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冲突再起

  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已面前的惊艳女子,萧翎也是有着一瞬间的失神。
  而这一瞬间的失神,同样被正注视着他的女子和其身边的同伴所注意到。
  虽然萧翎这一失神只是短短片刻时间,很快便就清醒过来,相比于周围其他还沉迷在女子的容貌的食客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但即便如此,那女子在见到萧翎失神的模样,好看的秀眉亦是忍不住微微皱了皱,而一旁的另外一名女子则是微微有些不满地冷哼一声。
  这时,萧翎方才注意到女子的同伴,在女子左侧站着一名穿着和女子如出一辙的女人,只不过其模样显然要比女子略显成熟许多。
  那女人亦是十分美艳,只不过当他和先前的女子站在一起,自然显得有些暗淡无光。
  而在两女身后,则是一名穿着蓝色劲服的年轻男子。这年轻男子的模样亦是俊朗不凡,身形十分健硕,一头灰褐的卷发,像一把刷子扣在头上,一双褐色的长眼,眼神果决,目光如剑,两道剑眉,离得较远,脸上的五官错落有致,和两女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俊男美女的组合。
  萧翎微微打量完之后,亦是疑惑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那年纪较的女子还未话,身后的年轻男子已经率先开口了,道:“这位朋友,是这样的,看周围的位置都已经坐满,而这章桌子只有一人,梦馨师妹刚才是在问,能否行个方便,让我们和同桌,当然为了报答,这顿饭有我来请。”萧翎闻言,亦是皱了皱眉头,他自然知晓酒楼里的情况,如果不是他运气好,只怕连这一个位置都找不到。
  对于眼前三人的请求,萧翎本身倒是没觉得什么,出门在外总会遇到不方便的情况,只是那男子的话听在萧翎耳朵之中却是十分不舒服。
  那年轻男子话间,虽然一脸笑意,态度十分温和,但语气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盛气凌人之意,萧翎自然听得出来。
  不过,萧翎只是略微心中想了想,倒也不愿去计较这些,毕竟他还有正事要做,在此之前,他也不想节外生枝。
  思及至此,萧翎遂淡淡地道:“无妨,们请自便,至于饭前,我还付得起,就不劳烦三位了。”
  那男子自作主张的提议在萧翎眼里不过是个完全不好笑的笑话,他能够花费五百紫晶币,只是用来炼制一枚五品丹药,他又怎么可能缺钱。
  着,萧翎也不理会这三人,独自吃了起来。
  周遭的其他食客见到萧翎竟然如此幸运的能够和两位如此绝色的女子坐在一桌,纷纷投来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心中更是懊恼不已。
  那女子见萧翎答应,本想声感谢,但见萧翎态度如此冷漠,加上先前看向自己的目光那一抹失神的样子,想了想便也就没有出声。
  三人相继坐好后,那年轻男子便问道:“两位师妹,我们出发的时间晚了点,今日便将就着,等明日到了灵水城,为兄一定准备一桌丰盛的美食替二位师妹接风洗尘。”
  听到年轻男子的话,一旁年纪稍长的女子则是笑着道:“云凡师兄,太客气了,断然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应该的,出门之前家师曾吩咐我要好好招待两位师妹,云凡自然不敢怠慢。”云凡一脸淡笑地道。
  倒是一旁那个先前让萧翎瞬间失神的女子,回应颇为冷淡,只是淡淡地了句“不用了,此次离开师门,是为了替师尊办事,并不宜太过招摇。”
  似是对梦馨的冷漠态度习以为常,云凡只是笑了笑,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听着三人的对话,萧翎也没听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唯一得知的便是三人此次前往的目的地竟然也是灵水城,难道三人亦是炼药师或者是灵脉医者?
  不过,这些似乎和他关系不大,他也就没有多言。
  只是,他不想理三人,三人却是无法忽视他,确切的,是无法对正趴着桌上,吃相十分难看的秋做到视而不见。
  那叫梦馨的女子看着秋的模样,眼中亦是闪过一丝喜爱,只不过当那满嘴流油,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菜渣的样子,好看的秀眉亦是忍不住微微蹙了一下。
  而那年纪较长的女子则是忍不住出言道:“这位朋友,能否将这只玄兽放到其他地方?”
  萧翎闻言,则是抬起头来,皱着眉头,淡声道:“有什么问题吗?”那女子指了指秋,道:“不觉得它的吃相实在影响别人的食yu吗?能否劳烦将它弄走?”
