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梦馨的心声

  “真的认不出我吗?凌霄哥哥。“梦馨带着哭腔的声音传进了萧翎的耳朵之中,听到如此凄婉的声音,以及已经梨花带雨的梦馨,萧翎心中一阵负罪感,彷佛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让眼前的女子如此心碎。
  只是,萧翎同样清楚,他虽然是凌霄,但却并不是真正的凌霄,真正的凌霄此刻已经陷入了昏睡之中,萧翎即便想要询问也无从问答。
  心中十分纠结的萧翎,无奈之下正想出言安慰梦馨。
  谁知,原本还梨花带雨的梦馨看到了萧翎的窘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么多年没见,似乎变子不少,以前的一直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现在的可是可爱得多了。”
  萧翎听到梦馨的评价,脑门顿时多了三道黑线,同时心中暗呼厉害,这个丫头和凌霄多年未见,竟然只是短短片刻的只言片语,就发现了他和凌霄的不同之处。
  好在化没有回到无极仙宫,否则面对那些相处了二十来年的亲人和朋友,指不定一早就已经lu出了马脚。
  所幸的是,尽管梦馨发觉到了萧翎和以往不同,但却是没往心里去,两人毕竟多年没见,随着时间的长大,有所变化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对了,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这个堂堂无极仙宫的少宫主,难道平日里都那么清闲,可以到处乱跑的?”梦馨一脸浅笑地问道。
  由于梦馨常年生活在仙灵圣地,算起来这是她头一次离开仙灵圣地来到外面,自然而然,她也就不知道无极仙宫少宫主失踪的事情。
  在加上无极仙宫对于这件事守口如瓶,除了一些有限的势力之外大陆上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
  萧翎被梦馨一问,脑门不由冒出一阵细汗无奈之下,只能把之前的那一套辞搬出来,苦笑地道:“其实,我先前受了一次重伤,导致我的记忆有些错乱很多事情都已经不记得了。”
  “什么?凌霄哥哥受伤了?伤在哪里?要不要紧?”梦馨听了萧翎得到话后,俏脸大变,急忙关切地问道。
  有些适应不了梦馨如此热情的举动,萧翎急忙摆了摆手,道:“伤势早已复原了,只是这记忆却是没有回复,之前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也是近段时间方才慢慢记起来的。”
  “那那还记得我吗?“梦馨美眸紧张地注视着萧翎目光中透lu着一股期待神色。
  只是,萧翎接下来的回答却是让她大失所望。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记得了。”萧翎硬着头皮,顶着梦馨殷切的目光,有些艰难地道。
  “真的不记得娄了”梦馨有些失神地喃语道。
  “不只是,除了知道我的名字叫凌霄之外,其他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萧翎试图弥补地道。
  梦馨稍稍回过神来,看着萧翎的目光满是疼惜语气亦是柔柔地道:“凌霄哥哥,不管还记不记得梦馨,但自从十岁那年,第一次出现在梦馨面前,梦馨的心里便永远留下的影子。”
  顿了下,梦馨语气十分坚决地道:“不管是否能够恢复记忆,永远都是梦馨的凌霄哥哥。”
  看着梦馨的模样萧翎也不知道要什么好。
  而这时,先前那一阵强烈的疲惫感再次袭来,似是发觉了萧翎的疲惫,梦馨温柔地搀扶着萧翎躺在床上,继而柔声道:“凌霄哥哥很累了,先休息吧,其他事等恢复了再。”
  萧翎确实很累闻言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下一刻便已经陷入沉睡之中。
  看着沉睡中萧翎那坚毅的脸庞,梦馨忍不住伸出纤纤玉手在其脸颊上轻轻抚mo了几下。
  “凌霄哥哥,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梦馨一个人待在仙灵圣地里修炼,内心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再见一面,自从上次在那家酒楼看到的时候,梦馨一眼就认出了,不知道梦馨当时有多么的开心,可那个时候却对梦馨熟视无睹。当时,我以为是在执行很重要的任务,所以不便相见,便忍住没有打扰。”
