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屈服和投毒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白破天心中一惊,继而便感受到一股前前所未有的威压扑面而来。
  瞬间,白破天脸se一阵苍白,额头冒出一阵细密的汗滴出来。
  萧翎身上的气息一闪即逝,但却是让白破天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好强的气息,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何从未听过皇室之中有则会让如此年轻的强者。
  看到白破天脸se不断地变幻,雪菲继而lu出淡淡的笑容,说道:“白将军现在还要和我装糊涂吗?”
  白破天脸se有些yn郁,冷声说道:“公主这是何意,是在威胁白某吗?”
  谁知,雪菲却是毫不掩藏,淡淡地说道:“如若手中没有一定的底牌,怎么能够让白将军轻易的答应呢?”
  “那么,是否白某此刻的回答要是不能令公主满意,下一刻公主便打算取了白某的xn命?”
  雪菲闻言,淡淡地说道:“白将军亦是知道目前帝都的局势,如若白将军不可配合,那么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陛下就那么有自信在失去了白某之后,能够轻易的控制住白某手下白虎军?”白破天彷佛抓到了底牌,脸se重归于平静,缓缓地说道。
  帝国三大军团之一的白虎军一直都是掌控在白家手中,而这亦是白家能够立足于世的资本,白破天所说的并不是危言耸听,如若皇室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除掉白破天,那么到时,愤怒的白虎军只怕会一窝蜂地涌入帝都,到了那个时候情况便会彻底失控。
  不过,对于目前的皇室亦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如若今日白家不肯屈服,楚傲天定然是铁了心也要除掉白破天,否则放着如此一颗不安分的钉在身旁,楚傲天始终寝食难安。
  再则之所以会让萧翎陪同前来,楚傲天心中可是有着另外一番目的,这个目的一是为了彻底将萧翎绑在皇室这条船上,而来则是此事并不方便皇室来做,一道事情败lu,那么皇室便会背上一个不可磨灭的骂名。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楚傲天经不起这样的骂声。
  萧翎对于皇室的这一举动也是略微有所察觉,只不过却没有考虑得那么周全。
  只是及时萧翎完全了解楚傲天的目的,萧翎亦是不会拒绝。
  以着他如今的修为,帝都之中并没有足以令他惧怕的敌人存在,只要他愿意,整个帝都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
  而且,不济,他还能借助无极仙宫的力量,无极仙宫那可是和至尊神殿同样恐怖的存在,并不是一个凌云帝国可以招惹的。
  萧翎之所以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皇室,并不是为了其他,而是为了能够早日帮皇室解决眼前的危机,好尽的能够让他见到至尊殿主云千山。
  这ォ是萧翎目前为在意的事情。
  果然,这时雪菲一脸平静地说道:“这点无需白将军操心,只要能够除掉杨傲这个逆贼我皇室自然有办法控制住白虎军。”
  顿了下,雪菲似笑非笑地说道:“再则,今日我们二人来此,并未惊动任何人,即便白将军遭遇不测又有谁能够知晓是我皇室所为?
  到时只要父王随便找个借口,便可十分轻易地将白虎军重掌控在手中。”
  雪菲后这番话,终于是让白破天脸se彻底大变看着一旁虎视眈眈的萧翎,白破天心中明白雪菲那番话并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她真的敢这么做。
  见白破天似是有所动摇,雪菲再接再厉,接着说道:“白将军,你可否想过,如若皇室真的败在杨傲手中,以着杨傲的xn格,等他掌控了整个帝国,会放过你白家以及那白虎军吗?”
