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温存

  等到下人将那大汉的尸体拖出去之后,那中年胖方ォ一脸温和地对柳岩笑道:“让柳家主见笑了。”
  柳岩看着那中年胖的模样,心中一寒,随即收敛思绪,表情不动声se地说道:“无妨,廖先生大义灭亲,柳某佩服。”
  “没想到这次的事情竟然出现了变故,柳家主在慕岩城这么多年,可曾知晓这两个年轻人的来历?”中年胖眯着眼睛问道。
  柳岩沉吟了片刻,方ォ摇头说道:“未曾听过,我只知道那聚缘?1澈蠖ㄈ挥懈錾衩氐氖屏?ぷ潘?牵?背跄蔷墼?5闹魇氯苏酝穸???砼砸幻?胀ǖ幕の佬尬?阌凶诺匦??车氖盗Γ??罄淳??颐侨?笫兰业亩喾讲樘剑??酥??腔の涝诎肽昵安恢?蚝卧?蚶肟?四窖页牵?链嗽谀钦酝穸?肀撸?忝挥谐鱿止?渌?呤帧!?br>“那么,今日来的这两人会不会是那个神秘势力派来保护聚缘?5模俊?br>“由此可能,那两人既然如此年轻,而范阳的修为早已是地玄之境的高手,却也抵不过那年轻人一招,可见那年轻人的修为远远超过范阳。”柳岩脸se有些凝重地说道。
  中年胖眯着眼,继而猜测地说道:“能够一招打败范阳的,虽然不是没人能够做到,但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修为只有在天玄之境,难道那年轻人的实力竟是天玄强者?”
  “天玄强者?这如何可能,按照范阳的描述,那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二十岁的天玄强者不是没有,但那年轻人真的有可能吗?”柳岩满脸诧异地说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天元大陆很大,不要小看了这天下武者。”
  “那我们接下来要如何做?”柳岩皱着眉头问道。
  “计划先暂且搁浅,待我将此事禀报主人,让他来定夺。”中年胖沉吟了一番,方ォ说道。
  话毕,中年胖也不犹豫,直接一个闪身便离开了柳家。
  过了一会,从后堂之中走出两外两个人,年纪皆是和柳岩彷佛。
  其中那个一名身穿蓝袍的男,沉声问道:“柳大哥,你真的决定和这个廖秋合作?”
  “有什么问题?”
  另外一名身穿灰se长衫的男接话道:“按照今日的情况来看,那聚缘?5暮筇ㄈ肥凳?挚植溃?馐悄橇礁瞿昵崛耍?缛粽嫒绮虏獾哪前闶翘煨?空撸?闳梦颐悄岩杂Ω读耍?慰鲈谒?澈蟮哪歉錾衩厥屏Α!?br>柳岩闭着眼睛沉思了片刻,方ォ叹了口气,说道:“就算那两人是天玄强者,我们三大世家亦是能够应付,何况还有廖秋背后的势力帮衬,又有什么好惧怕的。”
  顿了下,柳岩接着说道:“再则,如今我们已经得罪了聚缘?#?幢阒型痉牌??闳衔??腔峋痛俗靼章穑俊?br>“那个廖秋到底是什么来历?我总感觉有一种危机感。”
  “不要想太多,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别忘了我们三大世家隐忍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现在,这种时候,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挡三大世家前进的脚步。”
  另外两人听后,亦是默然。
  翌日,萧翎一大早便早早起来,随着赵婉儿来到了赵旭的房间之中。
  看到萧翎到来,赵旭目光透出一阵惊喜,继而高兴地说道:“萧翎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这些日过得怎么样?”萧翎含笑着上期,说道。
  赵旭闻言,则是苦着脸说道:“身体没什么,能走能跑,就是看着姐姐一个人如此辛苦,我却帮不上忙,感觉自己十分没用。”
  赵婉儿怜惜地看着赵旭,上前两步抓着他的小手,柔声说道:“小旭,你有这份心,姐姐就很高兴了,你放心吧,姐姐没什么的。”
  萧翎十分满意赵旭现在的心态,比起当日的意志消沉,如今的赵旭显然开朗了许多,只怕这些日赵婉儿没少花功夫在他身上。
  上前两步,萧翎不由分说,抓起赵旭另一只小手,一道柔和的玄气缓缓流入赵旭的身体之中,仔细地探查起来。
  赵婉儿和赵旭都明白萧翎这是在检查他的身体,亦是不敢说话,只能用着期待的目光看着萧翎,姐弟俩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眼。
  良久,萧翎收回玄气,放开赵旭的手,沉吟了片刻问道:“刚ォ有什么感觉?”
