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变异的身体

  萧翎将额头上的细汗抹去,看到赵婉儿一脸担忧的模样。继而轻松地笑道:“安心吧,小旭没事了。”
  赵婉儿闻言,不由大大松了口气,俏脸亦是lu出一抹欣喜的笑容。
  “你又帮了我们姐弟俩一次。”赵婉儿突然说道。
  萧翎一愣,随即摇头说道:“我们之间还需如此客气?”<,一脸失落地说道。
  见到赵婉儿这副模样,萧翎将赵婉儿那柔弱的身躯揽入怀中,在其耳边低声说道:“你在我身边,即是对我大的帮忙。”
  赵婉儿闻言,叫躯一阵轻鼻,继而一手柔荑亦是渐渐抱住萧翎,螓首埋在萧翎的胸膛之上,久久不肯分隔。
  翌日,萧翎再次来到了赵旭的房间之中,经过一夜的时间,此时赵旭脸色已经逐渐恢复正常。
  而当萧翎进来之后没多久,后者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微微有些迷茫的看了下周围,当日光落在萧翎身上,赵旭似乎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由挣扎着要从床上站起来。
  萧翎见状,先行一步,将赵旭重按回床上,轻声说道:“身体刚好,不要乱动。1,赵旭闻言,先是一愣,继而lu出一阵狂喜,j动地问道:“萧翎哥哥,我的身体好……好了?1,看到赵旭如此j动的模样,萧翎沉吟了一番,眉头微皱,继而说道:“经过昨日的治疗,你的伤应该是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赵旭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按事理,你内破损的经脉既然修复,可是后来在我替你检查之时,却是发现那些经脉似乎和以往的有所不合。”萧翎脑中回忆着之前观察到的情况,继而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怎么个不合法?难道治疗失败了?”赵旭声音带着一丝焦急地说道。
  “不要担忧,虽然这个情况比较奇怪,但我能够确信你的经脉已经好了。1,萧翎耐心地解释道。
  又是好一阵抚慰了赵旭,接下来萧翎便抓住赵旭的一只手臂,运起一丝玄气缓缓探入其中。
  经过当日意外的将玄气和仙灵之气融合在一起,如今萧翎内的玄气不但加强大,同时亦是具有了仙灵之气的能力。
  所以此刻玄气一入内,在配合着经过炼化后的强大精神力,赵旭内的每一条脉络都能清晰的印入萧翎的脑海中。
  此刻,赵旭内的经脉经过昨日的修补,此前被毁坏的经脉已经重续上,萧翎检查了下,此刻赵旭的经脉比起之前还要来得加的娶硬。
  只是,经过萧翎一番细心的探查,却是有些疑惑,原先残留在赵旭内还未完全散尽的玄气,在通过经脉之时,却是不像正常人那般,只从一条经脉划过,而是在经过云脉之后,又是转入其他脉络。
  对这一现象,萧翎倒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因为他自己自己评脉期开,自然能够随意把持自己的玄气在任意一条脉络之中游走。
  可是,赵旭的情况却和他不合,虽然破损的经脉已经被他重续接上,但内的八脉却是依旧只有云脉是被买通的,其他七条经脉依然是闭合着。
  但就是这样,那玄气竟然能够在八脉之中不竭地来回游走,这样的现象实在太过奇怪。
  萧翎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即静下心来仔细地观察着。
  赵旭见到萧翎如此严肃地模样,亦是不敢打搅,只能一边担忧一边期盼地看着萧翎。
  在他小小的内心之中,萧翎几乎是无所不克不及的存在,只从认识萧翎以来,后者却是重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只要萧翎愿意做的事情,在赵旭的眼中,却是重来没有不成功的。
  也正是因为抱着这样坚定的信念,赵旭能够支撑到现在,否则无法修炼玄气,如此重大的冲击,只怕早已心灰意冷了。
  没有在意赵旭的目光,萧翎整个心神都沉浸在赵旭内。
  良久过后,萧翎心神微微一凝,继而像是发现了什么,心中发出一道疑惑:“这是什么?”
