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萧翎的计策

  天空之上突然发生的这一幕…也是引起了下方无数道视线的关注,
  当下一道道哗然声音便是响彻而起。
  望着那突然分出现的银se光影,老疯子也是目瞪口呆,片刻后方才惊叹道:“这个小子,这手好像曾经见过,似乎又有些不同,每次都让人如此惊讶。”
  天空之上,当yin阳护法望着那三道暴射而来的银se光影时,面se终于是首度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们也是根本分不出这三道光影,究竟哪一道是本尊。
  自家人知自家事,yin阳护法自然也是最为清楚他们这功法最大的弊端,便是很难与多人相战,因为那样的话,就算是力量的传递间,也是有些来不及,先前只是靠着对方无法分清之时,才能连续得手,而他们可没有忘记对手只是萧翎一人。
  按照他们的打算,是想先出其不意地解决掉一人,然后剩下的便不足为惧,就算以着他们原本的实力,要对付剩下的人也是绰绰有余。
  然而谁都未能料到,原本以为这个最好解决的家伙,居然还有这样一手,竟然能够幻化出两道根本看不清虚实的光影,这无疑令得yin阳护法瞬间陷入了难题之中。
  三道光影,两道为虚,一道为实,若是胡乱调动那份融合而成的合击力量,万一出了差错,那么恐怕便是会有着一人面临萧翎真正的狂猛进攻,虽说那只是一霎那的事,不过到了他们这种级别,一霎那的时间,足以改变一场战斗的胜备。银se光影奋三人眼中急速扩大,银光脖射着三人的脸庞,显得格外的yin晴不定。
  小心点,暂时不要使用yin阳双绝1“关键时刻,阳护法一咬牙,厉声喝道,这种时刻,摇摆不定反而会彻底令得自己等人陷入下风,而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说不定还能看出萧翎这诡异身法的一些破绽,进而发动致命的一击。
  闻言,yin护法也是点了点头,眼神yin沉的望着迅速闪掠而来的两道光影,目光闪烁间,不断的试图寻找光影lu出的一些破绽。
  而在两人这般目光急闪间,三道光影,终于是陡然而至,璀璨的银se强光,不仅令得他们视线有些受阻,而且他们更是心头微沉的发现,三道光影之中,都是隐隐压抑着澎湃的力量。
  银se光影越来越近,阳护法身形也不动弹,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道光影,某个瞬间,眼瞳微微一缩,或许是因为视线极度集中的缘故,他猛然发现这道光影突然微微bodang了一下,那层璀璨的银se光芒稍稍减弱了一点,而就在这减弱的霎那,他的眼睛,正好看见了银光之中所隐藏的那张冷厉脸庞。
  这惊鸿般的一瞥,顿时令得阳护法浑身寒毛都是竖了起来,眼神急速闪烁,虽说亲眼看见了银光中的脸庞,可他却是不敢肯定,这是否是对方故意为之,所为的,便是让他将那股合击的力量拉扯到自己身上。
  这般念头持续了短短一瞬,然后,他便是看见了那张脸庞之上微微勾起的森冷笑容。瞧得那现出一丝人xing化的脸庞,阳护法长春脑中猛的炸响,心中不再有丝毫迟疑,手印一动,那绯徊在两人之间那道斗宗力量,便是如闪点般的融入进其尊体之中。
  “小子,给我出来受死。”
  感受着体内那陡然间澎湃的力量,阳护法面庞上也是涌上一抹狰狞,喉咙间传出一道怒声咆哮,拳头之上,血芒急速凝聚,眨眼间,便是直接凝聚成了一个硕大的能量拳头,一层层气劲疯狂涌动,霸道凌厉之气扑面而来。
  如同一头发怒的凶兽,张开锋利的獠牙,宛如拥有着无尽力量一般,任何东西被其咬中,都是会在一瞬间化为粉末。
  无数道目光皆是注视在这处战斗,而当他们发现阳护法气势大涨时,便是明白,他已经将那股力量拿去,于是,一道道目光,便是凝在了其身前那道银se光影之上,若是他这一拳能够击中,那么不管萧翎是如何的顽强,至少也是得当场重伤!
  霍家上下,以及老疯子等人此刻的心也是被提到了喉咙处,不少人因为屏住呼吸,而变得脸se涨红。
  这一刻,阳护法这一拳,凝聚了所有的目光而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阳护法那极其凶悍的一拳,终于是夹杂着铺天盖地的力量,狠狠的砸在了那道银se光影之上。
  “嘭”
  低沉的接触声在这一刻突兀响彻天际,要塞之上无数人脸se瞬间便是煞白了起来,真的打中了么?
