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炼药师天敌

  黑龟的毒气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瞬间将天空遮档住,
  场亦是瞬间变得有些昏暗起来。
  此时,一些未来得及离开场央的炼药师,在被那玄气侵入之后,此刻各个面色发青,四肢无力地瘫软在地。
  一些稍微有些能力的炼药师,则是急忙从各自怀中掏出一些瓶瓶罐罐,将一些不知名的丹药囫囵吞枣般的塞入口中。
  想来这些应该是一些平日用来防身的丹药,可惜的是,那毒气十分霸道,尽管服用了各种丹药,但效果亦是不明显。
  丹乎是一瞬间,原本还站立在场央的一干炼药师,此刻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起来。
  这时,萧翎发现,刚刚被他接住的赤冥,还未来得及说话,便也急忙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瞬间投入口中。
  也许是吸入的毒气不多,加上他的丹药帮助,赤冥虽然脸色有些泛黑,但总算能够勉强站住。
  缓过气来的赤冥,看着一旁的萧翎,原本有些傲慢的脸色,亦是消失不见,语气有些艰难地对着萧翎说道:“多谢!”
  萧翎自然知道他实在感谢自己刚才扶了他一把,只是淡淡一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赤冥的这一番动作,倒是让萧翎对其印象有些改观。
  看来这个家伙除了态度傲慢了点,倒也算是不错,尤其是他那一手炼丹术,确实十分了得。
  如若不是萧翎凭着那似乎与生俱来的感知力,只怕根本无法打败他。
  不过,只是一瞬间,萧翎突然反应过来,心中疑惑顿生。
  为何所有接触到那黑色毒气的炼药师均是瘫软在地,可他却是没有任何感觉?
  如果硬要说他吸入的毒气不多,但身旁的赤冥应该和他相差不多,可这赤冥即便服用了丹药之后,依然出现了中毒气象,而他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一时间,萧翎心中大为不解。
  而就在这时,出现在黑气衷心的烈炎,突然大声喝道:“白钧,紫玄,你们随我一同将这黑气驱散,不能任由他继续扩散下去。”白钧和紫玄闻言,亦没有多言,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两人脸色趁着,几乎是在烈炎话音刚落,便是一前一后飞快赶制烈炎的身边。
  烈焰三人在半空之中呈三角之势,双目微凝,烈炎首当其中,口中一声暴喝,身上那浓郁的灵脉气息瞬间从他身体之中迸发而出。
  一旁的白钧和紫玄亦是紧随其后,将自己的灵脉气息扩展而出。
  三道强大的灵脉玄气透体而出,瞬间便在半空中汇集在一起,三道强弱不同的气息,如螺旋一般,瞬间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道恐怖能能量光柱。
  光柱形成之时,便直冲而上,将那遮盖住场的毒气冲破一个鼻鼻。
  那毒气似乎十分惧怕光柱,之时微微一触碰,黑色的毒气如同有了灵性一般,仓惶地向四周逃散而去。
  烈炎三人目光凝重,随着三人联手控制,那能量光柱瞬间爆散而开,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白色的光屏。
  光屏眨眼间便蔓延至整个场上空。
  而那些不断入侵的毒气竟是被光屏隔绝在外。
  紧接着,从光屏之中,洒下漫天的光柱,几乎是瞬息的功夫,场中的所有毒气,如同被净化一般,消失得一干二净。
  黑气来得极为突然,消失得也是十分之快。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之时,那漫天的毒气竟是已经消失不见。
  此刻,烈炎三人方才缓缓将那凝聚在半空的光屏撤销开来。
  微微吐了口气,烈炎缓缓落到地上,没说一句话,便来到了那群倒在地上,不停shen吟的炼药师之中。
  稍微检查了下那些中了毒气的炼药师的情况,烈炎的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
  “白钧,立刻将此事告诉丹域,让其派些人过来。”烈炎头也不回地说道“紫玄,你和我分头行事,我观察了下这些人的情况,那毒气是我从未见过的,一时间我也想不出解毒之法,只能暂时用玄气将他们内的毒气压制住,事不宜迟,马上动手,迟了恐怕会有性命之危。”紫玄闻言,亦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了点头,便和烈炎分头行动。
  中了毒气的炼药师约莫有七八百人,烈炎和紫玄两人皆是炼药宗师,也就意味着两人的修为其实已经达到了天玄之境。
  但要同时对这七八百人进行救治,亦是极大的消耗了他们的玄气。