  “后来,我和师姐遭到傲老魔的袭击,当我看到ting身而出的时候,我就知晓,断然不会坐视不理的,一定是还记得当年的承诺,曾经过,会一辈子保护梦馨的。”
  梦馨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萧翎,眼中一抹化不去的柔情。
  也不管萧翎是否听见,或许正是因为萧翎陷入沉睡,梦馨方才会这般的吐lu心声。
  “再后来,误中了傲老魔的毒气,那个时候梦馨心里真的好疼好疼,我用了一切办法也救不了,无奈之下只能将我自修炼的仙灵之气传入的体内,虽然这样一来,梦馨便犯下了极大的错误,但只要能救,梦馨不后悔的,梦馨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赢弱的女孩,能够帮到凌霄哥哥,梦馨即便立刻死去也知足了。”睡梦中的萧翎也不知是否听见了梦馨有些哀婉的话语,熟睡的脸庞微微皱起了眉头,只不过在梦馨柔荑的轻抚下,不消片刻,再次舒缓开来。
  萧翎这一睡直到三天之后方才醒来,当他醒来之时,一直负责照顾他的一名丹域弟子,立马便去向烈炎通报。
  不消片刻,烈炎便每匆的出现在了萧翎面前,随同而来的还有紫玄和白钧。
  不过,另萧翎有些诧异的是,在三人身后竟然还跟着一名美艳不可亵渎的女子,萧翎仔细看了眼,随即便认出了这美艳的女子,赫然便是几天前出现在炼丹大会上的雪菲公主。
  她怎么也来了?貌似自己和这位公主并没有什么交集,甚至可以在这之前,两人根本连面都没有见过。
  “萧翎,庶觉怎么样了”烈炎来到萧翎身边,语气带着关心地问道。
  萧翎感受到烈炎语气中的真诚,亦是淡淡地笑道:“多谢烈炎长老关心,感觉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
  烈炎点了点头,继而迟疑了片刻方才道:“因为先前出现的意外,大会第二轮比赛推迟了五天的时间,我是来问问是否能够参加下一轮考核?”
  萧翎闻言,微微一愣,继而有些苦笑地道:“这个恐怕要让长老失望了,虽然休息了三天,但先前消耗的精神力实在太大,只怕没有半个月的时间,是很难彻底恢复的。”
  “如此便可惜了,第一轮测试的成绩出来了,的成绩当属这次大会最出众的,按照的能力想要在接下来的两轮考核中脱颖而出,并不是什么难事。”
  到这里,烈炎话锋一转,语气带着浓浓的惋惜,道:“可是,大会虽是我丹域举办,但却也有着自己的规矩,虽然我有心相帮,但却也只能拖延五天的时间,如若在推迟下去,只怕会引来各方的不满。”“无妨,萧翎明白烈炎长老的难处,我来此的目的也不过是长点见识,能不能取得名次倒是其次。”萧翎一脸淡然地道,脸上丝毫没有因为烈炎的话而感到任何沮丧。
  萧翎的确实是实话,他来此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那大会桂冠而来,而是为了寻找能够医治赵旭和凌霄的方法。
  只是,先前的事情实在太过突然,萧翎至今还是一无所获,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失望。
  不过,接下来烈炎的话,却是让萧翎感到有些意外。
  “能如此看得开,实在难能可贵,老夫没看错人。”烈炎笑着道“虽然大会是无法参加,不过老夫在这里诚心的邀请,加入我丹域。”
  “加入丹域?”萧翎有些愕然“不是,只有在大会上取得名次的选手才有资格进入丹域吗?”
  “哈哈!这点不用惊讶,老夫作为丹域的二长老,虽然平日不管事,但这点主还是做得了的。”烈炎满脸笑意地道。
  身后的白钧亦是满脸笑意地附和道:“萧翎兄弟,老师可是很多年没有如此看好过一名年轻人,他之所以如此开心,定然是因为有着过人的本事,老师的一番心意,萧翎兄弟可要好好把握住。”“这”对于烈炎抛出的橄榄枝,萧翎心中亦是大感意外,只不过他却从未想过要加入丹域。
  见萧翎面lu犹豫之色,众人皆是疑惑不解,寻常炼药师要是听到烈炎这番话,只怕早已欣喜若狂,哪里有人会像萧翎这般眉头微皱。
  看到萧翎似是有难言之隐,烈炎倒也算是大度,只是淡淡地笑道:“这样吧,这件事情好好考虑考虑,并不用急着答应,只要在炼丹大会结束之后给我一个回复便可。”
  闻言,萧翎不由微微松了口气,继而在房间中略扫视了一眼,随即转移话题地问道:“烈炎长老,为何不见梦馨在此?”
  烈炎一听,老脸微微一愣,继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见烈炎这副模样,萧翎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