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云逸的挫败感

  这一日,萧翎在服用了老头带来的那小瓶液体之后,虽然身体依旧疼痛难忍,但已经经历了一个月的折磨,如今这点疼痛已经不足以令他昏过去。
  同时他也明白过来,老头这一个月来,不断喂给他的药水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种能够强化他精神力的药物。
  此时,萧翎盘膝而坐,心神完全沉入意识之中,在承受痛苦之际,亦是开始修炼起来。
  这一个月以来,萧翎对于云逸的态度也是好了不少,虽然当初正是因为云逸的莽撞和纠缠,使得二人落入那老头手中,当时,对于云逸如此蛮不讲理的xn格,萧翎大为不喜,说话自然少不了冷嘲热讽。
  但这一个月来,每当他承受着那非人的折磨之际,云逸都在其身旁照顾于他,虽然这一点微末的照顾无法缓解萧翎体内的痛楚,但也让萧翎对云逸大为改观。
  此刻,云逸见萧翎进入修炼之中,无聊之际亦是愣愣地待在边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的修为早已恢复,但是面对老头之时,却是丝毫提不起反抗的念头,这让她深知自己和老头之间的差距,也使得自小心高气傲的她,大受打击。
  一度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修为起来。
  清秀的双眸缓缓在萧翎脸庞上扫过,眼中透着一股复杂地情绪,良久之后,云逸方ォ低声叹了口气,喃语道:“原以为年轻一辈之中,只有你ォ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可是如今我ォ知道这个想法是对么可笑。”
  这一个月的遭遇,让本是天骄的云逸彻底明白自己和萧翎的差距,先前那次交手,两人虽然未分胜负便被老头打断,但只是微微一交手,云逸便明白,萧翎的修为并不弱于自己。
  而这一个月的经历,是让云逸明白,自己出了在修炼上面和萧翎不相伯仲之外,其余方面根本不及萧翎一二。
  至少,在云逸看来,如若没有萧翎在旁边,她甚至不知如何独自面对那老头。
  而萧翎表现出来的冷静和机智,则是让云逸自愧不如。
  “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云逸看着萧翎那刚毅的脸庞,呢喃道。
  这一个月的相处,云逸对于萧翎亦是越发好奇。
  看着眼前和凌霄一模一样的萧翎,云逸却是无法从他身上感到有一处和凌霄相似的地方。
  在她内心想来,或许眼前的萧翎比起当年的凌霄还要强上不少。
  尤其是在得知了萧翎从一个连玄气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菜鸟,一步步修炼到如今成为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的天玄强者,一共也只花了三年的时间,虽然这中间有着这副身体原本强大的玄气做厚度,但也足以说明萧翎的天赋确实非同一般。
  重要的是,云逸已经得知萧翎所修炼的心法十分奇特,竟然是是不同于这个大陆上任何一个人的修炼之法。
  寻常人等修炼的是玄气,而萧翎所修炼的经脉,而其举世无双的八脉修炼之法,是让得云逸这个天之骄女大为震惊。
  这种几乎颠覆了她的认知的修炼方法,简直是闻所未闻,而其中修炼的艰辛,不用萧翎明言,云逸亦是能够猜出几分。
  这样一来,是令得云逸对于萧翎加好奇。
  之所以云逸会知道萧翎修炼的八脉之法,倒不是说萧翎主动相告,而是之前在和萧翎交手之时,便已经发现了后者身上具有着数种不同的脉系气息。
  而后来老头凭着他那强大逆天的精神力也是探查出萧翎体内的经脉异常,萧翎见此,知道老头并无害他之心,反而隐约中,能够察觉到老头似是在帮助他,索xn也就不在隐瞒,如实地告诉了老头自己的修炼方法。
  当时,云逸也在旁边,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一切。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当萧翎从修炼状态之中恢复过来,体内的疼痛早已不复存在,而他的精神力经过这一次则是又提高了不少,不过这一个月的时间,早已把他的精神力强化得无比强大,所以相对于之前,这一次精神力的提升实在是太少了。
  而在修炼之时,萧翎的感知亦是没有全部关闭,而是还留有一部分观察着外面,对于云逸看向自己的举动,萧翎也是一清二楚。
  只是,虽然知晓云逸是女儿身,但此刻的模样却是一副男人模样,被一个“男人”如此不停地打量,萧翎亦是觉得有些坐立不安。
  至于云逸为何如此打量他,萧翎却是没有多想。
  “你醒了?”
