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意外的偷窥

  想到就做,是萧翎一向的行事作风。
  很快就找齐了需要炼制天心丹的各种材料,而主药引便是他手中的那根香薰藤,其实制作这区区二品的天心丹,根本无需用到六品灵草香薰藤,稍微熟悉点的炼药师只需用一根普通的香蜂草便可完成。
  如若使用香薰藤,虽然同样能够炼制出这天心丹,但一枚二品的天心丹也不过才区区几十枚紫晶币,和香薰藤的价格可谓天差地别。
  不过,萧翎此刻根本不在乎这些,将一干材料扔进炼丹炉之中,最后将手中的香薰藤同样放入其中,紧接着,萧翎便按照炼丹的步骤,开始聚精会神的炼制起天心丹来。
  有了前三次的失败经历,这次萧翎对手炼丹的步骤亦是越发娴熟,更重要的是他本身有着庞大的玄气支撑,根本无需担心玄气供给不足的情况发生。
  炼丹炉随着萧翎体内玄气源源不断的涌入,渐渐变得炙热起来,很快,一股不同于先前的淡淡药香从炉中飘出,眨眼间便蔓延至整个房间。
  随着时间过去,萧翎脑中一抹念头越发清晰,这一次的感觉和前三次失败的经历完全不同,此刻炼丹炉在他手中如同透明之物一般,即使闭着眼睛,他亦是能够清晰地看见炉内不断翻滚的粘稠液体。
  从那液体之中,萧翎可以感受到一股充沛的灵气,不断地翻腾着。
  这种感觉是之前三次都未曾有过的,萧翎不禁内心有些诧异。
  随着时间飞快流逝,这一次萧翎炼丹的过程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深夜,期间赵婉儿亦是来过一次,但见萧翎房内毫无动静,只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传出,知道萧翎定是在忙着炼制丹药遂要静悄悄地离开了。
  萧翎此刻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那炼丹炉中。
  随着体内的粘稠液体不断的翻滚直至蒸发最后渐渐地凝聚成一颗碧绿色的药丸。萧翎知道,这是丹药即将练成的征兆。
  余下的最后一步,便是通过自身的玄气将那碧绿色的药丸彻底凝实,然后将所有的药力封印在药丸之中,之后便可大功告成。
  到了最后关键的一步萧翎越发专注,心神全部投入当中,不敢有着丝毫大意。
  片刻之后,萧翎意识之中突然有着一个奇怪的感觉,他似乎感受到那碧绿色的药丸上传来一阵阵能量波动,那药丸彷佛像是被注入了生命一般,欢快的跳跃着。
  一时间,萧翎亦是有些恍惚很快便被这神奇的景象牢牢吸引住了,而借着这一股波动,萧翎神识顿时无限增强,整个宅子内的一举一动,一草一木,丝毫不拉的尽收眼底。
  此刻已经是深夜,大部分人都已经休息了。萧翎的感知让他能够看清赵婉儿等人此刻的现状。
  周子铭那家伙自从经历上次被俘的事情之后,这段时间修炼越发刻苦萧翎用神识查看,发现他此刻依然还在修炼之中。
  而在其隔壁的赵旭,因为身体的缘故,此刻已经沉沉睡下。
  神识慢慢飘飞,很快便来到了青儿的房间之中,虽然明知深更半夜如此探查一名女子的闺房是十分不妥的事情。
  但是萧翎却是无法阻止自己的神识扩张,很快他便在黑暗中找到了青儿的身影这一看之下,萧翎不禁有些哑然失笑。
  没想到这个丫头的睡相如此难看,身上那一层薄薄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她踢下床去,身上仅穿着意见丝质的光滑睡裙
  脸一副迷糊的模样,可爱的眉头不时轻蹙几下,似是做着令她感到不开心的梦一般。
  看完青儿的情况萧翎的神识很快便转到了赵婉儿的房间之中,也不知是否做贼心虚这一刻,萧翎的心脏很不争气的跳动了几下。
  虽然和赵婉儿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确定下来,但两人平日大多仅限于普通的交流,最多的情况也就是稍稍搂抱一下,而唯一的一次亲吻亦是在幽冥死地的时候。
  自从那一次之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其实这并不是赵婉儿不愿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的一颗心早已放在萧翎身上,相反在赵婉儿的内心里,只要萧翎想要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凡是她认定的事情或人,她便会义无反顾地投入。
  萧翎并不知道赵婉儿的内心,在他眼里,赵婉儿是如此的完美,虽然两人确立关系,萧翎这个两辈子的处男亦是十分渴望能够和赵婉儿发生点什么事情。
