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的最强姿态

  丁洪仓促之下只为了救下白煞,见萧翎避开,亦不忙着追出。
  可是比及一切烟消云散,丁洪找到白煞的人影时,脸色马上阴沉无比。
  原因无他,只因此时的白煞一身是血,早已没了生机。
  “萧翎,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子洪眼见白煞在自己面前被杀,马上恼怒不已,黑风和白煞两人都是地玄武者,是他冥火宗不成或缺的力量,但如今相继死在了萧翎的手上,这样一来冥火宗的实力马上年夜减。
  日后只怕很难立足于慕岩城,萧翎连杀两名地玄护法,无疑是毁他冥火宗的根基,丁洪焉能不怒。
  再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下死在自己面前,萧翎这一举动无疑是当面打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作为成名几十年的丁洪,又如何能够忍受得住。
  加上丁洪性格本就阴毒浮躁,当下也失落臂当初萧翎以一敌三力退他们三人的情况,提起一口气,便朝着萧翎冲了过去,那架势俨然是想将萧翎毙命于就地。
  见丁洪一脸爆眸怒睁的模样,萧翎脸色却是没有任何转变,当初他能够以一敌三,方能自在而退。如今只是零丁面对一个丁洪,他又有什么惧怕的理由?
  眼见丁洪袭来,萧翎手腕一抖,龙吟随心而动,人枪犹如一体,化作一道利光迎了上去。
  一抹寒光,轻易的划…开夜空,泛着森冷的枪锋,毫不留情的对着丁洪脖子划去。
  突如其来的袭击,丁洪没有任何意外,枯瘦的身子一偏,险险的避开了枪锋。
  一击无果,枪锋毫不断滞横划而出,一抹寒光掠过然后追击上遁藏的丁洪,在其胸口之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只是一个回合,丁洪便吃了年夜亏,胸口传来的吃痛让他瞬间清醒了很多。
  知道眼前的萧翎并不是常人,丁洪脸色闪过一丝凝重,继而双眸暴睁,阴狠地说道:“小子,你认为你真的就能胜过我吗?接下来,就让你经常我冥火宗的《灭魔焚天》”微微一笑,萧翎亦不说话,掌心微陷然后骤然击打在龙吟之上。
  马上,龙吟化为一抹寒光,闪电般地射向丁洪。
  龙吟的速极为快捷,即使丁洪反应不慢,却依然被萧翎在脸庞上留下一道血痕。
  舌头添了添脸庞上流下地鲜血,丁洪眼瞳中出现了浓郁地杀意,阴冷笑道:“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在我脸上留下伤口的人。为了回报你我会用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着。丁洪轻扭了扭脑袋,身体概况上,淡淡的玄气开始若隐若现,一对枯瘦的手掌紧握着,骨节之间,出咔咔地声响。
  紧接着,丁洪的身体在萧翎略微差别的目光之中飞快崭胀着不到片刻的时间,丁洪就从原本一个枯瘦的老者,瞬间酿成一个两米多高的巨型年夜汉。
  不!或许称之为怪物更为合适,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丁洪完全撑破,赤lu着全身的丁洪被一阵暗红的气息笼罩着原本已经花白的长无风自动,双臂暴涨的肌肉上,青筋清晰可见。
  “桀桀!小子你应该感到荣幸,这《灭魔焚天》的最强状态老夫可是第一次施展出来,而你将会是成为第一个祭品,我会将你抽筋录皮,然后将你炼制成最强的傀儡武者,永生不灭。”望着进入状若疯癫的丁洪,萧翎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虽然丁洪这一手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
  不过,此刻丁洪的力量虽然暴增了,但拥有天玄强者的感知的萧翎,丝毫没有任何畏惧,这点程的力量还不足以给他带来太年夜的威胁,最多只是多费些力气罢了。
  身体微微扭了扭,骨头脆响的声音,其实不比丁洪小,双臂缓缓摊开,旋即又紧紧地绷住,淡玄气,涌上龙吟。
  嘴角扬上嗜血的笑容,丁洪阴测测的笑了笑,脚掌猛的重踏着地面。宛如一头巨型玄兽一般,横冲直撞的对着萧翎暴冲而去。
  冷眼望着那携带着凶猛劲气扑来的丁洪,萧翎手臂猛地一紧。瞬间之后,骤然摊开,轻喝道:“滚!”
  随着萧翎的喝声落下,凶猛的劲气,猛然至龙吟身上狂喷而出,重重地击打在那暴冲而来的丁洪身体之上。
  “嘭!”
