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疯狂的想法

  反复地观察了许久,最后萧翎终干是不甘心的承认,这第一次的炼丹失败了。
  萧翎顿时有些郁闷起来,别看他现在不在乎钱财,但就刚刚炼制那一枚碧心丹的材料,就相当于聚缘阁一天收入的十分之一。
  也就是说,刚刚萧翎花了将近十枚紫晶币,结果炼制出来一炉无用的东西。
  难怪世人都说炼药师是个烧钱的职业,没有自己亲身体会过,萧翎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心疼。
  按照这样的情况,等到他从最低级的炼药师提升为中级炼药师时,还不知要花多少钱呢!
  更重要是,按照他的情况来说,此刻的他还算不上一名真正的炼药师。
  郁闷归郁闷,萧翎倒也没有气馁,毕竟就算是高级炼药师,甚至是炼药大师都不能百分百肯定能够一次炼制成功,只能说,以他们的能力和经验,能够极大的提高炼丹成功率而已。
  一天下来,萧翎接连尝试了三次,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而桌上那一堆刚刚买回来不就的材料几乎已经被他消耗一空。
  三次的结果几乎如出一辙,望着面前三堆黑乎乎的“得意之作”萧翎方才lu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而恰好这时,1小秋一摇一晃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这些日子,萧翎一直闭关修炼《圣灵心诀》,无聊之余的小秋便跟着赵婉儿四处跑。
  今日赵婉儿并没有外出,小秋在宅子里四处乱晃之后,却是回到了萧翎房间。确切的说,小秋是被萧翎房中传出的淡淡药香所吸引而来。
  经过上次三大势力的事情之后,1小秋似乎并没有任何变化,每天依旧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整天一副傻呆呆的憨样。
  萧翎正郁闷地看着桌上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不知该如何处理。
  此时眼角瞥向门口的小秋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随即上前将小秋抄到怀里,将其带到那三堆黑乎乎的丹药面前,对着小秋笑眯眯地说道:“1小家伙,平日里你不是老是惦记着我那些珍贵的灵草你看,这是耗费打量经历炼制出来三颗碧心丹,今天算是便宜你了,我便将它送给你。”小秋看着萧翎笑眯眯的表情,睁着眼溜溜的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萧翎,似是对于萧翎这副殷勤的态度有些不适应。
  不过从那三堆黑乎乎的丹药上传来淡淡药香,还是让小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而这时发现小秋不见了的赵婉儿也是一路找了过来,当他进入萧翎的房间之时,便看到萧翎抓着小秋似乎正在卖力说着什么。
  萧翎此时的模样和狼外婆有着几分相似,看得刚刚进来的赵婉儿有些错愕。
  赵婉儿进来之后,萧翎也是第一时间发现,见到赵婉儿错愕的表情,萧翎似是明白过来,随即有些尴尬地说道:“婉儿你怎么来了?”
  随即萧翎有些心虚地往前走几步,将桌上那三堆黑乎乎的碧心丹挡在身后。
  赵婉儿见萧翎有些尴尬地模样,心思玲珑的她隐约猜出几分,美眸没好气地白了萧翎一眼,继而说道:“你是不是又在教唆小秋做什么坏率了?”“婉儿,你这都是说的什么,我娄么会做那种事情。”萧翎摇着头飞快地解释道。
  “真的没有?那你干么一副遮遮掩掩见不得光的样子?”赵婉儿笑吟吟地说道。
  “呃这个”萧翎脑中飞快地思索着如何回答。
  正在这时,背后却是传来小秋的叫声。
  萧翎转身看去,发现小秋这个贪吃鬼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逃出他的手掌,径直爬到桌上。
  而原本桌上那三堆黑乎乎的碧心丹,如今却只剩下两堆。不用想萧翎也知道其中一份已经进入了小秋的独自。
  只是,1小秋那一副相似吃了毒药的表情和叫声,顿时让萧翎大为郁闷。
  赵婉儿此刻亦是走近萧翎身边萧翎看到的她自然也是一览无遗。
  这些日子萧翎在学习炼丹术的事情,赵婉儿亦是知晓的同样的,她也清楚萧翎这么做全是为了自己的弟弟赵旭。
  对于萧翎这份心思,赵婉儿内心是十分感动的,不过当她看到桌上那堆黑乎乎的东西,加上小秋此刻的反应,以及先前进门时萧翎的动作,聪明如斯的赵婉儿,一下子便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
  随即亦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美眸好笑地看着萧翎,继而声音充满笑意地嗔怪道:“你呀!小秋是不是前辈子得罪了你,这辈子你要这么欺负它。”
  萧翎见赵婉儿发现,亦是干笑了两声,之所以萧翎会尽量隐藏,便是为了不让赵婉儿看见自己的“杰作”。
  毕竟萧翎是个男人,他可不想将自己丢人的一面在喜爱的女子面前展现出来。
  赵婉儿巧笑吟吟发看着萧翎,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萧翎这副模样,她也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做事稳重的男人,也有如此好面子的可爱模样。
  而她自然也知道萧翎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思及至此,赵婉儿美眸亦是透着浓浓情意,继而柔声说道:“萧翎,谢谢你!”
