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漏网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强横气息,阳护法虽然有此疯狂,却还未失去理智,见已经失去最佳机会,无奈之下,只好回身迎击。
  而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动作却是恰好落入了陷阱之中。
  就在阳护法后退之时,云依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身后。
  而原本被阳护法一击打成重伤的萧翎,亦是同样出现在他身侧。
  就连一直未曾出手的老疯子,此刻亦是借着小黑的阻挡,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阳护法的另外一侧。
  可以说,此刻阳护法已经四面受敌。
  看到眼前的局面,阳护法也算从刚才的暴怒之中冷静了下来。
  “哼!就凭你们也想拦下我?”阳护法冷笑地说道。
  萧翎嘴角还残留着一抹血迹,闻言则是轻笑道:“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比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可面对我们四人的夹击,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
  “哈哈!太天真了你,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阳护法满脸狰狞,不屑地说道。
  “可你的同伴就是被我们这些“废物,杀死了。”云依毫不示弱地回嘴道。
  “你”阳护法脸se变得极为yin沉,两眼怨毒地盯着云依,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该死!”
  “那就来试试!”云依高傲地仰着脑袋,盯着阳护法说道。
  同时,云依身上的青se玄气不断的涌出,虽然看起来脸se有些苍白,但那身上的气息却是不断地攀升着。
  就在此时,阳护法嘴角一抹冷笑,继而快速地冲向了萧翎。
  萧翎早已最好准备,知道自己因为重伤,定然会成为对方第一个击破的目标,所以早以透过灵hun和小黑商量好对策。
  此刻见那阳护法果然朝他冲了过来,萧翎手中龙吟横于xiong前,浑身玄气不断的迸发而出。
  “吼!”
  与此同时,一旁的小黑早已接到萧翎的命令,几乎是在阳护法动身的一瞬间,便拖着巨大的身躯,径直挡在了萧翎面前。
  看也不看,一口黑se能量便从小黑的口中甩了出来,径直朝着阳护法急射而去。
  黑se能量一经出现,周围的空气便被彻底吸入其中,伴随着无数凛冽的劲风,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发出“嚓嚓”的沉闷声响,轰了过去。
  阳护法显然对于小黑这一招黑se能量也是颇为忌惮。
  半空中,疾驰的身形略微一顿,身形猛地一提,堪堪避开了那股黑se能量。
  失去目标的黑se能量径直砸在了数公里之外的一处山头,发出震天般的破坏多响。
  底下一众霍家子弟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显然,他们也被小
  黑这如此恐怖的一击吓了一大跳。
  就在小黑动手之际,云依也是动了起来,提剑朝着阳护法后退地方向急掠而来。
  一剑刺出,隐隐有着强烈的破空声响,大有一剑将其绞杀之势。
  看到这一幕,萧翎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你中计了!”
  声音虽轻,但却丝毫不拉的传入阳护法的耳朵之中。
  可未等萧翎高兴完,半空中的阳护法同样一阵冷笑,原本后退的身形,猛然一滞,继而竟是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以着一个不可思议,甚至是违背常理的动作,径直朝前冲去。
  而那里,只有老疯子一个人。
  老疯子也是天玄强者,虽然萧翎从来没有询问过老疯子的来历,但经过这几次的联手,他也大概了解了老疯子的修为也就介乎于天玄初期的境界之上,或许比起普通的天玄初期强者要强上那么一点,但绝不是眼前的阳护法的对手。
  所有人,包括萧翎在内,都没有料到阳护法还有这一招。
  看到阳护法的动作,萧翎猛地一惊,随即反应过来,刚才这个老家伙出手袭击他只是佯攻,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吸引这边的注意力,而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是四人之中实力最弱的老疯子。
  混蛋!竟然被骗了!
