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落幕与引荐

  此时,天龙帝国和溃云帝国的一外西北交界处,这里有着十万连绵大山作为两国的缓冲地带,而搭讪之中树木林立,将这十万大山彻底遮挡起来,其中是有着多的凶禽猛兽,灵草毒物。
  而在十万大山山脚出,则是一条宽广的通天大道,这一条道路沿着十万大山而成,是一条连同天龙帝国和凌云帝国的一条官道,同样亦是无数商人来来往往的贸易之路。
  每年,都有着成千上百的商人必须从此处来返于两个帝国,所以在这通天大道周围,有着许多客家酒店的林立。
  而此时,其中一间看起来十分干净的酒楼之中,食客并不是很多,其中大部分皆是一些商人聘请来护送货物的护卫。
  这些人身材魁梧,人人手中都带着兵器,天庭饱满,目光凌厉,乍一看便知各个身手不凡,修为不弱。
  不过,此刻的酒楼倒是显得有些宇静,毕竟这些人来此是为了护送货物,并不是来寻事的,自然要稍微低调一点,不会去主动惹是生非。
  就在这时,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缓缓从酒楼外面走了进来。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着那身影望去,这是他们的习惯,而当他们看到竟是一名眉清目秀,俊朗不凡的年轻人时,心中的警戒已经放下了大半。
  那年轻人进来之后,丝它没有理会周围人好奇怕打量目光,独自寻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在小二热情的招呼之下,年轻人只要了一壶清茶便不再言语。
  一旁一名身材魁梧,长得虎背熊腰的中年粗汉,手中啃着一块硕大的肥肉,吃相颇为难看,那一双手沾得全是油腻。
  此刻那大汉见年轻人独自坐在角落,并没有点餐。不由提着一碗肉走上前去,一屁股坐在年轻人身前,将碗放在桌上,粗声说道:“川、
  ,看你孤身一人,莫不是身上钱财被偷了,我见你可怜,这一碗被给你了,出门在外,大家交个朋友。”
  “不必,我只需一碗清茶便可!”年轻人微微摇了摇头,便不理会那大汉。
  大汉见年轻人如此冷漠,眉头一皱,一张凶神恶煞的黑脸瞬间yin沉了下来,冷声说道:“小,我一番好心好意,竟然如此不给面,莫不是看不起我熊霸!”
  “不是看不起,而是没必要,把你的东西带走,不要打扰我!”年轻人依旧冷漠地说道。
  可惜,那熊霸见周围人皆是一副看好戏的样看着自己,一张黑脸瞬间涨的通红,怒声喝道:“给脸不要脸,这一带还没有人敢不给我熊霸面,你一个ru臭未干的小,竟然如此猖狂,今日不给你点教训。我熊霸以后如何在这里立足!”
  “你想打架?”年轻人目光瞥了眼熊霸,声音不急不缓地说道。
  “放心!我不是嗜血之人,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说着,熊霸那双沾满油腻的大手径直地抓向年轻人的肩膀。
  见此动作,年轻人目光微凝,也不见其动作,熊霸整个人被倒飞而出,直接将身后的桌椅砸得粉碎。
  “不过是个玉玄中期的武者,看在你先前也是一番好意,我不伤你。如若再来惹我,我不会再留手!”
  随着年轻人的话音一弱,熊霸身边的那柄精钢大剑,竟是直接化成粉末。
  而从始至终,都没有人看到年轻人出手,但众人不是傻,自然清楚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此刻安坐在那的年轻人。
  其中,感受深的自然要数熊霸,也许众人看不见,但他心里却是十分清楚,刚ォ他只觉得一团凌厉的劲气朝他袭来,根本不给他反抗的机会,整个人便被那劲气砸飞。
  虽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xin的伤害,但却让这粗壮的大汉心中大为惊骇。
  “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修为,根本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手,自己便败了!”
  要知道,熊霸的修为已经是玉玄中期,在这一带的实力亦是颇为考前,却是从未有听过这样一名年轻高手的存在,这样的修为起码已经在地玄之境上面。
  不!或许比这还要高上不少。
  后面的熊霸不敢想,看着依然安坐于那的年轻人,心中泛起一阵胆寒,也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急匆匆地离开了酒楼,只留下酒楼内一群满脸错愕的食客。
  经过了这一出,酒楼瞬间变得比原先加安静,众人就连喘气都不敢太大声,生怕惊扰了那年轻人,招来祸根,同时又是有些好奇的不时打量着那年轻人,心中暗自猜测此人的来历。
  而那年轻人却是没有理会众人,此时他的目光头过窗外,遥遥地锁定着十万大山中,那一处为显眼的山峰。
  那里便是灵雪山。
  “三年之约已到,凌霄,这一次我定要亲手打败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的好!”
