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冤家路窄

  “凤瑶师妹,一个小小的聚缘阁而已,又何必你亲自前来,柳家又不是没人,随便找几个人来,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酒楼?”
  柳凤瑶那双妖艳的双瞳狠狠地瞪了一旁的霍雷一眼,冷哼一声,说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昔日的三大势力已经不复存在,这其中的原因你我的世家都无法猜出其中原因,所以这段时间行事必须小心谨慎,以免惹了不该惹的人,到时三大势力就是前车之鉴。”
  霍雷闻言,心中虽觉得柳凤瑶太过小题大做,但脸上还是一副奉承的模样附和着。
  一旁的卫东则是鄙夷地看了眼霍雷,对于霍雷这般嚣张无脑的性格大为不耻。
  因为穆家和冥火宗的灭亡,而天水阁则封山不出,原本被三大势力压在底下的其他世家宗门便趁此机会,纷纷冒出来,大力扩展自己势力。
  而柳凤瑶所在的柳家,以及霍雷和卫东背后所在的霍家和卫家,经过这些日子的激烈争斗,隐隐有着成为新的三大势力的征兆。
  其实三家的实力并不比其他世家宗门强多少,只不过自古以来三家几乎是达成共识,共同进退。有着这样的联盟存在,自然不是其他那些各自为阵的世家宗门可以对付的。
  三人很快便来到了凤鸣轩的大门口,看着生意有些冷清的凤鸣轩,柳凤瑶的秀眉不禁微微皱起。
  随即,柳凤瑶的目光很快便转向了对面,此刻那里人声鼎沸,一眼望去,视线所能见到的几乎都是人影。
  这种情况柳凤瑶可谓在熟悉不过了,但在以往,这种热闹的情况应当只属于凤鸣轩的,可如今却是换成了眼前的聚缘阁。
  “这聚缘阁真有传言的如此之好?”
  一旁的霍雷闻言,则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这聚缘阁也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厨子,做出来的菜肴不仅卖相极佳,就连口味也是十分新颖。”
  “难道你去过?”柳凤瑶狐疑地盯着霍雷,沉声问道。
  霍雷心中暗道一声糟糕,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卫东则是冷笑不已地看着霍雷,也不接话。
  柳凤瑶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狠狠的瞪了霍雷一眼,随即便朝那聚缘阁走去。
  霍雷见柳凤瑶似是有些恼火,亦是急忙跟上,在其旁边好言相劝。
  “三位客人,非常抱歉,现在座位已经满了,三位如果想要用餐,怕是要稍等片刻。”
  柳凤瑶一踏入聚缘阁里,小二便热情的迎了上来,随即陪着笑解释道。
  一听没有位置,柳凤瑶亦是皱了皱眉头,一旁的霍雷见状,不由上前两步,不满地喝声道:“这破酒楼好大的派头,连吃个饭都要等,你可知我们的身份,限你用最快的时间给我挑一间包房。”
  小二闻言也不恼,依旧赔笑着说道:“公子,真是非常抱歉,你自个儿也瞧见了,现在确实没有多余的位置,不如你现在外头的客房稍作休息,一旦有了位置,小的就通知你,如何?”
  柳凤瑶美眸缓缓扫视一圈,知道情况确实如同小二所说,想着今天只是来此探查虚实,倒也不愿生事,于是便淡淡地说道:“那就这样吧!”
  “凤瑶师妹,你干么听这个狗奴才的,你是什么身份,能够光临这破酒楼已经是他们的福分,竟然还要让你在外头等着,这要传出去岂不是丢了我们的身份?”
