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二个目标

  淡淡的月光之下,此刻的穆府别院却是灯火通明,一对对高度戒备的守卫正来回的巡视着周围。
  站在外面一处树梢之上,萧翎斜靠着树干,嘴中轻轻咬动着碧绿的草根,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在嘴中弥漫开来。
  站在树梢上,借助着重重树枝地掩护,萧翎刚好能够将前方的别院看得清清楚楚。
  皱着眉头望着那防守颇为严密地营地,萧翎并未立刻采取行动,而是安静的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而此刻,里面的大殿之上,管仲寒则是满脸阴沉地听着手下的来报。
  “阁主,阁中遭到了不明敌人的偷袭,已经有数十名弟子被杀,天一长老让您速速赶回去,以防不测。”
  “是什么人干的?查出来没有?”管仲寒压着心中怒意,声音略带嘶哑地问道。
  那弟子一脸惊慌地回答道:“听报信弟子,找遍整个天水阁,也没有发现那敌人的影子……”
  “嘭!”
  一声巨响,管仲寒身后的雕花的梨木椅已经碎裂开来。
  “通知所有天清卫,立刻随我一道回去。”管仲寒飞快地下达了命令。
  待到那弟子离开之后,穆远山方才开口道:“管兄,不用多想,那袭击天水阁的人定然是那萧翎,此刻如若回去岂不是正中他的诡计。”
  管仲寒闻言,不由大怒,冷哼一声,道:“那又如何,难道我能眼睁睁看着天水阁成为下一个冥火宗吗?”
  “这……”
  穆远山一时无法反驳,其实还有一个稳妥的方法,便是两人一同前往天水阁打探究竟,相信两人联手,再配合上天水阁的玄天防御大阵,就是萧翎也无法对他们产生。
  但是,穆远山心中却也有着自己的顾虑,万一他随同管仲寒离开,那么穆府之中便无人萧翎的敌手,倘若这个时候,那萧翎绕回穆府,那穆府岂不是完了?
  正因为有着这一层顾虑,以至于穆远山根本无法抽开身来。管仲寒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并没有开口相求。
  虽然明知这可能是个陷阱,但天水阁乃是他的心血所在,他是断然无法坐视不理,而有了冥火宗的前车之鉴,管仲寒此刻可谓心急如焚,根本没有任何逗留,急急忙忙带着一干天清卫火速地赶回天水阁,生怕晚了一刻,天水阁便会遭到冥火宗一样的下场。
  躲在树后,隐藏着自己气息的萧翎,在看到管仲寒一群人匆匆离去之后,嘴角不由lu出一抹残酷的笑容。
  其实此时的天水阁根本没有遇到任何袭击,刚才他只不过是趁着空档,悄悄抓住了一名天水阁弟子将其击杀,然后穿上他的衣服伪装成受伤的样子谎报情况。
  而刚巧此刻冥火宗被灭的消息传入穆府之中,那见到伪装后的萧翎的天水阁弟子,并没有察觉到不妥,便急匆匆地前去禀报管仲寒,而管仲寒平日老谋深算,一般情况下自然没有那么容易受骗,但是刚刚得到冥火宗的消息,一时间心神打乱的他,竟也是如此轻易地被糊弄了过去。
  或许在他潜意识里也想尽快赶回天水阁,毕竟少了他和天清卫的坐镇,即便刚才的消息是假的,一旦萧翎借机偷袭,以着天水阁现在所存在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对抗萧翎。
  这一点,在冥火宗被灭之后已经无需怀疑。
  管仲寒此刻根本不会去考虑失去他的增援,穆府会发生什么事情,即便是整个穆府都被灭了,那也和他天水阁无关。
  有着他这个阁主和天清卫坐镇天水阁,在配合上那玄天防御大阵,管仲寒自认萧翎修为纵是再逆天,也无法对天水阁造成怎样的伤害,除非那萧翎的修为达到天玄之境。
  等到管仲寒带着一种天水阁弟子匆匆离开之后,萧翎将嘴边的草根吐到一旁,轻轻地拍了旁的有些冰凉的龙吟枪,枪身传来一阵冷意,刺ji着萧翎的神经。
  “第二场杀戮开始了!”
