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萧翎的瓶颈

  穆远山死后,萧翎亦是没有放过大殿之上发呆地其他人,穆家家主死在他手里,或许眼下这些人会因为惧怕他的力量而不敢上前。
  但难保事后,这些人不会对他产生什么想法,毕竟在这之前穆家也算是慕岩城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穆远山虽死,但穆家之中不乏一些资质俱佳的弟子,这些人如果给他们几年或者几十年的时间,谁又能保证这之中是否会出现下一个穆远山,甚至是超出穆远山的天玄强者,都未必没有可能。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萧翎可是十分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尽管眼前这些人此刻在他眼里,弱得如同蝼蚁一般,但他却丝毫没有任何手软。
  一时间,整个穆府别院化作一座人间地狱,四处都是奔逃的人影,和不断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不要……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名穆家弟子跌坐在地上,身体依旧不死心地向后挪动着,此刻他满脸惊恐地望着眼前浑身充满杀气的萧翎,不断地哀求着。
  “噗!”萧翎根本没有理会这弟子的哀求,手起枪落,龙吟划过一道弧线,瞬间带起一阵血花。
  那名弟子身体一阵抽搐,继而爆眸怒睁,一脸不甘地倒了下去。
  “这是最后一个!”萧翎喃语道。
  一夜的杀戮,天已经门g门g亮,眼下整个穆府之中除了他以外,再无任何活着的气息。
  接连毁灭了冥火宗和穆家,这一夜死在萧翎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但萧翎却是没有任何疲惫感。
  抬头望着渐渐大亮的天色,萧翎手腕轻轻一抖,将沾在龙吟上面的血渍甩干,继而大踏步地离开了穆家。
  离开穆家之后,萧翎并没有立即回到老疯子的炼器坊中,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慢慢走去。
  他的目的地便是三大势力的最后一家,天水阁。
  在这次的行动之前,萧翎已经从老疯子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三大势力的情况,原本他只是想要打听三大势力的所在,却没想到老疯子比他预料中知道得还多。
  不仅将三大势力的所在一一告知给了萧翎,更是将三大势力的力量逐一分析给萧翎听。
  得益于老疯子的情报,萧翎已经顺利的消灭了冥火宗和穆家,两家的核心力量可以已经尽数毁在了萧翎手中。
  即便有些落之鱼,但也不过是些鱼虾,根本掀不起什么大浪来。
  如今,唯一让萧翎比较在意的,只有剩下的最后一家天水阁。
  按照老疯子的话,这天水阁尽管和冥火宗齐名,但其隐藏的力量绝对没有表面上看来的那么简单。
  而这其中所隐藏的力量,即便是长住于此的老疯子亦是无从得知。
  不过,老疯子同样告诉萧翎,尽管天水阁潜藏的力量有些mo不透,但天水阁内实力最强的便是管仲寒无疑。
  和管仲寒数度交过手的萧翎,在听到这话之后,便也放下心来。
  那管仲寒不过是地玄中期的武者,那么他自然不会太过在意,毕竟就连穆远山这样的地玄巅峰武者亦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他。
  来萧翎亦是感觉有些奇怪,之前在和穆远山三人第一次交手时,萧翎在应付起来还是十分吃力。
  但也就是那一次交手之后,萧翎意识之中似乎多了一些mo不清的东西,而在第二次交手之时,这个意识便更加清楚。
  而在得到龙吟,有了龙吟的力量增幅之后,脑中那一丝模糊的念头越发清晰起来。
  随着这一情况的改变,萧翎方才察觉,似乎自己对于玄气的运用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而这一现象在和丁洪交手之后,更加可以肯定。
  修为莫名的加强,萧翎自然欣喜不已,但是他却是有些弄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原因,不过他也没有空去多想,便匆匆地感到了穆家。
  当他和穆远山交上手的时候,方才彻底发现,自己的修为似乎提高得不止一点半点。
  要知道,穆远山再怎么也是地玄巅峰的武者,只差一步便能成为世人羡慕的天玄强者。这样的实力放在哪里都是不容觑的,可是萧翎对付起来确实比之前对付丁洪更加的轻松。
  可以,穆远山在萧翎面前,根本丝毫没有胜算。
  而在击毙穆远山之后,萧翎继而又发现,自己的修为貌似又增长了不少。
  当然,萧翎的修为增长,不代表他体内的玄气增长,只是明他对于体内玄气的控制能力越加强大。
  当体内那如同一般宽广的玄气被控制得越来越多,萧翎的修为自然也就随即增长。这正是萧翎和普通人不同的差别所在。
  别人想要提升修为,靠的是常年累月,不间断的刻苦修炼。
