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小秋立功

  ?被萧翎打断了四肢的青衣女子,叶出一口滚烫的鲜血”模样颇为凄惨。
  良久之后,似是回过神来,不由一脸怨毒地看着萧翎,声嘶力竭地喊道:“有种你杀了我,如若我不死,今日之辱,他日定要百倍加诸在你身上!”
  萧翎一声冷笑,说道:“怕是你没机会了,你以为你还能逃出去?”
  “有本事你杀了我!”青衣女子原本清秀的脸庞变得无比狰狞,再配合上她那一身血肉模糊的模样,哪里有着一丝天玄强者的样子。
  云依此时亦是赶了上来,看着眼前的青衣女子,好看的秀眉不由微微皱了皱,随即恢复了平淡。
  萧翎看了眼云依,继而将目光放在云依怀中的赵婉儿,皱着眉头问道:“婉儿怎么样了?没事吧?“放心,只是昏了过去,一会就能醒过来。”
  “那便好!”萧翎松了口气,继而有些疑huo地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那个大家伙呢?”
  云依闻言,方才想起什么似的,有些焦急地说道:“你最好过去帮一把,炼器坊的那个老疯子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他让我赶来支援你,此刻正独自面对那独角黑龙皇。”
  萧翎一听,脸se微微一动,随即说道:“我现在就过去,这个女人你看好了。”
  小子,今日你如此羞辱于娄,我又岂会落在你的手里。”青衣女子突然一脸惨然地笑道。
  萧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谁想后者身子突然一阵痛苦的颤动起来。
  萧翎目光一凛,继而飞快上前想要阻止,可橡还是晚了一步。
  一抹暗红的血液从青衣女子口中涌出,继而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地说道:“今日我一死,我焚天谷必将得知,你等着接受我焚天谷的疯狂报复吧!哈哈……哈……”
  一阵肆意的狂笑戛然而止,那青衣女子就这样硬生生地断了气。
  萧翎上前一番检查,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惊讶。
  “好霸道的毒药,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一名天玄强者毒杀。”
  “她死了?”云依愣了下,问道。
  萧翎点了点头,说道:“死了,应该是服用了藏在身体内的一种极为霸道的毒药。”
  “那现在怎么办?这样一来不是无法查出这他们的目的了?”云依皱着眉头说道。
  “不管这些了,先前将那头畜生解决了,其他的稍候再说。”
  “也好!”
  话毕,两人一个闪身,很快便来到了先前独角黑龙皇出现的地方。
  只是,当他们心急火燎地赶来之时,眼前的一幕却是令得他们一时间无法适应,几乎是愣在当场。
  此时,老疯子正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额头上冒出的细汗,以及那有些狼狈的衣衫,已经充分证明了刚才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
  只是,这场战斗似乎还没分出胜负,那独角黑龙皇依旧高高地昂立在一旁,一对铜铃般的森然大眼,睁大极大。
  可却是没有了先前的暴力气息,反而像是一头温顺的小绵羊一般,安静地趴在一旁,不时还发出一声低低的嚎叫声。
  “这发生了什么事情?”云依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她可是深知眼前这个大家伙的可怕之处。
  刚才她独自面对这独角黑龙皇之时,虽然本身已经是天玄中期的强者,却是依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这独角黑龙皇的实力,当之无愧是玄兽中的皇者,尤其是他那一身漆黑刚毅的鳞片,更是使得它的防御力倍增。
  就是这样一头穷凶极恶的玄兽,为何此刻却是如此安静?云依根本无法想明白。
  小子,你来得真慢!”老疯子见到萧翎到来,亦是咧了咧嘴,笑着说道。
  “你没事吧?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家伙怎么突然安静了下来?”萧翎一脸狐疑地看着老疯子,不解地问道。
  谁知,老疯子指了指那独角黑龙皇,同样一脸苦笑地回答道:“不要问我,我也不清楚,你要问就问那小家伙去。”
  顺着老疯子的目光,萧翎朝着那独角黑龙皇看去。
  突然,一道小小的雪白身影,噌的一下,从那独角黑龙皇的背后窜了出来,随着萧翎惊讶的目光,那小小的雪白身影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遂闪电般地朝着萧翎扑来。