  吃得正欢的秋,听到眼前的女子竟然要把他撵走,顿时不满地抬起脑袋,对着那女子咧嘴哇哇大叫起来。
  萧翎也没有阻止秋不礼貌的行为,那女子的话同样让萧翎颇为反感,顿时亦是毫不客气地道:“这里原本便是我先来的,们既然觉得坐在这里影响到们,那么们大可换桌,至于我的玄兽要怎么做,那是它的自由,们无权干涉。”
  “”那女子被萧翎一番话驳得无法反驳,心中不由气急。
  从便身份高贵的她,却是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冷漠的对待,就是身边那叫云凡的男子,在见到他们师姐妹两人,不也是对其大献殷勤,以着那云凡的身份都是如此,可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男人竟然丝毫不给他们脸色瞧。
  越想越是生气,但那女半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待遇,一时间竟是干坐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而那叫梦馨的女子,虽然觉得自家师姐提出这样的要求实属不妥,但眼前这男子毫不留情面的话,同样让她感到有些恼恨。
  那云凡见萧翎如此不给面子,心中不由微喜,自从这次奉了家师的命令前往护送两个人前往灵水城参加炼丹大会,原本不是十分情愿的他,在见到眼前两女之后,便将心中的不情愿抛得一干二净,转为心中大为庆幸自己能够得到这样的任务。
  眼前的两女是他此生见过的最为出色的女子,尤其是那梦馨,只是见到一眼,云凡顿时惊为天人,虽然那叫梦婷的师姐同样十分出众,但根本无法和眼前的梦馨相提并论。
  最重要的是,云凡隐隐有所听,这梦馨虽然是梦婷的师妹,但在其宗门内的身份十分特殊,就算是作为师姐的梦婷此次前来也不过是作为陪衬相伴的。
  这几日里,云凡亦是尽量争取在两女面前留下好印象,不过除了梦婷对他态度颇为热情之外,梦馨则是对他十分客套,表情亦是十分冷淡,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云凡大为苦恼。
  此刻见萧翎如此不给面子,云凡顿时打算将连日来碰壁的气撤在萧翎身上,同时也算是替两女讨回个面子,或许会意外得到美女的青睐也不定。
  “朋友,话不能这么,这里是酒楼,本就是给人吃饭的地方,将一只玄兽放到桌上与我们一同进食,难道是将这里的食客都当成玄兽一般?”
  云凡的话的十分巧妙,语气虽然平淡,但不经历间却是将周围正的其他食客也拉到了萧翎的对立面。
  按照他的话的潜台词,如若他不将眼前的玄兽弄到其他地方,那么无疑是承认他刚才的那句话,将这里的人都当成玄兽一般看待,这样一来萧翎便会得罪在场的所有食客。
  梦婷听到云凡的话,美眸不由一亮,脸上巧笑连连,目光中对那云凡透出一抹热切,显然是对云凡如此机智的问话十分佩服。
  而梦馨表情依旧是那般淡漠,对于云凡的举动没有透lu出任何橡绪。
  萧翎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云凡话中的含义,只是微微冷笑了一番,继而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当如何?我做事情何须管其他人的想法?有些人外表看上去风度翩翩,但又怎知他的内心实则丑陋无比?”这话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在场的人自然听得出萧翎这话意有所指。
  云凡没想到这个毫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冥顽不灵,英俊的脸庞略微闪过一丝阴霾,继而冷声道:“敢问这位朋友如何称呼?以着朋友这番性格,就不怕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吗?”“怎么,话不过便打算动用武力?”萧翎顿时轻笑地道”“不过也不算笨,知道在打人之前先问清对方的来历,以免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从这点上来来看,倒也不是一般无脑的权贵子弟。”
  萧翎此话毫不掩饰,简直是赤luoluo地讽刺云凡。
  周围的食客闻言,皆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受到萧翎如此侮辱的云凡,一张俊脸更为阴沉,目光中透出一股森冷的寒意,这云凡倒也沉得住气,只是略微几个呼吸,便调整了果然,随即颇为傲然地道:“朋友也太抬举自己了,我云凡行事又何须估计的身份。”
  “好大的口气,这下我倒是对的身份有些好奇,听她们二人叫云凡,这世上姓云的人不少,但在这凌云帝国的地头上,加上如此嚣张的态度,如果我没猜错,想必是来自至尊神殿吧?”萧翎着这话的同时,脸上表情依旧依附轻描淡写的模样。
  似是丝毫不将至尊神殿放在眼里。
  只不过,他的这一番话,却是让周围的食客再次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