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罕见的体脉武者

  凌云帝国,天无大陆上的两大帝国之一,和天龙帝国仅隔着、一片山脉。
  此刻,凌云帝国的帝都凌云城里,热闹非凡,一排排整齐有序的建筑以着特定的规律分布在城中各个位置,错落有序,华丽非凡。
  即便是那一条普通的街道,亦是用着极为珍贵的黑晶石铺成,踩在上面平滑直取,丝毫感受不到一丝崎岖。
  作为整个凌云帝国的权利之都,此时凌云城的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着彰显华丽的行人,这些人无不都是来自帝都之中各个世家的子弟。
  别看这些人着装华贵,姿态非凡,但走起路来却也是中规中矩,丝毫不显得张扬和跋扈。
  倒不是这些世家子弟各个谦虚恭维,只是在帝都里,十个人里便有六七个来自不同世家的弟子。
  而这些世家皆是掌控着凌云帝国的一部分权力,在这样如此混杂的地方,想要做出一些嚣张跋扈的举动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谁能又能看出在眼前走过那看似普通老实的路人,背后是否有着一个自己无法招惹的势力撑腰。
  正因为有着这一层顾虑,所以作为帝都的凌云城,反而没有其他城镇中的世家弟子那般随心所yu。
  不过,这也是因人而定,其中还是有些一些势力强劲,地位遵从的世家弟子,这些人平日里也没少在帝都招惹是非。
  只是因为其背后的家族实在太过强大,所以他们便可毫无顾忌。
  当然,能够如此嚣张跋扈,还能够安然无事的世家弟子,也不同于那些没有脑子的纨绔子弟,至少他们十鼻清楚,有一些人是他们万万不能招惹的。
  而这些人的面容他们几乎是刻在自己的脑子之中,并被各自的家族千叮万嘱,绝不可招惹。
  不管怎么,总得看上去,帝都的表面是一片祥和,平日几乎看不见什么闹事者。
  只是,这也只是表面,帝都作为权力的中心点,其中的暗潮汹涌可是深不见底,也许今日看来十分光鲜显赫的家族,明日则已经无声无息消失在世人的眼皮底下。
  这便是权力的可怕之处,即便一个人拥有令人羡慕害怕的实力,但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面对成千上百的对手,结果也只有一个。
  当然,如若修为达到了天玄之境,那就另当别论了。
  毕竟,到了天玄之境,那无疑是一个质的飞跃,并不是用数量可以弥补的。
  此时,距离凌云城三公里外的一处平坦官路上,远远地走来了一队人马。
  这些人穿着十分统一,如果有帝都的居民看到这些人的打败,定然能够一眼便认出这些人的来历。
  凌云皇室的云翎卫。
  云翎卫是皇室专门培养出来,负责保护皇室犬成员的亲卫,人数在两千人上下,每一个云翎卫都是军中万人挑一的高手。
  其中修为最低的也有着银玄巅峰的修为,然后以此为单位,每十人为一组,其中每一队队长的修为至少也是金玄之境的修为。
  之后,便是十队为一大队,而能够成为大队长的最低要求则是必须拥有玉玄之境以上的修为。
  最后,二十个大队则一分为二,分别交由皇室中的两名成员分别统领,称为左右统领。而左右统领则是直接听令于当今的凌云大帝。
  如此强大的云翎卫,便是皇室用以保证安全的最有利护符。
  除此之外,凌云帝国号称有着三百万雄狮,亦是凌云帝国能够安稳坐立在天元大陆的重要保障。
  只是这其中有多少直接听令效忠于皇室的,那就有待商榷了。
  此刻,凌云城外的这一对云翎卫,人数不过百人,但却已经明了他们所护送的目标的身份,极其尊贵。
  此时,在这百名护卫所处的中心处,一道曼妙婀娜女子,跟着大部队缓缓行进着,女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抹高贵不可侵犯的气息,一颦一笑都带着极大的魅惑之力。
  好在周围的百名护卫似乎对此已经免疫。各个目不斜视,仔细注意着周围的一草一动。
  在女子身后半个身位,则是一名身穿白色炼丹服的男子,在男子的肩头之上,一直模样乖巧可爱的玄兽,正悠闲地靠着男子肩头,闭目休息着,那模样十分惬意舒爽。
  而在两人身后,则是跟着一名长相其貌不扬,身材比起男子还要大上好几号的中年汉子。
  如此声势浩大的一行人自然不是别人,而是萧翎和雪菲公主,那百来名云翎卫便是专门派来保护雪菲的。
  至于两人身后那名体型魁梧的中年汉子,据雪菲所讲,竟是一名大陆个分。
  虽然体脉同属八脉之列,但实际上修炼体脉的武者相对于其他七脉来则是少之又少,当然,天地二脉比较特殊,当今只有无极仙宫和至尊神殿才能分别修炼,但比起其他五脉来,体脉武者算得上是十分稀有的了。
