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克敌

  ……想要讨去辅佐?你的敌手是我!…,
  施展出叠云三千的萧翎,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呈现在了灰袍人面前,拦住他正欲上前的去路。
  “1小,别以为你拥有仙灵之气,我便奈何不了你,既然你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找死,那我便玉成你。”
  随着灰袍人那充满着森冷的声音传出,大殿之上,黑气瞬间涌动而出,带起一股肃冷杀意。
  皇字各处,那些早已经严正以待的云翎卫,在听得大殿传来的东进之后,皆是神情一肃,手中握着泛着寒芒的锋利武器,即是一拥而入,一道道如芒刺般的目光,直射向大殿上那杨傲三人。
  大殿上,萧翎看着灰袍人那张隐艳间带着一份狞笑的模糊脸庞,淡淡地说道:“说这些又有何用,想要我死,那就拿出你的本领来。”灰袍人深吸了一口气,阴测测地道:“受死吧!”
  当灰袍人后一字落下,身上的黑气瞬间疯狂地运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得几乎让人无法看清。
  旋即,高速旋转的黑气猛地一滞,继而数道黑气如同利箭一般,射而去。
  面对着无孔不入的黑色毒气,萧翎也不敢大意,虽然他身上具有能够抵抗一切毒素的仙灵之气,无需惧怕灰袍人的手段,但这家伙的目的明显不是只有他一人。
  看着那朝着四周射而出的黑色利箭,萧翎意念一动,内已经结成丹状的仙灵之气马上倾泻而出。
  随着萧翎的操控,那仙灵之气以着的速度扩散开来,瞬间便将灰袍人的四周空间完全阻隔开来。
  在两人周遭形成一团淡白色的透明气墙,仅在这一刹那,灰袍人那射而出的黑色利箭,便尽数打在了气墙之上。
  “砰!砰!砰!”无数的黑色利箭不竭冲击着气墙,气墙亦是被这强劲的冲击力撞得摇摇欲坠。
  但那黑色利箭在撞上气墙之后,便如同炙热的铁器一头扎进冰冷的水中,发出一阵“嗤嗤”声响,随即便像是被蒸发了一般,完全净化成了尘埃。
  看到萧翎如此轻易化解失落自己的攻击,灰袍人脸色马上沉了下来。
  “我说过,你的这些黑气对我没用,还是不要想着用这些小幻术了。”萧翎伸手一挥,随即气墙便凭空散去,露出两人的身影出来。
  随即,萧翎的目光先是在身旁不远处打得极其火爆的战场上扫了扫,见楚翔已经和杨傲交上了手,而风无痕亦是对上了杨家的杨鹤。
  风无痕和杨鹤的修为就在昆季之间,两人打得虽然声势浩大,但相信段时间没是无法分出胜负。
  至于楚翔这边,则要稍微处于下风,那杨傲的修为要高上楚翔很多,在加上杨傲修炼的体脉心法《金刚诀》,使得楚翔几次性的出手攻击,都无法对杨傲照成任何伤害,甚至无法破开杨傲的防御。
  而反观杨傲,根本没有筹算躲闪或者防御的筹算,只要楚翔一旦出手,前者同样出招,如此换命的无赖打法,却是使得楚翔大为郁闷。
  好在楚翔经验十分老道,几次出手不成之后,继而不敢大意,只是巧妙的利用身法试图拖住杨傲。
  萧翎见状,心中明白楚翔定是在等他亦或是那边的风无痕能够速的解决战斗,好帮他一起对这个杨傲。
  固然,如若两人之中有一人先败下阵来,那么到时楚翔只怕亦是有麻烦了。
  深吸一口气,萧翎继而将目光重投向灰袍人的身上,后者亦是阴冷地盯着他,浑身气息慢慢地攀升到极点。
  随着两人的坚持,两道皆是充满着浓郁杀意与阴冷的目光,即是交织了一起,火hu迸射,杀气溢散。
  “我却是你没想到,你年纪轻轻,便已经将仙灵之气修炼至第三层,只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即可打败我,接下来我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强者。”灰袍人阴森一笑,袖袍一挥,一股磅礴的深灰色玄气,即是自其身体概况暴涌而出。
  从灰袍人内涌出的深灰色玄气,颜色极深。
  望着灰袍人那股深灰色的浓郁玄气,甚至由于玄气太过强横,直接是与其周身空间的不竭摩擦,爆出一团团细微的火hu。
  见到这一幕,萧翎面色也是涌上凝重,看来这万毒宗确实有些能耐,眼前这家伙的修为只怕不比楚翔弱上几多。
  不过,好在萧翎前些日同样突破到了天玄之境,并且身体八脉皆开,又怎会怕了对方。
