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凌霄的情况

  看似随意拍动的手爪,却是极为精准的在龙吟落下霎那。拍在枪身之上,顿时,一股强悍劲力暴涌而出,将龙吟拍得横飞了尺许多的距离,刚好是将萧翎那原本想要立刹转变攻势的打算给阻拦了下来。
  “来得好!果然有些门道!不过,如若只有这点本事,那下一招便会要了的命。”龙毕接下来的攻势被截断,萧翎整个人的气势也是此刹出现在一眨眼的停滞,而云洛,却是将这丝极难发现的停滞彻底掌握,掌心朝地,曲卷成细微弧度,犹如一种极为锋利的兽爪一般,手臂一震,锋利手爪便是带起一股冷锐劲风,对着萧翎胸膛重砸而去。
  龙吟被dang开,萧翎也是瞬间有所反应,左手闪电般脱离而开,五指紧握,雄浑斗气在拳上急速凝聚,旋即狠狠击出,刚好是与那暴探而来的手爪轰然碰撞在一起。
  “嘭!”
  一枪一爪狠狠碰撞,低沉的音爆声在接触点骤然响起,一道令得空间泛起阵阵波动的劲气蔑漪,迅速暴涌而出,最后四面八方的扩散而出。
  “嘎噔?
  ……”
  身体一阵剧烈颤抖,萧翎脚步急急后退,每一步的落脚,都是会使得那极为坚硬的地面上出现一丝丝裂缝,如此连续好几步之后,萧翎喉咙间低低地响起一道闷哼,旋即右脚狠狠一跺,顿时,落地处的那块坚硬地板,瞬间被崩裂成极为细的碎片。
  将从龙吟上面传来的劲气彻底卸除,萧翎方才脸色凝重的抬起头来,望着那仅仅只是退了一步距离的云洛,正面碰撞,对方实力几乎是稳稳压过他一筹。
  深吸了一口略显清凉的空气,萧翎目光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不动声色的云洛。
  此时,凌霄的声音已经飞快传来“与这等不仅实力强横,而且战斗经验也是极为丰富的对手战斗,时间拖得越久对其越加不利,所以,想要将胜算最大化的增加,那么便是需要在最短的时间中,取得最大的攻击成效。”萧翎心中也是知道何种战法方才对自己最有利,可萧翎依然是有些头疼,云洛并非是寻常对手,只要自己稍稍lu出破绽,恐怕就将会面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疯狂攻击,自己在等待着最好的出手机会,对方又何尝不是?
  最令人郁闷的,还是对方有着足够的时间气定神闲的静等萧翎气势的衰竭,可他却是必须在一定的时旬内,取得一定的攻击成效,这等心态比较下,萧翎无疑便是落了下风。
  心中苦笑了一声,将那纷乱的念头尽数甩出脑子,萧翎紧握了一下龙吟,眼睛微眯的望着对面同样将注意力完全提留在自己身上的云洛,片刻后,身体突然微微前倾了少许,旋即脚掌猛然一蹬地面,顿时其整个身子都是离地半尺的旋转起来,而随着其身形的旋转,手中龙吟,却是陡然离手而出,旋即带着一道极为尖锐的破风声响以及压迫劲风,犹如一道模糊黑影,闪电般的穿破空间的阻碍,对着云洛暴射而去。
  萧翎突如其来的甩枪攻击,令得云洛眼睛闪过一抹诧异,不过脸色倒是未曾有过多大的波动,双掌猛然曲成爪型,旋即脚步不退反进,一步轰然落下,有些显得硕大的手爪,被一股凌厉的玄气包裹其中,微微下探,顿时,手爪间,赫然便走出现了一截模糊黑影!
  云洛手爪猛然用力一握,那犹如闪电般的模糊黑影,骤然停滞半空!
  虽然手爪在将龙吟夹住后,云洛整个人都被这股凶悍劲力,震退了半步,方才彻底将龙吟上所蕴含的劲气化解而去,但是这种仅仅凭借一爪之力,便是轻易的将萧翎这足可震裂一块山岩的龙吟接下,不得不,这家伙的实力,当真是有些恐怖。
  五指弯曲成一个颇为怪异的弧度,刚好是每个指头都是与龙吟有所接触,几个巧妙的接力点,再加上本身斗气的雄浑,方才会看似轻易的将萧翎攻击接下。
  手爪夹住龙吟,顿时就令得云洛脸色微微一动,他虽然早预料到这龙有些古怪,可如今一握上手,他方才略有些惊讶的发现,这兵器,竟是诡异般地曲折开来。
  心中刚刚一抹惊讶升起,旋即一道震惊紧接着涌现,却是萧翎借助龙吟弯曲的力道,瞬间震开云洛的手爪。
  双臂猛地一发力,龙吟再次带着凌厉的劲气,刺向云洛。
  “这兵器如此怪异!”心头闪电般的闪过一道念头,忽然有着细微的低低雷鸣声响彻而起,云洛眉头一皱,瞬间抬头。一道模糊黑影,诡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近在咫尺的距离。
  原来,萧翎借助着云洛因为龙吟而失神的刹那,瞬闪而至,五指猛然紧握,体内玄气在此刻疯狂运转了起来。
  “裂空惊雷!”