  但他又担心自己的孟浪举动,会惹赵婉儿反感,所以方才时至今日,一直都是中规中矩…不敢越雷池一步。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自从离开赵家之后,他们一路颠沛流离,从秦家手里逃出生天后便进入了玄兽四伏的幽冥死地,经过一年的时间,虽然得以离开,但刚刚来到慕岩城便发生了藏剑门和三大势力的来袭。
  这一连串的事情倒也没有时间让萧翎想着这些,而如今虽然风波已过,但赵旭却是受了重伤,无法修炼玄气,这让身为姐姐的赵婉儿心情异常沉重,这种时候萧翎更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神识来到赵婉儿的房间之中,屋里一片漆黑,但靠着突然增强的神识,萧翎也是可以在黑暗中看清屋里的情况。
  赵婉儿的闺房依旧被她装饰得十分典雅,秀丽之中又带着一丝女儿家的味道,幽静的屋子里只有一道平缓微弱的呼吸声。
  随着萧翎视线的投去,绣床上一道曼妙的you人身影进入萧翎的视线之中。
  一层薄如蝉翼的席子将那玲珑有致的叫躯包裹其中,一头秀发有些随意的散乱在周围,沉睡中的那张俏脸比起平日又多了几分淡雅和宁静。
  使得先前还有些ji动的萧翎,心情瞬间变得安宁下来,看着海棠春睡的赵婉儿,萧翎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温暖。
  只是当他看到伏在赵婉儿身边,四肢大张,正在呼呼大睡的秋之时,嘴角不禁微微抽搐了几下。
  原来,睡得迷迷糊糊的秋,不知何时竟是轻轻地翻了翻身,一只翅膀此刻正搭在赵婉儿的身上,而落点好死不死正是那微微隆起的柔软所在。
  看到这一幕的萧翎,恨不得冲上前去将秋这好色的家伙拉起来一顿痛揍。
  也正是因为心情突然有了剧烈的波动,萧翎只觉眼前一黑,随即那无限蔓延的神识便彻底消失不见。
  紧接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自己的房间,而他手中的炼丹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平静下来。
  看到这里,萧翎方才想起刚刚他还在炼制那二品的天心丹,谁知竟然莫名奇妙的发生了先前那一幕。
  回过神来的萧翎,心中一惊,急忙将炼丹炉打开,往里面一瞧。
  顿时,一颗通体碧绿,透发出浓浓药香的药丸出现在萧翎的视线之中。
  药丸之上不时闪烁着一股微弱的绿光,萧翎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大喜。
  “成了!”萧翎心中欣喜地喊了一多。
  按照那《圣灵药典》之中的记载,丹成之时,丹药上面便会伴随着一股微弱的胎动光芒,而光芒的强弱便是用来鉴定这丹药品级的唯一标准。
  胎动的光芒越强便意味着所炼制出来的丹药品级越高,里面蕴含的灵力越多。
  飞快拿出一个玉盒,心翼翼地将那天心丹装入其中,虽然只是一颗区区二品的丹药,但好歹也是萧翎炼制出来的第一颗丹药,所以萧翎亦是十分珍惜。
  整整一天的不眠不休,萧翎将时间都花费在炼丹之上,最后终于是让他靠着近乎作弊的手段方才炼制出来一颗二品灵丹。
  此时的萧翎亦是感觉心神有些疲惫,他也没想到炼丹所需消耗的精力如此之大。
  其实,萧翎不知道的是,他不过才接触炼丹术十来天的时间,便已经能够一天之内连续炼制四次,最后还让他成功的炼制出一枚天心丹来。
  换做是一般的普通炼药师,即便径过大半年的修炼,也不敢能够在一天之内连续炼制四次丹药。
  只要是炼药师,没有人不知道炼丹是一件极为耗费精力的事情,初学者能够两天炼制一次丹药,便已经实属不易了,即便是到了中级炼药师的境界,也不过方才能够达到一天一炼,而且所炼制的丹药还都只能是一些品级较低的。
  萧翎这一天之内连续炼制四次,要是传出去,只怕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即便是丹域中的那些老家伙闻讯,只怕亦是会惊讶于萧翎的天赋。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萧翎之所以能够如此恐怖,全因他体内那浩瀚无比的玄气支撑着。
  毕竟天玄强者的身体,即便他还无法将其发挥到极致,但只是炼制一些低品级的丹药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感觉有些疲惫,但萧翎心情却是十分振奋,刚刚在炼丹过程,他的脑中意外有了一些体悟,他必须用接下来的时间抓紧修炼,将那一丝体悟彻底悟透,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也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