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雪菲公主的目的?

  雪菲公主出现之后,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了下,亦是没有话。,便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面。白钧见状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淡淡地笑道:“雪菲公主这次是奉命而来,凡是此次炼丹大会的前三名,都会得到皇室的重赏。”白钧的话顿时引起下面一干炼药师的惊呼,炼丹大会自举办以来,从未听过皇室参与其中,而这一次帝国竟然把雪菲公主派了过来,实在另外大为费解。
  众人皆是纷纷猜测,那皇室的重赏到底是什么,难道和眼前的雪菲公主有关?
  萧锋略微打量了那雪菲公主两眼,只见后者静静地坐在席位上,浑身上下充满雍容华贵的气息,令人迷醉的俏脸上始终保持着一副浅笑,那一双璀璨的漆黑眼眸不经意地从萧翎身上扫过,只是微微停留片刻,便转移到其他地方。
  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萧翎索性也就收回目光。
  雪菲公主代表着凌云帝国的宴室,身份自然非同寻常,既然她已经出来,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一届的炼丹大会即将开始。
  “,这雪菲公主为何出现在这,皇室一般不是都不插手丹域的事情,丹域也不归皇室所管辖的吗,为何这次皇室竟然派了人过来,而且看那烈炎长老一副神情淡然的模样,似乎对此一点都不反对。”
  “这么,我倒是想起来,烈炎长老不是一每都对皇室没有好感,可此刻竟然愿意和雪菲公主坐在一起,难道这雪菲公主的魅力如此之大?”“嘘!还是别乱的好,我们只管专心准备便是,1心多了惹麻烦。”萧翎听着身后两名炼药师的窃窃si语,随即将目光投向了雪菲公主的身旁在她左手边坐的便是今日到场的丹域的三名长老中的唯一女子紫玄长老。
  这样一来,显然坐在雪菲公主右手边那一身红袍,面容焕发的老者便是那烈炎长老了。
  那就是丹域的烈炎长老?
  从周围人的议论声中,萧翎亦是得到了不少关于此人的一些事迹,据这烈炎平日极少出现在丹域,而是爱好四处游历。
  不过即便是如此,在丹域,烈炎的声望,即使是相较于白钧,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即使是白钧见到了烈炎,也要客客气气地执弟子之礼,原因很简单当初白钧在未发迹之前,烈炎对他可是照顾不少,是知遇之恩,也并不为过。
  不止是白钧,在丹域之中,许多成就极高的弟子,其中有半数以上都受过烈炎的指点。因此,烈炎虽然极少出现在丹域之中但丹域里却是人人对其敬重有加。
  眉头微微挑了挑,萧翎望向那脸庞焕光,气色红润的烈炎,目光中有些诧异,这般来,这位老者,其实才应该是本次炼丹大会真正的大人物吧。
  似是察觉到了目光的注视一脸平和的烈炎忽然转过头来,将看似茫然的目光投向萧翎这边,红润的脸皮上,lu出一抹和善笑容。
  瞧得老人转头望过来,萧翎对于这位培育出如此多杰出弟子的老者心下也是微微有些敬佩,不由微微欠身行了个礼。
  烈炎见状,目光微微一顿继而笑着点了点头,便收回了目光。
  旋即烈炎轻声地道:“没想到刚来就遇到个有趣的家伙,看来这届大会又是人才辈出的一届!”“烈炎长老在谁呢?”一旁的雪菲公主闻言,则是浅笑地问道。
  “一个有趣的年轻人,从他身上我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而且他刚刚看了我一眼,竟然能够从众多视线中脱颖而出,并让我感受到,可见这家伙不简单。”烈炎淡淡地笑道。
  雪菲顺着烈炎的目光望去,但底下的炼药师实在太多,雪菲到也无法看到萧翎,只好收回目光,随即换了个话题道:“这次还要感觉烈炎长老的帮助,如若事成,到时雪菲定然会有所报答。”摆了摆手,烈炎淡淡地道:“菲丫头,知道我不喜欢这般客套,要不是看在的面子上,以着我的性子换做是其他皇室中人,我定然不会答应,至于那什么报答,就不必提了。”
  雪菲巧笑连连地道:“菲儿知道了。”略微点了点头,烈炎便不再话,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萧翎,
  随着时间的逐渐走动,大会开始的时间,也终于是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而至。
  当一道清脆的钟鸣声在广场之上响起之时,冲天而起的喧闹声,悄然寂静。
