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绝境中的领悟

  金色气团猛然轰向萧翎当气团碰触到萧翎的龙吟之时骤然爆出一股震天般的巨响而萧翎整个人更是被这金色气团完全笼罩其中。
  雷鸣巨响炸响天空此刻广场上空犹如是在顷刻间爆出一团团狂暴的气浪炽热的气浪涟漪化为浪潮成圆弧形扩散而开这一霎身处广场之上的天水阁弟子甚至感到自己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一道道巨大裂缝顺着两人交战的中心蔓延而开。
  广场之上无数人抬头满脸震撼的望着那狂暴气浪的中心之处脸上皆是一片骇然之色。
  一直关注着两人战斗的管仲寒更是满脸愕然虽然他十分清楚至尊神殿的强大但他重来没有想过同样是地玄武者身为至尊神殿弟子的云洛修为竟然高出他这般许多。
  枉他昔日还曾有过幻想能够有朝一日带领天水阁走向更加强大即便无法和至尊神殿分庭相抗但起码也能脱离至尊神殿的统治。
  但直到此刻管仲寒才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枉费他这数十年来暗中培养了许多精英弟子没想到韬光养晦了这么多年这点力量跟眼前的云洛想必简直是不堪一击。
  他深信如若云洛这一招用在他身上甚至只需不三成的力量便足以将他轰成粉碎。见识到了云洛的强大这一刻管仲寒心中再也提不起任何想法。
  虽然内心稍稍有些失落但至尊神殿的强大是世人皆知他倒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击反而是看到萧翎便云洛这一招炎阳烈日所吞噬心中隐隐有些快感。
  一道道目光汇聚在那地动山摇地爆炸中心。那里是炎阳烈日爆炸的地这般近距离的爆炸就算是一名天玄强者只怕也难以完全抵抗那种恐怖地毁灭力量啊。
  随着时间地缓缓推移那笼罩着萧翎的耀眼光芒终于是逐渐淡了下去而出现在视线内的满地狼藉却是没有现萧翎的身影。
  烟尘消散巨大地广场已经犹如地震一般裂缝四面八地蔓延而出。
  管仲寒看到这一幕眼皮略微跳动了几下心中无比快意。
  “萧翎任你实力再了得最终也抵不过至尊神殿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可怜的虫子罢了”管仲寒心中暗道“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如今藏剑门冥火宗以及穆家相继被灭往后慕岩城便是我天水阁一家独大了这一切可都是你的功劳啊!哈哈!”
  远处观战的其余弟子在看到空空如也的广场心中皆是大大松了口气先前在云洛还未到来之时萧翎所展现出来的绝对力量令得这些修为较弱的天水阁弟子无不紧张。
  如今见到敌人终于被轰得连尸骨都未曾留下心中自然喜悦无比。
  云洛的身形缓缓落在地面脸上表情一片淡漠彷佛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和他毫不相干。
  看着刚刚萧翎所站的地云洛眉头轻蹙继而有些惋惜地说道“年纪轻轻便拥有这般修为确实来之不易。可惜实在可惜得很。”
  云洛静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管仲寒和天水阁的一干弟子见状亦是有些畏惧地不敢上前生怕扰了云洛。
  先前萧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这些弟子感到惶恐不安而此刻面对如此轻易击杀萧翎的云洛这些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那管仲寒等了半天见那云洛仍旧没有下一步动作最后身为天水阁阁主的他略微思索了下便算上前。
  而就在这一刻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从他背后升起顿时令得他全身汗毛炸立。
  那边正在惋惜自己扼杀了一个潜力非凡的年轻人的云洛亦是同一时间感受到不对劲猛地抬起投来漆黑的眸子中爆一团震惊神色。
  旋即像是现了什么云洛单脚往地上猛地一跺整个人刹那间便朝着管仲寒这边急掠而来而他那原本站立的地面却是因为他这一猛跺地面竟是直接被震出无数道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纹出来。
  “小心!快躲!”
