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很辣手段

  原本萧翎是不想掺杂到这件事情里,既然那千幻楼背后是至尊神殿,那么这件事应该由云依自己来解决。
  并且以着云依的实力,萧翎倒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不过看到云依这副为难的样,萧翎知道这个丫头之前二十来年几乎都在修炼中度过,阅历如同一张白纸,虽然恼怒之下,将对方打了,但对接下来要如何措置,却是完全不懂。
  想了想,萧翎索性也就将这事揽了下来,归正有着云依在旁,他倒也不怕至尊神殿会因此为难于他。
  再则,虽然和云千山只是仓促见过一面,但前者给萧翎的感觉其实不是那种蛮横邪恶之人。重要的,刚这个王昊用着一双色迷迷的目光打量着云依,萧翎心中微微有些不爽。
  鼻然,他和云依的关系没有那么复杂,但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一个样,面对云依如此美丽出众的女,萧翎如果没有一点心思,那他就不是男人了。
  只不过,他比一般人晓得克制罢了。
  缓缓走到王昊面前,萧翎看着后者躺在地上,一脸狼狈的模样,冷冷一笑,根本不给对方继续话的机会,看也不看,一脚便踢向王昊的胸口。
  “!”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周围那些护卫皆是满脸惊骇地看着萧翎,目光透出惊惧和恐慌的脸色。
  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在这炎阳城中,竟然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下死手,刚萧翎那一脚,竟是直接踢碎了王昊的胸骨,强横的气劲是透过皮肤将他的内脏震碎,如此即即是那灵雪仙亲自,亦是无力回天。
  那王昊原本好不容易突破到了地玄之境,原本筹算今日好好在外面寻觅一些姿色不错的女回去供他淫乐,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碰到了萧翎和云依这两个煞星。
  此刻王昊双眸暴睁,日光之中依稀残留着一抹不敢置信,可萧翎知道,这个家伙已经死透了。
  “杀了他?”云依在旁边有些膛目结舌地道。
  萧翎浑不在意地道:“这是简单直接的体例,难道还指望我们放过他后,他会心存感ji?只怕到时会无所不尽其极来报复我们。”
  顿了下,萧翎接着道:“虽然我二人的实力不怕这些,但有些麻烦还是一次性解决比较好。”
  “得有事理,这种人死不足惜。”云依听完之后,亦是颔首赞同道。
  “不过,我们的麻烦似乎还没有结束。”萧翎嘴角微微弯起一抹弧度,轻声道。
  就在萧翎话音刚落,远处飞地投来一道人影,人影所过之处,所有工具皆是被一股强大的气息掀得人仰马翻。
  “这气息是天玄!”云依打量着那到人影散发出来的气息之后,遂沉声道。
  “怕是为了这王昊而来的。”
  “昊尼!”
  来人还未抵达,半空中一道悲戚的怒吼随即响彻整个炎阳城。
  下一瞬,一名年过中间的男苹,一身青衫,龙行虎步,目光阴沉而透着丝丝凌厉。
  男一落地,看也不看其他人一眼,径直来到王昊面前,当他看到王昊那一脸不甘的脸色,以及已经逐渐冰冷下来的身体,男脸部微微抽搐,继而变得有些狰狞。
  突然,男目光扫向站在中央的萧翎和云依,目光之中透出一股滔天的恨意。
  “产生了什么事情?”男沉声问道。
  一旁到底的护卫见到男,脸色lu出一抹惊恐,但却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忍着痛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继而语带惊恐地道:“少主是被他们两个所杀。”
  “废料!们二十多人竟然连昊儿都呵护不了,竟然让昊儿被这两个人杀了,留们何用。”
  “主人饶命……!”
  那护卫求饶的话还未完,继而便发出一阵惨叫,眨眼间,原本还在地上挣扎地二十几名护卫,竟是一瞬之间全部死透。
  好狠的手段!
  萧翎脸色平静地看着那男的举动,对那二十几名护卫的死,心中却是掀不起半点波澜。
  而从刚那护卫的称号,萧翎亦是明白了眼前来人的身份,想必就是那千幻楼的楼主,也就是王昊的父亲王龙。
  “是们杀了我儿?”王龙站起身来,浑身上下透着足以令人颤抖的气势。
  只不过,通过这一气势,萧翎已经知晓这人的修为也不过只有天玄早期,天玄早期的强者,在这炎阳城中也算得上是无敌的存在。
  可惜的是,他面对的却是萧翎和云依,在两人眼中,王龙这点修为根本何足道哉。
  “我杀的,想要报仇?”萧翎眯着眼睛,淡淡地道。
  好!好!好!王龙一连了三个好字,继而怒极反笑地道。
  “有点胆气,竟然敢在这炎阳城对我千幻楼脱手,报出们的来历,是谁指使们来的。
  “没有人指使,这一切都是儿罪有应得!”萧翎依旧语气平缓地道。
  “罪有应得?在这炎阳城,我千幻楼就是主宰,千幻楼所做的事即是律法,我的儿何罪之有。”
  顿了下,王龙脸色变得极为狰狞地道:“即然们不出幕后主使,那我也无需空话,把们两人的命留下来,我要用来祭奠我儿的英灵。”
  “怕是这个要求不克不及承诺,反而是却是,恐怕要去陪儿了。”萧翎摇头道。
  “狂妄的杂种!死吧!”
