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萧翎的炼药师天赋

  一夜的修炼,并没有让萧翎的修为有着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自从上次在天水阁和云洛交手之后,凌霄耗费极大的灵hun之力用以帮助萧翎成功感悟到天道法则的存在,使之能够和云若一样,成为半只脚踏入天玄之境的地玄武者。
  可自从那一次之后,萧翎这一个多月以来修炼并没有荒废,但进展却是异常缓慢,一个多月下来,萧翎对于那天道法则的存在感觉已经越发明晰。
  只是,天道法则虚无缥缈,虽然当他静下心来仔细感悟之时,已经能够成功感悟到那天道法则的存在,但却是始终抓不住它,天道法则就如同一道看不见的影子,无影无踪,更不是能够凭空想象出来的。
  可无法真正理解那矢道法则的存在,并且加以运用的话,萧翎便无法突破现有的境界。
  因为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地玄巅峰,并且和云若一样,已经是半只脚踏入天玄之境的准天玄强者了。
  所以他唯一能够突破的方向,便彻底掌握那天道法则,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即便他体内拥有超乎常人的玄气,但玄气是死的,法则才是天玄强者的真正核心所在。
  这一个月的修炼,萧翎毫无进展,于是他便决定将此事缓上一段时间,因为凌霄沉睡之前曾经和他提过,今后他的修为想要提高,只能靠感悟,单纯的苦修已经无法给他带来多少实质性的进步。
  而就在刚刚,当他成功炼制出那二品的天心丹之时,却是意外的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那一刻,他不仅意外看见了赵婉儿海棠春睡的美妙睡姿,同时他的心神似乎也是被意外的触动,进入了一种十分空灵的状态之中。
  虽然只是一刹那但萧翎还是清晰地捕捉到了,这种感觉隐隐和他当初在和云若交手时进入的那种奇妙境界如出一辙。
  换句话,似是在炼制那天心丹的过程中,萧翎意外的感受到那天道法则的存在,而且这种感觉比起之前还要来得强烈数十倍。
  虽然一夜的修炼,萧翎的修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但萧翎倒也没有气馁,既然先前炼丹之时能够让他意外的进入那种境界之中,进而感受到天道法则的存在,那么他相信,只要他继续学习炼丹术,依旧还能够再次找到那种感觉。
  翌日清晨,萧翎经过一夜的修炼,精神倒也是彻底恢复过来一出房门,来到院子之中,便看到同样刚刚踏出房门的赵婉儿。
  瞬间,萧翎又是想起了昨晚的那一幕,看着赵婉儿的目光不由有些异样。
  赵婉儿见萧翎一大早便傻傻地看着自己,眼中异样的目光,让她身子不自觉有些别扭,如若换做是其他人这样看着她只怕赵婉儿已经脸色阴沉,横眉冷对了。
  不过站在她面前是萧翎,萧翎在这目光的注视之下,芳心不由微微一跳,继而脸色微微发红,有些叫嗔地道:“这样看着干嘛,是不是我脸上有花?”
  听到赵婉儿叫嗔的柔柔声音萧翎方才从刚才的思绪之中回过神来,随即有些心虚地干笑了两声,随即道:“没事,只是婉儿今天似乎便漂亮了。”
  “胡什么呢。”赵婉儿脸颊微红地低声道。
  不过,萧翎这番话却是让赵婉儿芳心微甜毕竟得到心爱的男人如此赞赏,又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呢。
  这时,一道的声音晃悠悠地从赵婉儿背后走了出来看到这身影的出现,萧翎目光顿时如同吃人般恶狠狠地瞪着那睡眼朦胧的
  秋。
  秋似是感受到萧翎不怀好意的目光,但它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自己这些日子可是十分安分守己,可没有惹是生非,为何自己的主人会这样看着自己?
  秋那的脑袋瓜怎么也不会想明白其中的缘由的。
  萧翎狠狠地瞪着秋,只是昨晚的事情他自然不会傻到出来,最后只能暂时放过这只色企鹅一马。
  和赵婉儿温存了一会,萧翎便离开了宅子,来到了老疯子的炼器坊。
  一进屋,萧翎便直奔里面,对于这里萧翎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很快便找到了老疯子,这个老家伙似乎每天都有用不完精力,每天一大早便会光着膀子,挥动着手中的大铁锤,专心一意地进行着他的炼器大业。
  当萧翎来到老疯子面前之时,这个老家伙方才反应过来,继而疑惑地道:“怎么有空来我这?这段时间不是在潜心研究炼丹术吗?”