  萧翎闻言,微微一怔,继而明白过来,不由上前将赵婉儿揽入怀中,闻着赵婉儿身上淡淡地体香,轻声说道:“说什么傻话,我帮你不是应该的吗?”
  “就如你说的,小秋是上辈子欠了我的,所以这辈子才会被我欺负,那么我定然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这辈子要用一生来补偿你。”赵婉儿芳心一颤,将螓首缓缓靠在萧翎的怀中,低声说道:“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话。”“你喜欢的话,我天天说给你听。,…萧翎柔声说道。
  赵婉儿只是从鼻腔平发生一个淡淡的“嗯”声,两人便不在言语,享受着这难得的温情。
  只是,这一抹温馨的气氛很快便被打破。
  背后的小秋似是将嘴里那一团黑乎乎的碧心丹吐了干净缓过气来的它顿时明白先前萧翎为何如此好心,一时间大为不满地哇哇乱叫硬生生地将这气氛给搅乱了。
  反应过来的赵婉儿,发出一声惊呼,继而急忙从萧翎怀中躲开,俏脸一片通红,嗔怪地瞪了眼萧翎叫嗔道:“都怪你了,让小秋看笑话了。”萧翎回头恶狠狠地瞪着小秋,继而说道:“这家伙只知道吃和睡,怎么会懂这些。”“哇哇!”
  似乎对萧翎如此看轻自己十分生气,小秋不由跳上萧翎的头上,一蹦一跳地将萧翎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赵婉儿好笑地看着这一人一宠,随即上前将小秋揽入怀中,随即说道:“你呀!这么大的人还和小秋一般见识真是服了你了。”“好了!为了不让它妨碍你,我就把小秋带走了,也免得你拿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喂给它吃,到时吃坏了肚子我可要心疼了。”
  说着,赵婉儿一阵轻笑之后便转身离开。
  片刻的温存,加上小秋的打闹,倒也让萧翎重新振作了起来,待到赵婉儿带着小秋离开之后萧翎很快便将心思重新投入到桌上的那些灵草上面。
  仔细地回想着先前三次炼丹过程,萧翎发现自己的炼丹步骤都是按照《圣灵药典》上面记载的按部就班,中间根本没有任何纰漏。
  可是结果却是失败,这究竟是为何?萧翎心中不断思索着。
  随即又是搜索着《圣灵药典》中关于炼药方面的记载,想要从中找出解决的方法。
  其实,萧翎也是清楚,以他初学者的能力想要成功炼制出一枚一品丹药,并不是一蹴而成的丰情。
  许多刚刚接触炼丹术的炼药师,哪个不是经历过无数次失败之后,方才能够成功的炼制出一枚丹药来。
  但问题是,现在留给萧翎的时间并不多为了那即将到来的炼丹大会,他必须在短时间内掌握炼丹术,否则到时根本无法参加。
  坐在椅子上找寻了半天突然萧翎脑中升起一股疯狂的念头。
  这股念头的产生还是受到了《圣灵药典》中的一句话的启发。
  在药典之中这样说着,炼药师的目的便是为了将有限的材料掺杂在一起炼制出效果远远超出原本材料所蕴含的能量的丹药。
  倘若使用各种高品级的灵草,反而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反而减弱,虽然如此成功率极高,但却是得不偿失,亦算是一次失败的炼制过程。
  就是这一句话,突然给了萧翎启发,以至于他脑海中繁衍出一个极为疯狂的念头。
  他现在可不在乎那丹药炼制出来的价值是否能够超出配制的材料的成本,他现在最急需的便是能够成功炼制出一颗丹药来。
  至于效果,目前不是他所要考虑的,有了这个想法,萧翎十分果断的找出先前那一堆在幽冥死地得来的灵草。
  从其中挑选出一株品级最低的香薰藤出来,这香薰藤乃是六品灵草,亦是萧翎从幽冥死地中得到的那堆宝贝中,最不值钱的一株了。
  先前都是拿来给小秋当口粮,后来又因为三大势力的争夺遗失了小部分,如今香薰藤已经剩下不多,而萧翎为了以备将来不时之需,所以便将其收藏起来,以至于小秋为此前没少和萧翎较劲。
  没想到如今却正好派上了用场。
  萧翎的打算,便是用着六品灵草来炼制一枚二品丹药天心丹。
  如若他的这一举动传到其他人耳朵中,只怕会惊得所有人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