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凌霄危机

  看着面前这间有些破旧的炼器坊,此刻里面却是一片安静。萧翎长长吐了口气,在确定身后没有人跟踪之后,方才提着龙吟走了进去。
  一到里屋,一具火热的身躯便径直扑入他的怀中,顿时,暖玉温香,一股淡淡的清新迎面而来。
  闻到这熟悉的气味,萧翎精神猛地一震,连番的杀戮加上最后和云洛的战斗,早已使得萧翎有了些许倦意。
  尤其是最后在面对实力远在他之上的云洛,简直可以用险象环生来形容,如若不是最后生死关头,让他成功触mo到天道法则的存在,只怕云洛那一招炎阳烈日便已经将他打得尸骨无存。
  鼻然萧翎也不是很明白自己最后时刻为何会有所突破,但回忆起先前的情况,他心中明白,这一切应该和凌霄有关。
  有心想要询问,但显然现在不是时候。
  怀里的玉人,一双柔荑紧紧将他抱住,螓首更是深埋在他胸膛之上。
  “终于回来了,走之前为何不跟我一声,可知道我很担心吗?”面对如此温柔的责备,苯翎心中丝毫提不起半点不满,赵婉儿这一番话犹如甘泉一般,将他因杀戮而变得有些冰冷的心田彻底融化,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温馨。
  似是听到动静,很快老疯子和青儿的身影也是相继出现在了萧翎面前,只是两人都不话,就站在不远处,含笑地看着萧翎。
  倒是青儿,有点婴儿肥的可爱脸满是ji动,秀眸亦是红红的,有些温热。
  轻轻拍着赵婉儿的玉背,萧翎柔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放心吧我没事的。”
  闻言,赵婉儿从萧翎怀中抬起螓首美眸带着晶莹的泪珠,轻柔地抚mo着萧翎肩头上已经结疤了的luolu伤口,芳心微微一蹙,心疼地问道:“怎么会没事,看都受伤了。、,
  那肩头上的伤是被云洛的手爪抓伤的虽然有些严重,但因为体内有着庞大的玄气支撑,所以原本应该重伤的他,结果只过了半天,便已经恢复了差不多了,只要不是遇上战斗,并不影响他的正常行动。
  见赵婉儿有些不依不饶的声讨他,萧翎苦笑不已只能转移话题地道:“我真的没事,要不等没人的时候,我让做个全身检查,老疯子和青儿他们可还都在看着呢。”
  赵婉儿闻言,脸色一红,继而美眸狠狠地白了一眼萧翎,轻碎了一口,道:“受了伤还没正经不知羞。”“哈哈!我什么都没看见,也没听见,们要是觉得我老头子打扰了们,那我先回去,一会再过来。”老疯子闻言,不由调笑地道。
  赵婉儿有些忍受不住这样的调笑,但又因为这两天实在太过担心萧翎的情况此刻却也不愿离开萧翎身边,只能羞红着脸躲到萧翎背后,一手玉手有些不满地在萧翎眼见软肉做起动作来。
  接下来,萧翎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讲诉了一遍,至于云洛的事情他并没有过多透lu,只是告诉他们那管仲寒十分狡猾,在知道他要前去天水阁的时候已经率先躲得无鼻无踪。
  至于先前被三大势力夺走的那些价值连城的灵草,也在萧翎离开天水阁之后顺道去了一趟穆府别院,将其取了回来。
  三大势力联手从他手上夺得这些灵草,但还没来得及分桩便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所以除了一些品级较低的灵草丢失之外,剩余的灵草尽数都被藏在穆府别院的一处密室之中。
  完这些,赵婉儿便催促着萧翎赶紧去休息,在那温柔的眼神注视之下,萧翎最后无奈的败下阵来。
  正好,他也需要一点单独的时间,于是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休息起来。
  一个人回到屋子,萧翎便迫不及待地在心中焦急地喊着凌霄。
  可喊了好几声,却是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萧翎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兆,难道就在萧翎的心情即将沉到谷底之时,一道极为虚弱疲惫的声音终于从萧翎意识之中响起,而停在萧翎心里,却如同天籁之音一般。
  “吵什么,我现在很累,有什么事情,晚点再。”
  听了凌霄的话,萧翎虽然有些担心凌霄的情况,但也只能将诸多疑问按下去,继而稍稍洗漱了下,换了件干净的衣服,便盘膝坐在了床上。
  随着心神慢慢内敛,萧翎很快便进入了修炼状态。
  这一次,连番的战斗,虽然让萧翎有些疲惫,但收益亦是极大。
  先是冥火宗的黑白护法,接着便是丁洪,穆远山,这些都是成名已久的地玄武者,虽然这些人的实力还无法对萧翎昭成威胁,但不得不,通过和他们这几场交战下来。萧翎的修为亦是有了不的提高。
