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赌约

  ?看着萧翎眼中闪烁的目光,去疯子捋了捋如同杂草一般的胡子,有些疑惑地问道:“哦?什么事情,出来听听的。”
  “是这样的,婉儿以前是个商人世家,因为一些原因,我们来到了慕岩城,而婉儿想在这里建立一个商会。”萧翎缓缓道。
  别看老疯子疯疯癫癫的,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一听萧翎这么,他便清楚接下来的目的,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老疯子道:“子,竟然把主意打到我老头子身上,是想让我加入这个商会?”
  “您老果然英明,我正是这个意思。”“称可知道,以前有多少人找我,我连看都不看一眼,又凭什么让我加入一个连影子都没有的商会?”老疯子一脸淡然地道。
  听到老疯子这话,萧翎也是皱了皱眉头,老疯子的确实是实话,目前商会只不过是个空壳,连龙吟这样的神器都能打造出来的老疯子,以他的身份又怎么会答应。
  不过,虽然老疯子话中的拒绝意思十分明显,但萧翎却是胸有成竹,旋即一脸自信地道:“这样吧,假如我在半年内,能够让这个商会立足于慕岩城,甚至扩展到周边的几个城镇,觉得如何?”
  “半年?子,大话可不是这么的,如果随随便便开几家普通的店,那可做不得数。”老疯子似笑非笑地道。
  萧翎一听,知道老疯子话中已经留有余地,心中暗喜,口中却是道:“那么我们打赌如何,如果半年内我所建立的商会能够打败慕岩城的其他商会,那么就加入。”
  顿了下,萧翎继续道:“当然,只要加入,到时商会一定会源源不断地提供给各种炼器材料,供无条件使用。”
  “似乎很有自信?”
  “可别忘了,我手中这把龙吟是怎么来的。”萧翎抬手示意了下手中的龙吟,提醒着道。
  老疯子看了眼龙吟,顿时想起那飞天陌铁便是出自萧翎手中,连如此稀有的材料萧翎都能找来,似乎他的话也不是什么空话。
  略微思索了片刻,老疯子终于松口道:“好!这个赌我接下来,只不过要是半年的时间没做到的,又当如何?”萧翎缓声道:“如果做不到,我便将手中的璇玑沙送给,觉得如何?”
  “什么?璇玑沙?”
  听到萧翎的,老疯子顿时失去了原有的淡定,一个劲的从座位上弹跳起来,两眼透出一抹渴望和焦急,抓住萧翎的手臂,急切地问道:“……………,的可是真的?真有璇玑沙?”
  “这是自然,我虽然认识短短几个月,但可曾见我骗称?”
  这回老疯子可谓ji动万分,身子来回转了几圈,随即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好!半年为限,我等消息。、,
  也无怪乎老疯子会有这样的反应,那璇玑沙虽然按品级算只是九品的炼器材料,但其稀有程度绝不亚于先前的飞天陌铁。
  而这璇玑沙其实是萧翎前两天回到穆家寻找自己那些珍贵灵草时,意外在穆家的一处隐蔽暗室中找到的。
  一开始萧翎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别忘了他身体里还有个见多识广的凌霄,所以萧翎自然认得这璇玑沙。
  至于穆家为何会有如此珍贵的璇玑沙,萧翎也没去多想,想来穆家屹立慕岩城如此之久,有着一件两件如此珍贵的宝贝,也不是什么太过惊讶的事情。
  从老疯子那里离开,萧翎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他可不是傻瓜,早已知晓老疯子的身份绝非一般。
  能够将他拉入自己的商会,但是凭他的炼器术,便已经是给商会带来极大的好处,如若加上他的身份,想必日后商会有事,老疯子也是一个强大的助力。
  虽然,萧翎目前对老疯子的身份还无从知晓。
  “萧翎,遇到什么开心事了,瞧一脸高兴的样子。”
  萧翎循声望去,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赵婉儿已经走了过来,萧翎闻言,则是轻笑道:“没什么,只是和老疯子打了个赌。”“打赌?这有什么好开心的?”赵婉儿不解地问道。
  旋即,萧翎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略地了一遍,赵婉儿听完之后,则是皱着眉头,道:“可是,要在半年之内,把商会建立起来,并且打败其他商会,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怎么,婉儿难道对自己没有信心?”顿了下,萧翎继续道:“就算婉儿对自己没有信心,那总该对我有信心吧。这半年的时间,我会尽量帮的,一定做得到的。
