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杀机已起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冥火宗门生,真的朝自已这边飞快冲了过来,萧翎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不过,萧翎却是没有任何惧怕,手中动作不慢,体内玄气飞快催发,一道比起先前还要强横的气息倾泻而出。
  龙吟似是感受到主人的战意,亦是配合地发出一阵颤鸣。
  力量催发到极致,一阵阵气浪涟漪随着萧翎身形的移动而不竭四散开来。
  孱于萧翎的强横气势融合了黑白护法施展出来的阴阳双煞的余波,两种力量的碰撞,竟是将其周围百里内的土地炸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而那些被黑白双煞看成炮灰的门生在进入萧翎的百里之内,无一不是被这两股凶狠的气劲搅得破坏。
  就如同在天玄强者面前,纵是修为再深的地玄武者也是不堪一击。
  而在地玄高手面前,那些只不过只有银玄金玄的门生,就如同那蝼蚁一般,举手间就可让其灰飞烟灭。
  尽管黑风和白煞两人已经尽力控制了那阴阳轮转的攻击规模,但他们却是没想到萧翎还有这么一手。
  一时间,底下门生死伤无数,白煞见状,急忙年夜喊道:“所有门生退后!”其实不消他,那些见到前面的同伴死状如此凄惨的门生早已没了前进的勇气。在面对萧翎展现出来如此强年夜的力量,这些弱的门生,早已失去了战斗的信念,此刻听到白煞的命令,早已争先恐后的向后退去,唯恐跑得慢些,便会被萧翎施展出来的凶狠劲气搅成肉沫。
  “嘿!想用人海战术?可惜们这些门生在我眼里和蝼蚁并没有区别,解决完他们接下来便轮到们这两条鱼了!”话音一落,萧翎身形冲天而起龙吟瞬间化作一道利芒,轰的一声,竟是将那阴阳轮转直接轰飞出去。
  受到气机反震,黑风和白煞皆是脸色惨白,两人的身形不经意间连连后退。
  趁此机会萧翎一挥龙吟,身体八脉再次闭合,下一刻,体内澎湃的玄气瞬间涌入天脉之中。
  一股庞年夜的沛然之气透体而出,直冲云霄。
  无极仙宫之所以能够傲然于年夜陆,即是因为他们所修炼的乃是天脉心法,天脉的强年夜已经无需再次证明。
  一瞬间,萧翎身上的气势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黑风和白煞皆是感受到萧翎身上与众不合的气息,原本无比难看的脸色更加阴郁。
  这是萧翎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使用天脉一系的心法。
  而他所施展的自然是无极仙宫的无上心法《无极图录》
  《无极图录》,历代无极仙宫的主人刚刚能够修炼的至强心法,而作为下任宫主继承人的凌霄自然从就开始修炼这一心法。
  可以,这《无极图录》已经几乎融入了凌霄的身体,即便此刻这副身体的主人已经换成了萧翎,同时萧翎已经将八脉尽数掌控,但对这幅身体来最合适不过的依然是天脉一系的至弈心法。
  除非有一天,萧翎能够将这八脉之法完全融会贯通,到了那时,他的身体自然不会再有这等束缚。
  以往萧翎没有使用这《无极图录》来对敌,只不过是他不想轻易暴lu自己的身份。
  谁也不克不及断言,有没有人能够认出这《无极图录》的来历,虽然无极仙宫地位超然其门生也很少在世人眼中路面。
  但因为无极仙宫的强年夜力量,亦是世间无数强者竞相关注的目标,所以每一次无极仙宫有什么动作,几乎下一刻便会传遍整个年夜陆。
  对无极仙宫的武学,只怕还是有许多人能够认出来。
  不过眼下萧翎之所以施展出这《无极图录》,则是他心中已经有所决定。
  今日,这冥火宗之上将会血流成河,在这里的所有人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已经将这里的所有人看成死人一般看待,萧翎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顾忌。
  手臂肌肉暴涨,手腕轻轻一抖,龙吟带着无可匹敌的绝强力量径直没入半空中的阴阳轮转之中。
  一声轰鸣响起,响彻整个冥火宗。
  在众多门生的眼光注视之下,半空中那杀机尽lu的黑白阴阳轮转,就这样被萧翎一招崩碎,化作无数的碎片。
  凌乱的劲气失去了控制,在半空中肆意飞散着,萧翎见状不退反进,手中龙吟再次一挥,一道耀眼的气劲自龙吟身上倾泻而出,形成一道半月的弧线,无数凌乱的气团被这气劲所击中,纷繁飞落而出。
  “轰轰轰!”受到这阵气浪的冲击,地面发出一阵猛烈的震dang,无数硝烟升起,将萧翎缓缓笼罩其中。
  借着那微弱的月光,众人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傲然屹立在那浸天的硝烟之中。
  就在这时,被烟雾所笼罩的那到傲然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萧翎在将那阴阳轮转击碎之后,没有多做停留,双目微凝,半空中身形一展,一手握着龙吟,身体徒然暴起,猛地冲向黑风和白煞所站的位置。
  众人只见得白光一闪,萧翎身法异常美妙的飘身前进,待到众人发现他的踪影之时,萧翎的右手骤然一动,龙吟用着一种极不和谐的角度轻轻刺向黑风。
  龙吟身上金芒一闪,呼啸地破空声响,摩擦出一阵难听的轰鸣,黑风只觉耳边一阵难听声传来,根原本不及有任何反应,便只觉身体一阵剧痛。
  而萧翎根本连看都不看,龙吟刚刚刺出,半空中身形一动,下一刻萧翎已经轻轻地飘到数里之外。
  众人瞠目径舌之中,一道血线嗤嗤的暴射出来!