  而萧翎的情况便如他身体里藏着一座未曾开采的金矿,他只需将挖金子的工具熟练的掌握便能够直接得到金矿之中的财富。
  其实,萧翎的这一情况换成另外一种法便是,现在的他拥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庞大玄气,而他所欠缺的便是对境界的理解。
  这一点则是需要通过实战的磨练方才能够从中体悟,从而得到提升。
  一般人的修炼都是循循渐进,一朝一夕慢慢积累,等修为达到一定程度,通过一些感悟,从而领悟更高一层次的境界。
  但萧翎不一样,他来到天元大陆之后,便是直接附身在天玄之境的凌霄身上,直接跳过各种境界,一下子便拥有了天玄之境的修为,只是一开始他并不懂得如何运用罢了。
  而随着凌霄的出现,以及对玄气的逐步了解,萧翎亦是通过一年多的时间,让自己重新掌握了玄气,但他的修为提升过快,一下子跳过各种境界的感悟,以至于在战斗中,往往能够运用的玄气不及身体的一半。
  一开始还好,前面几个层次依靠着自身强大的力量,让他硬生生的提了上来,但到了地玄之后,想要再次突破提升,便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恰好是这个时候,先是丁洪,接着又是穆远山,这两人的实力都在地玄之上,和这样的高手交战,无疑是最快提升境界的方法。
  只不过,加入萧翎想要真正掌握天玄之境的力量,这一些还远远不够。
  天玄强者之所以拥有令人无数武者着迷的绝对力量,重点便在于天玄强者对于武道一途的理解远远超出一般人,只有真正领悟的这武道的真谛之时,方才算是真正的天玄强者。
  如若萧翎无法理解这一境界,那么纵是他拥有在强大的玄气,亦只能永远停留在地玄之境。
  唯一的区别是,如若真是这样的情况,萧翎虽然不是天玄强者的对手,但天玄之下,无人会是他的对手。
  这话虽然不是绝对,但却十分清楚的明了萧翎如今的情况。
  萧翎不清楚这一些,但是通过一夜的战斗,他心中隐隐明白,只要和一些实力相仿的对手交战,便能提升他的修为。
  一年多来,随着修为不断加深,萧翎如今对于力量的渴望越发的着迷,此刻他才有些明白过来,为何世上有那么多武痴,如此疯狂的追求着武道的极限。
  这种掌控力量的美妙感,只有当自己真正接触到之后,方才能够理解。
  而得出这一结论之后,萧翎心中越发坚定了前往天水阁的决心,即便不是为了报先前之仇,就端是那修为达到地玄中期的管仲寒亦是足够的吸引他了。
  此刻,萧翎俨然将那管仲寒当成自己的磨刀石,似乎他迫切想着是否能够在和天水阁交手之后,让自己的修为再次精进。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萧翎此时亦不是不慌不忙,慢慢地在街道上前行着。
  此时的街道两旁,已经稀稀松松地出现一些人影,这些多都是一些起早贪黑的普通人,当他们看到浑身上下,血腥味极浓的萧翎之时,皆是有些害怕地躲到远远的。
  尤其是看到萧翎手中还握着一把充满森然冷意的怪异兵器,满脸淡漠的样子,更是使得这些人不敢接近,甚至连声音都不敢发出一句。
  而一些想要从萧翎身前经过的路人,在感受到萧翎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之时,亦是纷纷躲避,绕道而行。
  萧翎对于这些人的目光丝毫没有在意,而是径直朝着郊外走去。
  一直待到萧翎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两旁的路人方才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那个年轻人是什么人,刚才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让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难道是哪里来的高手?”
  “什么高手,只不过是个装冷酷的家伙而已,看他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就算从娘胎之中开始修炼,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老头子我可是见过天水阁的阁主,听是地玄中期的大高手,但那气势和刚才的年轻人比起来,可谓天差地别。”
  “嘿!一个卖杂货的老人家,也懂什么叫气势?要是懂这些就不会在这卖杂货了。”
  “无知儿,老头子我不跟这后生多言。”
  萧翎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流lu出来的气息会令这么多人议论纷纷。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虽然他已经收敛了气息,但一夜的杀戮,也是是他心情有些波动,这一丝波动并不是那么容易平复下来,以至于此刻他的身上总是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气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