  那小二听着霍雷霸道嚣张的语气,原本陪着的笑脸渐渐消失,继而一副冷漠地态度,淡声说道:“抱歉了,三位客人,本酒楼已经客满,如若想要用餐只能等其他客人用完餐,小的自然会帮你安排。”
  “笑话!哪来的狗奴才,把你们主事的叫来,否则本公子今天拆了这家酒楼。”霍雷怒声喝道。
  柳凤瑶听到霍雷的话,心中暗骂一声蠢货,俏脸也是微微一沉,心中暗道:早知道便不带上这个霍雷,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不过三大世家同气连枝,无论是柳凤瑶还是卫东,此刻虽然不满霍雷的嚣张态度,但却也没有过多阻止。
  那小二也不是没见识的人,这一个月的时间类似这样的情况也发生过不少,但自从上次那宋家的小公子的事情之后,近半个月来聚缘阁的秩序可谓好了不少。
  那宋家小公子一开始亦是如同眼前之人一般嚣张,叫嚣着要将聚缘阁拆了,结果却被人狠狠打了一顿,从二楼扔了出去,之后便从未见过那宋家小公子出现在酒楼里,就连那小公子背后的宋家,在得知此事之后,亦是没有任何动作。
  而这一反应,更是让其他好事者纷纷猜测这聚缘阁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来历,要知道,那宋家虽然不如如今的三大世家,但在慕岩城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连宋家都忍气吞声,稍微聪明点的自然能够联想到背后的猫腻。
  三大世家都不是傻瓜,自然清楚这一点,否则柳家也不会让柳凤瑶来探下虚实,可是他们却是错估了那霍雷的智商。
  此时,正好在聚缘阁里和赵婉儿一起用餐的萧翎,也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如今聚缘阁已经初步稳定下来,萧翎等人闲暇之余都会到这里用餐。
  听到外面的动静,萧翎停下手中的动作,眉头微微一挑,随即对着同样发现动静的赵婉儿轻笑地说道:“看来,又有人不开眼来闹事了。”
  “怎么看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别忘了我们初来乍道,还是不要太过惹人注意的好,你不是教过我,要和气生财吗?”赵婉儿抿着嘴,一副嗔怪地交俏模样,说道。
  萧翎摇了摇头,旋即说道:“和气生财也要看情况,有时候并不是你想惹事,而是这聚缘阁的火爆生意自然会让一些人眼红,而这个时候如若不表现得强硬一点,只怕日后的麻烦会源源不断,有道是人善被人欺,就是这个道理。”
  “怎么都说不过你,反正这聚缘阁也是你的,你自己想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赵婉儿嘟着嘴,白了眼萧翎说道。
  似乎对于自己说不过萧翎十分不服气。
  “婉儿你留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赵婉儿顺从地点了点头,继而深情地嘱咐道:“你要小心点,酒楼我们可以不开,但我不想你出事。”
  萧翎给了赵婉儿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便走了出去。
  一来到外面,萧翎便看到此时门口站了几个人,而自家的伙计似乎正在试图和那些人解释着什么。
  想了想,萧翎径直走了过去,继而淡淡地声音飘到人群之中。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是说过,客人便是上帝,无论什么人来此,你们必须好生招待吗?”
  那小二虽然脸色紧绷,但总归是个小人物,之前能够那般强势的和霍雷等人对峙着,已经实属不易,如若萧翎还不出来,只怕他再也坚持不住。
  毕竟这些世家公子各个修为不弱,又岂是他一个普通的小二可以招架得住的。
  因此,当他听到萧翎淡淡的斥责,不惊反喜,就像找到靠山一般,急忙将刚才的事情飞快地说了一遍。
  听完小二的讲述,萧翎随即抬眼扫过面前的三人,当他看到站在最前面的柳凤瑶之时,心中不由一惊。
  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萧翎自然不会忘记眼前这个被甩过耳光的女人。
  当初在神殿禁地中,他和三人之间发生的冲突,已经让萧翎对于眼前三人有些了解。
  因此听了小二的话之后,萧翎自然也不多疑,继而一脸似笑非笑地缓缓说道:“原来是你们,莫非是?”
  柳凤瑶三人显然也是认出了眼前的萧翎,对于当初萧翎甩给自己一耳光的事情,柳凤瑶怕是这辈子都忘不了。
  而听到萧翎略带调侃的语气,柳凤瑶俏脸顿时冷如冰霜,声音亦是冷冷地说道:“原来是你,当日如若不是司马师兄在场,你认为你们还能如此轻易离开,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废话不要多说,如若你们是来此用餐,我随时欢迎,可如果是来捣乱的,那么我奉劝你们一句,即可离开,否则后果不用我多说,你们应该清楚我的能力。”
  “你……”柳凤瑶闻言,顿时俏脸涨得通红,显然是被萧翎的话语彻底激怒。
  一旁的霍雷见萧翎如此嚣张的威胁他们,倒是将萧翎的实力抛诸脑后,往前踏了一步,大声喝斥道:“好你个萧翎,这里可是慕岩城,是我三大世家的地方,你这是在找死。”
  “嘭!”
  没有多余的废话,原本周围其他食客正打算看热闹,却突然见到原本站得好好的霍雷,竟是一眨眼被打飞出去。
  “这是一个警告,如若不想像他一样被我扔出去,我劝你们还是自己离开的好。”萧翎轻轻转了转手腕,一脸淡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