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章 清晨温存

  翌日清晨,萧翎从沉睡中清醒过来,这一夜他享尽了赵婉儿的无限柔情,心中好奇顿发。心中忍不住微微有些感慨,自己两世为人,时至今日,终于告别了自己的处男。思及至此,萧翎忍不住转头,看向那依旧海棠春睡的可人儿,心中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身边的这名女子。随即,萧翎目光不禁瞥到了luolu在被子外面的一小段光洁肌肤,尤其是xiong前那若隐若现的春光,让萧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身下之物更是有了抬头的迹象。赵婉儿睡梦中紧紧抱着萧翎的胳膊,柔软的jiao躯更是紧紧贴住萧翎,因此此刻萧翎身上的细微变动亦是将她吵醒。秀眉微皱,随即缓缓睁开眼眸,那深邃动人的漆黑眸子流lu出一抹春意,而当她以萧翎的视线对到一起之时,赵婉儿总算是想起了昨夜的疯狂。一声jiao羞的低呼,赵婉儿有些鸵鸟似的重新闭上眼睛,一抹红晕缓缓浮现在她脸上,一直延伸到脖颈之处。萧翎见到赵婉儿如此可爱的一面,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而面对着隐隐浮现的you人春光,萧翎一个翻身便将赵婉儿压在身下。感受到那扑鼻而来的阳刚气息,赵婉儿心神一震mi醉。看到赵婉儿这副任君采摘地模样,萧翎哪里还忍得住。很快,屋内再次响起了一震令人血脉喷张的动人声响。良久过后,云消雨歇,赵婉儿一边喘着气,一边替萧翎擦拭着xiong膛的细汗,动作十分温柔,眼中充满着无限爱意。
  萧翎低头轻轻地在赵婉儿光洁的额头上啄了一口,继而说道:“婉儿。你真是太美了。”赵婉儿羞涩地白了眼萧翎,随即感受到那还停留在自己体内的坏家伙竟然又有了动静,忍不住有些惊恐地说道:“你还来,我受不了了。”萧翎也不知道自己的yu望如此之重,想着赵婉儿刚才被自己折腾得有气无力,加上是初次承受,萧翎自然也不是只懂发泄的禽兽。缓缓从赵婉儿身上退了出来,随即抱着赵婉儿温存了一会。直到日上三竿,赵婉儿方才想起此刻两人共处一物,一会要是出去玩了,被人见到,只怕会闹出大笑话。想到这,赵婉儿一声惊呼,急急忙忙催促着萧翎赶紧起来。萧翎见到赵婉儿这副模样,知道她的脸皮薄,也是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随即两人便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当然,期间难免又是被萧翎一阵大饱眼福。在赵婉儿一阵含羞带嗔地催促之下,萧翎协同着一脸春潮的赵婉儿走出房间,可好死不死,正好迎面碰上了不知何时到来的老疯子。老疯子看到萧翎两人相携从里面走出来,先是一愣,继而目光有些暧昧地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赵婉儿见被人撞了个正着,俏脸羞红地低下头去。老疯子十分无良地摇头叹息道:“年轻就是好啊!”这话直接让赵婉儿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一个闪身躲到了萧翎的背后,随即萧翎便感觉到一只柔软柔荑不停地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来回的转动着。萧翎不敢用玄气护体,怕伤了赵婉儿,只能咧着嘴,强忍着。看到老疯子如此没正经的调笑,萧翎没好气地说道:“你这老家伙,莫不是嫉妒,你现在也不算老,再去找一个也不是什么难事,以你的能力,还怕找不到。”“要死了你,说什么胡话!”赵婉儿听到萧翎没心没肺的言语,忍不住低声啐了一口。老疯子闻言,则是瞪着眼,看着萧翎,说道:“臭小子,这么多年,可是没有哪个人敢如此编排老头子我。”“嘿!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天天对着那一堆冷冰冰的武器,是该找个人来照顾你了。”
