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 云逸的变化

  一声细微的声响传入萧翎耳朵之中,以他现在的精神力。很容易就分辨出这声音的来源,继而目光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萧翎一瞬间竟是愣在那里。
  此时此刻,从幽潭中,缓缓走出一道曼妙的身影,那晶莹光洁的肌肤一点不拉的落入他的视线之中。
  虽然身上有着一件丝质的雪白纱裙所遮挡,可因为沾到潭水的缘故,那纱裙紧紧地贴在那令人无限遐想的叫躯上面,纱裙之下的景色呼之yu出,一头柔顺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搭在那精致的锁骨之上,前面的几道刘海被潭水打湿之后紧紧贴在额头之上,黑夜中,一对漆黑璀璨的双眸发出点点光芒,那似乎是因刚刚沐浴完而略显得有些潮红的俏颜令得萧翎呼吸略微一滞。
  她是谁?萧翎脑中闪出大大的问号。
  只不过,下一刻萧翎又觉得这种几yu令人窒息的俏颜上,透lu着几分熟悉的味道。
  也许是因为光线的关系,亦或是那女太过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萧翎的存在。
  直到她上到岸边之时,方感受到萧翎那略带火辣的目光正一眨不眨地停留在自己身上。
  女叫躯猛地一震,继而有些慌乱的双手护住胸前,虽然身上穿着衣物,但她依旧能够感受到萧翎的目光似乎要将她整个人看透。
  “流氓!”女的声音十分清脆婉转,此时语气中带着三分恼怒七分叫羞,是令人迷醉。
  而萧翎听到女的叫喊声之后,随即也是反应过来,急忙转身向外走去,口中是连连着抱歉。
  来到外面,萧翎静静地倚靠在一颗大树之上,刚那女出水芙蓉的美妙姿态依旧在他脑海之中挥洒不去。
  同时,萧翎亦是在思考着女的身份。
  就在这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缓缓传来,萧翎抬头一看,见是刚那沐浴的女,心神有些恍惚,一时间倒也不知什么好,只是怔怔地看着那女走到他面前。
  看着萧翎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惊艳和恍惚,女内心有些骄傲,但表面却是一副羞恼的模样,叫喝道:“看够了没有。”
  “嗯?”萧翎反应过来,颇显尴尬地干笑两声,继而问道:“姑娘,是?”
  “哼!这混蛋,我好心好意地在这里守了两个来月,竟是不知道我是谁,还敢偷看我沐浴,刚都看见什么了?”那女俏脸微红,嗔怒地道。
  萧翎闻言,徒然一惊,有些惊诧地脱口喊道:“是云逸!”
  “还不算太笨,不就是我。”云逸俏生生地白了眼萧翎,撅着嘴道。
  其实,突然以着女儿身的身份出现在萧翎面前,尤其是自己刚刚沐浴完毕,也不知刚眼前的男是否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东西,为此云逸放心也是一片羞涩,只是因为长久以来的装扮,使得她性格之中也是略微带着点男人的大大咧咧,所以尽管有着一般女儿家的羞涩,却也不会因此而不敢见人。
  云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恢复成女儿身,只是自从见到萧翎之后,后者得知她的真正身份,每次看到那萧翎看向自己有些惧怕的目光,云逸内心便有些委屈和不服。
  到了后来,随着幻魔和凌霄的离开,峡谷之中只剩下他们二人,看着萧翎进入闭关的状态,云逸鬼使神差地便将自己恢复成了女儿身,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只是下意识地举动。
  而此时,看着萧翎那震惊诧异地模样,云逸心中大为骄傲。
  “哼!看还敢不敢看本姑娘。”
  而这个时候,萧翎在得知眼前这容颜俏丽,风采卓绝的女竟然就是之前娘娘腔的云逸,心中亦是有些不平静。
  看着云逸那出水芙蓉般的红润肌肤,以及那一颦一笑都带着la人风情的绝色容颜,萧翎神色微微有些恍惚。
  此时云逸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看在萧翎眼中,简直是判若两人。
  如若,先前云逸的每一个举动都令得萧翎感到浑身汗毛乍竖,下意识的排斥,那么此刻,萧翎甚至有种冲动,就想这样一直看着眼前的绝色女,看着她的每一个举动,那是一种多么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色。
  彷佛感受到萧翎略带火辣的目光,即便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云逸也是感到有些吃不消,原本红润的脸颊微微发烫,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声音略带不安地道:“干么一直这样看着我,之前不是很讨厌我吗?”