  萧翎闻言,则是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盒,将其递给老疯子道:“看,这就是我这十几天努力的成果。”
  老疯子疑惑也从萧翎年中接股票的玉含,一入手老疯子便从玉盒上面感到一股淡淡的能量波动传来。
  有些惊奇地炸了眨眼,旋即老疯子将那玉盒轻轻打开,一入眼便是一颗发出淡淡绿光的药丸,而伴随着老疯子的这一动作,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弥漫着整个房间。
  “这这是炼制的?”老疯子有些惊奇地问道。
  老疯子自然不会认为萧翎会无缘无故买一颗丹药来给他看,所以方才会感到如此惊奇,他十分清楚,在半个月前,萧翎可还是一个连炼丹术是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可怎么才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他不仅了解了炼丹术,竟然还炼制出一颗成品丹药出来。
  待得到萧翎肯定的回答之后,老疯子已经有些解闷得不出话来,尤其是在听了萧翎的炼制过程之后,老疯子在大骂萧翎是个败家子之外,心中亦是不得不承认,萧翎确实是一个天才。
  别看老疯子平日都专注于炼器术上面,对于炼丹术他亦是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自然清楚一个初学者即便给他十品灵草也不一定能够成功炼制出一枚低品级的丹药来。
  而萧翎只是用了十来天的功夫,然后便能够用一株六品的香薰藤炼制出一枚二品的天心丹,这份天赋实在太过惊艳了。
  如若是丹域那些潜心研究炼丹术的老家伙知道萧翎的资质,只怕定会纷纷想要将萧翎招入自己的门下。
  仔细地观察了下手中的天心丹,老疯子越看越觉得奇怪,继而又是反复的琢磨,最后目光终于lu出一抹震惊之色。
  一旁的萧翎看到老疯子拿着他刚刚炼制出来的天心丹,脸上表情如此富有戏剧性,大为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我这丹药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老疯子先是点了点头,继而又是摇了摇头,随即道:“奇怪,奇怪,这丹药从表面上看确实是天心丹不错,但仔细一看,这丹药上面蕴含的能量却足有三品丹药那般强,真是奇怪的很。”
  “三品丹药?确信没看错吗?”萧翎同样有些吃惊地问道。
  “不会错,确实是三品丹药,这已经不是一颗普通的天心丹了,甚至是我所没见过的丹药,能告诉我是怎么炼制的吗?”老疯子有些好奇地问道。
  萧翎仔细回想着先前炼丹的步骤,继而缓缓道:“我便是按照配方上步骤来操作的,所需的材料也没有改变,如果硬要不同的话……………”
  “什么不同?”老疯子疑惑地追问道。
  “其实当时在炼制这天心丹的时候,因为我将主引换成了香薰藤,所以感觉其他材料如果依旧再原来的份量似乎有些不妥,于是我就凭着感觉将其中几位药引略微减少了些许,同时又将其他配料做了一些调整,除此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不同。
  ”萧翎仔细地道。
  而听完萧翎这一番话的老疯子,lu出一抹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两眼有些呆滞地看着萧翎,良久之后方才吐了口气,声音提高了些许,道:“要我什么好呢?这丹药的配方可是流传了几千年,这几千年来,并不是没有人尝试着改进这些丹药配方,但成功的例子少之又少。”
  顿了下,老疯子继续道:“而这些人无一不是成名已久的炼药宗师,炼药宗师在炼药师中的境界,就等同于武者里的天玄强者一般,也只有具有如此强大实力的炼药宗师,方才有自信能够改良这些配方。”
  接着,老疯子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有些ji动地道:“可一个才接触炼丹术不到一个月的初学者,竟然擅自改动配方,结果竟然还让炼制出比原先品级更高的但要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萧翎看着老疯子如此ji动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反而问道:“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只要勤加专研,假以时日或许便会成为下一个炼药宗师。”顿了下,老疯子突然想起什么,脸色顿时有些暗淡地道:“不过可惜,并不是灵脉武者,如果是灵脉武者的,以这份资质想要达到炼药宗师的境界并非不可能的事情。”“这有什么?反正我志不在此,炼药宗师对我来一点you惑力都没有。”萧翎一脸淡然地道“而且,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也没有规定不是灵脉武者便不能成为炼药宗师,不是吗?”
  老疯子闻言,先是一怔,继而大笑了起来。
  想不到他活了大半辈子,却是还没萧翎这一个年轻看得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