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千幻楼

  前方的人群之中突然发出一阵骚动,继而萧翎便看到原本有些拥挤的人群被缓缓推开。
  可以看出,周围的行人在看到这股骚动之后,眼中显然lu出一抹畏惧的神色。
  萧翎神色微动,随即拉着云依朝一旁躲去。
  云依阅历尚浅,不明白萧翎为何要这么做,不过眼下她倒是不关心这个,萧翎在情急之下直接拉着她的手,将她拖到一旁,而感受到萧翎那温热的大手牵住自己,后者身上那浓烈的男气息亦是让她微微有些迷醉。
  多然云依此前一直以着男人的身份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但实际上真正能够接触到她的男人也不过只有自己的父亲云千山,以及从小便极为疼爱自己的哥哥云洛。
  除此之外,她却是从未和男人如此接近过,从未有过这种感受的云依,亦是在萧翎那粗糙温柔的手掌之中微微有些失神,就这样任由萧翎牵着来到一旁。
  萧翎倒是没有注意到云依此刻的模样,目光注视着前方的一举一动。
  很,那骚动的人群很便分开,从人群后面缓缓行来一行人。
  萧翎隐约听见人群中不时低声交谈着。
  “是率幻楼的人。”
  “中间那个不是的少楼主吗?”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他,不是听说他正在闭关冲击地玄之境,怎么今日会出现在这?”
  “那可说不好,或许他已经突破到了地玄之境。”
  “这怎么可能,这的少楼主不过ォ十九岁,竟然突破到了地玄之境。”
  “嘿,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的少楼主在少年之时得到一门极为邪乎的心法,专门用年轻少女作为鼎炉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他之所能那么就到地玄之境只怕是祸害了不少女,就是不知道他这一次大张旗鼓的出来到底要做什么?”
  “还用想,看着架势,只怕城里又有不少女要惨遭毒手了。”
  萧翎和云依两人听着旁边之人的低声而谈,目光不由朝着那行人看去。
  只见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轻男穿着一身华贵的白色长衫,长衫上面绣着金光灿灿的金边一头飘逸的长发,乍看之下却是一副风度翩翩美男,只是那双透着丝丝邪气的双眸却是将这一切破坏殆尽。
  云依看着这年轻男的模样,秀眉微微一皱,继而低声说道:“这人是什么人?看着令人浑身不舒服。”
  “姑娘,我劝你还是点离开这里,要是被那的人盯上,只怕到时你就跑不了了。”
  一旁一名中年汉好心地提醒责。
  萧翎闻言则是问道:“这位朋友,那什么来历?你们如此怕他?”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难怪有所不知,这可是这炎阳城里大的势力,就连这炎阳城的城主见了的弟都要恭恭敬敬,不敢丝毫表现出不满,整个城中没有人不害怕这的。”
  “这当真如此厉害?”云依不解地问道。
  “何止厉害,你刚ォ看到的那名一脸邪气的年轻人可是的少楼主王昊,此前听说他闭关冲击地玄之境,如今再次出现只怕已经是一名地玄高手了。”
  顿了下,那中年男继而说道:“而这王昊的父亲是一名天玄中期的强者,其之中还有另外三名天玄初期的强者,地玄高手是多达二十人,那王昊身边的二十来名护卫是各个都具有玉玄修为的武者在这炎阳城中,光是眼前这行人,便不是其他世家宗门可以对抗的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看那王昊连走路都是如此嚣张。”萧翎点了点头,说道。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真正令人畏惧的地方并不只有这些,而是在这背后可是有着一个极大的靠山。”
  “哦?极大的靠山?我还真想知道这个靠山是什么来头竟然让你光提起就如此害怕。”
  “小兄弟见笑了,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这种反应亦是正常,只怕我说出来,你们也会有所畏惧。”
  “那你倒是说说,我还真想知道那靠山是什么来头,我长这么大都还没怕过谁。”云依在旁边浅笑着说道。
  那中年汉看到云依的笑容,亦是微微有些失神,在萧翎的提醒下方ォ清醒过来,黝黑的大脸微微一红,继而干笑地说道:“这背后的靠山便是那至尊神殿。”
  “至尊神殿?”
