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至尊神殿来人

  人影刚至,声音已经清晰地传入众人的耳朵之中。
  萧翎听到这阵身影,心神猛地一震。来人的声音之中,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令得毫无防备的萧翎,气血禁不住一阵翻滚,脸上浮起一股不自然的红润,目光顿时骇然无比地紧紧盯着眼前的来人。
  人影伴随着一震若隐若现的白雾,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天水阁的广场之上,众人争先恐后的将目光投向那白色雾气之中。
  随着白雾逐渐消散,那原本模糊的人影缓缓浮现。
  鼻后,人影身体微微一震,围绕在其周围的白雾刹那间,消散四周,人影的面容亦是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目光注视下。
  一身白袍的青年,气宇轩昂,一头飘逸的长无风自动,更添了几分英ting。
  眉头微皱的目光缓缓的在周围人群中扫过,而那些与其目光对碰的天水阁弟子,皆是略有些躲躲闪闪。
  当目光落在萧翎之时,云洛眸子中爆出一股锐利的目光。
  “是什么人,为何无故闯入天水阁?”
  随着云洛的话音再次响起,感受着那凌厉的视线,萧翎盛觉自己如同被猎人盯上一般,这种感觉十分不舒服,只不过,他依旧面不改色,并未因为云洛的强大威压而有丝毫的惧怕。
  “又是同人?”
  “洛公子,没想到神殿竟然劳烦您亲自前来,管某倍感惶恐。”身后原本铁青着脸的管仲寒,在看到来人之后,脸上不禁流lu出一抹喜意。
  而管仲寒的话,也让萧翎瞬间明白了来人的身份和意图。
  没想到,管仲寒竟然搬来了至尊神殿的救兵,萧翎瞳孔猛地一震收缩。
  以他的本意”并不想和至尊神殿过早的接触,三年之约即将到达期限,但以着他现在的实力,只怕连三年前的云逸都无法对付,如今又过了三年,那云逸的修为不知达到什么样的程。
  这种时刻,如若萧翎暴lu自己的身份,显然是不明智的。
  虽然,他早已知晓天水阁的背后有着至尊神殿撑腰,但他却是没想到,至尊神殿的人来得如此之快,原本按照他的想法,是打算以雷霆手段,迅速屠灭三大势力。
  只要三大势力的人一死,知晓他的人便不存在,至尊神殿就算想查,只怕也难以找到他头上。
  这也是为何他不顾一切,连夜前往三大势力的地盘的原因,之前的冥火宗和穆家已经被他顺利消灭,原以为这个天水阁定然也难逃夹亡。
  谁也能想到,就在他即将成功的时候,半路却是杀出个程嘻金。
  他不明白为何这至尊神殿的人增援得如此迅速,但眼下显然已经不是他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我乃至尊神殿弟子云洛,年轻人,回答我的问题,是谁?为何闯入天水阁?”
  深深吸了口气,萧翎已经从云洛身上感到一股强大的危机,虽然修为大增,之前在面对三大势力的时候,萧翎亦是十分强势。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拥有着绝对力量的基础上。
  眼前这叫云洛的家伙,显然修为比起管仲寒强得不止一点半点,萧翎甚至暗暗猜测,此人莫非已经达到了天玄之境。
  目光微微扫视周围,萧翎心中不由暗暗叫苦。云洛的凌厉的目光始终锁定在他身上,只怕他一有任何逃跑的念头,立马会赢来云洛狂风暴雨般的追击。
  既然逃不了,萧翎只能另想他法,听到云洛在此问起,萧翎脸色无悲无喜,依旧一脸淡漠的样子,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至于为何闯入天水阁,这一点应该问身后的那条老狗。”
  云洛显然对萧翎的回答十分不满,但他只是眉头微微一皱,继而将目光转向身后的管仲寒。
  那管仲寒脸色一僵,心中暗怒不已,虽有心隐瞒,但他同样清楚,以着至尊神殿的能力,这些天生的事情定是瞒不下去。
  无奈之余,管仲寒只能硬着头皮将这些天的事情简略地述了一遍,当然,这其中管仲寒无疑将自己犯的错误尽量得轻描淡写,而将萧翎成如同咄咄逼人,杀人如麻的恶棍一般。
  管仲寒的话,萧翎亦是听在耳中,嘴角不禁冷冷一笑,亦不多做解释。
  在他看来,天水阁和至尊神殿一丘之络,无论事情如何,只怕也改变不了云洛来此的目的。
  果然,听了管仲寒的话,云洛虽然心中有着些许怀疑,以他对慕岩城各方势力的了解,自然清楚其中的猫腻。