  当然,这个提高指的是萧翎对于玄气的运用之上,以及体内八脉的掌控程度。
  尤其是最后和云洛的交手,更是让他在生死关头,进一步触mo到了那天道法则的存在。
  牟以,这个时候,萧翎自然不会错过机会,他必须通过修炼,进一步将这两天战斗得到的东西,进一步融合理解,如此才能让自己的进境更加巩固。
  心神完全沉浸在修炼之中的萧翎,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时间飞逝,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外面便已经天色大亮。
  萧翎这一修炼,竟是已经过了一整夜。
  当萧翎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之后,有些惊喜的发现,原本受伤的身体,竟是已经彻底恢复,微微一抬手,萧翎甚至可以感觉自己举手投足间,都隐含着一股饱满的力量。
  这是化以前从未有所感受的,由此可见,短短两天的战斗,萧翎的修为已经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至少,萧翎自认当他在面对云洛之时,定然不会再像之前一样,被打得毫无还手招架之力。
  不过,随即萧翎眉头微蹙,那云洛的修为如此厉害,如若不是他关键时刻一有所突破,只怕早已命丧在对方手里。
  光是至尊神殿的一个地玄武者便如此厉害,而那已经达到了天玄之境的云逸,又该是个怎样的人物?
  三年前,那云逸便和修为同属天玄之境的凌霄打成平手,如今三年之期将近,也不知那云逸的修为到了怎样恐怖的存在。
  思及至此,萧翎心中苦叹不已,甚至脑中飞快的闪过一个念头,自己虽然占据了这幅身体,可是他并不是凌霄,似乎完全没有必要去理会这个约定。
  就算他真的去了,以他现在的情况,对上云逸也丝毫没有胜算,去了那无疑是送死。
  ……哼!本以为见这次独斗三大势力,胆子大了不少,没想到竟然还是这般胆怕事。”
  凌霄不满的声音在这一刻突然响起,倒是让萧翎吓了一大跳。
  不过听了凌霄的喝斥,萧翎丝毫不以为,一副理所当然地道:“那怎么一样,那三大势力的实力虽然不弱,但以我的修为自然不会怕了他们,可那云逸三年前早已是少年成名的天玄强者,如今三年将过,除非他发生了和一样的情况,否则修为只会更加了得,认为以我现在的情况,对上他能有什么胜算?”
  沉默了片刻,凌霄似是有所感触地轻叹子一声,随即缓声道:“罢了,这件事情我也不为难,自己看着办吧。”
  似乎对于凌霄这副语气有些无法适应,萧翎继而疑惑地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这些日子我总感觉怪怪的,而且先前在和云洛交手的时候,为何已经无法掌控这幅身体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凌霄又轻叹一口气,遂回答道:“我以灵hun状态依附在这具身体之中,这种情况过往岁月里并未听过,所以一开始我并不知晓,但随着这些日子的熟悉,我方才发现,在灵hun状态之下,我的一言一行都是需要以灵hun之力为代价的。”“什么意思?”萧翎不解地问道。
  “换句话,也就是即便此刻我在话,但却是需要消耗我的灵hun之力,而灵hun之力是固定的,一经消耗便不会再有补充,而当我将所有灵hun之力消耗得一干二净,那么我便也就彻底消失在这片大陆之上。”到最后,凌霄语气变得有些悲凉。
  想他堂堂无极仙宫少宫主,本是少年成名的天玄强者,一身修为更是让同龄人崇拜无比,即便是那同为天玄强者的云逸,亦是和他心心相惜。
  以着他的身份,他的资质,假以时日,必然能够在大陆闯出一番名堂来。
  可是,没想到因为自己急于求成,结果修炼出了岔子,当他醒来之后,便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易主,而自己却是只能以着灵hun的姿态依附在上面。
  虽然一开始凌霄也是有些怨恨萧翎强占了他的身体,但当他了解了萧翎的一切之后,知晓这件事情于他没有任何关系,或者,萧翎其实也是一个受害者,只是情况比他好点而已。
  凌霄生性坦dang,一心追求武道极致,所以在明白之后,也就将心中那一抹怨恨抹消,转而尽力的教导萧翎,希望他能够以着自己的身份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用以证明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