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最后关头

  借着投入药材的空闲瞬间,萧翎瞟了瞟两边,发现仍旧留在场上的炼药师大约还有近半数,能够继续留下来的炼药师,自然都有着各自的一番本事,这些炼药师虽然是满脸凝重,不过手脚间却没有丝毫慌乱,脸上,也并没有任何失措的情绪,想来炼制的过程,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之中吧。
  “嘭!”
  就在萧翎收回目光之时,前面不远处的一处石台上,被烤得通红的鼎炉,却是抵御不住那越加炽热的高温,猛然间爆炸开来,而随着鼎炉的爆炸,其中正在炼制的丹药,也是宣告破碎,于是,无情的青色玉、
  佩,瞬间暗了下来。
  头发被炸得焦黑,脸庞也是面目全非,那名炼药师傻傻的望着那失去光泽的玉佩,半晌后,方才骂骂咧咧的下台,咬牙切齿的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对着场之外走去,在路过萧翎前方之时,后者有些讶然的发现,这个失败者xiong口上所绣的符号,竟然是一名高级炼药师的标志。
  “这炼丹大会果真非同一般,这只是第一轮,竟然能够将高级炼药师考倒。”心中略微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萧翎便是将这个小小的插曲抛了开去,继续耐心的试探着提炼的最佳纯度,而有了先前那个失败者的前车之鉴,现在的萧翎,无疑是显得更加小心。
  随着时间的缓缓度过,巨大的场之上,不断的有着青光消失,一个个脸色或铁青,或赤红的炼药师,皆是无奈的离台,然后在看台上无数道惋惜的目光注视下,悻悻的离开了这个让得他们伤心并且愤怒的场所。
  不过虽然这次的考核颇具难度可不得不说前来参加大会的,也是有着很多具有料子的人除开那些因为种种缘故而失败的参赛者之外,现在至少还有着将近三分之一的炼药师,正和萧翎一般,安静仔细的试探着药材的提炼纯度。
  当场之上巨大的沙漏,滑落了将近一半之后萧翎的对纯度的试探,也终于是完全完成,不过为此,萧翎已经炼坏了一份材料,也就是他只剩下一个机会,必须把握住。
  清楚这一步骤的关键性,萧翎心神逐渐寂静,吐了一口浊气双眸再度闭上,手掌快速的拿起石台上的剩余材料,萧翎略一停滞,便是将这些材料按照比例倾倒进了药鼎之中。
  庞大的灵脉玄气谨慎的控制着鼎炉内的温度,缓缓的熔炼着那些互不买账的药材粉末,它们在细微融合间所反映出来的特效,都将会通过灵脉玄气,快速的回馈到萧翎的脑海之中然后他便能够借助着这些信息,来分辨过程的方向,是否正确。
  这种反馈分析,是一种极其消耗精神的分析工作,不过也好在萧翎现在所需要分析的,也就仅仅是三品药方而已,若是换上五品甚至六品的话,恐怕别说是他一个接触炼丹术一个来月的炼药师,就是换成其他高级的炼药师,也基本不可能将之分析而出,毕竟若是炼丹真的是这般简单的事情的话那么丹药,也就不怎么值钱了。
  趁着一个短暂的时间,他目光扫了扫周围发现赤冥面前的药鼎内,一枚丹丸的雏形竟然都已经开始了凝聚,显然,再过不久,就应该是成丹了。
  “不错的本事,果然有点狂的本钱。”挑了挑眉,萧翎双手略微沉寂,片刻后,骤然开始子动作,只见双手飞舞间,那摆放在面前的炼丹炉,竟然是被他随意的翻转着。
  “这小家伙真是胆大妄为,难道他不知道这样随意剧烈的翻转炼丹炉,是极容易产生爆丹的危险情况吗?”望着下方萧翎的这般举动,烈炎以及身旁一干经验丰富之人,低声喃喃道。
  巨大的沙漏,其中的沙粒,飞速的倾洒而下。
  “嘭!”在某一刻,清脆的拍鼎声响,在场之上响了起来。
  站在萧翎审判的赤冥率先手掌重拍在鼎炉之上,鼎盖被弹射而起,一枚浑圆的丹药,飞射而出,然后被他跃身一把抓进了手中,脸庞之上的得意,难以掩饰。
  紧接着,又是一道脆响,另外一旁,一名身穿黑衣,满脸肃穆,表情冷然的男子,一枚丹药,从他的炼丹炉中射了出来。
  继这两道声音之后,巨大的场之上犹如是起到了连锁反应一般,一个个鼎盖被弹射而起,好几百枚形状不一的丹药,从药鼎中弹射而出,对着天空飞洒而去,然后被它们的主人,奋的抓进手中。
  “时间要到了“目光紧紧地盯着那央位置处,依然闭目的萧翎,再瞧得对面那即将完毕的沙漏,雪菲不知为何,手掌猛然紧握了起来,这个家伙,竟然还在闭目沉思。难道不知道时间要到了吗?
