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意外的强援

  看着底下一干弟子有些愣神的目光,管仲寒脸色顿时有些阴沉。
  三大势力的掌门人联手对付一名无名小卒,本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而更重要的是,三人联手竟然还失败了,这一点更是让管仲寒引以为耻。
  因此,除了当时在场的少数人之外,天水阁内大多数人都不清楚这一点。
  此刻被萧翎说出,管仲寒亦是脸色亦是有些挂不住。
  鼻紧的握紧拳头,心头暗怒的管仲寒,语气冰寒的对着场上近千天水阁弟子大喝道:“天水阁弟子听令!结玄天防御大阵!”
  听得那响彻场的冷喝声,无数天水阁鼻子一愣,略微迟了一下后,便是齐声应喝,缓缓闭目,片刻之后,一缕缕蓝色能量从那些天水阁弟子头顶之上渗透而出。
  虽然他们不明白为何管仲寒要化们施展出天水阁的最强守护大阵,但阁主的威信使得他们没有任何迟疑,纷纷动起手来。
  源源不断的蓝色雾气能量升空而起,最后几乎遮掩了整个天空,一眼看上去,宛如是在云海一般,而那管仲寒,则更好是处于云海的中1心。
  “两位长老,助我一臂之力!”望着周围弥漫的云雾能量,管仲寒再度冷喝道。
  随着管仲寒喝声落下,那石台上两位蓝袍长老顿时齐齐站起身来,身躯一跃,便是迅速分开,然后散到场两旁,手中印结同时结动,而随着他们手印的动作,那弥漫天空的云海,也是猛然bo动了起来,云海央位置,云气能量急速凝聚片刻之后,居然是在管仲寒面前凝固成了一片混沌的气海。
  “喝!”
  缓缓升起右掌管仲寒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袖袍猛的一挥,那凝聚了所有天水阁弟子一份力量的混沌气海,便径直没入管仲寒内。
  萧翎双眸爆出一抹精光,就在这一刻他能够清晰感受到,管仲寒内的气息在那混沌气海没入内之时,竟是暴增了数倍。
  “地玄巅峰!”萧翎喃语说道“不对!这气息,比起先前的穆远山还要强上不少!好诡异的阵法!这便是管仲寒最后的倚仗吗?”最后一抹蓝色气团被吸入内,管仲寒的身体顿时发出一阵“啪啪”的清脆骨髅声响。
  “萧翎,你敢一人独上我天水阁,这份勇气确实可嘉那么接下来,便好好享受我天水阁的玄天防御大阵的滋味吧!”管仲寒的声音因为实力暴涨的原因,反而变得平淡起来。
  似乎,此刻在管仲寒眼里,萧翎犹如待宰羔羊一般。
  龙吟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利光,萧翎双眸直视着半空中的管仲寒,冷冷笑道:“只不过是借助外力强行提升上来的力量而已,难道你还真当自己是天玄强者不成?”
  “你不过是在呈口舌之快一会便让你知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管仲寒淡声说道。
  话音刚落,管仲寒袖袍猛然挥动,一道耀眼的蓝色螺旋球凭空乍现,继而携带着恐怖劲气,闪烁般地暴射而出”狠狠砸像萧翎。
  望着那暴射而来的庞大能量球萧翎心头终于是略微有些凝重起来,这种能量,几乎是远远超过了一名普通地玄武者所能发挥的能量!而且,这攻击速度,也是根本让人难以逃脱。
  好在萧翎同样并非普通的地玄武者有着天玄强者的玄气和身体做后盾,管仲寒的攻击尽管有迅雷之势,但却还逃不过萧翎的眼睛双眼死死的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能量球,龙吟骤然挥出。
  一团强劲的气旋透过枪尖呼啸而出宛如从一条暴怒的巨龙口中射而出的龙息。
  “嘭!”
  犹如雷鸣般的巨响,在天空之上炸响开来,一阵阵玄气碰撞产生的气浪,将地面生生炸出了一个巨坑。
  交战的两人亦是被这股气浪震退了好几步。
  没有任何停歇,管仲寒手掌一挥,巨大地能量螺旋球,再度凝聚而出。球体表面能量流溢,恐怖的劲气,将周围地空气尽数震成虚无。
  “死吧!”
  脸庞上浮现一抹狞然,管仲寒双掌猛然一推。庞大地能量球,再度带起呼啸天际地压迫风声,对着萧翎暴射而去!
  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不断在眼瞳中放大地能量球。萧翎脸色微沉,他可以感受到那能量之中的压迫感。
  看来这玄天防御大阵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眼下管仲寒的实力却是已经足以威胁到他的安危。
  只不过,心中微微有些凝重,但萧翎却没有任何惧怕之色。而原因自然是因为,即便管仲寒这一刻展现出来的力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但他依旧有着绝对的把握击败他。
  紧紧握住龙吟,内玄气疯狂运转“幻灵坚壁!”
