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炼丹大会

  柳家的庄园位于慕岩城的北区,慕岩城北区的所以地盘几乎都是三大世家的势力,可以说,柳家、霍家以及卫家,三大世家算得上是慕岩城北区的主宰者。
  就算是之前三大势力,以及藏剑门还存在之时,对于北区的统治力量也是十分微弱的。如今冥火宗、穆家以及藏剑门早已不复存,自然再也没有其他势力能够撼动三大世家在北区的地位,不仅如此,随着这一个月来的扩张,三大世家已经将手伸到了另外三区,虽然之中受到了一些阻力,但凭着三大世家的联手,倒也给他们拿下不少地盘。
  那凤鸣轩就是最好的例子。
  此时,柳家庄园的一处别院之中,榫岩静静地坐在殿堂之上,一脸沉静地听着手下的回报,而在其右下侧,则是一脸恼怒模样的柳凤瑶。
  在听到心腹下属的禀报之后,柳岩闭目沉思了片刻,方才重新睁开眼眸,虽然他的脸色依旧平静,但那不怒自威的模样,依旧给那下属以及一旁的柳凤瑶带来一丝压力。
  柳凤瑶虽然在家族中倍受宠爱,但作为族长的父亲平日在疼爱之时,亦是对她十分严格。可以说,柳凤瑶在柳家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的便是眼前的柳岩。
  此刻见柳岩这副模样,心里亦是有些微微忐忑,原本怒气冲冲的俏脸瞬间转变成一幅楚楚哀怜的模样。
  那柳岩斜看了柳凤瑶一眼,良久,方才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哎!这件事我不应该让你去办的,想不到那聚缘阁背后还隐藏着如此深的背景,还在这次卫家的小子及时的制止了你的鲁莽行径,否则无疑是给我三大世家平白增添一个恐怖的对手。”
  柳凤瑶见柳岩并没有太过责怪她的意思。心下方才微微松了口气,继而有些不屑地说道:“父亲,那萧翎只不过仗着自己修为高过于我,便如此羞辱三大世家,为何你要怕了他,我相信只要三大世家联手,他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糊涂!”
  柳岩狠狠地拍了下身旁的桌子。原本平静的脸色顿时阴沉得可怕。
  “那叫萧翎的年轻人身手在了得又能如何?如果只是单单只有他一个人,我又怎会怕了他?”
  闻言,柳凤瑶微微一愣,继而不解地问道:“那父亲为每”
  无奈地摇了摇头,柳岩解释道:“三大世家虽然誓言共同进退,到称们这一辈人中,我最看好的还是卫东,虽然他的修为要比你弱上不少,但为人却足够冷静,善于观察。”
  “那萧翎如果只是一个人,他明知你们三人是三大世家的子弟,又如何敢于当众羞辱于你们?如果说在他背后没有一个更强的势力做后盾,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的。”
  “这这是真的?”柳凤瑶怔怔地问道。
  柳岩看着柳凤瑶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心下更是无奈,不过他本来也没对自己这个性格有些骄傲的女儿报以什么太大的希望,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态,接着说道:“在这一点上,卫东可要比你和那霍雷好上太多,如若不是他先一步观察到这一点,并且及时制止你的冲动行为,怕是要酿成大祸了。”
  顿了下,柳岩接着说道:“如今三大势力被灭其二,天水阁封闭山门,加上先前的藏剑门门主叶楼身死,这一切的一切,背后究竟是什么人所为,至今还未得知,而我三大世家虽然这一个月来逐渐扩大了影响力。但实际上周围不知有多少人正对三大世家虎视眈眈,这种节骨眼神上,即便那萧翎背后的势力不仅三大世家,但如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结仇为好。
  “可是这样一来,那聚缘阁把凤鸣轩的生意抢得一干二净,对我们柳家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损失。”柳凤瑶听了柳岩的分析,虽然心中依旧有些不甘,不过好在他还分得出轻重,随即皱着秀眉,说道。
  柳岩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他脸色十分平静,缓缓说道:“凤鸣轩的事情就暂且搁置一旁,待到我三大世家彻底成为慕岩城的掌控者后,到时自然会把失去的一切夺回来,而你们先前受到的屈辱,到时自然会加倍帮你们讨回来,敢于如此轻视三大世家的人,老夫又怎能让他如此好过。”