  正是从黑风的心口正中央爆发出来!
  一招!
  只得一招!
  萧翎这个与黑风年纪相差着天与地的青年。竟只一招就杀死了黑风这位地玄高手!这简直是不成置信的事情。
  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若非亲眼日睹,何人能信,何人敢信!
  甚至就连黑风自己,明明就是亲身经历,直到心口尖锐的刺痛传来,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被杀了!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年手下!
  垂头眼看着心口的那一个血洞,黑风依旧呆若木鸡,茫然不成置信!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只是没人能够回答他,他也听不到任何人的回答,因为在他艰难地出这一句话之后,他体内的生机已经尽断,那枯瘦的身躯轰然倒下。
  在他身旁,白煞瞪年夜了眼睛,他和黑风相处数十年,早已彼此相熟深知,黑风的实力和他只在昆季之间,两人都已经拥有地玄早期的修为。
  放眼整个慕岩城,能够打败他们的屈指可数,就怕是他们的宗主丁洪,面对他们两人的联手,也只能避其锋芒。
  可是,今天竟然有一个青年,竟然以一己之力将他们最强的合击之术轻易破解,随后又是在众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下,将自己身边的黑风击杀。
  这一切来得太快太突然,原本尽管已经高看了萧翎,认为他的实力之强不是他们两人能够对的,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二人竟然在萧翎面前如此不济,只是一招,便被破去最强的合击之术。
  如今黑风在自己面前死去,唯独剩下他一个人,又怎会是萧翎的敌手。
  思及至此,白煞心中已经萌生退意,可惜萧翎早已决定了他们的生死,眼下又岂会容他娄去。
  不给白煞任何机会,萧翎身形再动,黑风已经死了,剩下一个白煞,在他眼里又有何惧。
  当下龙吟一展,一股蛮横凌然的气劲随即爆出,直射白煞而去。
  紧接着,萧翎又是连续挥出数招,一道道气劲倾洒而出,竟是将白煞的后路尽数封去。
  “天罗地!”
  《无极图录》被萧翎催发到极致,这一招天罗地,即是无极仙宫的绝学之一,一经使出,在其密集的气劲封锁之下,仇敌便如同待宰羔羊一般,无处可逃。
  白煞也发现了萧翎这一招天罗地的精妙所在,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于是暗自咬牙,将体内的力量尽数使出,只希望能够挡下萧翎的这招攻击。
  这时,远处的夜空之下,一道凌厉的气势夹杂着铺天盖地的杀机急速朝萧翎这边赶来。
  “住手!修得伤我宗内门生!”
  听到这一声暴喝,萧翎其实不料外,早在他施展出《无极图录》之前,便已经发现对方的存在。
  这一道颇为熟悉的声音不是他人,正是来自冥火宗的宗主丁洪。
  显然,丁洪收到门生的报信,第一时间便猜出是萧翎所为,所以根原本不及通知其他人,第一时间朝这边火速赶来。
  可惜的是,他还是来晚了一步,眼下萧翎根本不给白煞任何机会,半空中身体倒立而起,目光锁定白煞,龙吟脱手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阵枪影,无数的气劲陪伴这这阵枪影,如同倾泻的年夜雨般,连绵不断地轰入地面。
  “轰轰轰!”一阵震慑人心的爆响不竭响起,白煞所在的位置已经被无数气劲和烟尘笼罩。
  声响延续了好一阵刚刚平息下来,而这时丁洪已经从远处掠来,身形根本不做停留,当先便对着萧翎冲了过去。
  萧翎见状,异不惊慌,身形飘飞如叶,眨眼便脱离了丁洪的攻击规模