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秘的丹域

  对于萧翎这样一个外来户,不知道的事情自然还有许多。关于那丹域的事情,他亦是未曾听过。
  老疯子似乎已经习惯了萧翎这副无知的样子,亦是鄙夷地道:“丹域不属于任何势力管辖,而是自成一格,而其组成的人员无一例外都是炼药师和灵脉医者,可以,丹域是这大陆上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经过老疯子的一番详细解释,萧翎总算了解了这丹域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可以丹域的成立,最早期的原因是一批志同道合的炼药师以及灵脉武者共同成立,用以共同探讨和提升自身的水准。
  面经过几千年来的发展,当初那第一批灵脉武者也未曾想到他们当日一个的决定,经过岁月的打磨,如今却是发展成为了天元大陆上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丹域中从不缺乏一些炼药高手和医者圣手,但若是纯比武力的话,丹域最多也就和一个二流的宗门等同。
  但即便如此,数千年来却是无人敢于招惹这个特殊的存在,反而随着岁月的累积,丹域的影响力越发的强大,到如今更是成为普通人眼中神秘的存在。
  就如那仙灵圣地一般,丹域虽然没有什么太过强大的武装力量,但却是世人共同推举的圣地,其声望更是比仙灵圣地来得高上不少。
  原因很简单,只因如今大陆各地都分布着从丹域走出来的弟子,这些弟子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倍受欢迎。
  甚至许多势力更是抛出极大的you惑,手段无奇不有,只为了能够招揽一名丹域弟子进入自己的势力。
  这些在平日里看起来似乎并不算什么,但假若有日有人猪油门g了心,敢于挑战招惹丹域,那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丹域弟子便会纷纷响应,其背后诸多势力自然会联合起来一同对付。
  正是有着这样一层关系存在丹域方才能够屹立数千年而不倒,在这一点上,即便是仙灵圣地亦是无法做到的。
  而且传言丹域和仙灵圣地虽然同为灵脉武者的两大圣地,但彼此之间的关系却是较为奇怪,像似朋友又像是竞争对手一般。
  听每隔一段时间,丹域和仙灵圣地便会各自派出一名弟子,相约进行一场切磋,用以比较两方势力的实力。
  而这也是世人最为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情。
  不过,丹域的势力体系和那仙灵圣地有所不同,虽然两者之中都是有灵脉武者组成,但仙灵圣地更多的是由自己来培养各种各样的人才,而这些人一生也只奉献于仙灵圣地他们的行为准则便是一切以着仙灵圣地的利益为最高宗旨。
  加上仙灵圣地行踪飘渺,以至于给世人的感觉更为高深莫测。
  而这丹域则是和仙灵圣地的行径大为相反,丹域里可以,没有属于自己正在内部培养的鼻子。
  他们所依靠的手段便是通过炼丹大会来招纳各种各样的人才,而这些人才被吸收进去后,通过彼此的交流,加上丹域的教导,便能够很快提升自身的炼丹水准亦或是医治水平。
  虽然丹域也有规定,这些被吸入丹域的人才便算是丹域的弟子,但丹域却是没有强求这些人为丹域做什么,只要想离开,丹域并不会阻拦。
  而这样一来,丹域在选拔弟子的时候便更加严厉,不仅要考验一个人的能力同样还要考察这个人的品行。
  如若一个人能力出众,但没有良好的品行,丹域是绝对不会接纳这样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数千年下来,丹域所招纳的人才十分稀少但却少有听闻有人背叛丹域,或者作出什么不利于丹域的事情来。
  而这炼丹大会,其实便是丹域一个用以选拔适合加入丹域的人才的大途径。
  当然之所以每一届的炼丹大会都会吸引世界各地炼药师和灵脉医者参加,自然是因为丹域开出的条件实在太过丰厚。
  凡是被丹域所选中的人才一旦进入丹域之后,便会得到丹域三大长老的倾心教授,要知道,那丹域的三大长老在各个都是成名已久的老家伙,虽然他们的修为在整个大陆上只能排在中上。
  但在其各自的领域中无亚于接近巅峰的存在。
  能够接受这样的巅峰存在的亲自教导,无疑是多少人渴望的梦想。
  再则,凡是丹域的弟子,更是能够接触到许多外界不得而知的配方秘术,这一点方才是最为吸引人的。