  赵婉儿对萧翎可谓无条件信任,见萧翎这番话,顿时让她心中安定下来,同时更是暗暗下定决心,就算不为了自己,而为了萧翎,她也要更加努力,不让萧翎失望。
  萧翎可不知道赵婉儿心中所想,他之所以要建立商会,皆是为了赵婉儿,而他自己对于这些根本不是很在意,毕竟他从幽冥死地得来的那些宝贝,虽然因为三大势力的原因损失了一部分,但剩下只怕是他几辈子也用不完的。
  当然,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想法,毕竟在天元大陆之上,没有强大实力是难以存活的,尤其是萧翎在和三大势力冲突之后,对于这一点更加明确。
  牟以,为了能够以着最快的速度提升实力,自然少不了那些宝贝的帮助。
  和赵婉儿谈起商会的事情,萧怕随即便想到了先前的酒楼,这些日子因为连番的遭遇,使得萧翎无暇顾及酒楼的情况。
  如今过了这么多天,想必酒楼应该也建设得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萧翎便带着赵婉儿来到了原先酒楼的位置,因为穆家已经被萧翎所灭,如今仅存的穆家之人,只不过是一些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的鱼虾,萧翎也就没有去理会。
  毕竟萧翎并不是一个嗜杀残忍之辈,既然那些人已经无法对他照成什么威胁,他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想法。
  而且,失去穆远山和一干精锐子弟的穆家,早已不是慕岩城的第一大家族,慕岩城内的其他势力面对这样一个穆家,想必不会错过如此大好机会。
  穆家存在这么久,依着他们霸道嚣张的性格,萧翎就不信穆家没有得罪过人,他不去对付那些人,自然有其他势力会替他代劳。
  就如他面前的这座凤鸣轩,只不过短短几天便已经换了个主人。
  倒不是萧翎慷慨,将这肥肉拱手让人,而是目前的他情况不允许这般大张旗鼓,否则只能成为众矢之的。
  至于这凤鸣轩扣今的主人,便是原来慕岩城的另一个实力强劲的世家柳家,来这柳家倒也和萧翎有些关系,之前他们在神殿禁地遇到的柳凤瑶便是柳家的大姐。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萧翎知晓的。
  如今他关心的则是自家的聚缘阁。
  此刻,萧翎和赵婉儿正站在聚缘阁门口,看着已经焕然一新的酒楼,萧翎十分满意地道:“既然,酒楼已经建得差不多了,从明天开始,婉儿便去找些人来,尽量在十天内找齐,十天之后,我们的酒楼便正式开张。”“这个放心好了,早在聚缘阁开始兴建的时候,我便已经有留意了,如果不是因为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也不至于耽搁这么久。”
  “如此便好,这些细节的事情,娄并不是很在行,只能靠了。”萧翎点了点头道。
  接着,萧翎又是仔细地检查了遍四周,随后找来那负责翻修聚缘阁的工匠,将其中一些不满意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一一指了出来。
  那工匠在慕岩城干了大半辈子,资历可谓不浅,原本见萧翎对他的手艺指指点点,心中十分不满。
  但毕竟萧翎是雇主,他也不好什么,只能耐着性子听着,只不过当萧翎随口出了几个需要改进的地方之时,不由让那工匠眼前一亮,脑中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原来还可以这样做?这是那工匠听完之后心中的第一个念头。
  很快,那工匠便放下心中的不满,转而一脸虚心的听着萧翎的指点。
  萧翎可不知道那工匠的心里,他只不过是将前世的一些人性化设计,凭着印象了出来,却不知道他的这一番话,给那工匠带来多大的震撼。
  而一旁的赵婉儿也是见识十分广泛,听了萧翎的话,美眸中更是透出一抹崇拜之色。
  在她眼中,萧翎似乎成了无所不能的代表,无论什么事情到他手里,似乎都能轻易化解。而且在许多领域都能有自己一套独特的见解。
  她心中也是有些迷惑,到底萧翎的身份是什么,为何他会知道那么多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只是,赵婉儿不是一般的女子,换做是一般女子,面对这样的情况,早已死缠烂打的追问了。而赵婉儿只是将这的疑惑深埋心中,他相信,终会有一天,萧翎会将这些事情告诉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