  不等白破天回答,雪菲便接话道:“相信白将军亦是明白人,这点不用我来说亦是心里清楚,无论你是倒戈相向随同杨傲一同对付我皇室,亦或是始终保持中丰,不偏不倚,杨傲假若真的篡位成功,只怕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白家。”
  白破天沉默不语,雪菲这一番话如同一根钢针狠狠地扎在他的心里。
  身为白家家主,白破天自然不是什么蠢货之流,雪菲所说的他心中自然知晓,只是一直自欺欺人抱着侥幸罢了。
  如今雪菲毫无遮掩直接当面戳破,白破天脸se顿时yn晴不定,雪菲和萧翎见状,亦是没有打扰他。
  良久之后,白破天彷佛失去了全身力气,双手有些颓然地垂下,脸庞如同苍老了许多岁一般,无奈地叹了口气,缓声道:“公主这番话,白某又岂会不知,只是一旦失去了杨家,那么帝都之中唯一能够威胁到皇室的便只有我白家,如若答应公主的要求,我白家又能得“白将军放心,父王知晓白家历代尽忠职守,并不是杨傲之流,所以父王并没有打算对付白家的意思,只要白将军答应这一次能够定力相助皇室,铲除杨傲这个逆贼,时候父王定当按功行赏。”雪菲笑着说道。
  白破天沉吟了一番,余光同时扫向了一旁面无表情的萧翎,内心挣扎了许久,继而无奈地说道:“如此,公主自当放心回去告诉陛下,我白家世代终于陛下,只要陛下吩咐,白家上下定当全力配合。”
  “白将军高义,雪菲先在此替父王谢过白将军。”
  雪菲见白破天终于屈服,心中自然欣喜。
  这时,一旁一直为有所动作的萧翎,骤然出手,手掌狠狠地拍在白破天的xn前。
  趁着白破天没有反应过来,迅速从怀中掏出一颗小小的乌黑药丸,一把扔进前者的口中。药丸入口即化,白破天根本来不及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便将其彻底吞下。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白破天回过神,一脸惊怒地指着萧翎,勉强压着愤怒,说道。
  “七绝断肠散!此药取自其中毒xn极烈,药xn各不相同的毒物提炼而成,无se无味,如若有专门调配的相应解药,这大陆之上能解此毒的不过一双手数得过来。
  “你”白破天又惊又怒,满脸间沉地说道“我已经答应陛下的要求,为何你还要加害于我?”
  “只要这次行动你能够倾力配合,事情结束之后,我自是会给你解毒,倘若你只是为了敷衍了事,那么两个月后,这七绝断肠散便会发作,到时你将会毒发身亡。”萧翎一脸冷漠地说道。
  萧翎这一手不仅让白破天感到措手不及,同时亦是让雪菲有些惊讶。
  好在她反应极,立马说道:“白将军放心,只要你为皇室尽心尽力,父王是绝对不会亏待于你的。”
  紧接着,雪菲便将一袋锦囊交予白破天,里面是楚傲天对于白破天的指示。
  又是客套了一番,两人便按着原路,避开所有耳目,悄然返回。
  回到皇宫之中,雪菲不由一脸笑意地看着萧翎,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表面看上去一脸和气,没想到心肠却是如此之坏。”
  萧翎被雪菲调笑,亦不饶怒,只是淡淡地摇摇头,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那白破天之所以肯定配合皇室,不过是看在我的修为比他强的份上,谁能保证等我们离开之后,他是不是会转投到杨傲的手下。”
  “那什共七绝断肠散真的有你又说的那么玄乎吗?”雪菲皱着可爱的眉头,轻声问道。
  萧翎闻言,不由展颜一笑,说道:“那是我骗他的,那颗只不过是我先前炼丹的失败品,人吃下去除了味道有些不好之外,并无任何矢碍。”
  顿了下,萧翎话锋突然转为凌厉地说道:“不过,倘若那家伙真的只是阳奉yn违,搅乱这次行动,两个月之后,我必当亲自取他xn命。”
  雪菲看着萧翎一脸冷酷的模样,芳心微微跳动两下,继而又是稍微聊了几句便飞离开,她还要去向楚傲天汇报此事。
  当楚傲天得知白家同意帮助皇室共同对付杨傲之后,亦是大为高兴,同时楚傲天亦是加的计划的部署。
  时间不紧不慢,一个月便在平静之中过去。
  这一日一大早,凌云城的皇宫之中,突然传来一条世人震惊的消息。
  当今的凌云大帝楚傲天,因前些日误中奇毒,经过几个月的修养终不治而亡。
  得知这一个消息之后,整个帝都瞬间乱了起来。
  距离皇宫不远处的杨府之中,一名模样看上去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戎装在身,脸上表情b澜不惊,双眸微微闭上,似是在思考什么。
  良久,中年人突然睁开眼眸,两道凌厉的精光一闪而逝,那冷漠的脸庞随即lu出一抹意的笑容。
  “楚傲天那老匹夫终于撑不住了吗?”中年喃语道。
  突然,中年人从座位上猛地站起身来,继而唤过自己身旁的心腹手下,冷声说道:“通知下去,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现在我要进宫一趟,看看那老匹夫是否真的死了。”
  “家主,恐防有诈!”
  “无妨,我会同时带上杨鹤,以及万先生,以我们三人的实力,区区一个皇宫又怎能拦得住我?”中年人一脸自傲地说道。
  话毕,亦不理会身后的心腹,中年人径直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