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三招

  ……这怎么可能,竟然一次也没落在吊桥之上,你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修为,为何”云海此刻可谓震惊无比。
  萧翎带着雪菲干净利落的越过鸿沟,期间没有碰过吊桥一下,在云海眼里,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人,整个至尊神殿之中并不多,而那些人无一都是天玄之境的强者。
  可眼前这名年轻人身上根本没有流lu出半点气息,而且如此年轻便已经是天玄强者,这似乎并不可能。
  就他所知,整个大陆之上,像萧翎如此年轻的天玄强者并不是没有,但却是十分稀少,他们神殿的少殿主便是其中一人。
  面那无极仙宫的凌霄,据说修为和少殿主修为相仿,当然还有一些少年强者,但却都未曾被人所知晓,难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哪个隐世不出的势力培养出来的?
  对于云海的惊讶,苯翎看在眼里,却也不曾去理会,倒是一旁的雪菲有些得意地看了一眼云海,那目光似是是在嘲笑云海的无知。
  感受到雪菲嘲弄的目光,云海亦是有些羞恼,为了掩饰尴尬,随即便转移话题地说道:“殿主他老人家正在大殿里等候诸位,诸位随我来。”说着,云海立即转身朝那宫殿之中走去。
  “哼!让他瞧不起人!”“菲儿,不要胡闹,这里可是至尊神殿的地方。”楚傲天轻声喝斥地说道。
  雪菲闻言,方ォ不再出声。
  三人随着云海一路穿过九曲十八弯的碎石路,很便来到了一座大殿门前。
  此时,云海停下了脚步,飞地说道:“殿主他老人家就在里面几位自行进去便可,在下告辞。”
  说完也不等萧翎三人说话,便匆匆地离开,他是因为先前的一番无知感到有些尴尬,不愿在这多待一会。
  萧翎站在大殿门口,心中亦是升起一股不知名的情绪马上便要见到那至尊殿主,这可是当世两大超级势力的掌门人,本身修为亦是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如此了得的人物,能够见上一面,却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我们进去吧!”楚傲天缓声说道。
  萧翎点了点头,便跟在楚傲天身后缓缓的走进大殿之中。
  当萧翎的身踏入大殿那一刻,他便感到一股沉重的气息扑了过来,萧翎心中一惊急忙调动体内玄气,方ォ将这沉重的气息抵消。
  与此同时,一道目光紧紧地锁定住了萧翎,后者只觉全身如同赤lu一般展现在对方的视线之下。
  这种感觉十分不好,但无论萧翎如何努力,却也无法摆脱这到曰光。
  其实这沉重的气息和目光不过一眨即逝,但萧翎却彷佛过了无比娄长的岁月,当身上的压力消失之后萧翎心中亦是大惊,此时他方ォ感到自己背后的衣襟已经被汗弄湿一片。
  好恐怖的力量,光是一个眼神便让他惊出一身冷汗,要是正面对上这样的敌人,萧翎没有半点把握,甚至连逃跑的机会只怕也没有。
  而这时,大殿之中一道轻淡却不失浑厚威严的声音慢慢地响起。
  “陛下此次来找我,所谓何事?”
  随着声音落下!萧翎的目光终于锁定在了大殿之中的那道身影,一名模样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上一身淡青se的长袍面容千分普通。
  如若不是他身上一举一动流lu出来让人无法小觑的气息,任人也想不到眼前此人,便是至尊神殿的殿主。
  掌控者大陆两大超级势力之一的云千山!
  其实云千山身上并没有透lu出半分玄气,似乎他身上那股气势便是与生俱来让人我无法看清。
  这时,云千山亦是抬眼看了下萧翎,只是简简单单地一眼,萧翎便觉得自己体内的玄气明显出现了一丝停顿。
  而此时,楚傲天已经开口说道:“是这样的,这一次帝国发生一场叛乱,危急时刻是我身边这位叫萧翎的年轻人出手相助,方ォ让帝国免于一场内乱之中,而他先前提出的条件便是希望能够来此见上殿主,还望殿主莫怪。”
  云千山端坐在中央,听了楚傲天的话,脸上一片平静,b澜不惊。
  “此事我早已知晓,陛下这次没有通过我神殿而自行解决这场内乱,足见陛下雄ォ大略。”
  “殿主廖赞了。”楚傲天神态颇为谦和地说道。
  那元千岁闻言,则是略微一点头,继而将目光投向了萧翎,一脸淡然地问道:“你叫萧翎?修为不弱,找我有何事?”
