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 旖旎春色

  一路回到聚缘阁,萧翎没有惊动其他人,而是带着昏睡过去的云依回到了她的房间之中。<g上,替其盖好被子。
  看着一脸安睡的云依,萧翎微微叹了口气,目光中闪烁着一些不知名的意味。
  又是呆了片刻,萧翎方才走了出来。
  一到门口,便看到赵婉儿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美眸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萧翎微微一愣,刚才注意力太过集中在云依身上,以至于赵婉儿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他都未曾察觉到。
  表情微微一愣,继而萧翎上前两步,来到赵婉儿身旁,柔声说道:“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睡不着。”赵婉儿摇头说道。
  “怎么了?有心事?”“不是,是在担心你。”赵婉儿目光柔柔地望着萧翎,说道。
  萧翎一愣,继而苦笑地说道:“你都知道了?”
  “嗯!虽然你没说,但是云依妹妹这些日子都和我待在一起,她心思单纯,也是藏不住秘密,不用我问,她都自己说出来了。”赵婉儿嘴角微微翘起,说道。
  “你在怪我不告诉你吗?”萧翎问道。
  赵婉儿摇了摇头,继而上前两步,将自己柔软地身躯靠在萧翎xiong膛之上,低低声音从xiong口之处传来出来。
  “我知道你是怕我担心,所以才不告诉我的,我并没有怪你。”
  萧翎双臂紧紧揉住赵婉儿纤细的柳腰,将头埋在她那充满淡淡清香地发梢之中,闭着眼睛,感受着赵婉儿身上独有的温柔。
  先前的一番杀戮,加上云依的昏mi也是是的萧翎心情有些烦躁,此刻赵婉儿的出现却是恰好帮助他平息了心中的这股负面情绪。
  两人一动不动,就这样静静地靠着彼此,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
  院子内一片宁静,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昆虫的鸣叫声。
  良久,赵婉儿突然抬头关切地问道:“云依妹妹怎么样了?刚才我看你将她抱进来,是不是受了很重地伤势?”
  萧翎也没有隐瞒,语气有些怜惜地说道:“放心吧,那丫头没有受伤,只是消耗过度所以才昏睡过去,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那就好,原本想要去看看她,但又怕吵到她。”赵婉儿柔顺地点了点头说道。
  “你不吃醋吗?”萧饵撇了许久,终于是问了出口。
  在他看来,赵婉儿和他之间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而他却是大半夜的抱着一名女子,而且还是极其漂亮的女子单独处在一个房间里,换做是谁,只怕也是没有办法无动于衷的吧。
  谁知,听了萧翎的话赵婉儿美眸lu出一阵不解,随即问道:“吃醋?我不饿,为什么要我吃醋?”
  萧翎闻言,先是一愣,继而有些哭笑不得,他倒是忘了,吃醋这个词可是只有地球上才有这里可是天元大陆,赵婉儿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也是正常。
  不过,赵婉儿倒也是聪明伶俐,一瞬间便反应过来,遂似笑非笑地看着萧翎直把后者看得有些不自然之后,方才掩嘴轻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看到你和云依妹妹如此亲密,会不会不高兴对吗?”萧翎有些尴尬,一时间倒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噗嗤!”一声轻笑赵婉儿那绝美的俏颜流lu出一抹无法掩盖的浓浓爱意,将自己的螓首重新埋入萧翎的怀中。
  语气突然变得有些飘渺起来:“从认识你到现在,一直都是你在守护着我,无论我遇到什么困难,你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身边,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十分害怕。”
  “害怕?”萧翎不解地问道。
  “是的,我很害怕,害怕你这么优秀,而我只是个什么都帮不了你的普通女子。”赵婉儿语气有些惆怅。
  说到这里,赵婉儿缓缓闭上眼睛,玉手紧紧抱住萧翎,呢喃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但我亦是能够猜出定然是不平凡,如若不是因为你突然失去记忆,这辈子只怕也不会和我有任何交集,你如此优秀,如此的保护我,我却在你面前什么都做不了,我害怕有一天你过于优秀,而我会失去你。”
  萧翎闻言,双眸徒然睁大,他从来没有想过赵婉儿竟然会是这么想。
  看着赵婉儿有些失态地喃语,萧翎知道这些事情定然是困huo在她内心很久。
  想了想,萧翎缓缓伸出双手,将赵婉儿用力地揉在怀中,那几乎将赵婉儿窒息的力量,彻底传达出萧翎愿意失去赵婉儿的内心。
