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阴阳护法

  “见过yin阳护法。”
  那廖秋虽然重伤不已,生命垂危,但见但来人的面容之后,还是挣扎用着最后的力气,对着这两名老者恭声道。
  “此次任务失败,身份暴lu,你要负所有责任,如若不是以往你立下不少功劳,我此刻便将你就地斩杀”白袍阳护法瞥了廖秋一眼,淡淡的道。
  闻言,廖秋脸se皆是一变,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苦笑着应是。
  “现吞唯一能够将功补过的,便是将这些人抓住,这一点,你应该知道。”黑袍yin护法冷声道。
  顿了下,黑袍yin护法又是说道:“不过,就算这样,回去之后免不了一阵责罚。”
  廖秋闻言,连忙点头,眼前他哪里还管得了其他,能够保住小命已经是万幸了。
  白袍阳护法轻拍了一下廖秋,一股桑力将之送入远处,一眨眼便已经消失不见。
  “不要拖延,动手把,一起。”黑袍yin护法沉声道。
  “居然是一连出现两名天玄巅峰的强者,这两个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老疯子望着远处的一白一黑两名老者,面se也是有些yin沉,缓缓的道。
  “今日,想要获胜,怕是不容易,这两个家伙,实力比起廖秋都是要强上一线。”云依面se淡漠的道。
  虽说如今局面险峻,但她脸se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犹如置身事外一般。
  “看来,说不得是要拼一次了。”萧翎握了握手中的龙吟,眼中却是没有丝毫惧怕之se。
  只是,他的心里同样清楚,突然出现的两个老家伙并不容易对付。
  至于那廖秋的生死,萧翎此刻已经是顾不上了。
  脑中思绪飞转,随即萧翎便已经想到了对此,随即低声吩咐道:“云依,你和我一同对付那黑袍老人,老疯子,我让小黑配合你,只要你们拖住就行,等我和云依将那黑袍老子击败,就能帮你。”
  “不错,他们虽然两人都有天玄巅峰的修为,但我们这边加上小黑,实力也不见得输于他们两个,就按照你说的来做。”老疯子淡淡说道。
  话音落下,萧翎和云依一同动了起来,云依一咬舌尖,一滴暗金se的血液悄然飘飞而出,然后落于其指尖处,这滴暗金血液一出现,云依的脸se便是煞微白身躯都是有些摇摇yu坠起来。
  强行稳住身形,云依手印变动,旋即那沾染着暗金se血液的纤细玉指,猛的在面前虚空划过,旋即,一道空间裂缝,缓缓浮现……
  空间裂缝浮现,云依手印再度一变,裂缝便是如同紧闭的房门般,徐徐打开,而按随着这空间门的出现,云依光洁额头上,也是浮现了细密的冷汗。
  随即,一道道青se的光芒瞬间将云依缓缓笼罩其中。
  当所有青光全部汇集在云依身上之时,骤然形成一道青se的大茧。
  蓦然,一阵强烈的气息从茧中迸发而出,那青se的大茧,瞬间化作漫天青se碎片。
  这时,云依慢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萧翎略微一打量,便发现云依身上的气息已经和之前有所不同。
  不用多想,萧翎也知道云依定然是使用某种强行提升功法的秘法。
  “云依,你……”萧翎看着云依那微微苍白的脸颊,心中不知为何莫名一疼,迟疑着说道。
  云依亦是从萧翎的目光之中感受到一丝心疼,心中微甜,随即笑着说道:“无妨,面前这两人是天玄巅峰的强者,想要快速解决战斗只能如此。这是至尊神殿的秘法,只能维持半个时辰,之后几天内我便会彻底失去力量。”
  “半个时辰吗?足够了!”萧翎闻言,随后点头说道。
  这边的动静,立刻便是被那黑白袍阳护法发觋,脸se一沉,一声冷喝,袖袍一样,两股浩瀚的黑雾,便是划破空间,对着萧翎一行人暴掠而来。
  他们同样是感受到眼前的小女娃身上的气息变化,隐隐之中竟是对他产生了一丝威胁。
  当下,便也不敢托大,两人一起出售。
  见到那暴掠而来的黑雾,老疯子等人脸se微微一变,云依沉声道:“时间不多,立刻按照先前的计划动手。”
  萧翎略微一点头,当先便聚起全身玄气,一手持着龙吟,朝着那黑雾冲了过去。
  “找死!”黑袍yin护法看到萧翎如此莽撞,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并未理会对方的冷笑,萧翎手掌一握,龙吟闪掠而出,龙吟随意轻划,带起一道道尖锐的破风声。
  龙吟突然凝顿,萧翎脚掌之上猛然涌现一片银se光芒,旋即细微的雷鸣声传dang而出,而其身形,也是徒然化为一道黑线,暴掠而出!
