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开始治疗

  ?面对如此情景,萧翎亦是不敢大意,急忙将手撤离,之后一切方才回归平静。
  “果然很严重”瞥着那张几乎是半只脚踏入了坟墓的脸色,萧翎低声道。
  “是啊!父王所中的这种毒,闻所未闻,据之前来替父王诊治的灵脉医者和炼药师所说,这种毒的毒性极为霸道,父王能够熬过这么多天,已经是达到极限了。”身后1紧跟而来地雪菲叹息着摇了摇头1旋即语气略带紧张地道:“萧翎,你是否有办法解这毒?”
  萧翎摇了摇头,平静地道:“这种毒亦是我从未见过,刚刚只是略微探查下,便激起那些毒气如此剧烈的反应,只怕想要解除这毒,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闻言,雪菲有些不死心地低声道。
  “办法是有,但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继而,瞥了一眼一旁俏脸微变地雪菲,淡声道:“看陛下这般模样,想必已经再撑不过几天时间,是让他在毒素地折磨中死去,还是拼一拼是否能够挽救。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吧。”
  闻得此言,雪菲柳眉微蹙,俏脸略微有些不太好看。
  之前可是亲眼看过萧翎的本事,既然他这样说了,也就证明了自己的父王仅存几天的性命,如若此刻还不能决定,那么只怕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在痛苦中死去。
  无论是身为子女角度,亦或是为了整个帝国的安危考虑,似乎摆在雪菲面前的都只有一个选择。
  “抓紧时间吧,陛下的情景并没有多余地时间来消耗。”萧翎提醒着地道一旁的楚翔和胖老头听到萧翎的话,心中亦是捉mo不透毕竟眼前中毒之人身份不一般,就连久经人事的两人此刻亦是犹豫了起来,一时半会还真不好下决定。
  就在这时,雪菲突然轻叹了一口气,继而咬了咬牙,狠狠地点了点头沉声道:“唉!既然这样的话1那便拜托你了1若是真地能够将父王治疗好1你将会是我们皇室永远地朋友。”
  顿了顿,为了让萧翎毫无顾忌的施展手段,雪菲继而又补充说道:“即便最后真的失败了,我亦不会为难你,先前答应你的事情,同样会做到。”
  “如此,还请几位退到后面去,接下来的时间不要打扰到我。”
  随意地挥了挥手1萧翎坐在床榻之旁。右手微竖一道淡淡的气息缭绕而上。
  瞬间,便让整座寝宫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瞧得萧翎准备动手1雪菲赶忙退了几步,同时挥手将屋内的侍女,全部驱逐了出去。
  看着萧翎的举动,她自然想起当初萧翎在炼丹大会上的壮举,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希望。
  可从未见过萧翎出手的楚翔以及那位胖老头,却是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这突如其来的清香顿时令他们感到橡诧不已。
  他们不是不识货的人,从萧翎尊上散发出来的这阵清香,可是极为纯净和浓郁。
  光是这一手,便足以证明眼前萧翎的非凡之处。
  这时,两人对于雪菲刚才那大胆的决定亦是明白了几分。
  虽然心中好奇更甚,但他们亦是没有出声,生怕打扰到此刻的萧翎。
  一手将床榻之上的凌云大帝撑起来萧翎随意地瞟了一眼。
  虽然经过这么久的毒素侵蚀,那本就干枯的脸庞,更是有些显得有些不成人样,但却依然能够从中隐隐看出许些如同其身份一般的威严。
  左手轻飘飘的拍打在这位皇帝陛下肩膀之上。一股暗劲,将他身体上地衣袍震成粉末lu出了一具宛如骨头架子般的枯瘦身体。
  望着这具枯瘦的身体1绕是以萧翎的性子。也是忍不住地摇了摇头1而那一旁的雪菲,眼眶更是泛起许些红润,平日极为罕见的雾气萦绕在眸子中,让得这位身份交贵的女人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缓缓探出中指1一缕仙灵之气在指尖缭绕着,萧翎平静地道:“我要开始了,接下来的任何一个步骤,我不敢保证一定安全,也许都有可能令陛下丧命。所以,你们要做好某些极坏地打算。”
  闻言1雪菲与楚翔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不过却也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
  仙灵之气缓缓探出身体,然后轻轻地点在其后背之上。
  手指点上1仙灵之气瞬间便是钻进了那紫黑的身体之中1而本来那毫无知觉的身体,也是在此刻,身体猛然颤抖了起来。
  那充斥着凌云大帝整个身体的紫黑色毒气,瞬间如同发现入侵者一般,极为暴躁的跳动起来。
  萧翎眼睛虚眯着1意念控制着仙灵之气,迅速的将那些毒气一点点的包围、蚕食着。
  只是这毒气虽然比起先前炼丹大会上所遇到的毒素略微落上不少,但由于毒素已经深入骨髓,所以一时间,萧翎也无法完全将其驱除。
  “看来想要一次性驱逐毒素是不可能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心中喃喃了一声,然后萧翎控制着仙灵之气缓缓的接近着那些被毒素所包裹的乌黑骨髅,在接近之时1萧翎的意念也是逐渐地开始放松,同一时刻,得到自由的仙灵之气,如同发现可口的猎物一般,对着那些毒素涌了过去。
  随着越来越多的仙灵之气靠近,那本来满脸麻木的凌云大帝,脸庞上逐渐地浮现疼痛之感。干枯的手掌1也是紧紧的握了起,青筋在手臂上耸动着。
  此时萧翎缓缓地吸了一口气,略一迟疑,牙齿一咬,便是控制着仙灵之气。彻底涌向上一截乌黑的骨格。
  “啊!”