  赵旭闻言,皱着眉头回忆了下,随即说道:“就是感觉身体有些热,其他的没有什么感觉。”
  萧翎闻言,点了点头,解释道:“看来情况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技能破碎的经脉还能有所感应,那么证明这些经脉还没有彻底坏死。”
  “萧翎,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了?”赵婉儿玲珑心智,听了萧翎这番话后,立即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赵旭听得赵婉儿这般说,心脏猛地一跳,亦是一脸j动的看着萧翎,目光紧紧盯着后者,生怕从后者口中说出令他失望的答案出来。
  看到姐弟俩的模样,萧翎微微笑了笑,也不卖关,直接说道:“不错,这半年的时间,我的收获不浅,想来替小旭续上破碎的经脉不是什么难事。”
  “太好了!萧翎哥哥,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骗我的。”赵旭一脸j动地说道。
  见到赵旭这副开心的模样,萧翎不由打趣地说道:“怎么,难道你先前一直以为我是在骗你不成?”
  赵旭闻言一窘,继而尴尬地搓着手,求助似地看向一旁低头含笑地赵婉儿。
  赵婉儿见状,噗嗤一笑,继而嗔怪地白了眼萧翎,美眸无限风情地说道:“你呀,总是跟个小孩一样。”
  萧翎微微一笑,继而正声说道:“这两天你先好好休息,等我找出一个具体的方案,便动手替你续接经脉,到时你便能重修炼玄气。”
  “谢谢萧翎哥哥。”赵旭一脸兴奋地说道。
  赵婉儿又是嘱咐了他好好休息之后,方ォ跟着萧翎离开。
  赵婉儿的闺房就在赵旭的对面,两人很便来到赵婉儿的闺房之中。
  一进入闺房里面,萧翎便被一股淡淡的清香所围绕,精神不由一震,浑身上下皆是说不出舒爽。
  赵婉儿见到萧翎的举动,俏脸微红,ja嗔地说道:“你越来越不正经了。”
  萧翎闻言,也不恼,嘿嘿一笑,不由上前将赵婉儿揽入怀中,低头在其耳边柔声说道:“我怎么不正经了,你倒是和我说说。”
  “别,被人看到不好!”赵婉儿被萧翎抱住,感受着那滚烫的身躯,芳心一阵剧烈的跳动,身在其怀中微微扭动了片刻,却是没有挣脱开来,只能细若蚊蝇地说道。
  “都老夫老妻了,怕什么,再说房间里又没有其他人。”萧翎十分惬意地将脸埋在赵婉儿那白nen的脖颈之上,轻声说道。
  赵婉儿被萧翎如此抱着,只觉浑身发软,又是听得萧翎这般入骨的调笑,脸se是不堪,红彤彤的。
  “谁跟你老夫老妻,半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不正经了,你还没跟说云依姑娘的事情。”赵婉儿气息微微急促地说道。
  萧翎闻言一愣,继而轻笑地说道:“婉儿吃醋了吗?我可从来没见过你这副模样。”
  也许是太久没有见到萧翎,亦或是眼下只有两个人,赵婉儿也是难得lu出小女儿般的姿态,撅着嘴说道:“我ォ没有吃醋,云依妹妹可是长得美若天仙,我就不相信你这里没有动过什么坏念头。”
  赵婉儿指着萧翎的xn口,美眸白了眼后者。
  萧翎闻言,不由苦笑,心中亦是有些虚,排除云依那丫头的脾气,确实也是一名绝se美女,萧翎是正常男人,要说心中没有一点龌龊念头,只怕连他自己都不信。
  看到萧翎苦笑,赵婉儿嘴角微微挂起一抹浅笑,说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好婉儿,我们那么久没见,就不要说其他人的事情了。”
  “为什么不?”赵婉儿笑眯眯地说道。
  萧翎见状,不由分说,脑袋往前一凑,便是含上了那张ja艳yu滴的柔nen小嘴,赵婉儿突然遭到袭击,嘴里呜呜地喊了几声,却是被萧翎死死地堵住,后无奈之下,赵婉儿只好闭上眼睛,任由萧翎轻薄。
  渐渐的,赵婉儿一双玉手亦是缓缓绕过萧翎的脖,将其牢牢的抱住。
  正当这对久别重逢的小男女正失在对方的气息之下,门外一道不合时宜的响声却是惊动了两人。
  赵婉儿反应十分敏感,听到声音之后,如同受惊的小兔,闪电般地从萧翎怀中跳开。
  萧翎见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断,心中不由一怒,转头朝着门口看去,却是看见云依这个丫头正愣愣地站在房间外面,一脸尴尬好奇地看着两人,俏脸亦是微微有些红润,显然是因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而感到十分羞涩。
  “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云依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着什么。
  可她却不知道这样的解释,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