  低沉喝声突兀响起,龙吟带着强横的紫芒狠狠朝着云洛直砸而去,枪至中途,紫芒呈几何倍般的暴涨,不绝于耳的低沉气爆之声,犹如鞭炮一般,在云洛耳边响起。
  比先前任何一次都要狂猛的攻击,而云洛眼睛也是微微虚眯了起来,他能够感应得出,萧翎这一招,端是凶悍无匹。
  “想靠这便是打败我,可还差了点。只不过另外奇怪的是,为何会身具两种不同脉系的心法,当真怪异无比。”脸庞上虽浮现一抹惊奇,但云洛动作并没有丝毫怠慢,手爪猛然曲卷成诡异弧度,凛冽的气劲缭绕在指尖处,微微吐缩,泛着森冷寒芒。
  “爆裂风爪!”
  爪心朝地,瞬旬后,云洛脸庞笑容瞬间收起,手臂一探,手爪便是暴射而出,无形的劲风在爪前形成若隐若现的光弧,声势极为惊人。
  “嘭!”嘹亮的劲气炸响,突兀的在广场中响起,一股堪称劲气风暴的涟漪,骤然从两人接触点暴涌而出,涟漪过处,地面不断的传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声音,一道道裂缝,犹如蜘蛛一般,从两人身下,急速蔓延开来。
  然后,那极为结实的青石地面,迅速崩裂,遂化为极为细的碎片,甚至最后碎片直接被震成湮粉!
  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面无表情的云洛,萧翎手臂都是在此刻微微颤抖了起来,两者正面相撞的那股反冲力,几乎令得他整条手臂陷入麻木,其心头,也是略微下沉了一点,如此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全力一击,也是未取得多少效果,心中多少带着一丝震惊。
  “不错!不错!难怪三大势力都不是的对手,倒是看了。”声音刚落,其手爪猛的诡异一按,瞬间便是突破了萧翎的手臂阻拦,直射向后者胸膛,爪风凌厉无比,萧翎虽然有了凌霄的提醒,但毕竟身体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
  一瞬间,云洛的手爪狠狠地拍在萧翎胸膛之处。
  两者相撞,犹如钢铁碰撞的锵锵声响,树为清脆的在场中响了起来。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萧翎胸前的衣物瞬间化作粉末,虽然萧翎有了凌霄的提醒,极力化解,但是依然有着大部分暗劲,将其震得身形摇晃。
  “砰!”
  萧翎脚步一退,那云洛却是犹如鬼魅般,瞬间跟上,双爪之上光芒璀璨,一道道残影在半空遗留而下,而那锋利双爪,则是在源源不断的落在了萧翎鼻上。
  顿时,整个广场之中,都是响彻了令人胆寒的撞击声响。
  随着云洛这等毫无间歇的攻击,萧翎最后根本已经乱了阵脚,如若不是凌霄一旁飞快指点,只怕此刻早已被打飞出去。
  但即便如此,萧翎也是足足被那股极为强横的劲力,一直震得退后了十几步。
  难以想象,若是没有凌霄暗中指点,一旦那足可碎金裂石的锋利双爪尽数击中自己,那下场,不言而喻。
  此时的萧翎,不仅胸前的衣袍被那暗劲震得粉碎,而且还一脸的苍白,甚至,一丝血迹也是残留在嘴角,显然,面对着云洛那近乎霸道般的凌厉攻击,他是真正的受了伤!
  “凌霄,快想想办法,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沉默,虽然连眨眼的时间都算不上,但萧翎却感觉有如果了一个世纪。
  就在萧翎等不到任何反应之时,凌霄却是突然轻叹了口气,无奈地道:“不要指望我了,如今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来掌控这幅身体,如若可以,我又岂会拖到现在始终不肯出手。”
  “什么?”萧翎双眸徒然睁大,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
  “1心!发什么愣,别忘了还在战斗!”
  凌霄一声怒喝,顿时将萧翎从震惊中来了回来,而此时云洛的攻击已经翩然而至。
  嘴角血迹残留,萧翎望着那没有丝毫歇气,便是再度猛攻而来的云洛,漆黑眸子中泛起了一抹苦涩。
  虽然不明白凌霄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显然眼下只能靠他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