  一声闷响,丁洪脸庞上的嗜血微微凝固,前冲的身形猛然倒射而出,脚掌死死的抓着地面,直到在地面上带出一道好几米远的深沟后,刚刚缓缓止住。
  “小子,这点力量对我来说根本不痛不痒。”脸庞上涌上一抹凝重,丁洪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胸口,只见那原本古铜的皮肤,却是逐渐地变得有些惨白起来。
  冷笑了一声,丁洪拳头一紧,竟然连手臂之上,也是泛上惨白的颜色。
  脚掌再次重踏地面,丁洪此次的速,较之先前,明显变得更加迅捷,狂猛的速,所带起的风压,将他经过的地面瞬间割裂开来脸色平静地感受着那股迎面而来的狂猛风压,萧翎身体微微一侧,硕年夜地拳头带起凶猛的劲气,着耳朵斜飞了出去。
  脚尖在地面轻轻一划…,萧翎即是鬼魅般的绕到了丁洪身后,蕴含着强年夜玄气的龙吟,重重的砸在其颈椎骨之上。
  “铛!”枪头砸在丁洪的身体上,可却是传出一声敲打岩石般的清脆声响。
  眉头微皱,萧翎闪电般的收回龙吟,借助着自己的速,拳脚肘猛然瞬间击出,每一次的攻击,都全部击打在同一个地址,马上,黑夜中,响起一连片的岩石敲打声响。
  “凭你的力量,还不成能打破娄的防御!”右脚携带着猛烈的劲气,重重的对着身后甩踢而出,丁洪满意的冷笑道。
  双掌略微曲卷,与丁洪的脚掌略一接触,其上所蕴含的强横力量,马上让得萧翎身形猛的倒射而出。
  “这《灭魔焚天》果然有些门道,却是小看了你。”身体在半空凌空一翻,萧翎稳健的落回地面,甩了甩有些酸麻的手掌,心中惊叹道。
  “小子,做好受死的觉悟!”随手拍了拍背上的灰尘,丁洪狞笑道。
  双拳在胸口缓缓摊开。丁洪双脚一绷,头顶上的丝,竟然根根直立了起来,略微有些淡黑的玄气,在眼瞳中急速闪过。
  一口黑色的气体,被丁洪从嘴中吐出。在此刻,萧翎似乎现,丁洪地手与脚,忽然的变得壮实了许多。
  赤lu的手臂之上,惨白的肌肉不竭的鼓动着,一股股凶猛的力量,在其下急速凝聚。
  “结束了,小子!”
  感受到体内喷薄地力量,丁洪对着萧翎一咧嘴,白森森的牙齿看上去透着一分狞然。
  望着实力忽然飙升了许多的丁洪,萧翎脸庞微微凝重,身体之中,玄气凝聚。
  体内的力量,在雨酿瞬间之后,即是进入巅峰状态,丁洪脚掌一踏,暴增的速,竟然能与萧翎相持平。
  面前视线一花,满脸狰狞笑意的丁洪即是闪现而出,硕年夜的拳头,带着压迫般的风声。狠狠的对着萧翎脑袋怒砸而来。
  头顶上传来地凶猛劲气,让得萧翎脸色微微一变,掌心之中,劲气猛然暴射而出,借助着这股力量所造成的反推力,萧翎身形暴退。
  “想跑?”望着急退中的萧翎,丁洪冷笑了一声,脚步一跨,竟然即是追了上来。身体微弓,然后犹如一头匍匐地猫子一般,眨眼间,便再次呈现在萧翎面前。
  “死!”狞笑一声,丁洪辜头再次对着萧翎的脑袋怒砸而下。
  瞧着躲无可躲,萧翎眉头紧皱,体内的斗气,同样是迅猛流转,然后龙吟狠狠的对迎了上去。
  “嘭!”沉闷的声响,在夜空中炸响。两人接触的地面上,黄土被巨年夜的**力量所造成的风波,生生的刮走了一层。
  望着萧翎竟然敢选择与自己硬碰,丁洪眼瞳中闪过一抹残暴,体内斗气,全部顺着经脉地流转,然后轰击而出。
  “哼”巨年夜的力量,让得萧翎脸色微微一白,一声低低的闷哼从喉咙中传出,脚步踉跄的急速后退。
  “还没倒下吗?”见到萧翎似乎仅仅受了一点小伤,丁洪不由有些惊诧的道“不过也只是在做无谓的挣扎罢了。”继而,丁洪再次带着狂暴的嗜血力量疯狂的冲了上去,萧翎眼见对方的攻势如同狂风暴雨般凶狠,双眸一凝,急忙抽身遁藏。
  一脸遁藏了十几道攻击,丁洪的力量没有减弱,反而逐步攀升。
  而看到萧翎被自己打打节节溃退,丁洪脸上lu出一抹残暴快意的笑容。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丁洪,正准备给予萧翎最后一击,而此时他感受到一抹寒光掠过他的眼眸,继而一股强劲的力量击打在他身上,只是稍稍一停顿,便径直没入他的胸口。
  丁洪两眼惊讶地垂头一看,自己的胸口之上竟然插着一把造型怪异的蛇矛,他认得这蛇矛,赫然是一直被萧翎握在手中的兵器。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何被自己打得节节溃退的萧翎,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的。
  带着这一丝迷茫和不甘,丁洪那如同巨兽般的身躯轰然倾圮。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些许灰尘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