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死时刻

  远在天水阁外的几百里处,一座灵气萦绕的不知名山峰上。一座外表看似极为普通的建筑,普通人见了只会疑惑,为何这人际罕见的山里会有这样一座建筑。
  但在一些强者眼里,这里却是他们轻易不管冒犯的领地,原因无他,只因那大陆顶尖的两大超级势力之一的至尊神殿,便在这里。
  只有真正了解的人,才知晓这外表看似普通的建筑之中,存在着怎样恐怖的存在。
  神殿后山,一座清幽的峡谷里,一名面容清秀,美目俊朗的年轻人,此时正盘膝坐在瀑布旁的岩壁之上。
  同围除了不断下路的清脆的流水声之外,便仅剩下那年轻人若有若无的允畅呼吸声。
  就在这时,年轻人缓缓睁开眼眸,一道深遽的目光ji射而出。
  “好熟悉的气息,难道是他?”年轻人喃喃自语道“也不对,这气息明显要弱上许多,可为何我会感觉得到?”
  有些没有头绪地轻叹一口气,年轻人随即将脑中的疑惑扫到脑后,低声轻笑道:“想必此刻他应该也在闭关苦修,又怎么可能不远万里来此?三年了,我很期待和的再次相遇,希望三年的等待不会让我失望。”喃语完后,年轻人便再次闭上眼眸,心神重新沉浸在修炼之中,不多久,一层淡淡的金光隐隐出现在他的身体表面,远远看去,却是那么的超凡脱俗,融入周围的景色。
  此时的天水阁广场之上,云洛和萧翎的战斗却是还未结束。
  云洛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见萧翎交战中发愣,当下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怎么,难道是放弃了吗?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云洛轻笑地道。
  话毕,云洛眉头稍稍挑了挑,旋即凌厉的玄气气再度笼罩手爪,锋利的爪风,直射后者胸膛!
  失去了先机,萧翎自然不敢硬拼,一面招架着云洛的攻击,一面飞快地躲避着。
  云洛那霸道的手爪急如闪电,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么刁钻毒辣,萧翎根本不敢大意,只怕稍一停歇下来,便会被那霸道的手爪撕成两半。
  “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地玄武者,他的修为会高出我那么多?”
  萧翎不甘地想着。
  “云洛已经是半只脚跨入天玄之境的准天玄强者,对于玄气的理解万不是能比及的,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遵循着天道法则,光是这一点便足以另所有地玄武者败退。”凌霄飞快地道。
  萧翎听完之后,明显有些诧异,不禁问道:“天道法则?那是计么?”“所谓天道法则,便是这个世界的力量本源,武者修炼到一定境界,便能够感受到这天地间存在的各种法则,只要能够遵循其中一条法则,那么便能利用最的玄气,换来最大的力量。”顿了下,凌霄接着道:“而天玄强者之所以强大,便是他能够将这天道法则运用自如,现在的云洛虽然还不是天玄强者,但看他动作,显然已经解除到了天道法则的边缘,因此,想要打败他,除非也能够像他一样,感悟到天道法则的存在,否则毫无胜算。”
  萧翎之前根本没有听过这样的法,一直以来他以为只要靠着不断的修炼,待到自己将体内八脉尽数融会贯通,到时自然能够拥有天玄之境的修为,却没想到今日凌霄告诉了他,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着一个天道法则的存在。
  其实,凌霄之所以没有告诉萧翎关于天道法则的事情,只不过是不想让萧翎过早的接触这些,起到反作用。
  但此刻意外地遇见云洛,凌霄只好将有关天道法则的事情告诉萧翎。
  “嘭!”萧翎的身子顿时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直直撞入身后不远处的岩壁之上。
  原来,就在萧翎和凌霄这极为简短的交流中,因为意外得知天道法则的存在,使得萧翎一不留神,便被云洛抓住机会,突破了他的防御,布满强劲玄气的手爪,狠狠抓在萧翎的左肩之上,不仅将萧翎肩头的衣物撕成碎片,在其肩膀上留下五道狰狞的血洞,萧翎整个更是被这一强劲的攻击直直打飞出去。
  一击得手,云洛并没有继续追击,反而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两眼淡然地看着撞入岩壁之中的萧翎。
  “看来,的实力也就这般,如若拿不出更强的力量的话,那么下一招,我会取性命!”广场之中,云洛一甩手臂,原本依附在手爪之上的凌厉玄气重重的轰在一处碎石上,突然对着萧翎开口道。
  有些艰难地从岩壁之中爬了起来,眉头微皱了皱,萧翎目光直视着对面气势突然越加凌厉起来的云洛。
  “还不服输吗?可惜,没机会了。”云洛一直面沉如水的脸庞浮现一抹淡然的笑容,手臂缓缓举起,斜划过半空,淡淡的玄气在虚无的空间中遗留下一道淡淡的金色痕迹。
  望着云洛脸庞上的那股极度自信的笑容,萧翎知道,如若不赶紧想出个办法,那么接下来对方的攻击,恐怕真正的会如他出,决定他生死。<紧抿,半晌后,萧翎深吸了一口略显温热的空气,缓缓举起尢吟,两眼凝视前方,那略显苍白的脸庞,无悲无喜。
  “老天既然给我机会,重生到了这片大陆,我怎么可以如此轻言放弃,一定有办法的,对方只不过是和自己一样的地玄武者,即便再强,也绝不是无法打败的。”萧翎心中默想着。
  这一刻,萧翎握着龙吟的手掌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
  是在害怕吗?
