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梦馨的奇怪反应

  至尊神殿?
  听到这四个字,原本正在看热闹的一干食客皆是面目震惊之色,纷纷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云凡。
  “这个俊朗非凡的年轻人竟然是至尊神殿的弟子?”这是所有食客脑中的第一反应,震惊同时,所有人亦是抱着猜测的态度。
  如果此人真是至尊神殿的弟子,那么先前那看似十分普通的年轻人为何还能坐得这般淡定,好似那至尊神殿四个字从头口中出来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一般。
  那云凡也没想到坐在自己对面这个看似十分普通的年轻人不仅态度“嚣张”而且一出口便道破自己的身份。
  原本云凡并不想在依靠身份来压人,以免给梦馨和梦婷两女留下不好的印象,不过此刻忽闻萧翎竟然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云凡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则是心中冷笑。
  “这位朋友好眼力,在下确实是来自至尊神殿,敢问这位朋友如何称呼,听的语气,似乎对我神殿十分不满,就不知道我神殿何时得罪过朋友?”云凡也不掩饰,很干脆的承认道。
  听到云凡不加掩饰的承认,周围的食客具是忍不住倒吸了
  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真的是至尊神殿的弟子。
  在凌云帝国里,至尊神殿的地位要远远凌驾于皇家之上,一些稍微了解内幕的人,都是十分清楚,如今的皇室不过是一个摆设,如诺不是其背后有至尊计殿的支持,凭着皇家那点微弱的实力,早已被人取而代之了。
  可以,在凌云帝国之中,至尊神殿才是真正实际意义上的统治者,而皇室只不过是至尊神殿派到外界的一个代表而已。
  这是凌云帝国里各大世家宗门共知的事情。
  地位如此超然的至尊神殿,一向是世人心中敬仰和惧怕的存在,周围这些食客也没想到今日竟然有幸遇到一名至尊神殿的弟子。
  他们并不怀疑云凡是否是假冒的,因为在凌云帝国之中,还没有人吃了豹子胆,敢于冒充神殿弟子。
  那样的结果,将会是受到至尊神殿无穷的追杀,不止不休。
  这样的事情在过往已经发生过几次,也正是那几次,使得今后大陆无人敢于冒充至尊神殿的名头。
  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眼前这个普通的年轻人既然得知那云凡是至尊神殿的弟子,竟然还敢得罪于他,也不知他是否背后有所依仗,亦或是无知者无畏?
  对于周围食客的反应,萧翎毫不在意,而云凡那咄咄逼人的目光,根本无法给萧翎造成任何威胁。
  轻轻端起面前的茶杯,将里面清淡的茶水一饮而尽,舌头传来一阵淡淡的苦涩清香,微微抿了抿嘴,萧翎方本淡淡地道:“无需套我的话,想知道我的身份,我便告诉,我叫萧翎,至于身份,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背后没有任何势力,如果想出手教训我,尽管放心便是,不用有所顾忌。
  云凡听着萧翎轻描淡写的话语,虽然萧翎的话十分平淡,怎么听都如同一个平凡人一般,只是萧翎那一副从容不迫的态度,却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普通人。
  正是这样一个怪异矛盾的组合,却是让云凡心中略微有些警觉。
  能够成为神殿的弟子,而且还是内阁弟子,云凡自然不是冲动无脑之辈。
  只是萧翎一番话语气虽然平淡,但其中咄咄逼人之势令他无法下台,如若不给他一个教训,那岂不是弱了神殿的威名?
  正想着接下来要如何教训下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子时,一旁始终不言语的梦謦却是突然轻声开口道:“云凡师兄,这次奉家师吩咐,前往升水城办事,如今我们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是否该启程赶路了?”