  巨拳狠狠碰进银光,而在那低沉闷声响起的霎那,阳护法面se陡然变得异常难看了起来,声音因为ji动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小心,这是假的而听得他的尖锐叫声,yin护法的脸se也是陡然大变,反应过来,在银se光影即将贴体的那一刻,闪电般的将那股合击力量吸入体内,然后想也不想,蕴含着合击力量的一拳,便是狠狠轰击而出。
  “嗤!”
  拳头打进光影,这名熊头人脸se也是再度一变,怒声道:“狡猾的小子,这也是假的!”
  在他的吼声传出时,阳护法的脸se变得极为yin沉。
  因为此时此刻,最后一道银se光影已经贴近身体,容不得他做任何反应,而当他感应到那股合击力量进入自己身体时,还未来得及受他驱使,光影便是在无数道惊骇目光狠狠砸在了其身体之上。
  “彭”
  惊雷般的响声,在天空之上震耳yu聋的响彻,恐怖的气浪顿时席卷开来。
  “嗤嗤!”
  气浪席卷开的霎那,天空之上,一道人影猛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然后身形顿时如被折断双翼的鸟儿一般,一头对着地面之上栽落而去。
  望着那道栽落的身影,整个霍家,皆是在这一刻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而特别是当他们的目光,在汇聚到此人脑袋处时,脑袋顿时嗡的炸了开来。
  因为,那重伤之人,并非是众人预料的阳护法,也并非是第二个出手的yin护法,而是明明已经击中了阳护法的萧翎。
  “哼!小子,你还太nen了,就凭这点小计量,还真的以为能够破解我们二人的yin阳双绝吗?”阳护法一脸冷笑地说道。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阳护法徒然看见,跌落而下的萧翎,嘴角却是划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到这一笑容,阳护法心头猛地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徒然而生。
  猛地回头一望,阳护法目光一阵猛烈的收缩。
  此时此刻,远在他身后的yin护法,脸se亦是十分难看,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不同于常人的苍白。
  而在yin护法身后,一道曼妙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一系白袍,长发飘飘,目光凌然,脸上表情bo澜不惊。
  出现在yin护法身后的赫然是一直未曾出手的云依。
  而在她的手中,握着一把薄如蚕翼的软剑。
  软剑的一截已经无法看到,因为那一截已经没入了yin护法的体内,而随着她的一声轻喝,软剑又是没入了几分钟,软剑穿体而过,一小截的剑尖从xiong口处lu了出来。
  剑尖之上,一道殷红的鲜血缓缓滴落。
  yin护法全身剧烈的颤动着,脸se亦是变得狰狞无比,想要挣扎地离开,却是怎么也提不起力量。
  而这一瞬间,阳护法感觉自己身上的力量似乎有一部分正在流失。
  两人本是孪生兄弟,打小便修炼一套合击之术,yin阳双绝,修炼这一心法的的先决条件便是需要两人足够的心意相通。
  往往孪生兄弟之间的默契度要比常人来得更高一点。而两人也确实拥有着常人无法比及的默契度。
  可是,这一刻,yin护法竟然被一剑穿xiong而过。
  任你修为如何了得,力量如何霸道,被人一剑穿xiong而过,体内五脏六腑被剑气彻底绞碎,也唯有死亡这个下场。
  “啊!”
  阳护法看到yin护法的模样,顿时仰天怒吼,浑身气劲疯狂涌动,倾泻而出。
  一瞬间便朝着云依急掠而来。
  云依见状,丝毫不为所动,而是一剑拔出,yin护法的身体猛烈的抽动几下,之后双眸暴增,满脸不甘的咽下最后一口气,径直从空中掉了下来。
  看到自己弟弟的惨样,阳护法xiong中戾气大涨,玄气不要命的迸发而出,大有将云依轰成肉碎的架势。
  看着阳护法的举动,云依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屑。
  脚尖在虚空中微点,身形如同九天仙女般的附上一层mi幻的云雾,整个人在半空中翩翩起舞。
  “想要逃?把你的命留下来!”阳护法疯狂地怒吼着。
  “吼!”
  就在这时,一阵怒吼,小黑终于动手了,就在刚刚,萧翎被阳护法一拳打飞之后,他便通过契约让小黑去保护云依。
  对于萧翎的命令,小黑自然不会有任何犹豫,硕大的身形如同没有任何重量一般,朝着阳护法直tingting地飞掠而去。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强横气息,阳护法虽然有些疯狂,却还未失去理智,见已经失去最佳机会,无奈之下,只好回身迎击。
  而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动作却是恰好落入了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