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潜入和说服

  凌云城,繁闹的大街上。
  慢慢地走来一男一女,两人身上穿着十分普通,放在人群之中丝毫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女脸上还缠着一抹轻纱,是令人无法看清其容貌来。
  “雪菲,你不觉得你这样反而加引起旁人的注意吗?你看从刚ォ到现在,已经有许多人对你纷纷侧目了。”“称懂什么,这凌云城中实力盘根错节,许多人都知晓我的样,如若我不加以遮掩,只怕刚踏出皇宫的时候便被人认出来了。”这一男一鼻不是别人,正是萧翎和雪菲两人。
  先前雪菲找到萧翎,要他陪着出宫,口中虽说着是陪她散心,但其实两人身上却是有着任务在身。
  萧翎有些漫无目的地打量着四周,看着依旧热闹非凡的街道两旁,这些人只怕还不清楚,此刻的帝都正是暗潮涌动,随时都会刮起一番腥风血雨,也不知到时这些普通人是否会受到牵连。
  一边走一边感慨着,很便见雪菲停在一做宅院的后面。
  “到了,这里就是娄们的目的地。、,雪菲压低着声音,说道。
  萧翎打量了一番四周,继而皱着眉头问道:“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来此做什么?”雪菲指了指面前那的堵墙,随即说道:“那人便住在这里面,此次我们的行动必须隐秘,所以只能从这后墙翻进去。”
  萧翎闻言,不由有些失笑,想不到堂堂一个帝国公主,竟然有一天会沦落到翻人后院,这要传出去,也不知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
  似是读懂了萧翎目光中的含义,雪菲脸se微红,继而嗔怪地说道:“非常时期,行非常事,如若能够顺利说服里面之人,那么父王便决定一个月后正式动手,所以我们此行的成败十分关键。”
  听到雪菲说的是正式,萧翎遂收敛了笑容,神识缓缓张开,片刻之后,在确保四周没有可疑之人之后,方ォ说道:“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即可进去,一会你小心跟着我,以免被人发现。”雪菲知道萧翎的修为比她高出不少,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萧翎深吸一口气,身形一展,顿时如同大鹏展翅一般,轻轻地跃上墙头,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自然也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雪菲看到萧翎上去,亦是有样学样,曼妙的身姿微微一动,便是轻轻地跃上了墙头。
  只是,萧翎却是发现,雪菲的落脚点出的挖砖似是有些断裂,如若雪菲此刻落在上面,只怕会引起不小的声响,心中顿时一凝。
  这个关键时刻,萧翎亦是不敢大意,在雪菲即将落脚之时,双手突然伸出,横空将雪菲揉在怀中,随即半空中施展出叠云三千,身形连续变化三次,随即便跳到一颗长满茂密枝叶的大树之上。
  萧翎突如其来的举动,亦是让雪菲吓了一大跳,本能的想要尖叫,好在萧翎急忙在其耳边低声说道:“别叫,小心惊动里面的人。”雪菲一听,遂想起他们此行的目的,急忙有些可爱的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明亮的双眸睁得大大的,茫地看着萧翎,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轻轻将雪菲放开,手中依旧残留着淡淡的余香,刚刚接住雪菲的那一刹那,萧翎能够充分的感受到手中传来雪菲那ja躯身上传来的一阵惊人的柔软。
  好在萧翎很就恢复过来,随即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形。
  雪菲有些惊hun未定的找个地方蹲好,随即脸se微红地低声问道:“你刚ォ做什么?”
  萧翎随即将先前的事情说了一遍,雪菲听后,却是满脸狐疑地盯着萧翎,似是在看他是否是骗她。
  感受到雪菲的目光,萧翎不由苦笑。
  “算了,我看你平时也是一个榆木疙瘩,这次就暂且相信你。”
  雪菲美眸白了萧翎一眼,略带ja嗔地说道。
  顿了下,雪菲平复了下心情,随即低声说道:“那白破天此刻应当在书房之中,你能否有办法顺利的避开那些守卫?”