  萧翎脸色透出一抹古怪地看着云依,后者被萧翎看得有些不自在,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亦是僵在那里。
  “你这大汉,莫要胡说八道,至尊神殿又怎么会和这种势力狼狈为依俏脸涨红,恼羞成怒地喝道。
  那汉见云依动怒,有些不明所以,继而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说这位姑娘,这件事情整个炎阳城都知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你随便找个人问问,那楼主王龙,听说有个堂兄是至尊神殿的弟,因此这个王龙便借着至尊神殿的名头在炎阳城大肆扩张势力,排除异己,为非作歹。”
  “那边的几人,你们在谈论什么!”就在大汉说话的同时,王昊以及身旁二十几名护卫已经行至萧翎等人身前。
  那大汉见到王昊过来,早已吓得不知所措,急忙离开。
  好在那王昊等人的目光此刻都集中萧翎和云依两人身上,对于那大汉的举动倒也没有理会。
  此时,听了之前那大汉的话,云依脸色可不是很好看,萧翎见到云依这副模样,亦是没有说话,只是无奈地o了o鼻。
  相处这些日,萧翎对于云依的性格也是有些了解,知道这种时候好不要去招惹这个暴力女,否则下场会很凄惨,这个萧翎先前可是有着经验教训。
  不过,显然那王昊几人不了解这一点。
  此刻,王昊见到云依的面容,一双充满邪气的眼睛徒然睁大,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云依那绝世的容颜,半点都无法挪动。
  狠狠地吞了吞口水,王昊目lu一丝yin邪的精光,继而换做一副笑脸,自认潇洒的上前几步,温和地说道:“这位姑娘好生面熟,在下王昊,不知能否有幸……”
  王昊话还没说完,云依早已忍不住,轻喝一声,被她藏在衣袖之中的软件划过一道利光,继而刺了过去。
  姆依可是天玄中期的强者,加上如此出人意料的出手,使得王昊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便被云依一剑刺中肩头。
  一道血箭喷射而出,王昊整个人被一股力量震飞出去,好在身后的护卫眼疾手,急忙将其辅助。
  萧翎在旁边看着云依那因激动而微微有些起伏的xon口,有些后怕地o了o鼻,怜悯地看了眼那脸色微微有些扭曲的王昊,心中暗自想到。
  惹谁不好,偏偏要惹云依这个有着暴力倾向的丫头,而且还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这回怕是谁也救不了你了。
  “可恶!给我抓住这两个家伙,竟敢伤了本公,本公定要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王昊粗暴地推开身边的护卫,一脸狰狞地咆哮道。
  怕是这么多年来,他还为遭受过如此情景,整个炎阳城哪个人不是要看他脸色行事,就连那城主见了自己,都是不敢大声喘气,今日竟然被一名女所伤,王昊只觉得是奇耻大辱。
  那写护卫见到自己公动怒,急忙抽出兵器朝着云依围了过来。
  可不等那些护卫有所动作,气急之下的云依却是先行一步,身形一动,曼妙的身化作一道影,如同蚺蝶一般在人群中穿棱,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云依便回到了萧翎身边,而那周围人十分畏惧的二十来名玉玄护卫此刻却是没有一人站着,全部倒在地上,不停地shen吟着。
  那王昊面对突如起来的变化,亦是有些错愕,他从未想到,在这炎阳城竟然有人敢对的人动手,一时间竟也是忘了要说什么。
  不过,云依却是得势不饶人,行至那王昊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副冰冷的模样,看得王昊有些胆颤心惊。
  “你你们是什么人?你可知到在这炎阳城伤我的弟是什么后果?”王昊被那凌厉的目光一扫,只觉心底一凉,瞬间反应过来,不由怒声说道。
  “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云依俏脸一片冰冷,冷声说道“不过,如若把你杀了,或许我便知道了。”
  “你敢杀我?我可是的少楼主,杀了我,你们二人别想活着离开这里。”王昊满脸不屑地说道。
  彷佛不相信眼前的女真敢对他动手一般。
  “你……”云依闻言,不由一怒。
  对于这个败坏至尊神殿的,姆依可是深恶痛绝,只是尽管修为已经达到了天玄中期,但云依却是从未杀过人,此刻被王昊这么一说,一时间到不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云依突然想到了萧翎,于是不由回头向萧翎投去一抹求助的目光。
  看着云依那有些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萧翎不禁被逗笑了。
  这个丫头除了脾气坏点,此刻看起来倒也挺可爱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