  随着喝声响起,一块笼罩了几丈空间地巨大光屏,猛然出现在萧翎面前。光屏表面布满着无数细小平面,在日光照耀下,宛如一块阳光所凝固而成地镜面一般。
  “轰!”
  能量球重重轰击在光屏之上,庞大无匹的能量,顿时被那无数的细小平面将劲力分散而去,待得能量球消散之后,光屏虽然是满目疮痍,可却依然还坚持着直到弥漫周围空气中的所有能量散去后,方才咔嚓一声,爆裂化成漫天碎片,缓缓飞落。
  娄功挡住了管仲寒爆裂的一击,萧翎却是没有任何放松,他很清楚,此时的对手并不是只有管仲寒一个人,而是相当于整个天水阁的力量都加注在管仲寒身上。
  换句话说,萧翎面前虽只有管仲寒一人,但他要面对的却是场中近百名弟子的全部力量融合。
  以一敌百,如若对手只是一些银玄金玄修为的普通武者,对于萧翎来说,并不困难。
  可惜,经过玄天防御大阵的凝聚,再加上那被培养了将近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默契,这近百名天水阁弟子地实力,几乎是全部叠加到了作为阵眼的管仲寒身上,这般恐怖的战斗,就算是萧翎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也是不敢轻易托大。
  “这是体脉一系的武技?这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修炼两种不同体系的心法?”管仲寒在看到萧翎施展出那光凭之后,显然也是愣住了。
  因为先前和萧翎交过手,当时萧翎大部分都是施展着狂暴的雷脉武技,而此刻萧翎突然施展出体脉一系的武技,这如何不让管仲寒感到惊讶。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你太过孤陋寡闻而已。”
  冷冷的望着天空上的萧翎,管仲寒随即回过神来,不管萧翎为何能够同时修炼两种不同体系的心法,只要萧翎一死,这一切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再度从手臂上招出一团蓝色光球,这一次球体的体积,比先前几乎大上了整整一倍。
  望着那足有四五丈庞大地能量球,萧翎脸庞上也是涌上一抹凝重,周身空间,无比澎湃的玄气飞快出现。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出手,光球和龙吟瞬间猛烈的撞击在一起。
  “嘭!”
  龙吟夹杂着凶悍劲气,狠狠砸在能量球之上,随着萧翎龙吟的挥出,巨大的声响,猛然在场中响起,无数人抬头,满脸愕然的望着那几乎是在瞬间便是打爆的恐怖光球,阁主蓄势待发的一击,就被那年轻人随意一枪给砸破了?
  只是,他们的愕然持续了片刻,便发现萧翎的身形不退反进,整个人瞬间冲破了那一阵爆裂的气浪,冲向管仲寒。
  “裂空惊雷!”
  龙吟瞬间化成三道残影,三道残影交相辉映,刹那间一道强劲的气旋凭空出现,急速飞行的气旋周围,隐隐夹杂着一道紫芒,紫芒和气旋融合,当下便如同雷电一般砸向管仲寒。
  管仲寒也没料到自己的信心十足的一击,不仅被萧翎击破,甚至还让他有着余力对他做出反击。
  xiong口传来一阵剧痛,管仲寒身体应声而退,一口鲜血狂洒而出,染红了他的衣襟。
  “不可能!”管仲寒有些愣神的看着自己受伤的身体,旋即气急败坏的吼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的败局已定!”管仲寒闻言,脸色阴沉无比,但萧翎既然能够击伤处于玄天防御大阵里的自己,便足以说明一切。
  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必败无疑,管仲寒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继而目光一凝,身形一动,再次迎上了萧翎。
  “还不死心吗?让就让我将你的自信彻底抹杀吧!”
  下一瞬,两到身影在半空之中不停地交错而过,让萧翎感到奇怪的是,那管仲寒受了他一击之后,好似不打算和他硬拼,反倒像是在拖延时间。
  萧翎心中不解,但实在想不出管仲寒这一举动的目的何在,难道他还藏有后手?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萧翎随即感觉一丝不对劲,目光顿时一变,身体毫无征兆的在半空中诡异的一转,整个人瞬间叹道数十米之外。
  而在萧翎刚刚所站的位置,此刻却是多出来一道人影。
  萧翎抬眼一看,人影分明是一个只比自己痴长几岁的年轻人,但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气息,萧翎头一次感到一股难言的压迫感。
  与此同时,那突如其来的年轻人,淡淡开口了。
  “我云洛手上不杀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