  萧翎有些意外地发现,在面对如此强大的云洛,他竟然没有感到任何害怕,反而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渴望,这是对力量碰撞的渴望。
  一股异样的压迪感包褒着萧翎,然而,在这种压迫下,一股滚烫的战意,却是犹如沸水般,在萧翎胸膛澎湃而起,身体猛然一ting,啸声顿起,一扫先前的压抑。
  “云洛,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我同为地玄武者,胜负之数,还未桢料。”
  见到萧翎战意ji发,云洛却是轻蔑一笑,朗声道:“实力的差距,并不是单纯用战意便可弥补了,太天真了。”
  “不战便是死,战则还有一丝机会,我是不会放弃的!”萧翎缓声道。
  “既然执意,那我便成全!”
  话音一落,云洛身形突然动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萧翎的视线中,便失去了云洛的身影。
  心中一惊,急忙凝心静气,萧翎缓缓前跨一步,手臂猛的对着身后一甩,一股玄劲暴涌而出,龙吟夹杂着无比狂暴的气旋,如同一股型的雷电尢卷风一般,以着雷霆之势,轰了过去。
  恰好尢吟刚刚挥出,云洛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尢吟挥去的方向。
  只是,面对萧翎这含怒一击,云洛却是不慌不忙,手掌横竖,对着朝他挥来的尢吟狠狠一拍,手掌和枪身剧烈碰撞在一起。
  竟是生生将尢吟打了个弯,如若不是锻造龙吟的材料乃是极为罕见的飞天陨铁,只怕云洛这一难以匹敌的掌劲,便能将其的成再截。
  见到尢吟弯曲,萧翎似是早有顾料,空出的另一只手猛然握住枪身,萧翎爆眸怒睁,口中发出一声高昂的啸声,双臂突然发力,已经偏离原先轨道的尢吟,竟是硬生生在半空中拐了个弯,再次面对云洛扫了过去。
  朗声回dang整个广场,一股异样狂暴的能量波动,也是骤然在广场中dang漾而起。
  随着那能量波动越加狂暴,一丝丝犹如实质的白色气旋,突然从虚无的空间中渗透而出,最后缠绕在尢吟周身,疯狂旋转,若随着这些白色气旋的旋转,一股狂风突兀的涌现,旋即四面八方的席卷而出,那股狂风之猛烈,甚至是连一些块头颇大的石头,都是在地面上连滚了好几圈。
  到得此刻,云洛也是注意到了萧翎的异变,当下有些目光有些诧异,而在瞧见那缭绕在克吟周身犹如蚕茧一般的白色气旋,先是一怔,旋即脸色微变。
  “这子当真怪异得狠,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云洛心中暗道。
  不过他手上动作却是不慢,萧翎突如其来的攻势,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威胁,双手在胸前合什,一口压抑在胸口的浊气被长长的吐出,强烈的淡金光芒,缓缓自云洛体内暴涌而出,那璀璨刺眼的强光,犹如一枪耀日般,令得人不敢直视,并且,在那强光中,一股极其锋锐的玄气,凌厉无匹的涌升而出。
  “虽然这一招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一切都是没用的,只是在垂死挣扎而已!”
  一句话完,云洛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玄气顿时汇入手臂之中,一团极为耀眼地金色光团凭空出现,云洛双眸一凝,继而手臂打出一个手势,那淡金色的气团,瞬间脱手而出。
  “死吧1炎阳烈日!”
  金色气团以着狂霸无比的姿态,骤然射向萧翎。
  只是一瞬间,萧翎便已经从这金色气团中,感受到一股足以将他撕碎的恐怖能量。
  “难道,我要死了吗?”萧翎心中徒然升起这样一个念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