  被云逸这样一,萧翎方惊醒,继而干笑地道:“这个那个,主要是的变化实在太令人震惊。“对于萧翎yu盖弥彰的解释,云逸俏鼻微微一皱,轻哼了一声,也不不话,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萧翎这番解释,她心中自然不信,只是她也没打算去揭破而已。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片刻,云逸方抬头,将那绝色的俏颜重展lu在萧翎面前,继而声音有些柔柔地道:“以后不要叫我云逸,我真正的名字叫做云依。”
  “云依?”萧翎喃语道“好名字!”
  翌日,用了一整夜来平复心情的萧翎,此刻再次看到女儿身的云依,已经略微有些适应了。
  云依似乎也没有打算再次将自己绝色的容颜掩盖起来,就这样一副女打扮跟在萧翎身旁,一道离开了这片山谷。
  “接下来,准备去哪?”云依一边走着,一边歪着可爱的脑袋问道,一头柔顺乌黑的秀发,是随着她的动作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
  看着云依略显俏皮的可爱模样,苯翎心神微微一dn,随即很就掩饰过去,略微思考了下,随即沉吟道:“我打算先会一趟慕岩城,然后过些时日再去丹域,毕竟我现在也算是丹域的弟,总不好一直在外面四处游dn。”
  “那不打算回无极仙官吗?可别忘了,现在可是凌霄。”
  云依好奇地问道。
  “无极仙宫?”萧翎喃语道“我也不知道,毕竟那里对我来根本没有任何印象,或许以后有机会会去一趟吧。”
  “呢?准备去哪?回神殿山吗?”萧翎双眸盯着云依那张叫俏迷人的脸蛋,问道。
  云依低头沉思了片刻,随即道:“人家离开神殿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加上这些日都在山谷之中,只怕父亲会担心,所以必须回去一趟。”“如此也好!”萧翎淡淡地道,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一股不舍之意来。
  正好这时,云依突然嘻嘻笑道:“不过,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可不想那么早地回去,反正这里还是凌云帝国境内,相信以神殿的眼线很便会得知我的消息,所以我决定要四处走走,这些年都在苦修,这回我可要好好地轻松一下。”
  看着云依那如同女儿般的调皮叫俏,萧翎哑然失笑,心情也是瞬间好了许多,嘴角噙着笑,道:“那不妨和我一道回慕岩城,那里的繁华可也不输帝都多少。”
  “希望我去吗?”云依迈着脚,蹦蹦跳跳地走到前面,突然回过身来,略微弯着身,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萧翎,轻启朱hun地问道。
  萧翎看着云依脸似是带着一丝期待地模样,再听得她这番问话,先是一愣,继而竟是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自然希望!”
  话一完,萧翎似是感觉自己这番话有着些许不妥,于是急忙补充道:“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毕竟我现在的身份确实是凌霄,既然之前凌霄将们之间的约定转交到我身上,我也是十分期待能于痛痛地打上一场。”
  “只是因为这个吗?”云依同言,语气似是带着些许失望地低声道。
  萧翎分明能够从云依的绝色容颜中看到一抹失望,张了张嘴,想要些什么,可到了后,萧翎只是微微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便不再话。
  那云依经过略微的失神之后,也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将这抹失望收了起来,随即强lu着一抹笑意,淡淡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跟去慕岩城。”
  也许是因为刚的事情,接下来原本相谈甚欢的两人,一路下来倒是沉默了许多。
  两人之间的气氛亦是变得有些沉默,很,两人疾行了一天,来到了一座城之中,此时的城上亦是有着不少人。
  不过,当云依走进城之后,萧翎明显能够发现诸多的目光几乎是同一时间朝他们这边投来。
  萧翎偏过头微微看了眼云逸的俏颜,心中自然知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自己身边的女。
  如若是换做是其他人或者是以前,萧翎自然会有所担心,不过眼下不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玄中期的境界,精神力量是丝毫不输于修炼幻脉的天玄巅峰强者,相信这凌云帝国之中,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至于云依,萧翎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无论怎么,云依也是至尊神殿的少殿主,其修为同样达到了天玄中期。
  如若哪个不开眼的敢惹上她,不用萧翎出手,以着云依的性,只怕惹上他的人会吃上不的苦头。
  而正想着,前方的人群之中突然发出一阵sa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