  随着云洛的话音一落管仲寒的背后一道人影几乎是同一时间显现出来云洛仔细一看人影不是萧翎又会是谁。
  顿时云洛心中诧异不已对于自己那招炎阳烈日的威力云洛可是十分清楚即便是三年前自己的师弟云逸在面对他这一招的时候亦是不敢轻视那个时候的云逸可是已经突破到了天玄之境。
  由此可见那炎阳烈日的威力绝非一般人可以接下。
  可原本以为必死的萧翎此刻却是再次鬼魅般的出现这如何不让云洛诧异甚至震惊。
  管仲寒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杀意又听到云洛的提醒当下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用着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就地一个翻滚。
  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的致命气息着他背后的衣襟擦飞而过而他那原本已经凌乱的长更是直接被齐削断。
  这一刻云洛已经飞身赶到就在萧翎正准备下一招了解管仲寒的性命之时云洛的掌已经拍了过去。
  萧翎见最后杀死管仲寒的机会已经失去心中虽有不甘但却也只能作罢龙吟猛地一挥枪尖在云洛的掌之上整个人借助力道瞬间拉开距离。
  刚刚的情形太过突然所有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萧翎站定之后众人总算看清萧翎的模样。
  此时他地情况貌似也好不到那里去脸色苍白臂之处一片焦黑呼吸急促眼睛赤红。
  “你竟然没死!”云洛两眼直盯着萧翎沉声说道。
  略微喘了口气调理了下体内略微有些凌乱地气息萧翎一挥中龙吟继而一脸冷笑地说道“托你的福我不仅没死而且还有了意外的收获。”
  闻言云若先是一愣继而仔细观察了下萧翎猛然现再次出现的萧翎身上的气息已经和先前大不相同。
  先前的萧翎虽然气息不弱但还未让云洛放在眼里但此刻尽管萧翎模样十分狼狈但光是站在那里云洛便能感觉到一股和他不相上下的气息淡淡地散出来。
  虽然那气息若有若无但云洛自认绝不会看错。
  “竟然在最后的时刻突破了!看来你一定也是感悟到了那天道法则的存在只需给你一点时间只怕踏入天玄之境指日可待。”云洛突然轻叹了口气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萧翎缓缓说道。
  对于云洛的话萧翎不可否置只是淡淡地说道“只是侥幸而已却是还及你理解得深!但如若你还将我看成是刚才恐怕你会后悔。”
  云洛突然轻声大笑继而说道“我承认你的变化确实让人大吃一惊但你认为凭你现在的情况就能败我?”
  摇了摇头萧翎毫不在意地说道“我有自知自明虽然现在依然无法败你但如若我要走凭你还拦不住我!不信你大可一试。”
  闻言云洛顿时沉默下来直到片刻之后云洛才lu出一抹轻快的笑容似是心情颇为愉悦地说道“有趣有趣的很!你很不错现在你可以放心离开了我不为难你。”
  “嗯?”萧翎听到云洛这番话倒是有些诧异奇怪地看了眼云洛lu出一副不明所以地表情。
  见萧翎不解云洛淡声解释道“正如你所说虽然你现在实力不如我但如若诚心要逃我是拦不住你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浪费那番功夫。”
  顿了下云洛继而说道“再说你和三大势力的事情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但通过刚才的表现以及我对三大势力的了解倒也能够猜出一二。这件事情便到此为止有我在此天水阁你是不能动但我却也不为难你。”
  萧翎深深地看了眼云洛似是想要分辨出他这番话中的真假只是云洛一脸淡然地站在那里本看不出他内心的真正想法。
  良久萧翎才缓缓吐了一口浊气旋即点头说道“虽然你这么说但我还是那句话天水阁和我之间的事情早晚会有一个了断今日你放了我他日等我再来之时无论是谁也救不了他。”
  说到最后萧翎目光凌厉地扫向一旁的管仲寒后者接触到萧翎的目光不由浑身了个寒颤。
  萧翎目光中透lu出来的浓烈杀机令得这位执掌天水阁数十年的老狐狸也是禁不住升起一股恐惧。
  “如若你有那本事尽管来便是我很期待下一次和你碰面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和我痛痛快快地一场。”
  “洛公子他可是杀害冥火宗和穆家的凶你真的算要放过他?”管仲寒见云洛似是当真急忙开口说道。
  萧翎那凌厉的杀气实在令他有些胆颤如若可以他恨不得当场杀了萧翎省得日后总是担心对卷土重来。
  “怎么?我做事还要你来指点?”云洛淡淡地斜了眼管仲寒语带不悦地说道。
  “我……”
  萧翎自知自己的身体情况如若继续待下去定然讨不到好见云洛当真要放过他他自然也不会客气当下便开口说道“今日你放我一次他日碰面之时我亦不会取你性命告辞!”
  话毕萧翎一个闪身人影便消失在云洛的视线之中看着萧翎远去的背影云洛轻笑地说道“真是个有趣的家伙竟然如此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下一次碰面你要如何不取我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