  云依看到这团小小的雪白身影朝他们飞扑而来,也是愣了下。
  倒不是说他们毫无警觉,而是眼前这团白se的身影,云依也是认识,当初他见到萧翎之时,这个家伙便一直跟在萧翎身边,只不过因为这个小家伙常年都在睡觉,所以很容易被人所忽略。
  萧翎也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家伙便是一直陪伴在自己左右的小秋,看着小秋从独角黑龙皇那里出来,萧翎也是有些疑huo。
  而小秋怎么会懂得萧翎等人的疑huo,一声欢快地叫声继而一跃便扑向萧翎。后者则是一手将它提起,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确认小秋确实没有任何损伤之后,方才松了口气。
  被抓着的小秋摇晃着那圆嘟嘟的身体,如同钟摆一样的晃动着,同时目光投向了一旁云依怀中的赵婉儿,随即“哇哇”的叫了几声。
  萧翎拍了拍小秋的脑袋,笑着说道:“放心吧,婉儿没事,倒是你怎么一路追了过来?”小秋有些得意地眨了眨眼,棒了指一旁趴在那里,温顺得如同绵羊一般的独角黑龙皇,随即哇哇乱叫起来。
  一旁的云依听不懂小秋在说些什么,只觉得这个小家伙着实可爱的紧。
  倒是苯翎和小秋相处久了,虽然同样听不懂小秋的话,但却也能猜出一二。
  “那家伙是你收服的?”萧翎有些吃惊地问道。
  小秋见萧翎明白他的话,十分开心的晃动着身体,小眼睛咪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
  这下萧翎大概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日子,自从他回来之后,许久见不到赵婉儿的小秋,几乎无时无刻都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赵婉儿身后,今天亦是没有例外。
  赵婉儿和云依出门之时,也是顺手带上了它,后来云依独自回来,赵婉儿便独自带着小秋去办事情,没想到半路却是遭到了那青衣女子的拦截。
  小秋身小力单,虽然奋力反抗,想要保护赵婉儿,奈何却不是那青衣女子的对手。
  想来那青衣女子也是见小秋不过是一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低品玄兽,自然没有在意。
  随后,萧翎一路赶来,因为心急赵婉儿的安危,也是没有注意到小
  秋。
  而这个小家伙竟然凭着自己的能力,一路找了过来,可惜的是它的力量实在太弱,一路跑来的速度哪里能和萧翎这些人相比,所以当他来到之时,萧翎已经追着那青衣女子而去。
  而恰好这时老疯子不知为何也出现在这,小秋自然也认识老疯子,见到老疯子正和一头大家伙缠斗,聪明的小秋大概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遂便晃着身子出现在两人中间,面对这独角黑龙皇,小秋可是一点都不惧它,在小秋的眼中,这个大块头不过是中看不中用的的家伙,表面看上去也不过是气势稍微凶点,模样稍微大点而已。
  起初见到小球出现,老疯子也是微微一愣,他自然知道这个小家伙是萧翎的玄兽,虽然不明白它为何出现在这,但还是下意识的想要将它带离这兔险的地方。
  不过,还未等他有所动作。
  小秋便做出了令他十分震惊地事情。
  小秋径直走到那独角黑龙皇的面前,骄傲地仰着自己的小脑袋,对着那独角黑龙皇不满地叫唤了几声。
  按理说,那独角黑龙皇一阵吼声就能把小秋给震倒,可是就是小秋这几声软绵绵的叫声,却是让得那独角黑龙皇硕大的身躯一阵颤抖。
  而当之时,这个大块头十分没骨气地一屁股趴在了地下,而小秋则是上前,小脚丫一跺,便跳到了独角黑龙皇的脑袋上。
  按照老疯子的叙述,当时他看到这一幕之时,可是着实吓了一大跳。
  谁知,那先前还气势汹汹地独角黑龙皇,却像是换了xing子,不仅十分温顺的趴在地上,还任由小秋踩在它的脑袋之上。
  之后,这一大一小,两只玄兽,便你一言我一语,相互叫了起来。
  在老疯子眼中,这就如同鸡同鸭讲一般,完全mo不清这两个家伙在做什么。
  听完老疯子的叙述,萧翎眯着眼睛盯着小秋,对于小秋的一些能力,他是知晓的。
  先前在幽冥死地之时,小秋便屡立奇功,还曾经吓跑过一头天品玄兽。没想到的是,今天小秋再次将一头天品级的恐怖玄兽,独角黑龙皇吓得匍匐在地。
  如若说一次是运气,那么接连两次便已经足以证明小秋的非同寻常。
  可是相处这么久下来,萧翎却是发现不出小秋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甚至这么多年过去,小秋甚至连一点自保的力量都没有。
  这一现象更是令得萧翎mo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