  说完,萧翎也不顾老疯子的吹胡子瞪眼,带着一脸jiao嗔含羞的赵婉儿一同来到了云依的房间之中。云依的房间虽然只是一处客房,但依旧被她装扮得十分秀气。也许是因为云依之前一直都是以着男儿身出现在外人眼中,所以在恢复了女儿身之后,便刻意地注重这些,试图将这二十来年的遗憾补充上去。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云依房间里,看着静静躺在chuang上的云依,脸se已经比昨日好了许多,此刻她仍旧安详地睡着。睡着了的云依依旧是那样美丽。赵婉儿来到云依身边,轻轻地替她掖了掖被子,有些怜惜地抚mo着云依光洁的额头。也许是赵婉儿的动作,惊醒了沉睡的云依。一声低低地shen吟,云依那好看的秀眉微微一皱,继而缓缓睁开双眸。目光透lu出一丝mi茫,在萧翎和赵婉儿身上来回扫视了两眼。“云依妹妹,你感觉怎样?”赵婉儿抓着云依的小手,关切地问道。听到赵婉儿的声音,焦距终于恢复到她的身上。“婉儿姐姐!”云依弱弱地喊了一声,那模样那声音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儿,完全没有半点天玄强者的风范。赵婉儿柔柔一笑,将云依扶起来半靠在chuang边,这时,萧翎亦是上前两步,询问道:“怎样,感觉好点了吗?”云依看到萧翎,俏颜微微lu出一抹动人的笑意,一旁的赵婉儿看在眼里,转头白了眼萧翎,搞得后者有些莫名其妙。
  “没事了,只是强行提升境界,这些日子都提不起力来,休息个半个月应该就能恢复了。”“没事就好,以后不到万一,还是不要使用这等秘术,对修为的提升还是颇有影响的。”萧翎嘱咐道。云依见萧翎如此关心自己,心中微甜,继而十分乖巧地说道:“我知道了。”顿了下,云依又是皱着眉头说道:“只是这样一直浑身没有力气,感觉好不自在啊!婉儿姐姐还答应我过两天要带我去浏览慕岩城的风光呢,现在怕是没有机会了。”听着云依小女儿般的失望语气,赵婉儿有些好笑地安慰起她来了。萧翎想了想,随即上前两步,来ang边,探出一只手抓住,翻开云依胳膊上的衣袖。旋即一小节光洁炫目的柔nen肌肤出现在萧翎视线之中。被萧翎突入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云依不禁脸se羞红地说道:“你……你做什么?”赵婉儿也是被萧翎这轻薄的动作吓了一跳,心中按怪,这家伙这么不老实,昨天才对自己那样,今天就轻薄云依妹妹,怎么自己以前没有发现。想到这,赵婉儿忍不住白了眼萧翎,却是没有出言责怪他。毕竟,这些日子,云依虽然表现得大大咧咧,平日也经常和萧翎斗嘴,但同为女人的赵婉儿又怎能猜不出云依这点小女儿心思。虽然心中微微有些醋意,但善良温柔的赵婉儿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萧翎见到两女似是误会了他,不禁苦笑地说道:“你们都想到哪里去,我只是替这丫头看看体内的情况。”两女闻言,皆是羞红了脸低下头,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脸红耳赤。萧翎没有理会两女那点小心思,略微粗糙地手掌缓缓抓住云依那光洁的胳膊,一阵充满弹xing的滑nen感传来,亦是让萧翎忍不住心中一dang。随即,萧翎收敛心神,一股玄气缓缓探入其中。“不要抵抗,放松心神。”
  萧翎低沉的声音在云依耳边响起。云依虽然和萧翎认识不长,但对于萧翎总是有股莫名的信任,闻言亦是十分听话的没有抵抗,而任由其摆布。随着玄气流入云依地体内,萧翎也是有些惊异。云依不愧是至尊神殿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拥有着天玄中期的修为,体内的脉络非同常人。尤其那条云脉更是十分粗壮,虽然此刻云依浑身无力,但体内的玄气能量依旧十分充沛,只不过因为秘法的副作用,使得云依无法联系到这些玄气,才会出现如此虚弱的一面。知道前因后果之后,萧翎试探着将一缕玄气跟随者云依体内能量缓缓游走着。随着萧翎玄气的探入,那些静止不动的能量竟是随着萧翎的带动缓慢移动了起来。
  萧翎见状,亦是一喜,想不到自己的仙灵之气果然是天底下最为奇特的能量,不仅能够解毒,还能有着如此神奇地功效。带动着云依体内的能量不断游走了几圈,萧翎方才收回仙灵之气。一睁开眼,便看到云依那张布满惊讶的可爱笑脸,笑了笑,萧翎问道:“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虽然还无法动用玄气,但比起先前的虚弱无力要好上不少,你是怎么做到的?”云依有些欣喜地问道。“别忘了,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是炼药师,对于你这秘法我也是大致了解了,这样吧,我回去替你炼制一枚丹药,想必应该能够帮助你快点恢复,也许用不到半个月,你就能恢复如初了。”“真的?”云依美眸一亮,小脸满是期待地看着萧翎。萧翎拍了拍云依地小脑袋,说道:“我怎么会骗你,我现在立刻动手,婉儿你多陪陪她。”说着,萧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