  原来,在萧翎一番探查无果之后,原本已经筹算抛却的他,却是突然发现一丝奇异的处所。
  经过仔细观察,萧翎终于发现了赵旭内不合于常人的处所之处。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是在赵旭经脉被三大势力的人破坏之后,内的八脉虽然断裂,但却奇异般的彼此互通了起来。
  要知道,虽然八脉各司其职,但人体的经脉极为庞大和复杂,而八脉是用采操控玄气所用。所用这八条经脉彼此直接也是交错叠加。
  而赵旭如今的情况即是,原本八脉破损,但断裂的经脉却是不知为何竟是彼此联系在了一起,而萧翎将其断裂之处续接之后,就像是一个导火索,令得八条经脉彼此之间相互连通。
  这就像是有着八条水管交叠在一起,然后有人在各自中间打开一条隙缝,然后让八条水管连通,这样水流从其中一条水管进入之后,便会随即流向八条水管。
  赵旭此刻内的情况即是如此,可是这样对赵旭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大陆至少历来没有呈现过如此罕见的情况。
  萧翎也不知道时好时坏,只能等着赵旭身体痊愈之后,能判断。
  接下来,萧翎又是好生抚慰了赵旭一番,后著也是因为身体刚刚恢复,精神欠安,在加上一直提心吊胆,担忧自己无法修炼玄气,在萧翎的劝说之下,亦是很便睡了过去。
  赵婉儿至始至终都是站在一边看着,没有打搅。
  两人并肩走了出去,看着赵婉儿一脸担忧的模样,萧翎则是吐了口气,刚刚笑着说道:“安心吧,小旭没事的,等我仔细思考一番,再和你详细道明。”
  赵婉儿闻言,也只好压下心中好奇,低声应了一声。
  此时此刻,远在慕岩城的另外一个处所,这里是柳家宅院的一处大厅之中。
  大厅之内,此刻聚集了十来人,其中如今慕岩城的兴的三大世家的家主皆是聚集于此,于此同时,还有一名身材臃肿的中年胖,这人即是当日亲手杀了前去聚缘闹事后,被萧翎打发还来的大汉的廖秋。
  此刻,柳岩坐在首座之上,目光微微扫了眼前方一副惬意坐在那里的廖秋,看着廖秋一脸笑眯眯的和煦模样,柳岩却是不敢有半丝轻视,反而内心加警惕。
  原因无他,只因他对眼前的廖秋了解甚少,而对其背后的那个神秘势力是没有丝毫线索。
  一般来说,像是如此来历不明的人物,以着柳岩的谨慎是绝不会轻易和其合作的。
  可是,廖秋以及背后的势力展现出来的力量实在远远跨越了三大世家,虽然明知对方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他。
  可柳岩的野心其实不限制于只有慕岩城,慕岩城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跳板,之前三大世家隐忍了那么多年,为的即是有朝一日能够挤失落先前的三大势力,原本柳岩以为他这一辈都没有机会了。
  可没想到老天却是眷顾他的,前段时间,三大势力不知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竟然一夜之间两死一封山,这也就给了三大世家机会。
  已经蓄谋已久的三大世家,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完全成了慕岩城的娄宰。
  只是,原本十分顺利的事情,却是呈现了一丝意外,那即是聚缘的呈现。
  原本如若只是凤鸣轩的生意被抢,三大世家倒也不会太过在意,可是随着这大半年的时间,聚缘的扩张速度竟然如此惊人,如今在周边的城镇,大大小小加起来总共有不下于三十家聚缘的分店。
  这只是半年,如若继续任由成长,聚缘将会成长到一个什么样的恐怖存在?
  为此,柳岩对聚缘亦是生出了贪婪之心。
  原本这一丝贪婪还因为聚缘背后那无法查清的神秘势力,让柳岩有着一丝顾忌。
  但随着廖秋的到来,柳岩内心的yu望便不竭膨胀,他相信如若能够获得聚缘,不出十年的时间,三大世家定然能够再上一个台阶。
  这样巨大的yu惑,又岂是他能够招架的。
  寂静的大厅之中,柳岩沉吟了一会,刚刚开口说道:“廖先生,真的要这样做吗?”
  廖秋依旧是一脸笑眯眯,似是说着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轻描淡写地说道:“自然,不过是一个聚缘罢了,即便他们有着两名天玄强者坐镇,可是我们这边的天玄强者也不输于他们。”
  “主人所要的很简单,他要整个聚缘。”
  顿了下,廖秋见柳岩脸色微微变色,便笑着弥补道:“固然,三大世家如此慷慨相助,主人亦是说过,事成之后,会分出三成利润给三大世家。”“廖先生客气了,大家不过是彼此合作罢了。”柳岩淡淡地笑了笑,谁也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