  这之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体脉武者的修炼过程要比其他脉系来得辛苦许多,体脉武者修炼注重的是身体的防御之力。
  而要增强自身的防御力量,则必选将自己的身体进行千锤百炼,而提升身体防御的唯一方法便是在不断受伤之中提升。
  这其中的过程,没有一定的毅力根本是无法做到的。
  但不得不,体脉武者在力窭的爆发上也许没有其他脉系武者来得强大,但若是到防御力,那便堪称一流了。
  同等修为的其他脉系武者,想要破开体脉武者的防御,并对其照成伤害,那无疑是十分困难的,即便是修炼天脉的无极仙宫,亦或是修炼地脉的至尊神殿,除非用上一些特殊的武技,否则在和同等修为的体脉武者交手,亦是会感到十分憋屈。
  不过,虽然体脉武者的防御力恐怖如斯,但它的爆发力却是比起云脉武者还要弱上不少,大概也就比那灵脉武者高手几分而已。
  这也就早就了世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修炼体脉的情况。
  如今,萧翎身边意外的出现一名体脉武者,自然也是让萧翎略微感到有些惊讶。
  这名体脉武者名叫石钢,人如其名,从他身上那一块块坚硬如铁的肌肉,便可看出这个大块头的防御能力有多强。
  据雪菲介绍,石钢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地玄巅峰的境界,而其修炼的独门心法《千层诀》更是体脉心法中极为罕见的,即便是一般的天玄武者想要打破他的防御,也是要费上好一番功夫。
  这一次,雪菲外出,石钢亦是被派来保护她的安危。
  当然,萧翎可不是一无所知的傻瓜,心中自然明白,只怕这个石钢只是表面的护卫力量,在暗地里,定然还有更强大的高手跟在其后,一个堂堂的帝国公主,如若只有这点守卫力量,出去怕是没人相信。
  至少,萧翎一路下来,可是隐隐可以感觉在,身后不远处,总有着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紧跟其后,那气息显然没有想到萧翎拥有天玄强者的感知,所以也没有太刻意的隐藏气息,于是便被萧翎敏锐的捕捉到了。
  感受到那一丝气息带来的压迫感,萧翎知道,那气息的主人至少也是在天玄之境的修为“赶了那么多天的路,终于看到凌云城了,动作快一点的话,相信应该在日落之前便可抵达。”雪菲美眸眺望远处,继而道。
  “公主殿下,如今已经快要抵达帝都,现在能否告诉我,我所要医治的人究竟是谁了吧?”萧翎淡淡地同道。
  之前一路上,萧翎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但雪菲均是避而不答,只是告诉他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轻易透lu。
  不过,如今帝都近在眼前,萧翎觉得自己有必要知晓这一点,因此便再次询问到。
  雪菲闻言,眉头微蹙,随即叹了口气,缓缓道:“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了,其实这一次中毒的便是我的父王,凌云帝国的现任大帝。”萧翎闻言,心中一惊,虽然之前隐约猜出这次需要医治的人定然身份非凡,但萧翎也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后会是当今的凌云大帝。
  难怪雪菲要亲自动身前往丹域,并且一路派了这么多人跟随保护。
  “此事,万万不可声张,否则定会给帝国照成极大的动dang。”
  雪菲一改往日妩媚妖娆的作风,一脸郑重地叮嘱道。
  萧翎并不是多舌之人,自然不会乱,尤其是关乎到一个帝国的安稳,更是大意不得。
  只不过,萧翎在得知中毒的竟然是当今的凌云大帝,心头略微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似乎这一趟的帝都之行,并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或许这其中还有着他无法知晓的凶险,毕竟堂堂一位帝国的帝王,竟然被人下毒所害,其中的用心值得思考。
  微微叹了口气,萧翎心中亦是无奈,现在已经抵达帝都,无论是福是祸,现在考虑也已经来不及了,一切只能听天命,尽人事了。
  随着萧翎心中的思绪百转,一行人终于平安地抵达了帝都。
  等待着萧翎究竟是什么,一切都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