  如果有人能够听见这一番话,或许便能猜出眼前年轻人的身份,赫然便是至尊神殿的少殿主云逸。
  年轻人一阵喃语之后,遂收回了目光,静静地坐在那里,沉思起来。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当然也没人敢于打扰他。
  而此时,远在凌云帝国的皇宫之中,随着杨傲被打败,接下来的事情便没有任何悬念,根本无需萧翎出手,有着楚翔的帮助,那杨鹤在一阵负隅顽抗之后,便被风无痕拧断了脖。
  一名天玄强者就此陨落。
  战斗结束之后,萧翎来到那杨傲身边,看着还有一丝气息的杨傲,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家伙的身体竟是如此变态,受到这种程度的打击,竟然还留有一丝气息,不愧是体脉武者。”
  正当萧翎准备一手了解了杨傲之时,却被楚傲天阻止了。
  对此,萧翎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反正他只是来帮忙的,既然事情已经顺利解决,那么其他的便无关紧要了。
  接下来几天,楚傲天忙着处理杨家的善后事情,萧翎同样闭关参悟起来。
  这一次的战斗,是他第一次真正和天玄强者交手,此前以为自己进入了天玄之境便拥有了立足于这片大陆的资本,现在看来却还是远远不够。
  经过这一次的大战,萧翎知晓自己的经验不足。
  到了天玄之境,力量的运用和天玄之下有着天壤之别,这一些需要在不断的交手和参悟中慢慢提升。
  但总的来说,萧翎如今的修为却是毋庸置疑,就算先前让他单独面对杨傲,他同样有信心能够将其打败。
  但是,经过这一站,萧翎亦是感受到自己对于武技匮乏的眼中程度,在以往的战斗中,他能够靠着体内拥有的天玄玄气弥补这一方面的弱势,从而稳压其他人,但到了天玄之境之后,原本的这些优势便被弱化了。
  虽然在进入天玄之境的时候,使得他体内的天玄玄气得到了长足的增长,但却还远远不够。
  如果靠着掌控八脉那出其不意的变化招式,萧翎如今的修为,大概亦是只能能天玄中期的强者持平,在面对天玄巅峰的强者,恐怖就要十分吃力。
  这也就是他ォ会如此不满足,要知道天玄之境可是十分玄妙,到达了天玄之境之后,没提升一个等级,力量的变化使用者几何倍数的增长,自然提升起来的困难度亦是先前的数百倍。
  而萧翎如今只有天玄初期的修为,便已经能够和天玄中期的强者抗衡,甚至面对天玄巅峰强者也有着一战的可能。
  如此还不满足,只能说萧翎的野心实在太大了点。
  不过,换做任何一个人有着萧翎这样的经历,只怕也会如同他这般想。
  毕竟他的经历实在太过特殊,并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
  一连闭关了七天,杨家叛乱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虽然还有一些极为琐碎的事情未能妥善处理,但至少皇室已经将整个帝都都控制在手中,杨家上下亦是被尽数抓捕,其中一些反抗者,则是当场诛杀。
  七天的时间,萧翎亦是收获匪浅,虽然玄气并没有增长太多,但是对于天道法则的理解和操控却是为精妙。
  此刻,倘若让他和杨傲在战一场,无需hua费太大的力气,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将其打败。
  这一天,萧翎找到了楚傲天。
  看到了萧翎到来,楚傲天面lu微笑,这些天是他为意的日,不仅将体内的毒气治愈,修为是有了些许提升,而重要的则是一直像根针刺在他心头的杨傲,终于被消灭了。
  这样一来,帝国之内便再也没有能够威胁到皇室的存在。
  当然,至尊神殿这种庞然大物如若想要对付皇室,十个皇室也抵不过至尊神殿的一根手指头,但区区世俗的全力,至尊神殿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此刻见到萧翎到来,楚傲天心中自然清楚前者的目的,遂笑着道:“你来得正好,这些日太过繁忙,还未亲自像你道谢,这次要不是有你出手相助,那杨傲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消灭。”
  “些许小事,陛下无需道谢,今日过来,是想请问陛下,是否可以为我引荐至尊殿主?”萧翎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