  好在在他们不懈的努力之下,总算将所有中毒的炼药师的情况稳定下来,看着躺了一地不断shen吟着的炼药师,烈炎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皱着眉头,怒声说道!”那万毒宗当真丧心病狂,竟然打算在炼丹大会上,一口气毒杀如此之多的炼药师。”一旁的紫玄闻言,一张经过岁月洗礼却依旧美轮美奂的秀丽脸庞,亦是极为难看,说道:“这些家伙已经消失多年,没想到今天竟然再次出现,而且还是对我丹域动手,看来这些家伙对我丹域可谓恨之入骨。”烈炎闻言,突然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这些家伙生来便是炼药师的天敌,只怕这次是有备而来,如若我丹域无法将这些中毒的炼药师治好,只怕丹域的声望会一落千丈。”“不仅如此,如若一下子死了这么多炼药师对于炼丹界可是个极大的打击。”紫玄接话道。
  “你说的不错,当务之急是必选想办法将这些人治好只是我还是有些疑惑,能够进入这丹域场都是经过严格考核的,究竟万毒宗的那些家伙是怎么混进来。”烈炎疑惑地喃语道。
  萧翎看着一旁盘膝而坐的鼻冥,知道他定也是受到了那毒气的影响,此刻正在想办法将内的毒气逼出来。
  见状的萧翎亦是没有打扰他,而是心中不断思索自己为何没有任何事情。
  刚刚化明明感受到了内有股霸道的阴毒气息强行冲入他的身体之中,可就在短短一瞬间,那黑气便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凭空消失。
  就在萧翎疑惑不解之时,那边的烈炎亦是朝着萧翎所在的方向飞快掠了过来。
  当他来到萧翎面前之时,先是有些诧异地看了萧翎两眼,继而将目光转移到一旁盘膝而坐的赤冥身上。
  见到赤冥的样子烈炎先自然明白情况,二话不说,一手抵在赤冥的后背,瞬间一股庞大的玄气透过烈炎的手掌,缓缓灌入赤冥的内。
  而一直在和内毒气争斗的赤冥,在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玄气入体,便如同瞬间找到了战友一般,借助烈炎灌入的庞大玄气极快的将先前不断在他内肆虐的毒气压了下来,到了最后,那霸道的毒气便被他压在内的某一个小角落之中。
  感受到赤冥内的变化,烈炎方才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掌,微微抹了头上的一把细汗,长长地吐了口气。
  旋即,烈炎转头看向萧翎眉头微皱着打量了萧翎几眼,随即有些诧异地问道:“你竟然没事?”萧翎闻言,先是一怔,继而答道:“烈焰前辈无需惊讶,先前我听得那白钧长老的提醒便先一步离开,所以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烈炎听了之后,也是点了点头说道:“你很不错,待我将此事解决之后如若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好好交流一番。”
  烈炎的这一番话,萧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倒也没有推迟,只是不卑不吭地回答道:“荣率之至。”
  “呵呵!如此便说好了!”烈炎笑了笑,说道。
  这时,白钧已经再次回到了场央,飞快来到烈炎身边,白钧恭敬地说道:“二长老,我已经将此事传回丹域,相信很快便会有人过来帮忙。”“如此便好!”烈炎点了点头,说道“白钧,这次大会是由你负责,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是责无旁贷的,你能否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万毒宗的人会出现在大会上。
  “这”白钧被烈炎一番责问,问得哑口无言。
  有些惭愧地低下头,没有说话。
  虽然白钧如今和烈炎一样,同属丹域的长老,身份地位相当,可说到底白钧曾经可是受过烈炎的指点,白钧一直亦是将烈炎看做老师一般对待,所以面对烈炎的责问,白钧自然不敢反驳。
  而且这件事他确实责无旁贷,并没有什么借口。
  那紫玄见状,则是缓和着气氛说道:“二长老,此刻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查清楚那万毒门是如何混进大会的,再则则是要解决眼下这些炼药师身上的毒气。”
  白钧稍稍思索了片刻,继而分析地说道:“按理说,这里的把守如此之严,想要轻易进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解释,便是那万毒宗的人乔装成参赛者混在里面。”
  “你说得不错,可眼下所有炼药师都中了毒,我们又要如何揪出那潜藏其中的万毒宗弟子。”突然,烈炎、紫玄,以及白钧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三人顿时将目光投在萧翎身上。
  如果说,所有炼丹师中里,唯一安然无恙的,那便只有萧翎,如此一来,萧翎的嫌疑显然是最大的,也无怪乎烈炎三人将目光投在萧翎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