  萧翎在云千山的目光之下,感到有些压抑,遂运起体内玄气,片刻之后方ォ彻底消除这种压迫感。
  对于云千山那一句夸赞,萧翎倒也不觉得奇怪,这至尊殿主的修为深不可测,境界也要远远高于他,能够看出的修为深浅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面对如此强大的存在,萧翎倒也不敢大意,闻言则是思索了片刻,方ォ出声说道:“是这样的,小听闻昔日殿主曾和黑魔岭的人交过手,不知此事是否是真的?”“不错,你能知晓这件事,想来你的身份也不简单。”云千山倒也没有隐瞒,微微点了下头,承认道。
  “那么殿主可知晓那黑魔岭在什么地方?”
  “确实知道,但你打听黑魔岭的所在,为了何事?那黑魔岭可不是寻常人等可以进入的,那里存在着一些武者,各个修为高深其势力并不亚于我至尊神殿。”云千山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明显微微皱了下。
  “那黑魔岭当真如此强大?”一旁的雪菲听到这里亦是忍不住惊讶,出口说道。
  倒是苯翎,听到云千山这么说,眉头不由深锁,继而疑hu地问道:“世人皆知整个天元大陆上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乃是当世两大超级势力,那黑魔岭如若真的如同殿主所说,势力并不弱于至尊神殿,那为何大陆上关于黑魔岭的讯息少之又少?”云千山瞥了眼萧翎,继而淡声说道:“我是看在陛下的面上ォ答应见你,关于黑魔岭的事情,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萧翎闻言,眉头不由拧了起来迟疑片刻之后,方ォ沉声地说道:“难道殿主不肯透lu一二?”“无可奉告,退下吧!、,云千山闻言,则是缓缓闭上眼睛,语气平淡地下了逐客令。
  萧翎见状,不由有些错愕,继而皱着眉头,沉声说道:“那殿主觉得我需要什么样的资格方ォォ肯告诉在下那黑魔岭的事情?”
  “自信是件好事,但如若自大,那便是愚蠢的行为,我关于你身上气息不弱,已经达到了天玄初期的境界,以你的年纪能有此番修为倒也难能可贵,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大陆上还有许多你不知道的强者,随便拉出来一堆都能轻易将你击杀。”
  云千山听着萧翎略微冷淡的语气,闭上的眼睛不由重睁开,两道锐利的精光直视萧翎,彷佛想要将萧翎看个通透。
  感受到那股莫名的压迫感再次袭来萧翎不敢大意,此刻他面对着的可是世人传闻已久的顶尖强者,狠狠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同时飞的运转着体内玄气随着玄气一遍一遍地游走于全身,压在萧翎身上的那股压迫感方ォ被抵消掉。
  这时,萧翎则是缓缓说道:“我只想知道,要什么资格ォ能令殿主告诉在下关于那黑魔岭的车情!”
  一旁的楚傲天见萧翎和云率山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妙,正想出言缓和气氛。
  可没等他来得及开口,云千山的目光已经紧紧地锁定住了萧翎,声音冷冷地说道:“好!很好!年轻一辈中,敢在老夫面前如此说话的,你是第一个,那么我便给你个机会。”
  顿了下,元千岁缓声说道:“我也不以大欺小,为限,只要你能够接下我,我便承认你有那个资格,同时我也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如何?”
  听到云千山此话,萧翎微微一愣,继而不禁心中权衡了利弊,眼前的云千山修为虽然深不可测,但怎么说自己也有天玄初期的修为,同时还身俱仙灵之气,又是八脉齐修,实力比起一般的天玄初期强者还要强上不少,再怎么样不过只是,自己没有理由接不住。
  想到这,萧翎不由暗敷眼前这至尊殿主太过目中无人,竟然如此小
  瞧于他。
  一时间,萧翎心中亦是略微有些不服气,当即咬着牙,语气坚定地说道:“好,我会证明我有那样的资格。”“忘了提醒你,虽然只有,但倘若你接不住,怕是会当场殒命,你可考虑清楚。”云千山眼中透出一抹玩味的笑意,淡淡地说道。
  “倘若接不住,死不足惜!”
  萧翎一言一字地沉声说道。
  “好!能在老夫气势的压迫下还能如此镇定,你很不错!”云千山颇为赞誉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接老夫第一招!”话毕,一股沉重的气息从云千山身上铺天盖的朝着萧翎直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