  “这又何难,只不过以你的修为想要避开那些耳目并不容易,所以一会还要委屈你下。”萧翎考虑了片刻,随即说道。
  雪菲脸se一红,犹豫了片刻,继而咬了咬红润的嘴hun,点了点头。
  此刻两人身体紧挨着对方,看着雪菲这一副ja羞的模样,加上从她身上传来的那一股淡淡的处幽香,萧翎亦是有些醉。
  伸手轻轻将雪菲揽入怀中,感受着怀中的ja躯微微的颤抖了几下,萧翎心神亦是一dn,还在他没忘记此刻身处何处,深吸一口气,目光瞬间变得清明,低声说道:“事不宜这。我们立刻动身。,
  “嗯!那白破天的书房便是中间那座大的屋左手边的第三间房屋。”雪菲低声地说道。
  萧翎点了点头,体内玄气悄然运转,双手用力抱着雪菲动人的ja躯,身形猛地一展。
  叠云三千再次施展出来,如今到了天玄之境,萧翎施展出来的叠云三千加精妙,只要他不想,除非是修为高过于他的大神通者,否则根本没有人能够察觉到他的存在,即便怀中还带着一个人,亦是如此。
  雪菲只觉耳边传来一阵风声,双手下意识的抱紧了萧翎,感受着从xn口处传来的强有力心跳声,雪菲呼吸不由略微有些急促,眼光亦是变得有些离。
  直到萧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雪菲方ォ惊醒过来。
  “到了,我能感觉到里面有一道不弱的气息,想来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白破天了。”
  雪菲回过神来,急忙从萧翎身上离开,继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低声说道:“那白破天乃是帝都白家的家主,这白家虽然不及杨家如此势大,但亦是屹立数百年的考牌势力,白家弟大多也都进入政权中心,其中白破天手中掌握着白虎军,亦是帝国三大军团之一,只要能够成功说服此人倒向我皇室,那杨傲便手中的军队便不足为患。”
  “什么人?”
  就在此时,书房之中,一道凌厉的低喝声传了出来。
  原来雪菲的修为较弱,是不擅隐藏气息,所以一经出现,便被里面之人发现。
  萧翎和雪菲皆是一惊,彼此对视一眼,雪菲点了点头,萧翎二话不说,身形一展,随即破门而入。
  雪菲亦是紧跟其后,而当她进入书房之中,却是发现,此刻萧翎的手掌正抵在一名中年男的咽喉之处。
  那中年男,雪菲自然认得,便是他们此行的目标,白破天。
  白破天的修为不弱,不到五十之龄,已经是地玄之境的高手,只不过和刚刚突破到天玄之境的萧翎比起来,却还是有着一大段差距,这从萧翎只不过眨眼功夫便轻易将其制伏,便可看出来。
  白破天原本正在书房之中静静地看着书,突然发现门外有一道异样的气息存在,遂心中一惊,继而低喝出来。
  可没等到有所反应,便见一道人影破门而入,还未等他来得及看清对方的容貌,便发现自己已经被人制住。
  这一下,白破天心中的震惊可谓不小,以他地玄巅峰的修为,竟然被人瞬间制住,那么此人难道是天玄强者?
  “你们是谁?为何无故闯入我白府?”白破天沉声质问道。
  “如若你答应不出声,我便放开你。”萧翎低声说道。
  白破天考虑了下,继而点了点头,形势比人强,此刻可由不得他不同意。
  而萧翎闻言,则也是很干脆的放开对方,到是不是他十分相信白破天,而是他有自信如若对方想要呼救,他亦是能够在对方还未出声之前,再次制住对方。
  这时,雪菲缓缓说道:“白将军,许久不见,风采依旧啊。”“你是雪菲公主?、,白破天双眼徒然睁大,继而略微惊讶地说道。
  雪菲倒也没有隐瞒,随即将脸上的纱巾摘下,lu出那张倾城倾国的绝世容颜出来。
  “白将军好记xn,光听声音便将雪菲认了出来。”雪菲巧笑连连地说道“这次冒昧来访,是有件事情想要拜托白将军,对于先前的无理举动,也是迫不得已,还望白将军不要介意。”似是想到什么,白破天像是明白过来,随即一脸冷笑地说道:“恕白某愚钝,雪菲公主究竟有何事,不能光明正大的来找白某,反而要做出这番举动?”“白将军,明人不说暗话,以你白家的眼线,难道不清楚此刻帝都的形势,今日雪菲来此的目的,白将军自当心中清楚。”雪菲一脸笑意地说道。
  白破天眯着眼睛,淡淡地扫了眼一旁的萧翎,心中却是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此人是谁,如此年轻竟然拥有如此之高的修为,帝都何时出现了这样一名高手?
  沉吟了片刻,白破天随即沉声说道:“还请公主名言,白某区区一名将军,只负责打仗,并不善于猜测他人心思。”雪菲心中微微冷笑,看来这个家伙当真打算装糊涂到底,可是此刻却是由不得他。
  萧翎看到雪菲的目光,继而亦是明白过来,随即体身上气息微微一展,一道凌厉凶悍的气势直逼白破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