  云凡闻言,先是微微一怔,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自己心仪的女子如此明言,他亦是不好开口拒绝。
  稍稍思索了片刻,云凡方才lu出一抹自认潇洒的笑容,点头道:“既然梦馨师妹开口,为兄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顿了下,云凡继而转头对着萧翎若有深意地道:“萧兄弟,无论是否对我神殿弟子有所偏见,今日之事我便不于计较,希望下次我们还能见面的时候,到时希望萧兄弟依旧能像今日这般悠闲。”
  此时,梦馨已经率先起身,朝着酒楼外面走去,梦婷和云凡见状,亦是只能无奈的离开,追随而去。
  萧翎看着三人渐渐离去的身影,嘴角微微lu出一抹淡笑,似是根本不把云凡最后那句隐含威胁的话语放心上。
  这个云凡的修为也是不俗,但从他身上,萧翎却是感受不到任何威胁。至少和之前他在天水阁遇到的云洛相比,还有着不的差距。
  当初还未领悟天道法则之时,他便不惧那云洛,如今经过对天道法则有着更深层次的接触之后,自然更不用惧怕一个普通的神殿弟子了。
  因为接二连三的事情,加上身上还背负着和云逸的三年之约,因此萧翎对于至尊神殿可谓没有什么好感。
  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萧翎不会去主动挑事,但如若有人找他麻烦,即便是神殿中人,他亦是不会退缩。
  除非他所面对的是远远强过于他,足以威胁到他生命存在的大神通强者。
  不过,另萧翎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就在刚刚同桌而坐之时,那个一直未曾言语的梦謦似乎总是不经意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原本萧翎并不觉得什么,但刚刚那梦鼻带头离开之后,趁着那梦婷和云凡没有注意之时,竟是回头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萧翎可以从他的目光之中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情绪在流转着。
  仔细思索了片刻,萧翎却是猜不出那异样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只是他从那目光之中感受不到敌意。
  当然,萧翎也没有天真的以为,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自己便能够得到一名女子的芳心。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重要的,对他来,三人只不过是此行路人的过客,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将精力放在即将到来的炼丹大会之上,方才是正事。
  经过了酒楼这一幕意外的插曲,接下来的时间萧翎倒也没有受到任何打扰。
  周围的时刻看着依旧坐在那里悠然自得的萧翎,眼中透lu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有猜测,有惧怕,还有一丝好奇。
  无论眼前的萧翎是什么人,光是他在面对至尊神殿弟子时的那一副从容不迫,不卑不吭的态度,便足够周围这群人忌惮不已的了。
  至于云凡先前所,关于萧翎将他们当作玄兽一样对待的问题,那群人更是不敢借机找茬。
  虽然经过云凡的提醒,众人亦是觉得不妥,但明显那个年轻人肯定有所依仗,为了一个不着边际的理由而无故和其结仇,在场的人又不是傻子,自然没人愿意冒这个头,指不定等下这个看上去十分温和的年轻人便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正是抱着这样的心里,萧翎很安静的吃完自己的晚餐。
  紧接着,萧翎便要了一间客房准备休息,那酒楼老板亦是精明之人,先前发生的事情他可是一点不漏的看在眼里,虽然酒楼的客房早已人满为患,但眼前的年轻人连那至尊神殿都不放在眼里。
  不管他是否有能力抵挡至尊神殿的怒火,可至少他一个的掌柜是不敢得罪萧翎的,所以萧翎只是微微一开口,那掌柜便点头哈腰的将酒楼的情况了一遍,最后竟是主动将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用以供萧翎休息。
  萧翎原本听闻客房已满,便已打算在城外随意找个地方休息一夜,但掌柜竟是主动将自己的方面让给他,萧翎哪里还猜不出前因后果。
  不过他也没有点破,既然有人愿意这么做,他又何必矫情,很快在掌柜的引领下,便来到一间环境不错的上房。
  微微了几句感谢的话,萧翎便独自休息起来,至于那听了萧翎感谢话语后依旧诚惶诚恐的掌柜,萧翎想起之后,亦是轻笑道:“看来,这个世界还是武力至上,假如没有足够的实力,只怕那掌柜对待他的态度就不是如此了。”
  微微一阵感叹,萧翎亦是盘膝休息起来。
  翌日,天色刚亮,萧翎便已经醒了过来,睡了一夜,将两日来的风尘洗尽,萧翎精神顿时不出的清爽。
  离开酒楼之后,萧翎微微朝着升水城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便重新启程赶路。
  以他的速度,相信只需用上半天的时间,便能抵达升水城。
  到了这一刻,萧翎亦是有些期待,因为这一个月对炼丹术的接触,也是使得萧翎对于炼丹十分感兴趣,自然而然对于那即将到来的炼丹大会同样十分期待。
  只是,当他没走多久,便发现前放出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瞧,赫然便是昨日才和他同桌而坐的梦馨梦婷两女,而在他们旁边自然便是那至尊神殿的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