  “快躲开……”
  萧翎怒声大喝,同时也不管自己身上伤势是否合适,运起全身玄气,全力朝着老疯子这边奔了过来。
  小黑和云依听到萧翎的怒喝,亦是反应过来,可惜云依剑已刺出,此刻要强行收回,无疑十分困难。
  而阳护法根本没有在意云依那一剑,身形一纵,那剑身周围的凛冽剑气便插着他的衣袍呼啸而过。
  阳护法看也不看,如同猛虎扑食,闪电般地掠向了老疯子。
  老疯子见状,目光一凝,继而老脸闪过一抹凝重,继而冷声说道:“难道是看我老头子好欺负?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
  说着,老疯子疾驰之中,手臂猛然抬起,一团耀眼的能量聚于手掌之中,打量玄气飞速聚于老疯子的掌心之中,眨眼间便飞快转动起来。
  “老不死的,滚开!”看到老疯子似是打算和自己拼命,阳护法心头一怒。
  如若放在平日,阳护法倒是不介意出手将其杀死。
  可是,眼前四面楚歌,即便阳护法自认实力要强于这里的所有人,但也是不敢继续久留下去。
  看到老疯子攻了过来,阳护潮氐声怒骂一声,身形一纵,竟是以着老疯子完全无法捕捉到的速度,飞快地比了开来。
  于此同时,在和和老疯子插身而过之时,阳护法一脚踏在老疯子的手臂之上,借力朝着远处暴飞而去,眨眼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身后的萧翎和云依此刻亦是赶了上来,看着阳护法消失了的身影,萧翎有些不甘地握了握手掌。
  片刻之后,方才重重地出了口气,回头看向老疯子问道:“你没事吧?”“没事,那家伙实力很强,如鼻刚才出手杀我,我定然无法逃掉。”老疯子摇了摇头,说道。
  “但是那样一来,他定然也逃不过我和云依的联手一击,这样做是最明智的选择。”萧翎沉声说道。
  “可惜还是让他逃了,日后如若他再来,怕是也不好对付。”老疯子有些惋惜地说道。
  “先前他们两人联手都能被我们击毙一人,日后他不来还好,他敢来,我便有办法将他彻底留下。”萧翎目光充满了信心,说道。
  “如果真是如此,我自然不担心。、,老疯子叹了口气,满脸凝重地说道“我担心的是,这一次他们能够派两名天玄巅峰的强者前来,下一次定然会做足准备,只怕当他们再来之时,可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了。”萧翎闻言,亦是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不错,而至今为止,我们都还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这一点才是最为致命的。”
  那边的云依听了两人的谈话,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谁知停留在半空中的身形突然一阵晃动,继而意识一阵天旋地转,随即便摇摇yu坠地往下方掉了下去。
  好在一旁的萧翎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抱住云依。
  看着躺在自己怀中,小脸一片苍白的模样,萧翎心中亦是大为怜惜。
  “这小丫头到也是不错,为了帮你,竟然不惜施展提升境界的秘法,据我所知,无论是那种提升修为的秘法,副作用都是必不可少,就不知道这丫头之后的修为会不会有什么影响。”老疯子看了眼被萧翎抱在怀里的云依,说道。
  萧翎目光投向云依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之上,即便是昏睡过去,但那jiao俏的模样,依旧是那么惹人怜爱。
  萧翎心中微微叹了口气,随即将云依用力地抱在怀中,随同老疯子一同降落到地面。
  一直在下方关注着上方战场的霍雷,此刻见萧翎几人平安无事,心中一块大石总算是落了下来。
  倒不是他和萧翎之间的交情,已经好到如此地步。
  而是,如今他们也算是统一战线的合伙人,刚才那yin阳护法的修为已经大大出乎了霍雷的意料,如若萧翎等人刚才失败,那么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霍雷刚才一刹那间,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先前的决定是对是错。
  不过,这也只是一念之间的想法,不管怎样,既然他已经踏出了这一步,那么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后退的。
  为今之计,只能把萧翎彻底绑在自己这一边,方才是最佳的策略。
  看到萧翎抱着云依落下来,霍雷上前两步,关心地问道:“云依姑娘怎么了,需不需要我叫人来看看?”
  “无妨,这件事稍后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对于这些人的了解有多少?”萧翎双眸盯着霍雷,沉声问道。
  “我知道的,事先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霍雷说道。
  “我要知道得更详细。”萧翎目光凌厉地看着霍雷,缓缓说道“以你的精明,我相信你知道的远远不止是事先跟我说的那么“一点点”顿了下,萧翎继而说道:“如今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以你们现在的力量只怕是无法对付得了,这一点你无需否认,只有将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我们才能够进一部制定好对策,你说对吗?”
  霍雷闻言,目光闪烁了片刻,最后无奈的耸了耸肩,轻笑地说道:“你说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