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神殿山

  三日后,凌云帝国,一处不知名的山峰之上,山峰顶端。云雾缭绕,四周充满着充裕的灵气。
  此时半山腰上,缓缓走来三道人影,其中一人赫然便是三日前还远在帝都的萧翎。
  此时萧翎身边则是一身轻便华服的楚傲天和雪菲二人。
  “这里便是?”
  楚傲天闻言,淡笑着道:“没错,我皇室和至尊神殿之间关系颇深,当年神殿殿主便在皇宫之中设立一座神奇的传送大阵,只要通过那传送大阵,无需眨眼的功夫便能抵达这,按照我们的速度,只需再过半天便能抵达山顶,那里便是至尊宫的所在,点不过,………”到这,楚傲天皱了皱眉头,有些迟疑地道:“之前答应的条件我已经兑现了,只是那至尊殿主的身份就连我见了也要礼让三分,到时他是否答应见,这一点我不能保证。”“无妨,既然来了,自然要试上一试。”藿翎淡淡地道。
  其实,箸翎心中也没底,毕竟那至尊殿主的身份摆在那,而他只是个无名卒,但他亦有对策,到时如若那至尊殿主不肯相见,那他便表明自己的身份,相信以他无极仙宫少宫主的身份,至尊殿主什么也要见上他一面。
  “既然这样了,那娄们点赶路吧。”楚傲天看了眼萧翎,随即道。
  三人一路缓缓地前行着,行走间,萧翎亦是不时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不愧是至尊神殿的地盘,一路上下来,萧翎见到的奇花灵草多不胜数,光是六品灵草的怕是足有十来株,七品以上的亦是目不暇接。
  来到这个世界三年,萧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无知青年,自然一眼便认出那些灵草的品质,绝对是上乘之品。
  不过,萧翎亦只是微微扫了一眼,便不再多看,毕竟这些东西早在当年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便见过许多。
  无极仙宫里的奇花灵草并不见得比至尊神殿的少,再则萧翎在幽冥死地里获得的上品灵草亦是十分之多,路边这些自然引不起他的任何兴趣。
  再则,这里可是至尊神殿的地方,萧翎相信如若他稍微有着打量那灵草的意图显lu,只怕瞬间会遭到攻击。
  从刚六路上来,萧翎便隐约的发现在山道两旁有着数道不弱的气息,这些气息正密切注意着他们三人的一举一动。
  不用多想,这些人肯定便是神殿里的高手。
  光是这沿路守卫的弟,修为便如此了得,由此可想,至尊神殿的强大绝不是徒有娄表的。
  倒是楚傲天和雪菲两父女,对于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毫无察觉,反倒是沿路下来两人目光都放在山道两旁之上,楚傲矢还好,毕竟作为一个帝国的君主,眼界自然十分之光,皇宫之中倒也不缺少稀有灵草,当然,自然不会像至尊神殿如此,将这些如此珍贵的灵草随意种植在山道上,定然是收藏在皇库之中,严加看守。
  此时楚傲天眼中虽然惊讶于至尊神殿的底蕴如此雄厚,但却也没有太过感想,反倒是雪菲,这也算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短短半天的时间,沿路的一切给予她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大到此刻她都还有些恍惚,彷佛自己是在做梦一般。
  在她的认知之中,哪里有人会将如此名贵的奇珍异草随意的种在这里,实在是太过暴殄天物了。
  就这雪菲晃神的功夫,三人经过了半天的功夫,便已经接近了山峰。
  此时,萧翎已经隐隐可以看见山顶上那座气势恢宏的宫殿。
  带走到近处,萧翎方有些讶异,这至尊宫竟然是在一处断崖之上,此时在他面前的则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鸿沟,站在这里,萧翎看着对面的人影,却是只有手臂拳头大,而这鸿沟之间仅只有一条的吊桥相连。
  就在萧翎惊讶之时,一道人影从对面飞身而来。
  “来者何人?”
