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二章 半路截杀

  幕岩城郊外,几十里外的官路。
  在离这条官路不远处的一处小山丘中,云依皱着眉头看着面前鸟无人烟的大路,继而低声问道:“你说,那霍雷会不会骗我们,在里面设下陷阱等我们。”
  萧翎站在云依身旁,借着周围的树木隐藏着自己的身影,遂低声说道:“应该不会,三大世家不是傻子,如若这一招真的是苦肉计,那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
  “可是,那些人怎么还没来,这天都快亮了,我们还要等多久?”云依埋怨道。
  “来了!”萧翎突然凝神说道。
  果然,就在萧翎话音刚落,远远有着几道人影飞快地从远处疾驰而来。
  “丫头,来去欢迎我们的客人。”萧翎嘴角微微挂起一抹弧度,
  说道。
  云依不满地反驳道:“不准叫我丫头,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凭什么把我叫得那么小。”
  “你难道忘了,我原本的年纪就比你大,占据这副身体之后,加起来的年龄都比你哥大了,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小丫头。哈哈!”萧翎也是难得开起了玩笑。
  他也不知道为何对于云依会这般亲切,或许只是因为云依是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另外两个便是凌霄和幻魔,可是他们不知去了哪里。
  而和云依在一起的时候,萧翎总是能婆卸下心中的小心翼翼,丝毫不用担心lu出任何马脚,虽然似乎他并不需要这样做。
  此时陆通脸se一变yin沉,因为他的模样使得一路下来,跟在他后面的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多喘一声。
  这些人也知道陆通为何如此生气,前些日子,陆通突然收到消息,说是他深爱的女子青冥竟然被人杀害了,而且死状极其恐怖,显然是被人虐杀至死。
  听到这个消息的陆通勃然大怒,匆匆忙忙地领着一小队人朝着慕岩城赶来。
  他发誓,定要将杀害青冥的凶手大卸八块,方才能够解他心头之恨。
  由于陆通一行行程甚速,只用了短短三日的功夫,便来到慕岩城郊外,眼看慕岩城就在前方。
  可不知为何,陆通今天心神总有些不安。
  夜se宁静,坐下踏火云鬃兽踏在山路上的回响声音格清晰。
  静!怎么会这么安静!或者说是死寂一般!
  陆通惊然停了下来,喝道:“停!”身后近百来名弟子一听令下,全都停了下来。
  其中一名看来是领头的弟子,策着踏火云鬃兽来到陆通身后,恭敬道:“陆通长老,称这是?”陆通眉头一皱,扫视了周围一眼,然后道:“杨霜,你难道不觉得今晚过于宁静了吗?”
  夜se宁静,并不奇怪,但是这里是慕岩城郊外,再过不到数十里就到了慕岩城,按理说在这附近应该有前来接应他们的人才对,而这样的宁静就显得异常了。
  杨霜一听陆通这样一说,豁然一惊,之前他就隐隐觉得不对劲,现在终于知道不对的地方在哪里。
  只是,自己等人一路行来,行踪十分隐蔽,平日更是没有得罪什么人,怎么会有人在此埋伏?
  杨霜闻言,从那踏火云鬃兽上飞立而起,凌空而立,玄气放外,喝道:“哪个鼠辈,有胆前来,不敢现身。”
  杨霜,天玄初期强者,也是陆通一行中两个天玄之境的强者中的一个。另外一个自然便是陆通,陆通身为焚天谷的长老,本身修为便已经是天玄中期,否则怎么能够让杨霜如此恭敬。
  两大天玄,再加上身后百多人的弟子,其中大部分都是玉玄武者,有着几名少数的则是地玄高手,杨霜相信这样的阵容,这慕岩城内定然没人能够抵挡得住,他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猫子胆,竟然敢对焚天谷下手。
  声音回dang,久久落下。
  突然,在杨霜前面夜空之中,凭空走出两只玄兽和一对年轻男女。
  凌空而立,与杨霜对峙相视。
  “天玄强者!”不管是杨霜,还是地面那百多人的焚天谷弟子,莫不脸se一变,就连陆通也都眉头紧皱,脸se凝重起来。
  让陆通等人感到惊心的是对方一下出来两名天玄强者,而且看其年龄竟然如此年轻,实在是泰国出乎众人意料。
  而最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蹲在那年轻人身边的那两只玄兽,其中一只浑身毛茸茸,身形滚圆的玄兽,他们到是完全不在意。
  只是,当陆通看到蹲在另外一边的那只如同穿山兽的玄兽之时,目光不由一凝,心中隐隐明白了过来。