  此时,在管仲寒离开之后,大殿中,穆远山静静地坐在那里,双目微闭,似是在做沉思状。
  不知过了多久,穆远山突然开口唤来一名弟子,冷声道:“派人去天水阁打探消失,已有分吹草动立刻回来禀报,同时,再让底下人加强搜寻,务必找出萧翎的藏身之处。”
  那弟子恭敬地应了声,正打算退下。
  突然,安静的大殿之中,淡淡的声音,忽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一袭青衫,诡异的闪掠至大殿中央,一双阴冷的目光,瞥着高台上那脸色骤然阴沉的穆远山。
  大殿之中忽然出现的人影,豁然间将穆远山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在略感愕然之后,旋即望着萧翎的脸庞,穆远山心中微惊,脸色却是变得极度难看。
  “萧翎!好大的胆子,竟然自己找上门来寻死路。”目光阴冷的瞥着下方的萧翎,穆远山皱眉沉声道。
  “不是正准备找出我的下落,为了满足,我这不是亲自出现在面前了?”萧翎略带戏谑地声音淡淡地飘进穆远山的耳朵里。
  干枯的手掌缓缓探出衣袖,微微曲卷,狂暴的玄气,将掌心中凝聚着,散发着深红的光芒,将手掌印射得略微有些诡异。
  穆远山死死的盯着下方的萧翎,苍老的脸庞略微有些显得扭曲狰狞,嘴角微微抽搐着,手掌一挥,顿时,大殿周围的房门猛的被踢了开来,几十名全副武装地穆家强者,杀气腾腾的冲进大殿,将萧翎包围其中。
  “自从老夫成为执掌穆家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的人。”穆远山语气森然的道。
  萧翎微微抬起头,穆远山似乎能够察觉到那嘲讽目光,特别是当萧翎的话语传出之后,心中翻滚的杀意,终于是忍将不住的豁然冒腾了起来。
  “我嚣张自然有着嚣张的本钱,至于,只怕是活不过今天了,别再撂那些没劲的狠话了,穆家老杂碎。”萧翎那蕴含着许些轻笑的话语,顿时ji怒了穆远山。
  “好,好!子。有胆量!”
  咬牙切齿地轻喝一句,一股强横地气息,猛地自穆远山身体之内暴盛开来,衣袍呼呼鼓胀间。顿时,其周身地桌椅,在这股气息地压迫之下,轰然爆裂。
  “这老家伙,先前竟然还隐藏了实力,看来这三只老狐狸,是一个比一个狡猾。”感受到那缓缓弥漫大殿地压迫气势。萧翎眼中掠过一抹惊诧。
  望着自家老家主那杀意满布的脸庞,周围那些穆家强者,也是紧握着武器,满脸凶光的瞪着萧翎,浑身玄气喷薄而出,随时准备着一拥而上,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砍成一堆肉泥。
  “上!杀了他!”
  随着穆远山的喝声落下,周围的那些穆家强者,一声厉喝,几名金玄武者,迅速运气玄气,提起手中兵器,狠狠的对着萧翎劈砍而去。
  站立在原地,萧翎并未有着任何躲闪的举动,在那十几把锋利长剑即将劈砍在身体之上时,一股凶猛的玄气,猛的自体内暴涌而出,将之包裹而进。
  “嗤!”
  十几把被加注了玄气的长剑,在接触到萧翎的护体玄气之后,仅仅是眨眼时间,竟然便是在一道道震惊的目光中,嗤嗤的震碎开来。
  随即,萧翎身上玄气迸发,顿时,几名倒霉的家伙,在躲闪不及的情况下,便是被萧翎的凌厉玄气击中了身体,当下,只听得一道轻微的闷响,几名穆家强者,连一声惨叫都未曾发出,便是震飞而出,撞到一旁的岩墙之上,跌落而下。
  几名穆家强者的惨状,大殿之内,顿时响起了一连片的倒吸冷气的声音,身后不断赶来的穆家弟子,看到这一幕,一道道惊骇的目光,瞬间盯着那站立不动的萧翎身上,光是站着不动就击退了几名金玄武者,看到这里的众人都是头皮一阵发麻。
  “来再多也是送死,不过今们穆家就要从慕岩城除名了。”
  话毕,萧翎身形一展,众人顿时失去了目标。
  耳旁,冰冷的轻声,让得穆远山眼瞳骤然缩成针孔大,这般近乎鬼魅般的速度,也使得穆远山心头泛起了一股寒意。
  虽然心中发寒,不过穆远山也算是成名的强者,当内玄气疯狂涌动,深红色的玄气,宛如一簇红色火焰,将他的身体,完全的包裹在其中,与此同时,其手掌曲卷成爪,略微有些尖锐地指甲,犹如鹰爪一般,狠狠的抓向萧翎地心脏。
  望着那狠抓而来的干枯手掌,萧翎冷笑了一声,拳头紧握,携带着一股凶悍无匹地劲气,砸在其掌心之上,顿时,随着一道咔嚓的清脆声响,穆远山脸庞猛地一白,身体也是被那股凶悍的劲气,直接击飞了出去,落地之后,一连退了七八步,方才缓缓止住。
  仅仅是一个回合,那在慕岩城内成名已久的强者,竟然便是被那萧翎犹如拍苍蝇一般,随意的击退,这一幕让得大殿内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虽经过先前萧翎的出手,众人已经知晓其实力不凡,然而,他们却依然是没有猜到,这个不凡,竟然是到了这一地步,地玄巅峰的高手,竟然是被一掌击退!这是何种恐怖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