  萧翎并不清楚柳家父女的这一番对话,不过即便知道,想必他也不会在乎。
  接下几天,各方势力纷纷知晓当日在聚缘阁三大世家的嫡系子弟在聚缘阁所遭遇的事情,这些人都在等着三大世家做出反应。
  可是一连几天过去,三大世家似乎早已将这件事情忘记,连日来,三大世家不仅没有采取任何举举动,甚至还大家约束各自的弟子,不让其在外惹是生非。
  外人纷纷搞不明白这三大世家如此做的目的何在,而这也更加让人暗自猜测那聚缘阁背后的能量。
  能够让风头正劲的三大世家保持沉默,那聚缘阁背后如若没有任何依靠,傻子才会相信。
  萧翎也不知道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加上卫东的猜测,到最后三大世家的沉默态度,竟是无中生有的在他身后多出一个神秘的强大势力。
  如若萧翎知晓的话,只怕会是哑然失笑,他的背后哪里有什么势力可言,他先前之所以不将三大世家放在眼里,全因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仅此而已。
  这一个月多来,周子铭的身体已经彻底痊愈,修为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那赵旭虽然已经能够行动自如,表面上看和正常人并无差别。
  但也仅此而已,八脉尽断,使得他无法正常的使用玄气,只怕就是一个普通人都能轻易地将其打倒。
  也是因为萧翎先前的安慰和承诺,方才赵旭能够忍受住失去力量的煎熬,不是这样的话,怕是他在这之前已经彻底崩溃了。
  这些日子,萧翎除了帮助赵婉儿经营聚缘同之外,亦是十分关心赵旭的伤势,并且还四处留意消息,希望能够找到解决赵旭身上伤势的方法。
  不过请来了不少自称妙手回春的灵脉医者,结果往往是大失所望。
  而看着赵旭一次次lu出失望的神色,萧翎也就不敢轻易相信那些灵脉医者,他担心在这样下去,赵旭会失去信念,彻底沉沦下去。
  这是萧翎不愿看到的。
  这一天,萧翎正在和老疯子讨论关于改进炼器术的事情,说话间,老疯子偶然提起的一件事情,却是引起了萧翎的注意。
  原来在一个月后,凌云帝国将会有一场盛大的。
  届时,整个凌云帝国,甚至是天龙帝国的许多炼药师都会纷纷赶制,参加这场盛会。
  而听到这个消息的萧翎,心思顿时活络起来,既然有这会有大陆各地的炼药师参加,那么或许能够在那里找到医治赵旭身上伤势的方法。
  不仅如此,众所周知,天元大陆上的炼药师几乎都是修炼灵脉的武者,全因灵脉武者在对天地元素的感应要比其他脉系武者要来得强上不少。
  从灵脉武者的体系上衍化出了两种不同的职业,一个便是炼药师,另外一个便是灵脉医者。
  两种职业,一种是将天地间各种灵物调配,用以炼制出具有各种不同功能的丹药,而吴脉医者则如同地球上的医生一样,只不过他们的治疗手段和医生可不一样,灵脉医者大多都是借用天地间的自然灵力来治愈一切伤势。
  至于能够医治到什么程度,那只能按照灵脉武者的玄气等级来判定,也就是说修为越高的灵脉医者,治疗能力自然越强。
  当然,这其中各种灵脉武技也是起着十分关键的作用。
  就如那仙灵圣地的《医灵秘录》,便是被无数炼药师和灵脉医者奉为无上圣典。
  萧翎如今不仅关心赵旭的伤势是否能够得到解决,同时心里也是十分担心凌霄的情况。
  按照凌霄的说法,他只剩半年的时间,而如今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如若不能在这之前找到解决的方法,怕是凌霄就要永远消失在这大陆之上。
  而萧翎的也是希望能够在这一个月后的炼药大会上找到帮助凌霄解决眼前困境的办法。
  因此,在听得老疯子偶然间的提起,萧翎心中便有了这个打算,为了更加清楚这的事情,萧翎亦是追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相信地和我说说?”老疯子哪里晓得萧翎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之后,立马反应过来,淡笑着说道:“看来你倒是很关心那个小家伙,不过你这样问倒是问对人,只怕这慕岩城内知晓这人并不是很多。”
  “哦?这是为什么?”
  “这其实是由丹域所组织举办的,目的便是为了替丹域选拔各种优秀的人才,用以充实丹域的实力。”老疯子淡淡地解释道。
  “丹域?那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