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梦馨出现

  见烈炎三人将目光投向自己,萧翎微微一愣,旋即微皱着眉头,沉声说道:“三位长老莫非是在怀疑我?”
  似是察觉到了萧翎目光的不满,烈炎头颅微微抬起,一对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眸子,淡淡的注视着前者,继而淡声说道:“小家伙,不要担心,我并不是在怀疑你,只是奇怪为何你中了毒气却依然安然无事。”
  “我也不清楚,也许是我沾染的毒气较少,加上我的修为较高,所以那点毒气对我没作用吧。”萧翎淡淡地说道。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其中原因,自然无法回答烈炎的疑惑。
  听了萧翎的回答,烈炎先是看了前者一眼,继而lu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叹着气说道:“紫玄,你看这毒气,你可有解毒之法?”
  紫玄皱了皱眉头,继而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万毒宗确实有几分本事,刚才我查看了下,这种毒气我至今从未见过,其中的毒性亦是十分诡异,短时间内我根本无法查出它的特性。”
  听了这话,烈炎脸色顿时有些阴沉,紫玄身为丹域长老,虽然在炼丹术上比不上其他长老,但能够做到长老之位,没有一定的能力,又岂能服众。
  而这紫玄的最出色的能力,便是对于毒的研究,可以说,紫玄这一辈子都在和毒打交道。
  可以说,这天元大陆上成千上百种毒药,紫玄只需看一眼,闻一下,便能细数家珍般地详细输出是那种毒素,并且只需给她片刻时间,便能立即相处解毒之法。
  就是靠着这一项集力紫玄方才能够稳坐丹域长老之位。
  可眼前就连紫玄都说短时间无法想出解毒之法,这无疑是让烈炎的心脏揪了起来。
  连解毒高手的紫玄都想不出办法那还有谁能够解此剧毒。
  如果中毒的如果是普通人那还好办,但如今足有近千名的炼药师同时中毒,而且这些炼药师几乎算是天元大陆的精锐,如果让这些炼药师死在这里,不仅对丹域来说是个十分大的打击对于整个了丹药届来说,更是一个无法承受的损失。
  烈炎此刻皱着眉头,心中不断地思索着对策。
  远处的高台上,几方势力的代表均是有些惊疑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好在这些人也是一方人物,自然不会像是一般人那般胆颤心惊,只是在看到那近千名躺在地上的炼药师,心中亦是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连对丹药如此熟悉的炼药师中了这毒气之后都束手无策如果换做是他们,只怕早已一命呜呼了。
  同时,这些人心中亦是升起疑惑,为何在丹域举办的炼丹大会上,竟会出现这种事情,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如此挑衅丹域,难道不怕遭到丹域的报复?
  这些人心中的疑惑,自然没有能够解答而先前的雪菲,则是睁着美眸一眨不眨地场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毒我有办法解。”
  就在场中陷入广片凝重之时,一道突兀的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萧翎听到这阵声音,身体猛地一震,继而有些诧异地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
  顿时一道身姿曼妙,丰韵娉婷的身影出现在场一角,继而落入众人的视娄之中。
  “好美……”
  高台的众人皆是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那些上了年纪的还好,只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一些年纪稍轻几乎无法将目光从那突然出现的身影上挪开半分。
  雪菲也是有些诧异地看着来人,一向对自己美貌十分自信的她,也没想到这炼丹大会上竟然出现一个容貌丝毫不输于自己的女子尤其从这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圣洁般的气息,更是令人心中忍不住折服。
  她究竟是什么人?雪菲心中有些疑惑地想着。
  “你是谁?为何突然出现在我丹域场之中?”白钧看到突然出现的女子心中只是微微惊诧之后,遂沉声问道。
  “梦馨?”
  回答白钧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和眼前此女有过两面之缘的梦馨。
  自从那次他被傲老魔使诈误中毒气之后,便再也没见过梦馨,没想到她竟然还在这里出现,这由不得萧翎不感到意外。
  “梦馨?你认识她?”白钧奇怪地看了眼萧翎,疑惑地问道。
  这时,烈炎突然沉声说道:“你是仙灵圣地的弟子!”
  那女子缓缓走到烈炎面前,丝毫不在意周围投来的各种目光,语气不慌不忙地说道:“见过烈炎长老,梦馨正是来自仙灵圣地,这里代家师向诸位长老问好。”
  “你师傅是……”紫玄迟疑地问道。
  “师尊名号灵雪。”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灵雪仙子的高徒,不知刚才你说有办法解眼前之毒,可否属实?”