  人影眨眼间便达到三人面前,萧翎仔细一看,却是一名年纪不到三十的青年,此人身上一身白色服饰,一脸流光,可见其修为不低。
  萧翎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丝气息,便可判断此人的修为当在地玄之境,如此年纪便已是地玄武者,倒也算是十分出色。
  不过想到这里是至尊神殿,萧翎随即倒也释然。
  这时,一旁的楚傲天上前两步来到那年轻人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牌递了过去,随即淡笑着道:“我是凌云帝国的现任大帝楚傲天,此次前来是有事前来拜访至尊殿主。”
  “凌云大帝?”那年轻人听了楚傲天的话,明显怔了下,继而打量了楚傲天两眼,接过那玉牌仔细分辨了眼,旋即语气亦是带上些许客气地道!”原来是陛下到访,恕云海无视了。”“无妨,如此我们可否过去?”楚傲天倒也十分客气,并没有摆出什么帝王的威严。
  当然,如若他一副傲慢的态度,只怕对方亦是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在这天元大陆之上,一切都是以实力话,虽然一名帝王的身份地位都十分之高,但在至尊神殿这种庞然大物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这也是楚傲天如此客气的原因。
  “诸位稍等,我这便去禀明殿主。”
  着,那云海回身一跃,身形在那吊桥之上一起一落,只落地了五次便已经越到对岸。
  不多久,云海便去而复还,对着萧饵三人颇为客气地道:“殿主昨日正好出光,此时已经在大殿之上等候三位,还请三位跟随我来。”“如此,便有劳了!”那云海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带头朝朝那吊桥走了过去。
  “这座吊桥悬空于这,周围有着强风肆虐,走在上面如若稍不注意,便会引起吊桥晃动,陛下的修为应当已经到了地玄之境,想要过桥自然轻而易举,可其他二位想要独自过去,只怕有些难度,如此还需我各自带上一人。
  ”云海站在吊桥面前,淡淡地解释道。”虽然语气十分客气,但眼中的那若有若无的高傲和不屑却是一览无遗。
  身为自尊神殿的内门弟,云海自然有着足够自傲的资本。
  “这有何难,直接飞过去不就可以了?这点距离,修为只要在玉、
  玄之境以上,便能轻松做到。”一旁的雪菲不解地道。
  那云海闻言,目光透着不屑,语气却是显得略微温和地道:“这位姑娘有所不知,这鸿沟之中存在着一股强大的立场,凡是经过这鸿沟之上,便会受到那股力量的拉扯,想要直接飞过去,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是殿主他老人家这样修为的强者方可以做到。”萧翎察觉到云海眼里的那一丝高傲,亦不理会,只是淡淡地道:“陛下便随同这位朋友一道过去,公主便交由我来带领。”
  楚傲天看了眼云海,倒也没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如此,菲儿便拜托了。”
  云海闻言,则是有些惊异地看了眼萧翎,从萧翎身上,前者根本发现不到一丝气息,在他眼里,这年轻人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能够跟在楚傲天身边,想必是什么皇之类的身份。
  想到这里,云海目光中不由透出一抹鄙夷,显然对于萧翎那无知的话十分不屑,继而淡声道:“既然如此,那随便,占会掉入那万丈鸿沟,没人能够救得了。”
  话毕,云海也不理会三人,直接一个纵身,跃上吊桥,整个过程他的脚尖之和吊桥触碰了五次,便已经越到对岸。
  楚傲天见状,亦是紧跟其后,当先纵身跃上那座吊桥,整个身影在吊桥之上一起一落,当他第一次力竭之时,楚傲天双脚微点桥面,身形再次跃起,向前冲去。
  如此反复同样妾次,楚傲天便已经达到对面。
  萧翎看了眼雪菲,道:“要委屈一下了!”
  雪菲美眸流转,巧笑嫣然地道:“拜托了。”点了点头,萧翎一手揽住雪菲那柔软无比的柳腰,将其往自己身上靠拢,一道清香随即传来。
  “注意了,我要过去了!”那边的云海冷眼地看着萧翎,心中冷笑不已,他已经打定主意袖手旁观,他倒要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如何过桥。
  就连他这样的修为,也不过勉强能够带上一人穿过吊桥,而这身上毫无半点玄气的又怎么可能通过。
  只是这楚傲天似乎表现的十分淡定,似乎毫不在意两人的安危,这倒是让云海有些疑惑。
  不过,这一丝疑惑很便被震惊取代。
  此时,萧翎抓住雪菲,身上玄气飞的运转而起,朝着面前的吊桥看了眼,随即一个纵身连人带影跃上出去。
  半空中,萧翎施展出叠云三千,每次身形即将落下之时,便在虚空之中踏上一步,如此连续两个起落,下一瞬便出现在了云海身边。
  “这怎么可能,竟然一次也没落在吊桥之上,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修为,为何”云海此刻可谓震惊无比。
  只是,萧翎却是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打算。
  如若不是身边带着雪菲,以他体内那绵绵不绝的玄气,完全只需一个起落,根本无需借助这吊桥,便能轻易越过这个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