  萧翎清醒过来,云逸便发现了这一动静,不由开口问道。
  萧翎点头应了声,云逸则是接着问道:“感觉如何?”
  “还不错,我的精神力又提升了不少。”
  “那可要恭喜你啊。”云逸浅笑着说道,眸在萧翎身上扫了一眼,继而说道:“你可知道那糟老头为何要这么做?”
  “不清楚,但可以看出,他对我们两人并没有恶意。”萧翎摇了摇头,说道。
  云逸想了想,继而又是皱着秀眉,缓声说道:“可是我们这样一直被困下去也不是办法,那老头又不肯放我们离开,难不成我们要一辈待在这里?”
  面对动作越来越女xn化的云逸,萧翎实在是大感吃不消,有些干笑地说道:“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便能离开呢。”
  云逸似是看出萧翎那点心思,鼻中微微发出一声轻哼,语气略带不满地说道:“你好像很讨厌我?”
  “没有,你误会了!”萧翎连忙解释道。
  云逸嗔怪地白了眼萧翎,口中低声喃语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大吃一惊的,看你到时还会不会对我这般态度。”
  云逸的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只有自己听得见,萧翎没有注意之下,倒也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而这时,老头再次走进了石屋之中,只不过这一次他手上没有带着萧翎即深恶痛绝又有几分期待的药水,反倒是老头那脏乱不堪的衣袍上带着些许打斗的痕迹,尤其是xn前那抹殷红的血迹尤为明显。
  看到老头这副狼狈的模样,萧翎有些愕然,不解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揍了?”
  虽然知道老头这一个月来态度十分恶劣,但却是在帮助他,但被连续折磨了一个多月,萧翎无论如何也无法对老头说话客气一点。
  此刻见他这副模样,隐隐心中有着一丝意,幸灾乐祸地说道。
  老头闻言,狠狠地瞪了萧翎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少说废话,跟我出来。”
  话毕,老头也不等萧翎,而是径直走了出去,萧翎闻言则是一愣,虽然不知要做什么,但还是第一时间起身走了出去,身后的云逸见两人都离开,自然也不会继续待在石屋之中,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这一个月来是第一次离开石屋,出得石屋,萧翎首先便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发现这石屋处于一座山谷之中,周围皆是绿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出什么,只不过从那绿茫茫的深山之中,萧翎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灰沉沉的厚重气息。
  这种感觉让萧翎有些压抑,身后的云逸虽然也发现了这一情形,但她的精神力没有萧翎这般敏锐,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两人一前一后跟在老头后面缓慢走着,云逸有些疑hu地问道:“喂!他这是要带我们去哪?”
  “我怎么知道,还有我有名有姓,你难道不会换个称呼?”萧翎眉头一挑,没好气地说道。
  云逸则是俏生生地白了眼萧翎,说道:“你管我,我乐意,不成吗?”
  如若云逸这副表情放在一个绝世美女身上,萧翎也许会十分享受,但眼前一副男人模样的云逸,却lu出这样女xn化的表情,令得萧翎大感吃不消,急忙速上前几步,不敢再接话。
  看着萧翎前进的身影,云逸狠狠地跺了跺脚,继而似是想到什么,不由展颜一笑,低声喃语了几句之后,方ォ跟了上去。
  两人跟着老头一路行来,很就来到了一平坦的山洞之中,老头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继而一言不语地走了进去。
  萧翎和云逸对视一眼,便跟了进去。
  进了山洞,没走多久,萧翎便隐约听见一阵暴怒地咆哮声响起。
  萧翎心中微微诧异,但见老头没有解释的打算,亦是只好进去跟在后面。
  当三人穿过山洞的通道,很便进入一处空旷平坦的峡谷之中,当萧翎走出那洞xue之时,一眼便看到了前面石墙之中,竟是被盯着一个人。
  此人浑身上下给人说不出的感觉,看其模样十分年轻,但眼中透出的那抹邪气却是十分诡异,而这青年的四肢竟是被四条看似十分沉重的漆黑锁链彻底缠绕着。
  这人十分来头?萧翎心中暗想着。
  而当那年轻人看到老头之时,原本平静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无比,身体不断地挣扎着,但却被那沉重的铁链锁住,无法挣脱,反倒是那几条铁链被他拉扯得咯咯作响。
  “幻魔,把本君放开,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