  脸庞一阵抽搐,后王龙终于是忍不住的嘶吼了起来,眼中冲看着狰狞,铺天盖地的血色玄气自其体内暴涌而出,后玄气升腾,在其周身化为足足三四丈庞大的血海,而他的身形,则是完完全全的被掩盖在了其中。
  “就这点工具,对我没用。”萧翎瞥了三眼那蔓延开来的血海,双臂微微抬起,一股犹如实质的玄气瞬间凝聚而成。
  手掌轻轻拖着玄气凝聚的能量,萧翎袖袍猛然一挥,只见得那团能量骤然膨胀,短短不到片刻的时间中,不足脑袋大的能量,即是膨胀了两三倍。
  手指顶着那庞大的浓稠能量,萧翎嘴角缓缓牵起一抹笑容,旋即指尖一弹,庞大的能量团马上犹如风暴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
  王龙似是感受到萧翎手中那团能量的威胁,眼皮一跳,终于是忍耐不住惊声道:“天玄!、”
  “竟然是天玄强者!”“现在知道,是不是有些晚了。”萧翎冷笑地道。
  王龙面色扭曲,内心一番挣扎之后,刚刚在一道低吼咆哮声中,一道足有半丈庞大的血矛自其中暴射而出,血矛所过处,空间一片震dn,尖锐劲风几乎令得整个炎阳城都是能够清晰可闻。
  望着那自血海中暴射而出的血矛,萧翎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屈指一弹,那升腾的能量团自手掌射出,后于那道血矛重重碰撞在一起,旋即两者在一道巨响中司时湮灭而下。
  随着两人的交手,无数气劲能量爆了开来,清脆的金铁交击声自其中不竭响起,片刻之后,在一道能量涟漪扩散间,整片血海都是被尽数震散。
  血海消散,其中两道身影也是再度缓缓浮现,萧翎脸色没有任何转变,依旧一副自在淡定地模样,而反观王龙,则是袍服尽碎,手掌之上不竭的滴落着鲜血,显然,在先前那般交锋间,王龙是尽鼻下风。
  王龙目光如阴狠毒蛇般死死的盯着面前萧翎,心中满是不甘惊骇,他却是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修为竟然如此高深,只是一招便将他弄得如此狼狈。
  “,不要满意,获咎了我千幻楼,日后可没什么好下场!”
  胸口急的起伏着,王龙声音嘶哑的道,试图做后的挣扎。
  “一群虾兵蟹将,又有何惧之!”萧翎不屑地笑道。
  “我认可如今简直不是的敌手,可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王龙脸庞突然浮现一抹狰狞,手中印结陡然一变,旋即一口鲜血自其嘴中喷出,而随着鲜血分离,王龙的身形,则是极为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望着王龙消失之地,萧翎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叹息道:“想要逃吗?”
  随着音落,萧翎脚掌之上银色光芒陡然浮现,旋即在一道降低的雷鸣声响中,身形也是瞬间消失。
  炎阳城天空之上百多米处,空间突然微微波dn,旋即一道血影浮现,王龙脸色惨白的现了出来,他望着下方只有拳头大的炎阳城,剧烈的咳嗽了一声,森然道:“杂种,等我回去叫齐人手,再来找算账,到时候,定要将碎尸万段!”
  王龙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道笑声即是突然自身后响起,令得他浑身毛孔都是在这一霎紧缩了起来:“或许没机会回去了。”
  身体僵硬的艰难扭转过头,印入眼睑的,是一张挂着和煦笑容的年轻脸庞。
  萧翎笑了笑,继而手臂一抖,浓郁的玄气,即是携带着恐怖的撕裂风声,狠狠的砸在了王龙后背之上。
  在那一霎,凶悍无匹的劲风,径直爆了开来,而在这等近乎狂暴的攻击之下,王龙根原本不及丝毫的防御,脸色即是瞬间惨白,一口鲜血夹杂着破碎的内脏喷射而出。
  而王龙的身体亦是从半空中再次失落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