  虽然那仙灵圣地里同样存在着许多高深的配方秘术,但仙灵圣地对于这些的保密十分严格,根本无可能外传。
  所以,相较之下,丹域自然承认所有炼药师和灵脉医者的所向往的圣地。
  也正是如此,这丹域所举办的炼丹大会方才如此吸引世人。
  只不过,萧翎随后亦是从老疯子口中得知,这丹域举办的炼丹大会的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参加的。
  在真正的炼丹大会举办之前,丹域还会进行一次测试,只有测试合格者,方才能够获得炼丹大会的入场资格。
  而听到还有这样一个前提,萧翎不仅有些犯难的皱起了眉头。
  “那测试一般是指什么?知道吗?”杂翎有些为难地问道。
  老疯子则是淡淡地道:“无非便是一些关于炼药亦或是医疗方面的普通测试而已。”
  萧翎闻言,不由低着头思索了起来。
  他没想到那炼丹大会竟然还有着这样一个程序,关手这方面的认知,萧翎几乎为零。如此一来,即便他知晓了那炼丹大会的举办地点,但想要进入里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些为难地思索了良久,突然,萧翎脑中灵光一闪,继而想到,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体内八脉可以随意控制,也就是意味着他能够修炼八种不同体系的任意功法。
  而到底那炼药师和灵脉医者无非便是建立在灵脉的基础上,只要他想学,同样也能成为一名炼丹师,亦或是灵脉医者。
  思及至此,萧翎不由有些兴奋地道:“知不知道这一届炼丹大会的举办地方?快告诉我!”“怎么?难道想着去参加?据我观察,可不是灵脉武者,即便让知道那炼丹大会在哪里举办,只怕到时也无法参加。”老疯子有些疑惑地道。
  萧翎则是毫不在意,神秘地道:“这个我自然有办法,别忘了,我同样不是一名炼器师,但我对炼器方面的知识可也不少,这点应该最为清楚。”经过萧翎的提醒,老疯子方才想起这点,自从认识萧翎以来,老疯子已经从他身上得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他自然清楚萧翎根本不是一名炼器师,而他所知道的炼器术,亦是和他所知的大不相同。
  可偏偏是这样一个不是炼器师的年轻人,却是往往三言两语就能够给他带来不少启发。甚至在一些炼器方面,比他更为了解。
  有的时候,老疯子甚至在脑中产生一种怪异的念头,似乎他浸淫了大半生的炼器术,在萧翎面前就如同孩子过家家一般。
  也正是这样的念头,让老疯子对萧翎又爱又恨,爱是爱惜萧翎那一身稀奇古怪的炼器知识,恨的是自己活了这么大半辈子,到头来却还不如一个年青人。
  虽然这话可能有写夸大,但却也便向证明了老疯子的内心真实想法。
  此时听到萧翎这般,老疯子倒是午些好奇,究竟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够给他带来多少的惊喜。
  想了想,老疯子亦是淡淡地道:“那炼丹大会的举办的地方便在凌云帝国的灵水城,那里距离慕岩城大概需要七天的脚程,当然,以的修为如若全力赶路的话,只需三四天便可。”
  “灵水城吗?”萧翎喃语道“一个月后,我什么也要亲自去走一趟。”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准备怎么参加那炼丹大会了吧?”老疯子颇为好奇地问道。
  萧翎则是轻笑地解释道:“还能有什么办法,自然是通过大会前的测试,取得入场资格,难道以为我打算硬闯?我可不是白痴。”“这了不是等于没,不要告诉我是一名炼药师或者是灵脉医者?”老疯子撇着嘴,道。
  “为什么不是呢?”萧翎笑着反问道。
  闻言,老疯子不由瞪大眼睛,似是被萧翎这一句反问惊得有些不出话来。
  片刻之后,老疯子方才回过神来,没好气地道:“子,不要胡乱开玩笑,我可不信。”萧翎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笑吟吟地道:“虽然我现在还不是炼药师,但是从今天起我便开始学习炼药术,所以我我是一名炼药师,似乎也没有什么错吧?”“可是又不是灵脉武者,…老疯子似乎被萧翎的话刺ji得有些结巴。
  萧翎看着老疯子吃惊的模样,则是淡然地道:“难道有人规定,不是灵脉武者,就不能成为炼药师吗?”
  “这……”
  老疯子顿时无言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