缕温和能量顺着呼吸钻进了体内,萧翎的身子,略微沉寂,旋即猛的一阵剧烈颤抖,小腹微微收缩,萧翎眼眸骤然睁开,漆黑的眼瞳中,青白两se光芒急速掠过,嘴巴微微张大,一口有些浑浊的气体,被吐了出来。
  浑浊气体一离体,萧翎的脸庞,顿时精神了几分。
  睁开眼睛愣了半晌,萧翎这才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清脆的骨头声响,手掌微微握了握,一股充实的力量之感,让得萧翎嘴角挑起了一抹喜悦。
  微闭上眼睛,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那充盈的斗之气,萧翎低笑着喃喃道。
  “没想到竟然因祸得福,不仅将那突然暴动的灵hun之力彻底压制下去,还使得自己的玄气似乎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