  烈炎问道。
  一旁的紫玄亦是有些狐疑地盯着梦馨。
  “梦馨不敢欺瞒各位长老。”梦馨淡淡地说道。
  烈炎闻言,浑浊的双眼不由一亮,继而上前两步,追问道:“梦馨姑娘既然有办法,还请姑娘伸与援手,老夫代所有中毒的炼药师谢过姑娘。”
  说着,烈炎竟是像梦馨行了个大礼。
  光是烈炎这一举动,便不由让人生出几分敬重,一名成名已久,身份极高的炼药宗师,竟然能够如此屈尊向一名后辈行礼,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梦馨显然也没想到烈炎会对她行此大礼有些慌乱地错开身子,继而脸色郑重地说道:“长老万不可如此,梦馨承受不起。”
  烈炎一脸坦然地说道:“如若能够救得这近千名炼药师,不仅替我丹域挽回声誉,最重要的是能够保我炼丹界不会因此衰弱,这个礼当得。”
  梦馨微微一笑缓缓说道:“长老如若真想行这个礼,那也不应当是对我,因为我解不了此毒。”
  “这那刚才姑娘那番话又是…”
  梦馨随即解释道:“长老不用担心,虽然我不能解毒,但眼前却有一人能够解此毒。”
  “姑娘说的何人?”
  “他!”
  众人顺着梦馨那纤纤玉指望去,目光顿时落在一道神情略微有些错愕的人影身上。
  萧翎有些mo不着头脑地指了指自己,继而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你说的……该不会是我吧?”
  梦馨见状,突然展颜一笑说道:“不错,如若连紫玄长老这样的解毒高手都无法解此剧毒,那么现场唯有你一人可以救他们。”
  萧翎见梦馨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禁急忙摇手说道:“梦馨,你别开玩笑了,我对毒的研究近乎于零,连紫玄长老都束手无策,我怎么可能有办法。”
  “不!你一定可以做到我相信你!”梦馨丝毫不理会萧翎的解释,语气坚定地说道。
  见梦馨如此笃定的模样,萧翎不仅苦笑,他和梦馨只是有过两面之缘,两次交谈加起来的话,一双手都数的过来,这个梦馨到底在搞什么鬼竟然如此相信他。
  烈炎也不清楚梦馨葫芦里卖着什么药,顿时目光不解地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着。
  见萧翎仍旧不信,梦馨继续说道:“刚才你是否也被这毒气所沾染,结果却是安然无恙?”
  萧翎愣了下,继而点了点头。
  “如此便没错了此毒只有你能解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能否说清楚点?”萧翎有些迷糊,不过隐隐之间他感觉先前自己中毒之后却一点事情没有,梦馨定然知道其中缘由。
  “此事稍候再向你解释眼下这些人身上的毒不能再拖了,还是先将他们救醒。”梦馨缓缓说道。
  烈炎闻言,亦是反应过来,说道:“梦馨姑娘说得不错,此刻救人要紧。”
  萧翎见状,犹豫了下,有些为难地说道:“可我根本什么都不懂,要如何来救他们?”
  “无妨,你只需按照我做的便行,只不过在这之前还请三位长老到一旁休息,接下来有些话还恕梦馨无礼,不便透lu。”
  烈炎虽然心中疑惑,但梦馨既然是那灵雪仙子的弟子,虽然分属阵营不同,彼此亦是有些正间隙,但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炼丹界的发展。
  所以,烈炎相信眼前突然出现的梦馨,定然不敢耍什么手段。于是,便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们等便离开,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两位了。”
  说着,烈炎当先转身离去,而紫玄和白钧虽觉得有些不妥,不过见烈炎已经离去,也只好跟在后面一道退开。
  这时,萧翎突然上前,来到梦馨身边,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迎面扑来,如若换做平常,萧翎倒也不介意细细品味这抹香气,但眼下他确实有些焦急地问道:“我说,你到底搞什么鬼,我哪里懂得如何解读,万一等下救不了人还害了他们,我岂不成了罪人?”
  梦馨看着萧翎一副焦急的模样,不禁白了后者一眼,继而交嗔地说道:“在我印象中,无论做什么事情,你从来都是一副自信从容的样子,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如此胆小了?”
  顿了下,梦馨随即lu出一抹轻笑,说道:“放心吧,我可不会拿那么多炼药师的性命开玩笑。”
  萧翎闻言,亦是只能苦笑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