  感受到对方逼过来的威压,陆通飞身来至半空,站在杨霜前面,沉声道:“阁下是谁?在下焚天谷陆通。”
  萧翎地看了眼陆通,倒是一旁的云依冷笑一声,指着陆通道:“我们找的就是你,老头。”
  陆通脸se一变,他原本是打算打出自己的身份逼退对方,没想到对方竟然找的就是自己。
  感受着对方寒寒杀意,陆通抬手阻止了后面暴怒的杨霜,语气一冷:“两位朋友似乎有些误会。”
  陆通心中其实已经隐约有些猜测,但倘若就对面两人,或许他还不会如此惧怕,但是在加上一只“穿山兽”那可就不是他们这些能够抵挡的了。
  矢品玄兽,凭借身体优势,一般比同阶的天玄强者还要强上一分,尤其是对于眼前这“穿山兽”陆通可谓熟悉得不能在熟悉了。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穿山兽,而是天品玄兽中的皇者,独角黑龙皇。
  “什么误会?得罪焚天谷?如果将你们金杀了,那谁会知道是我们做的?”萧翎冷笑着说道。
  陆通强按心中的怒火,冷声道:“你们到底想要如何,我只是不想做无谓的争斗,还真当我们怕了你不成。”“想要如何?”萧翎摇了摇头。
  “不是我们想要如何,而是你们想要如年。”夜空中,萧翎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继而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势。
  当这股出现时,陆通等人脸se皆是一变。
  “天玄中期!”陆通和杨霜不约而同的舡s底惊声喊道。
  怎么可能,这么年轻的天玄中期,简直闻所未闻。
  难道是那几个隐世家族的变态?陆通心中一阵冰凉地想到。
  随即,陆通强压着内心的惊颤,强装镇定地说道:“朋友,我们素不相识,你这是何意?”
  萧翎闻言,对陆通缓缓道:“因为你得罪了我。”
  陆通心中一沉,似是还想做作为的狡辩:“老夫不明白你的意思。”“不用装傻充愣,你们此行前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给那个女人报仇,我不怕告诉你们,当日就是我亲手打断那个女人的四肢,原本想要从她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谁知那女人竟然自尽了,可惜了。”在对方惊疑的眼神下,萧翎指了指身边的小黑:“你们对它应该不陌生吧。”小黑和萧翎签订了血契,自然心灵相通,根本无需萧翎说话,便明白了他的意图。
  遂一声怒吼,在这宁静的黑夜中格外的嘹亮。
  紧接着,在陆通等人惊诧的眼神中,小黑那小小的身体发出一阵黑光,继而小小的身体慢慢地膨胀,再膨胀,直至最后,竟是膨胀成如同一座小山大小。
  当那黑光散尽,一头威风凛凛,额头长着一根独角的玄兽出现在所有人的视娄之中。
  “独角黑龙皇!”陆通和身后的杨霜脱口惊叫道。
  曾经被青冥强行捉去当作宠物培养的独角黑龙皇,焚天谷的人又岂会不认识。
  而此刻独角黑龙皇出现在这,已经足以证明了眼前的年轻人的身份,便是杀害他们青冥长老的元凶。
  只是,令他们无比诧异地是,为何这独角黑龙皇会和那年轻人站在一起,看其模样,似乎十分听从那年轻人的话。
  这实在让焚天谷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对于独角黑龙皇不陌生的他们,自然也知道这么一头凶兽的强大。
  两大天玄强者,配合一头天品玄兽中的的皇者,他们这百来人却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就在陆通和那杨霜还没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时,萧翎眼中寒芒一闪,低喝道:“小黑,一个不留!”小黑急于在新主人面前表现自己,早已按耐不住,随着萧翎一声令下,大吼一声,小山般的身体,随即如同一动坦克般,野蛮地冲入人堆之中。
  一声怒吼,一团黑se的能量从小黑口中吐出,所过之处,焦黑一片。
  一道凌厉的黑光从它额头上的独角ji射而出,凡是被这黑光砸中的人,无一不是血肉飞溅。
  杀戮开始!
  陆通和杨霜反应过来时,那一百来多名焚天谷的弟子已经死去大半,又急又怒又惊!
  但是陆通还是搞不明白对方即便是杀害青冥的凶手,可是他又是怎么收服这独角黑龙皇的?
  要知道这独角黑龙皇的强大,就连他自己也不敢何其正面对拼。
  难道,眼前的年轻人的修为比这独角黑龙皇还要强上不止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