  旋即,就连雪菲自己也是愣住了,她突然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替一名毫不相关的人提心吊胆。
  或许是因为烈炎伯伯对他的另眼相看吧。雪菲心中自圆其说地想着。
  场之中,无数道视线,都是缓缓投射到了萧翎所在处,望着那沙漏中哗哗而下的丁点沙粒,所有人都想知道,场上这个唯一一个还未完成的青年,是否能够在最后的关头,完成这一轮的考验。
  沙漏之中,屈指可数的沙粒,悄然坠落,当最后一撮沙粒即将滚落而下时,所有人心中都是认定萧翎已经失败了。
  而就在这时,紧闭眼眸的萧翎,眼眸豁然睁开,手掌轻拍鼎炉,鼎盖飞射,浑圆的丹药,在最后一刻,飞射而出,光彩夺目,让人目眩。
  抬头望着那枚飞射而出的浑圆丹药,萧翎脸色平静,手掌一招,一股吸力将之扯进了掌心中。
  在丹药入手的那一霎,巨大沙漏之中的最后许些沙粒,终于是完全的倾洒而下。
  站在青台后,萧翎望着那些陆陆续续退出的参赛者,目光四处看了看,有些错愕的发现,这仅仅是第一轮的考核,竟然便是把尽三分之二的参赛者给淘汰了出去,这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感叹,大会的严格与苛刻。
  把玩着手中的那枚丹药,萧翎转了转头,将目光投向一旁的赤冥,此时这个家伙正笑眯眯的抛着手中的丹药,满脸的得意之色,瞧得萧翎望过来,他将丹药稳稳的握在手中,冲着他不屑地道:“运气挺不错的啊,竟然是在最后一刻把丹药炼制了出来,可就不知道练出来是丹药,还是毒药了。
  瞥了一眼赤冥那得瑟的模样,萧翎淡淡的笑了笑,道:“不劳你费心,你还是关心自己的好。”
  “哼!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看你还能得意多久。”赤冥冷笑道。
  “呵呵,或许吧。”耸了耸肩,萧翎不再与他多费口舌,抬头望着高台之上的白钧,等待着他的开口。
  白钧站在前台位置,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巨大地场。目光微微扫动着,望着那仅存的三分之一的参赛者,轻笑着点了点头,双手略微虚压,喧闹地场地,顿时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恭喜还站在场中地你们,成功地通过了第一轮的测试。不过,这还并未完全结束。”白钧微笑道。
  “大家想必也知道,有些狡猾的家伙,总喜欢搞些莫名其妙地东西。他们或许也是成功地炼制出了外形看似浑圆的丹药,不过,那种没有丝毫疗伤效果地丹药,基本上与丹药二字没有丝毫关系。所以接下来,我们便是测验你们所炼制出来的回融丹,究竟是否达到了药方的要求。”白钧那略微有些嘶哑地声音,缓缓地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着:“现在,请诸位参赛者,寻找到你们青石台又下角地一个绿色机关,然后按下去。
  闻言,萧翎目光在石台上扫了扫,最后停留在了右下角那个并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有些愕然的发现,在那里,原来错落的分布着几个颜色不同的细小机关,手指依言的停留在绿色机关之上,萧翎轻按了下去。
  随着机关的按下,光洁的青石台忽然一阵细微的颤抖,在台面上,一个石板,缓缓的凸出,待得升出半尺后,表面上的石板,微微凹陷,最后lu出一个细小的黑洞。
  “这是一台测验药效的机关,将你们炼制出来的回融丹投入进去,若是达到了要求,台前的玉佩会发出绿光,而若是没有达到,则是红光,那便代表着失败,失败的结局,便是退场。另外,绿光越盛,那则说明他所炼制出来的回融丹效果越好。”
  听得那响彻在场上空的话语,却是有着不少炼药师脸色忽然的变了变。
  手指轻轻的捏着浑圆的丹药,萧翎平静的望着那漆黑的测验机关,可却并未急着投进去,反而是将目光扫向四周。
  此时,已经开始有着炼药师将手中的丹药投了进去,在丹药投入测验机关之后不久,空旷的场之上,赫然间变得红绿交替起来,或强或弱的绿红两色光芒交织闪烁,互相印衬着欣喜与阴沉。
  由此可见,丹域对此早已有了先见之明,知道一些狡猾之人定会投机取巧,这样一来,便防止了任何人作弊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