  “婉儿,你不要胡思乱想,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我知道你定然很好奇我的身份,如果你不嫌弃,我现在就告*你一切。,萧翎在其耳边缓缓地说道。
  赵婉儿猛地抬起头来,目光紧紧盯着萧翎,随即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这样,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你永远都是萧翎,我对你的身份并不关心。”
  “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但是我不想对你有任何隐瞒,而且这些事情藏在我心里太久太久,我需要一个人和我分享这些。”萧翎摇头说道“婉儿,你愿意做我的倾听者吗?”赵婉儿看着那刚毅的脸庞中却是透着深深的疲惫,心中一疼,柔荑轻轻地抚mo着萧翎的脸颊,一脸怜惜地说道:“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夜晚的天空格外明亮,一层淡淡的云层镶着点点月光,将整个夜空点缀得更加绚丽。
  房间里,赵婉儿一脸平静地听着萧翎缓缓地叙述着自己的过去。
  和在黑魔岭那一次不同,萧翎似是找到倾诉对象,几乎是没有任何保留,一点一滴,从他小时候开始说起,直到他意外的来到这个世界,并且是如何在凌霄的帮助下,一步步成长到这个地步,一丝不落地告诉了赵婉儿。
  赵婉儿从头到尾都是静静地依偎在萧翎的怀中,只是偶尔听到惊奇之处,美眸才会略微透出几道惊异地目光,显示出她内心的诧异。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翎总算将这漫长的故事彻底讲完,方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也不知是否因为将这积压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完全透lu出来,萧翎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
  这时,赵婉儿从萧翎怀中立起身子,美眸充满好奇地问道:“你是说,你这副身体原本是那无极仙宫的凌霄所有?”
  “没错,我记得以前在晚上房间中可是看到一幅字画,想来对着凌霄应该不算陌生。”萧翎笑着说道。
  赵婉儿闻言,脸se微红,她自然知道萧翎所说,对于当时无忧无虑的赵婉儿来说,那只是个少女美好的梦,自然当不得真。
  此刻被萧翎拿出来调息,赵婉儿不禁白了萧翎一眼,继而轻笑地说道:“怎么,难道你也吃醋了?”萧翎没想到赵婉儿如此活学活用,竟然用吃醋来形容他。
  不过,说到这里,萧翎心里确实略微有些醋意,不由一把抱住赵婉儿的柔软的之上。
  感受到萧翎那有些粗暴的举动,赵婉儿却是没有任何反感,反而更是让萧翎挑起了内心的柔弱和爱意。
  就这样,赵婉儿也不反抗,一双玉手缓缓地勾住萧翎的脖子,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轻薄。
  她知道,在她面前这个男人承受了太多太多,心中对于萧翎更是爱意更增。<,一边大手有些不老实地沿着身下那柔软的jiao躯,缓缓地住上辜去。
  赵婉儿同样是感受到一只充满火热的手掌不断在她敏感的身躯上不断游走,不断地刺ji着她的神经。
  随着那只不断挑逗她敏感神经的魔掌终于占据了她那身上最为柔软的处女峰之时,赵婉儿亦是忍不住从口中发出一声似痛非痛的高亢shen吟。
  此刻,赵婉儿彷佛预料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一张俏脸不满红晕,美眸紧紧闭着,身体略微紧绷,但却是没有任何阻止萧翎的举动。
  在赵婉儿心里,萧翎已经是她这辈子认定的男人,只有他愿意,她会毫无保留的给他,就像此刻一般。
  萧翎感受着手中那一团柔软,心中忍不住一dang,活了两辈子,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的接触女xing。
  而躺在她身下的则是他心中最为在意的女人。
  这一刻,萧翎几乎忘记了一切,只想霸道的将身下的女人占为己有。
  不知过了多久,赵婉儿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翼而飞,抬起头来,看着身无寸缕,一脸羞涩地闭着眼睛的赵婉儿。
  萧翎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婉儿,你好美!”
  “不不要看!”赵婉儿虽然闭着眼睛,但依旧能够感受到有一股火辣的目光在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游移着。
  而这种感觉更是刺ji着她的每一寸神经,使她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萧翎彷佛感受到赵婉儿的羞涩和心意,到了这一刻,自然没有任何退缩的道理。
  缓缓分开那双令人充满无限想象的玉tui,继而一声略带着痛苦的shen吟传了出来。
  夜空之上,月亮似是十分羞涩地躲入云层之中,只留下淡淡地月光洒向这间充满春意地房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