  灰袍人狞笑一声,手掌缓缓平举,遥遥对着萧翎,掌心中,灰黑色的能量伸缩而现,宛如即将喷呸的能量炮一般。
  感受那自灰袍人内越加强悍的气势,萧翎双手也是缓缓摊在胸前,旋即沉声一喝:“龙吟!”一直搁置在先前位置之上的龙吟,如同获得召唤一般,瞬间发出一阵清脆的颤鸣声,继而“嗖!”的一声,直射而来,眨眼便落入萧翎手中。
  龙吟在手,萧翎内斗气马上暴动了起来,而连带着其气势,也是在这一刻猛然攀升,瞬间后,倾泻而出的气息瞬间盖过了灰袍人的灰色玄气。
  “提升玄气的兵器,好一把神兵!”瞧着萧翎那突然暴涨的气势,灰袍人略感讶异,旋即狰狞一笑,掌心中那深灰色能量,是浓郁了许多。
  “原来有增幅玄气的神兵在手,难怪你敢如此嚣张,但在实力面前,这种靠着外力提升的虚假修为,又能奈我如何?今日,不管你有几多手段,你的结局已经注定!”听得灰袍人那森冷中充满着杀意的话语,萧翎面庞也是逐渐冷肃,雄浑的银白色斗气自内如火焰般的袅袅升探而出,旋即将其身体尽数包裹而进。
  龙吟突然凝顿,萧翎脚掌之上猛然涌现一片银色光芒,旋即细微的雷鸣声传荡而出,而其身形,也是徒然化为一道黑线,暴掠而出。
  瞧得萧翎这般速度,灰袍人却是略感谗异,旋即一阵冷笑,脚步步跨出,径直呈现在某个方位之上,刚好是将萧翎的攻势封锁。
  嗜血的双眼望着暴掠而来的萧翎,灰袍人眼中血芒暴动,拳头徒然一握,血芒凝聚,旋即毫无hu俏的对着萧翎砸了过去。
  这一拳,并没有如何刁钻狠辣,有的,却是极为沉重的力量,而在这股可怕的力量之下,连周围的空间都是呈现了扭曲,弥漫的空间是直接凹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圆弧,无形的空间炮在其拳头之上成形,带着想彻天际的难听声响,呜呜响起。
  面对着灰袍人这番开门攻势,萧翎面色不变,内玄气也是如洪水般在雷脉之中带着咆哮声呼啸而过,手掌紧握龙吟,浓郁的紫芒迅涌出,将龙吟数包裹,旋即,双掌一握,同样是没有丝毫的遁藏,直接是狠狠的对着灰袍人那血色拳头狠狠刺去。
  “奔雷夺魄!”
  龙吟覆盖上一层凌厉的紫芒,继而发出耀眼的强光,紫芒马上幻化做一道雷电猛地轰向目标。
  锵!
  交击之霎,响亮的金铁交击声,猛然传出,在外围无数云翎卫耳中嗡嗡的回荡着,一些实力稍弱者,是感到耳膜一阵刺痛。
  两人交手之处,雄浑的劲气涟漪如水波般的四面扩散,而两道身影,也是略一接触,即是猛然暴退。
  龙吟上传来的澎湃力量将萧翎手掌震得有些麻,对面这灰袍人的力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对方似乎托娄了。
  脚步在退后了几步之后,那灰袍人即是稳住了身形,眼神阴沉的望着拳头之上鼻一片因为高温灼伤而呈现的红润,禁不住低声咆哮道:“雷脉武者?你竟然是雷脉武者?这怎么可能?并且你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玄,这……”
  “没有什么不成能的!、“为何仙灵之气会呈现在一名雷脉的天玄强者身上,你究竟是何人?”灰袍人语气有些惊讶地喝道。
  “没有人规定非要是灵脉武者能成为炼药师,自然也就没有不是灵脉武者便不克不及拥有仙灵之气这一说法。”萧翎冷笑着说道“无需多言,接招吧!”
  话毕,龙吟再次挥了过去,带着一阵撕裂空间的爆破紫芒,一闪而过。
  此刻,灰袍人心头一丝危机涌出,马上收敛心神,其双掌瞬间包裹着一团漆黑的黑色能量,而在萧翎龙吟砸来时,他竟然是直接手掌一探,即是将龙吟强行抓住。
  手掌抽了抽,龙吟却是纹丝不动,萧翎面色微沉,心神一动,浓郁的玄气即是迅涌出,在那灰袍人没有反应过来之时。
  龙吟的枪头猛地爆出一团肆虐的气旋,气旋爆破开来之后,并没有散去,而是瞬间再次凝聚,疯狂地涌向灰袍人。
  灰袍人手中包裹的黑色能量瞬间震碎开来。
  失去了阻挡的龙吟,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如同流星划过一般,在空气中留下一抹刺目的利光。
  “流星鸣闪!”
  萧翎在他进入天玄之境之后,第一次使出他逸今为止所施展的武技中,力量强的一招。
  一出手,便筹算要置灰袍人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