  但尽管知道,云洛依旧没有去质问,而是转身,双手环抱,看着萧翎,淡淡地道:“藏剑门之事,是那叶楼见财起意,对于他的死,只能是死有余辜,可无论事情如何,都不该杀光冥火宗和穆家的弟子,如今天闯入天水阁,如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只怕今日天水阁异不能幸免”
  “人总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倘若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只怕早在两日前,便已经死在这些人手里了,我并不认为我做的事情有任何错误!”萧翎冷淡的语气,倒是让云洛心中微微有些诧异,以着云洛的身后,本是不用理会天水阁的事情,只是刚刚在神殿之中,他收到了神殿的紧急救援信号,闲来无事的他正打算外出走走,于是便主动请缨赶了过来。
  一到这里,他便现了情况不对,天水阁的玄天防御大阵云洛自然是了解的,这个守护大阵还是神殿传于天水阁的。
  但他到来之时,便现这玄天防御大阵已经被人破去,那管仲寒更是一身血迹斑斑,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而这一切显然和眼前的萧翎脱不了干系,能够以一己之力打破天水阁的玄天防御大阵,便足以证明萧翎的实力绝非一般。
  经过细微的观察,云洛现萧翎的年纪比他还上许多,但身上的气息却是不弱,虽还未达到天玄之境,只怕亦离其不远。
  想到这,云洛对于眼前的萧翎也是有了一丝兴趣,遂道:“叫萧翎?的确实不错,只是,在这里,至尊神殿便是绝对的存在,即便是三大势力有错在先,但如此屠杀我三大势力,我至尊神殿如若不讨个法,传出去又有何威信所在?”
  顿了下,云洛嘴角挂起一抹自信地微笑,缓缓道:“我惜一身修为来之不易,如若愿意成为我至尊神殿的内门弟子,之前一切我可既往不咎,以我的身份,此话大可放心。
  “洛公子,这……似乎不妥!他可是杀了我三大势力无数精英弟子……………”
  话还未完,管仲寒便被云洛凌厉的目光狠狠一扫,顿时不敢再过多言语。
  而听到云洛竟然打算招降他,萧翎不禁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心中感到一阵好笑,无极仙宫少宫主的身份都宁愿舍弃,此刻让他成为至尊神殿的内门弟子,萧翎又怎会答应。
  这时,许久未曾出声的凌霄,却是突然开口了“没想到竟然是云洛,不是他的对手,想办法快点离开这里。”
  “认识他?”萧翎有些诧异地在意识中问道。
  凌霄的声音感觉有些飘渺,但此刻却是毫不含糊,飞快地道:“我只是听过此人的名号,云洛的身份乃是至尊神殿的大弟子,云逸的师兄,虽然修为不如云逸,但除了云逸之外,这一代的神殿弟子之中,当属他最强。”
  “这难道他真的是天玄强者?”萧翎有些愕然地问道。
  “不!至尊神殿当代弟子中,除了云逸之外,并无人达到天玄之境。”顿了下,凌霄继续道:“不过,虽然这云洛不是天玄强者,但我曾听闻他早在数年前便达到地玄巅峰,当日我和云逸交手之时,曾听他提起过,他这个师兄虽然还未踏入天玄,但却已经触mo到天玄之境的边缘,只需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定然能够成功进阶天玄。”
  “既然不是天玄,那为何我不是他的对手,别忘了之前那穆远山不也是地玄巅峰,不一样死在我的手里。”萧翎内心有些不服。
  不过,凌霄却是毫不留情地打击道:“穆远山那种资质,修炼至地玄巅峰已经是十分勉强的,如若没有大神通者帮助,此生他是无望进入天玄。因此,虽然同样是地玄巅峰,自然不是的对手。”
  “可云洛不同,刚刚也感觉到,在他身上有着足以威胁到的气息,这更证明了他已经半只脚踏入天玄,虽然只是半只脚,但对于玄气的理解却是远非普通地玄可以相比的,和他交手,九死一生!”
  听到凌霄的话语,萧翎顿时沉默,他清楚凌霄不会谎,既然他这般,定然没有错。只是,眼下并不是他不想离开,而是那云洛根本没有任何放过他的念头。
  心中仔细思考了片刻,萧翎方才深深吸了口气,遂道:“抱歉,我不同意的提议,我知道的修为深不可测,既然一力想要保下天水阁,那么此事我定当记下,来日定会再来讨回一个公道。”
  话还未完,萧翎脚步微微一屈,趁着话之际,便瞧准方面,身形猛地一冲,瞬间便掠出了几十米外。
  云洛见萧翎拒绝他的邀请,亦是有些诧异,不过当他看到萧翎逃跑,眼中划…过一抹精光,也不见其任何动作,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我看还是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