  床榻之上,双眼紧闭地凌云大帝猛然鼻开双眼。嘶哑的干吼声从其嘴中传出,一股凶悍地气势,犹如回光返照一般,苏醒而来。
  “父王!”望着那忽然睁眼嘶吼的凌云大帝,雪菲急忙喊道。
  “我在为你驱毒,若是你能忍受这股剧痛1,此毒应该便能驱逐,不过若是不能的话那我也无能无力了。”瞥了一眼那满脸大汗的凌云大帝,萧翎淡淡地道。
  他的话语之中,全然没有任何尊敬,此刻在他眼里,眼前之人并不是叱咤帝国的帝王,而是一名即将死去的病人。
  听得背后的声音,这位昏睡多日的帝王,微微偏过头望着那张年轻淡漠的脸庞,不由得一愣,旋即咬着牙干声笑道:“年轻人,是你救的我?”
  “能不能救活,只能靠你自己的毅力,如若你坚持不住,说不定下一刻就会彻底失去。”
  “哈哈好,我楚天傲执掌帝国数十年,多少人盼着我死,年轻人,你尽管放手一试救活了,亦是我命不该绝,如果弄死了也没人敢怪你。”嘴角抽搐着忍耐着体内地剧痛,楚天傲豪迈的笑道。
  “父王你瞎说什么呢?”一旁望着那从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的楚天傲,雪菲微微松了一口气,忍不住的嗔道。
  “丫头,这便是你找来的那人?看上去年轻有为,而且还颇有胆色,你的眼光不错。”看着着雪菲,楚天傲此时竟然还有心思打趣自己的女儿。
  这是,话音刚落,又是抽搐着嘴角发出一阵丰唼。
  “不要说话,小心出现意外。”冷淡的话语,让得房间内的几人,都是有些错愕,旋即无奈的安静了下去。
  望着那脸色冷漠得犹如一团冰的青年,雪菲悄悄吐了吐舌头,再转头看着楚傲天那悻悻地脸色心中略微有些笑意,这么多年来,敢如此对楚傲天说话的,似乎就这个家伙了。
  平日里,有哪个人敢在堂堂帝王面前如此大声喝斥,只怕一出声,便会被拉出去砍头了。
  随着几人的沉默而下,房间中地气氛,便是悄悄的静了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望着楚傲天脸庞上滚流而下地汗水与手臂上耸动地青筋1雪菲和楚翔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瞧出许些焦急与不安。
  没有理会房间中那不安的两人,萧翎脸色依然平静,点在楚傲天后背地手指微微颤抖着。淡淡的仙灵之气,小心翼翼地窜进后者身体之内,逐渐地净化着其体内那些已经侵入骨头的毒气。
  随着时间地悄然渡过,那被萧翎的仙灵之气所包裹的一截乌黑骨髅,竟然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地速度,逐渐的恢复着正常之色。
  外界,此时的楚傲天,全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打得湿透,干枯的面庞,不断地抽搐着,丝丝吸着冷气的声音,从牙缝中泄lu而出。
  “年年轻人,好,好了么?”拳头死死地捏着,条条青筋在手臂上耸动着1宛如小蛇一般,楚傲天声音有些嘶哑与颤抖。
  其身后,萧翎额头上也是密布着汗水。这般长时间地操控仙灵之气进行如此高精确的使用,对他精神力地消耗,同样是一种颇大的负担。
  听得楚傲天那颤抖的问话,他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今天便先到此为止吧,你中毒之深,想要一次性便将毒解除明显有些不可能,所以只能选择慢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