  瞧得萧翎这般速度,黑袍yin护法倒是略感诧异,旋即皆是一阵冷笑,一旁的白袍阳护法一步跨出,径直出现在某个方位之上,刚好是将萧翎的攻势xxx。
  嗜血的双眼望着暴掠而来的萧翎,阳护法眼中血芒暴动,拳头徒然一握,血芒凝聚,旋即毫无花俏的对着萧翎砸了过去。
  这一拳,并没有如何刁钻狠辣,有的,却是极为沉重的力量,而在这股可怕的力量之下,连周围的空间都是出现了扭曲,弥漫的空间更是直接凹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圆弧,无形的空间炮在其拳头之上成形,带着想彻天际的刺耳声响,呜呜响起。
  面对着阳护法这番开门攻势,萧翎面se不变,甚至根本没有理会。
  就在这时,使用了秘法提升修为的云依,后发先至,以着不可思议地速度挡在了萧翎面前,一剑挥出,一道接一道的剑气迸发而出,竟是将那阳护法的攻势彻底化解,并且将其彻底逼退开来。
  后面赶上来的老疯子趁此机会迎了过去,身后的小黑更是窜到其身后,一人一兽形成夹击之势,将阳护法彻底缠住。
  体内玄气如洪水般在经脉之中带着咆哮声呼啸而过,手掌紧握龙吟,浓郁的玄气迅速涌出,将龙吟数包裹,旋即,双掌握枪,没有丝毫的躲避,直接是狠狠的对着yin护法轰了过去。
  “锵!”
  交击之霎,响亮的金铁交击声,猛然传出,在下方无数人耳中嗡嗡的回dang着,一些实力稍弱者,更是感到耳膜一阵刺痛。
  天空上交接之处,雄浑的劲气涟漪如水
  o般的四面扩散,而两道身影,也是略一接触,便是猛然暴退。
  龙吟上传来的澎湃力量将萧翎手掌震得有些发麻,对面这位yin护法的力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对方似乎托大了。
  因为就在这时,云依已经悄然出现在他身后,手中那薄如蚕翼的软剑,带着阵阵杀意朝他刺了过来。
  脚步在退后了几步之后,那yin护法便是稳住了身形,眼神yin沉,随即低声轻喝。
  拳头闪电般地轰了过去。
  两股强劲的力量剧烈碰撞在一起,很快便掀起一阵气浪涟漪。
  yin护法有些狼狈的退后了好几步,但也因此躲过了这一击。
  见到阳护法竟然吃了一个暗亏,一旁的阳护法面se也是微微一沉,只是他同样被老疯子和小黑缠住,一时还真无法抽开身来。
  而此时,萧翎背浑身玄气再聚,趁此空挡,手中龙吟毫不犹豫的猛然狠狠对着身后砸了过去。
  这一击如若击中,那么他们便是胜券在握。
  眼看龙吟即将刺中,而那yin护法似是无法来得及躲避,萧翎嘴角不由挂起一抹欣喜地笑意。
  “嘭!”
  龙吟落下,没有想象中血沫飞溅的情景。
  一道身影闪现而出,却是那阳护法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此刻,其双掌正在血红能量的包裹下,隐隐化成一对硕大掌影。而在萧翎龙吟砸来时,他竟然是直接掌心一探,便是将龙吟强行抓住。
  手掌抽了抽,龙吟却是纹丝不动,萧翎面se微沉,心神一动,浓郁的玄气便是迅速涌出,而在这强劲的玄气不断击打下,那硕大的血se能量掌影,顿时发出嗤嗤声响,冒出阵阵白烟,然而他却是丝毫不肯放松,猛然间的一声震天怒吼,双臂上青筋耸动,旋即爆发出一股可怕力量,当下竟然是直接将龙吟可强行夺了过去。
  龙吟被强行夺走,萧翎眼皮却是连抬都未抬一下,脚下银光暴闪,身形暴掠而出,一道道残影在身后若隐若姥这般距离,在萧翎的闪掠下,几乎是眨眼便至,拳头猛然一握,中指关节诡异的凸出一截,旋即狠狠的重击向阳护法xiong膛。
  “无极突!”
  拳头在距离阳护法骀膛仅有半尺距离时,猛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劲气,在这道劲气之下,空气都是被划过一道若隐若现的痕迹,被撕裂而发出的尖锐声音,呜呜的在耳边响彻。
  ‘嘭!”
  如此距离,即便是阳护法也是躲避不及,因此,只能结结实实的挨了萧翎这一击。
  可怕的劲力在阳护法xiong膛处暴泄而出,那一刻,前者xiong膛明显的出现了一个凹形,而其脚步也是噔噔的连退好几步,方才肩膀狠狠一抖,强行稳住身形。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