  听着那在耳边绯徊的钟鸣声,烈炎从坐席上站起身来,然后缓步来到贵宾席最前面,目光扫过下方坐在青石台之后的上千炼药师们,
  此时。多达两千多名的炼药师,也抬起头,将敬畏的目光,投向这位在丹域,甚至可以在炼药界拥有着绝高声望的老人。
  站在贵宾席前台,烈炎望着那人头橼动的广场,半晌后,轻笑道:“现在,请所有的参赛者,各自做好准备吧。
  随着声音传来,两千多名炼药师亦是准备就绪。
  安静的站在光洁的青石台之前,萧翎目光扫过台上,发现在石台之上,整齐的叠放着一份药材,在药材之前,一张薄纸安静的躺着,另外,青石台之前,还镶嵌着一个玉佩,微弱的蓝光闪烁着。
  顺手拿过薄纸,萧翎目光扫了扫,有些愕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张三品丹药的配方,要知道能够被选入参加此次大会的,最起码也是高级炼药师。
  区区一个三品丹药,对于在场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继而仔细一看,萧翎顿时有些无语,这张药方,明显只是这般随意的将药材份量等等一些东西抄上去,描述更是模糊不清。
  也就是,这薄纸上所记载的东西,则是只告诉了大致的炼制方法,其他的细节等等,居然完全需要自己去把握,这无疑是让得炼制丹药的失败率,提高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最让得萧翎彻底无语的,还是石台上所摆放的药材,这分明只是炼制两份丹药的份量,也就是,每个人,都只有两次的失败率,如果在将药材完全消耗后,依然没有炼制出成品的丹药,那么很明显,失败了,而失败的结局,便是退场。
  “果然不愧是丹域举办的炼丹大会,这种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握着薄纸,萧翎笑着摇了摇头,转头四望,发现很多炼药师脸庞上都是有些苦意,偏头望着右手边先前那名嘲讽过他的年轻人,发现他倒是平静许多,现在正微皱着眉头细细的阅着薄纸上所记载的一些屈指可数的炼制问题。
  “看来这家伙倒是有些本事,并不是什么无能之辈。”萧翎心中暗自想着。
  见众人注意力都集中在配方之上,萧翎只得也将目光投注到薄纸上去,这种炼丹大会的考核,是他从未参与过的,因此,心中还真是有着一些忐忑。
  毕竟他也算得上是半路出家了,接触炼丹术不过一个来月,对于丹药的理解程度自然不及周围其他人,不过大会竟然出了这样古怪的考题,也许对于其他人来是增加了难度,但这无疑是给萧翎极大的好处。
  比炼丹的基础,萧翎自然无法和他们相提并论,但他那近乎妖孽般的对丹药的敏感程度,即便配方上没有明确写出各种灵草的份量,他也能自行mo索出来。
  巨大的广场之上,所有参赛者都是捧着薄纸,面lu各种表情的细细阅着,一时间,整个广场,鸦雀无声。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将近半会,一道清脆的钟鸣声,悄然的在广场之中响彻了起来。
  听得钟鸣声,所有参赛者,都是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物品,手掌一招,霎时间,上千座颜色形状各不相同的鼎炉,突兀的出现在了青石台之上。
  这些炼丹炉形状各异,颜色更是五彩缤纷,其中更有一些乃是极为名贵之物,这些无疑不吸引了高台上众人的目光。
  而相比于这些,萧翎手中的炼丹炉则显得有些寒酸,虽然同样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芒,但和周围其他人比起来,则是显得十分暗淡无光。
  其实这也不能怪萧翎,毕竟他才接触炼丹术一个来月,原本买来这炼丹炉也不过是练手之用,当时的他却是还不知知晓一座好的炼丹炉,对于炼丹的成功率是有着极大的提高的。
  一旁,先前曾嘲讽过萧翎的年轻人,见到萧翎竟然拿出一枚如此普通的炼丹炉,眼中的讥讽之意更浓。
  不屑地撇了撇嘴,年轻人便收回目光,不再关注萧翎。
  随着钟鸣声响起,微闭着眸子的烈炎也是睁开了眼来,目光扫过下方,平缓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想必们也看明白了一些东西,这第一轮的考核,便是需要们依照着这不怎么完整的药方,炼制出成品的丹药,们每人有着两次机会,两次之后,丹药还未炼制成功,那么青石台之上的玉佩,便会自动暗淡下去,光亮一暗,人则退场。”
  “们,清楚了?”烈炎微笑道。
  “是!”下方广场,上前道声音,犹如闷雷般,轰鸣而上。
  “既然如此,那么第一轮考核,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